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石与星(2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排除万难,竟然又攒出一章!求夸!


21

登机后他们面对面坐下。柯蒂斯说,我还没去过夏伊洛,你们那里公寓租金贵不贵?好找吗?

杰克说,问这个干什么?

我当然不能跟你住进宫里,得先租一间房子住啊。

杰克又笑了。不用操心,琼斯已经租好了。

但我可能需要一间光线充足的房间当画室……

都考虑到了。琼斯替你找的住处是个几百平米的Loft,原主人用它开私人绘画教室教小孩子画石膏像,我看过照片,楼上采光非常好,可以直接给你当工作室用,而且它离国立美术馆也只有五分钟车程,你空闲的时候可以去转转。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第一,我空闲的时候多吗?

抱歉,Curt,我回国后可能要暂时忙一阵,可能没太多时间陪你……

柯蒂斯举起手止住他的话。为什么要说抱歉?我又不是阔佬包养的女人、无所事事,只能幽怨地等甜心爹地来宠幸。实话讲,我有笔订单已经拖了一个多月,保罗催了好多次,必须赶快开工,最近我可能也没有太多时间陪你了。

杰克笑眯眯地看着他。哎,这怎么感觉像结婚二十年的老夫老妻的对话?……时间仓促,房间没重新装修,只换了一套新家具,到时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告诉琼斯,他会派人去买。

柯蒂斯叹了口气。第二个问题,过这种呼奴使婢的生活,我会不会被宠坏?

杰克说,我从小过的就是这种生活,你觉得我被宠坏了吗?

……没有。

对呀。所以,人如果变坏,那是自己的问题,不能怪生活方式。

飞机升空后,一位高挑娇美、肤色如雪的女空乘走过来,分别向柯蒂斯和杰克微笑行礼,低声问,二位需要什么饮料和食物?

杰克说,开一瓶香槟吧,呃,凯西,午饭我想……

在他跟女空乘询问研究午饭菜单的时候,柯蒂斯望了一眼舷窗外的层层云海,挪动一下身子,觉得自己从没坐过这么舒服的飞机座椅,他人高腿长,每次坐经济舱,最头疼的是怎么在窄小空间里摆放两条长腿。这次他尽情把腿伸直,伸到杰克那边去,杰克的两腿灵活地一并,把柯蒂斯的脚踝夹住,他嘴里跟空乘说话,还抽空转头,朝柯蒂斯一笑。

定下午饭菜单,女空乘离开。柯蒂斯说,这位女士真漂亮,要是去选美肯定艳惊四座。

凯西就是去年环球小姐选美大赛的乌克兰区冠军。午饭我替你选了烤鲷鱼配番茄蛋黄酱汁,甜点是覆盆子冰激凌奶酪,还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除了我?

不多时午餐送上来,配餐的是一瓶粉红香槟,侍餐者替他们倒了酒,把酒瓶放回银冰桶。杰克说,好,你去吧,没听到招呼就不用过来了。侍者说,是,殿下。悄然退去,并合拢了厚厚的帘子,留他们单独用餐。

杰克执起笛形杯,跟柯蒂斯的杯子相碰,没说祝酒词,只是微笑望着他,眸中深情流转,柯蒂斯知道他的意思,也知道香槟的意思是庆祝他们新生活的开始。他伸手到桌子上,按住杰克的手背,用力握了握。

杰克说,来,试一试我选的酒。

柯蒂斯依言啜饮一口,他不懂什么年份品牌,但好东西入口就知,酒像一束缎子似的滑进咽喉,他忍不住唔了一声。再切下一块烤鱼,蘸一点酱,尝了尝,他又唔地一声。杰克低头切肉,笑而不语。等肉切好,他把自己盘里的叉了两块放进柯蒂斯盘子里,又替他洒上一点黑胡椒,说道,我这份是熏鸭肉,趁热尝尝。

柯蒂斯一向觉得杰克吃饭的样子好看极了,现在他明白,那种优雅跟这些银餐具、粉红香槟才是相配的一套。

他心中忽然有点恐惧。当年让杰克穿GAP九块九的减价T恤、吃路边摊的热狗,也算是无知者无畏,现在想起来,有种迟来的悔疚。

他放下手中酒杯,轻叹一口气。

杰克像能看穿他的心思,嗤地笑一声,不抬头地说,是不是有点怕?

柯蒂斯坦白道,是。

嗯,说说看。

如果你放弃储位,跟我过庶民生活,我就算是当代鲁本斯,也赚不出一架这样的私人飞机给你。

杰克把手里刀叉放下,坐直身体,拿起餐巾,用手指顶起一角,在嘴角按一按。飞机上这位主厨是从一家米其林三星雇来的,擅长甜点,鱼做得平庸了些。基利波王宫的御厨善于治鱼,以后让你好好尝尝。Curt,你知道我吃过最难忘、最惊艳的餐食是在哪里?

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国宴吗?

杰克笑了笑。是在你家里。是你用煎蛋做出的梵高的“星空”,以及所有你挖空心思给我做出的早餐午餐晚餐。

柯蒂斯心中感动,轻声说,你喜欢,我以后每天做三餐加夜宵给你。

他又说,但是,做几顿饭是简单,这一切(他向机舱里挥一挥手)我靠手可做不出来。

杰克说,这一切并不是给杰克·本杰明的,是给基利波王储的,是这个职位种种必要配置,就像公司给职员们配备电脑和打印机一样。当我在此职位上,不妨尽情享用,如有一天我辞职离去,这些东西就跟我不再有关系。你听说有人辞职后想念公司的电脑和打印机吗?

柯蒂斯说,这个比喻不确切,工作用的生产资料和私人物质生活,是两回事。

好,我换一种方法说:三年前我跑出来当流浪汉,住过收容所,也住过你家公寓……

等等,在你心里,我的公寓跟收容所是一个水平?

杰克撇嘴一笑。虽然这么说有点残酷,不过跟王储的生活相比,你当年那个小公寓比收容所也好不到哪去——你不要生气。我告诉你,越是享受过锦衣玉食的人,越能看轻那些身外物,这就是为什么乔达摩·悉达多王子能放弃高位与荣华,出城苦修,终于悟道。

柯蒂斯又叹了口气。敬爱的殿下,我当然知道你境界高蹈,视富贵如浮云,但你和我不是要出家去,我也不是悉达多身边的侨文达(注:侨文达是黑塞小说《悉达多》中深爱悉达多王子的终身挚友)。

杰克说,嗯,悉达多是求他的“道”,我已经求到了,我的“道”就是你。

柯蒂斯笑一笑。他们忍不住探身在餐桌上方吻了一会儿,四只手握住,十指缠绵。然后坐回去接着说。

柯蒂斯柔声道,Jackie,我希望你过得舒服快乐,而不是把日子当成艰苦修行。最简单的一点:你穿质料不够好的内衣,身上就要起疹子。物质带来的寒意,确实可以靠爱加热,但爱的火力够用一辈子么?那时我只怕你心生怨恨,那种怨意就算不针对我,也会把生活搞砸了。

杰克想了想,说,你太悲观了。就算不做王储,咱们也不至于过第欧根尼的生活。我对物质的要求有一个上下区间,弹性是很大的,只要不跌出去就够了。况且我又不是坐等丈夫养家的家庭主妇,如果我不能靠自己的能力赚到想要的物质生活,那是我自己无能,还有脸心生怨恨吗?

柯蒂斯还想说什么,杰克举起手里的香槟杯,摇一摇。你知道这酒是哪来的?

超市买来的?

是我自己的酒庄酿造的。

你有酒庄?!

严格来说倒也不完全属于我,是我参股投资的。合伙人是我一个大学同学,法国人,他家里世代酿酒,很懂经营,这几年我们的酒庄已经扩建过两次,年收益过千万了。

柯蒂斯一时说不出话来。杰克啜一小口酒,笑得十分狡黠。皇室成员的年俸其实都没多少,大家都会搞点投资。所以啊,虽然咱们可能买不起私人飞机,质量好的内衣内裤还是买得起的。

那么这半天我根本是白担心?你那天说要靠我卖画维生,又是骗我?

杰克悠然道,保持危机意识,又不是坏事……

 

饭后午休时间,柯蒂斯惊讶地发现,休息室里居然有一张足够两人睡的宽大床铺。两人倒在床上,滚作一团。柯蒂斯喃喃道,等你以后不做王储了,我会替你想念这张床的。

他们当天晚上到达夏伊洛机场,已经有车在机场等待。国王与王后正在南美访问,杰克没有回宫,直接跟柯蒂斯去了新租下的公寓。

他们在新房间里左转右转,最后一站是卧室,柯蒂斯拉开床头柜的抽屉,看到里面放着崭新的人体润滑油和安全套。

用他自己的话说——啊,我被包养的情妇生涯就此开始了。

这是在给娜塔莎的电话里说的。娜塔莎笑个不停。快!讲讲你的金丝雀生活。是不是上午十一点出去吃早午餐,然后一下午呆在美容院里,晚上换上情趣内衣等待王储回来宠幸?

那不是我,是《五十度灰》里的女人。我的日子跟在美国的时候没什么区别,真的。早晨六点起来晨跑,回来做早饭,接着工作一上午,中午随便吃个三明治,下午接着工作,晚上杰克回来,也许跟他去剧院、音乐厅,如果不出去,就呆在公寓里研究新菜谱,做饭,烤蛋糕,听音乐,看电视剧。

娜塔莎在越洋电话里“嘁”了一声。没意思!还以为有什么神秘香艳的。哎,当王子的男朋友就一点特权都没有吗?

特权嘛,也有。比如他在每个剧院和音乐厅都有固定包厢,我们还能到后台去跟演员和歌手见面。

杰克每天都回来吗?

不是每天。他要忙的事很多,有时还要到外省出差。每周大概回来三四次,他不回来我就干活干通宵,好把时间存起来,等他回来的时候尽量都陪他。

娜塔莎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亲爱的,你现在快乐吗?

柯蒂斯肯定地说,是的,不可能更快乐了。即使不能每天每晚跟他在一起,但一想到只要等着就能等到他,就觉得人生充满希望,连太阳都变得特别明亮……唉,娜特,我这话听起来是不是特别像一个傻乎乎的情妇?

不,是坠入爱河的幸福可爱的傻瓜。只要你开心我就放心了,我爱你,宝贝。

但他的画廊经纪人就没这么乐观了。多米尼克接通电话后,柯蒂斯说,多米,是我,这个是我的新号码。

他听到自己的前男友多米尼克一声怪叫:柯蒂斯?为什么这个号码显示你人在基利波?

因为我确实在基利波的首都夏伊洛啊。

上帝!玛利亚!别告诉我你跟那个王子又在一起了!

我正要告诉你这个。以后我会长居在夏伊洛,待会儿我把新的邮寄地址也发给你。

他听到多米尼克在那边大声叫道:保罗!保罗,你快过来,咱们完蛋了……

显然他按了免提键。保罗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什么?怎么回事?什么完蛋了?你又得罪哪个收藏家了?

多米尼克拖着哭腔说,柯蒂斯跟那位杰克本杰明又复合了!他去当了王子的情人!他变成卡米拉了!……

保罗说,是吗?哦,天哪!啊,这是好事,祝贺你,柯蒂斯。你不要理会多米,他对你还没死心,所以会说那些怪话。行了行了,多米,不要捶墙了!这又不是视频聊天,你的表演柯蒂斯看不见。

柯蒂斯忍着笑。保罗,谢谢你的祝福。

嗯,我当然乐于见到你享受爱情。不过,抱歉,热恋不会拖慢你的工作进度吧?因为你知道咱们那个系列画的订单已经超死线一个月了……

不会不会,不会耽误工作,放心吧。

与此同时,多米尼克一直在旁边念叨,不好不好,真的不好,真的不好,我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柯蒂斯,你想,杰克的爸妈会轻易放过你?

保罗说,嗯,艾弗瑞特,你该知道一国储君的恋爱婚姻可跟一般人的恋爱不一样,涉及到多方利益,被你这一搅,必然有人利益受损……多米尼克插嘴说,我说的完蛋了就是这个意思!我要是基利波的国王王后,早就把这个碍事的美国佬装进麻袋,往河里一扔……等等,他们首都的河叫什么名字?

柯蒂斯说,伦特河,横穿夏伊洛的河叫伦特河。

多米尼克:唉,我得记住这条河,哪天跟你失联了,我跟保罗得赶快雇一支潜水队去河底捞你!……


(TBC)


下章会多写写老柯来之不易的幸福情妇生活!XD


★最后仍然放上硬广:《你眼中的冰雪》《我的心曾破碎九次》预售中,地址戳这里可见。两本都可以单独购买。

05 Oct 2017
 
评论(56)
 
热度(330)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