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啊,致命女人的后劲儿太大……快要憋不住闹一篇盾冬奶狗文学了………使劲儿憋……

想象了一下大胡子成功人士史蒂夫+白净粉嫩中学(xiao)生巴基,或者高中校草浑身汗味儿橄榄球明星史蒂夫+西装三件套浑身香水味儿成熟闷骚巴基。(¯﹃¯)


嘴里说着哈哈哈中学生好傻我怎么可能喜欢17.99岁的小屁孩,又忍不住把豪车停得远远的、戴着帽子口罩跑进中学教室最后一排坐着……

后来——“Ah, youth… ”

(¯﹃¯)


一颗历尽沧桑、自以为早就百毒不侵的心,某一天却被最简单直接的招数攻陷了,大概就是这种关系打动人的原因吧。


(我就猜到...

20 Oct 2019

我的残障女友

那天我跟朋友在海滩散步。两个比基尼女郎娉婷走过,一长发一短发。我俩看得呆若木鸡,继而互瞪。

“你看中哪个?”

“长发。你呢?”

“我爱短发。”


半小时后朋友跑回来,“那边有个选美,你的短发妞是参选佳丽!我的长发妞只是陪她来。别怕,你一个藤校毕业生、大好青年,有啥不敢追?不过那是‘残障人士选美大赛’……”


两月后我审阅她的身体,自顶至踵。她肤如绸缎,连一道跳丝都没有。我问:“残障在哪?”

她莞尔,握着我手,按在胸前,“这里,心缺一半。有你就填满了。”


我把她的长发闺蜜骗到家中,捆起,拷打一整天。

到夜里她说了实话:“是精神上的残疾:...

20 Oct 2019

琐屑· 悼夏

看完《致命女人》最后一集,终于感觉夏天是彻底过去了。

夏天弃城而去。

就像一个笑声特别好听的朋友离开了。

站在黄叶树下发呆,太阳照着,零星儿暖意,还想骗自己那是笑的余韵。结果一堵秋风像阴着脸的陌生人不客气地撞到身上,心脏一趔趄,知道没希望了,恨不得扑倒在地哭一场。


每年告别夏天,都很艰难。上周衣柜换季,逐个扯掉衣架上的T恤,短裙,短裤,里面好像躲着另一个我,光胳膊光腿,被太阳晒褪了色,浅得快透明了,只剩一个影,马上要被冷风吹走。有几个衣架钩子挂在一起,手牵手揪住一个小背心,不舍松开。

沮丧得像收拾衣服去住院的病人。

珊瑚红,蜜瓜绿,梵高黄,缬草紫,杏仁白,鲑鱼粉的薄衣,轻软得像...

18 Oct 2019

【锤基】黑与金(23)

* 上一章→22


4

在公爵书房里,医生汇报道:洛基王子的病,主因更像是精神上的,他是否长期情绪抑郁消沉?

公爵站在窗口,望着城堡前的欧洲山杨和大片刺绣花坛,皱眉说道,监狱里的囚犯们谁不抑郁?也没人因为这个得病、说不出话。

医生说,那些囚犯,入狱前不是王储。

公爵沉默了,只见花圃之间一个穿黑衣的人影脚步迟缓,时而踟蹰,身后随着一个女仆,几米处还有两个人不远不近地跟着。

医生又说,您可知道,都铎家族抓进伦敦塔里那些贵族,有七成死于积郁成疾?只消几个月,好多人就在塔里一病不起、不用麻烦刽子手了。如果您希望王子住在您家中期间保持健康,最好能想法让他精神愉悦起来。

公爵慢慢...

17 Oct 2019

声明:没有,没跳云坑……

收到一些私信,问:你推了云次方的文,是不是跳新坑啦?

答:没有。只是基友KID跳坑了,她写什么我都看。因为她写得足够好到不萌cp也能读得有趣。

(所以大家不必惊慌,我还是会五年如一日地把有限的精力献给老cp盾冬和锤基……)


其实鄂尔多斯人小薛还真是阿云嘎的老乡。基友发给我看双云的汽车广告,剧情是阿云嘎带郑云龙回他家,拍摄地响沙湾离小薛家一个多小时车程。

国庆假期回内蒙,我陪小薛跟他的小学同学吃饭。他同学是一位蒙族姑娘,高中毕业后在东京留学四年又工作两年,前两年回国。

我问了一堆关于蒙语的问题,偶然问起:阿云嘎在蒙语里是什么意思啊?

她说,雷。

下面的话略惊人。她说,阿云嘎跟我...

12 Oct 2019

琐屑 · 笔名

小时觉得虹影这名字不好,字样不美,读起来音韵也不叶。还有残雪,像一样浑浊不清的东西,又像武侠小说里随手安排的配角(“千手一剑”柳残雪,云云)。虹和雪又都是虚头巴脑的意象,虽然可解做“文学本是一种幻象”,但毕竟不喜。因此在图书馆里见到她们的书,也不借来读。

喜欢的笔名:

苏童,苏醒了的孩童。

王安忆,居安忆危。

余华,纵使华美,只得余烬。

铁凝。铁汁凝固的那一刻,液态变为固态,电光石火,如流转的记忆思绪凝在纸页上,想一想荡气回肠。

迟子建,人爱说貌若潘安才如子建,写文章的敢叫子建,够狂的,但压上一个迟字,一解:我比曹植还是略迟笨些,这是谦逊了。二解更有野心——我乃是迟来的子建,是我们...

12 Oct 2019

在蒙古包、白马、秋日的蓝天黄草之间做了次蒙古姑娘。纳兰这个蒙古姓氏也终于名副其实一回。脱下时好生不舍,汉族当代衣裤真是苍白无趣啊…
蒙古包前竖立的高杆子叫“苏勒德”,是铁木真时代传下来的战旗,接受供奉和祭奠。顶上黑色是哈喇苏勒德,象征战争,顶上白色是查干苏勒德,象征和平。
蒙地到处可见苏勒德形状的东西,路灯,店招,汽车站牌,甚至垃圾桶上也顶一个小苏勒德。曾经搜集苏勒德拍照,后来发现太多,遂放弃了。

02 Oct 2019

尘与镜(42)

*  HE!HE! HE!最俗套最平庸、厮守终身、白头到老那种HE。

*  绝对不会有天各一方永不相见、或君埋泉下我寄人间那种结局。

*  上一章→41

第四十六章

 

冬去,春至,繁花落尽,长夏揭幕。九月间几场大雨洗净天地间的热气,秋又深了。

距离那件事过去了九个多月,基立波国境内安宁稳定,国王杰克励精图治,逐渐得回民心。他也没再做出亲手刺死几十个死囚,或当众给人刮胡子这样的疯癫事迹。总算,没从红杰克变成疯杰克。

自从听到目击人描述埃德加携一口棺材离开,他就死心了。他终于接受了这件事:柯蒂斯死了,真的死了,他永远失去了...

29 Sep 2019

一个repo

感谢 @把鸟晗当狗使谢谢 寄赠的徽章!非常精美。


给小薛炫耀了一下。他说,这个“Curtis”的名字旁边为什么放着一盘西瓜?

我说,那是帽子!

包裹里还有配套的贴纸:


包裹外皮都特别有心~


谢谢你喜欢我写的Curjack的小说。


我觉得世上最可怕的事,是原本在心里的东西被掏出来扔掉、遗忘。我蘸着滚热的血写那些故事,希望它们在你们心里冷得慢一点,晚一点。

作为一个以写小说为生、为信仰的人,我坚信,打动过灵魂的故事,会永远跟那个灵魂在一起。


28 Sep 2019

尘与镜(41)

*  HE!HE! HE!最俗套最平庸、厮守终身、白头到老那种HE。

*  绝对不会有天各一方永不相见、或君埋泉下我寄人间那种结局。

*  上一章→40

* 这章也还没甜回来,本来这章想再有个推进(向两人重逢的推进)……还是等下章吧。

第四十五章

 

杰克与柯蒂斯的命运发生剧变之际,托马斯并不在首都。

他十几天前向杰克请了假,跟强尼回乡间探望强尼的家人。他跟强尼的几个弟弟很玩得来,度过一段田园牧歌式的愉悦时光。回到夏伊洛,强尼去向长官销假,托马斯自回郊外住所。回到家中发现索菲和比利不知去向,仆人们说前些天一个半...

23 Sep 2019
1 2 3 4 5 6 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