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你眼中的冰雪【番外一③】

3

托尼是第三个到达的。他随身带了检修机械臂的工具和润滑机油。
史蒂夫在厨房帮忙切土豆丁和胡萝卜丁,他把厨房门推开,让客厅里坐在沙发上接受检查的冬兵能转头就看到他。
事实上,隔上五秒钟或十秒钟,冬兵就要转头看一眼。
史蒂夫争取每次都捕捉到他的目光,向他微笑,或是张大嘴作势把粗胡萝卜放在嘴里,做一个……的姿势。

托尼抱怨说:“巴恩斯,别人给你服务的时候,你能不能专心一点?”
“我只是肩膀以上动了动,手臂又没动。你手不稳不要怪我。”

史蒂夫只低下头、手撑着台面怔忡了两秒钟,娜塔莎就发现了。克林特下楼去买酱汁的时候,她背朝客厅方向,线条美好的臀部靠在大理石台的边沿上,挑挑眉毛,低声说,“Trouble in paradise?不妨讲讲。”
史蒂夫朝客厅看了一眼,冬兵正在跟托尼解释肘关节处发生过的一次小故障。
他说,“也不算是trouble,意见稍有不同而已……巴恩斯不想要小孩。”
娜塔莎瞪圆了眼睛:“我的天,你还真是old-fashion,你为什么要跟他谈这个!”
“我只是随便说说。”
“让我来猜——他态度肯定很坚决,他有没有说有了小孩他会嫉妒得把它扔下楼?”
“差不多。娜特,你有女巫血统吗?”
娜塔莎抬手捂住脸,又松开,“这用不着女巫血统就能猜中。史蒂夫,我对他的了解当然不如你多,可是连我都能明白:他不会喜欢小孩的,他只喜欢你。他是成年人,他想要什么自己很清楚,你得尊重他。”
“喜欢我和喜欢小孩又不冲突,我只是觉得有个小孩能让他更快乐,而且正常家庭……”
娜塔莎打断他的话,“万一你的‘觉得’是错了呢?”

客厅那边传来机械臂铁皮张合的咔咔声,她也回头朝那边看了一眼,冬兵正在按托尼的指导试验手臂内部运转。她继续压低声音说,“你又犯了‘计划癖’了知道吗?!生活不是战斗,在这件事上,你也不是队长,不要制订战略,不要部署行动,总之一切顺其自然。你得用他喜欢的方式去爱他,而不是靠臆想或猜测。”
史蒂夫整个人是懵住的样子,他想反驳,又深吸一口气,闭上了嘴。
“再说,从小孩那里得到的快乐要靠很多牺牲、耐性和痛苦去换取的。巴恩斯做不到那些,至少现在做不到。他现在需要绝对平静的生活,他需要你心无旁骛地陪伴他、照顾他。”

史蒂夫咬紧嘴唇,垂下头去看手里的胡萝卜。
她伸手在自己胸口拍一拍,“你认为他全好了吗,这里?”她摇一摇头,“如果他装出痊愈了的样子,那只不过是为了让你高兴。”
就在这时,门铃响起。
在娜塔莎打开的门后,站着山姆,他擦着汗连声说:“对不起!……”
从他身后闪出一个小小的人影。

山姆介绍说:“这是杰瑞米。杰瑞米,这是罗曼诺夫阿姨,罗杰斯叔叔,史塔克叔叔,巴恩斯叔叔。”
杰瑞米长得跟山姆有六七分相似,还戴着牙箍。他的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根本没喊那一堆“叔叔”,而是先对娜塔莎“老练”地眨眨眼,“Hey,美女!你好,你就是娜塔莎吧?山姆说你很辣,嗯,你的咪咪确实形状超赞。”
举座皆惊。托尼哈哈大笑,点头说道:“Good taste!”冬兵很轻地冷笑一声,史蒂夫不出声地看了看他。
山姆则又羞又窘,迅速在杰瑞米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小混蛋,胡说什么!叫罗曼诺夫阿姨。再说我哪提过她的咪咪?”
娜塔莎倒是笑了,“杰瑞米你好。恭喜你,你刷新了调戏我的男人年龄下限。”

山姆看着娜塔莎,又看看旁边的众人,满脸做错了事的样子,“今天我姐姐和姐夫从加州过来玩儿,晚上有朋友请他们去喝酒,我只能把这小家伙带过来……”
忽然杰瑞米大叫一声:“哇!”他双眼圆睁盯着冬兵的左臂,“Dude,你的胳膊是铁的?是假肢吗?酷!!!咦,你的头皮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疤?丑毙了,你的脑袋被人砸开过?……”他说着已经走过来,毫不客气地伸手要去摸那条机械臂。
冬兵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个孩子走近——那种面无表情让史蒂夫的心悬起了一秒钟——直到山姆从后面一把揪住他的衣服领子,几乎是将之双脚悬空地拎起来。
他指了指一边的一个房间,娜塔莎点头表示可以。
于是杰瑞米就在不停的抱怨中被扔进了那个房间。那是娜塔莎和克林特放置运动器材的“微型健身房”。
山姆隔着门说:“小子,吃饭时我会放你出来的。”

娜塔莎吐出一口气,“恕我直言,山姆,你的小外甥……”
山姆倒很坦率,“欠揍嘛。我知道。他早产了一个月,生出来的时候又脐带绕颈,心跳呼吸停了好一阵才抢救过来。我姐姐姐夫一家都觉得这孩子是个miracle,宠得不像话。我跟他们住得远,不然我天天去他家揍这小子。”
他又对冬兵说:“喂,巴恩斯,刚才杰瑞米那些话你不生气吧?我替他道歉。”
冬兵漠然说,“你不用道歉,我不在乎。”

等晚饭上桌,山姆才把杰瑞米放出来。小男孩冲出门,眼睛先去找娜塔莎,面部表情夸张地说:“哦,娜塔莎,我想死你了!这半天我脑子里一直是你的咪咪和屁股。”
然而这回克林特就在旁边,他一瞪眼睛,“伙计,你说什么?”
杰瑞米仰头看着他,很不客气地说:“你谁啊?”
娜塔莎笑了笑:“他是我男朋友。”
杰瑞米撇撇嘴,再一次语出惊人,“你还是等几年做我女朋友吧!他矮得像个邮筒,脸蛋像一团棉花糖,根本配不上你。”
托尼在后面发出嗤嗤的怪笑声。
克林特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吼道:“威尔逊,你给我过来!”
山姆从盥洗室匆匆跑出来,看到克林特的脸色,就知道杰瑞米大概又说了什么不受欢迎的话了。
他沉着脸说:“杰瑞米,跟巴顿叔叔道歉,快点。”
杰瑞米却好像想起别的什么:“哎,山姆,那屋里有个沙袋……你恐怕得收拾一下。”
他说的是挂在房间里练拳用的沙袋。
“沙袋怎么了?……”

沙袋被划破了一道大口子,里面的沙子流得满地都是。人们都愣在门口。
山姆快气疯了,他抓住杰瑞米的肩膀,“这是别人家的东西,你懂不懂?你哪来的刀?!快把刀给我!”
那张长着雀斑的小脸上似乎有愧疚之意一闪而过,但男孩很快耸耸肩:“我只是想看看沙袋里装的是不是真是沙子,老师说这叫探索精神。不就是一个破沙包嘛,你先替我赔点钱,回家我爸会给你开支票的……”

吃晚饭的时候,山姆威胁杰瑞米:“小子,你要是再说一句怪话,或者再弄坏什么东西,我就再也不带你飞上天转圈了,我说话算话!”
这个威胁倒管用得很,整个晚餐期间男孩都低头吃饭,表现得很乖。


红茶戚风蛋糕非常受欢迎,刚端上来就被迅速抢光。克林特眼最准、手最快,左右开弓抢到两块,心满意足。
他珍惜地吃掉一块,开始吃第二块的时候,偶然发现史蒂夫和冬兵一直在“说话”,只不过是不出声的方式——
史蒂夫用下巴指一指一盘芦笋蘑菇,意为“不想再吃点?”
冬兵摇摇头。
史蒂夫又用眼色示意远处一碗煎鸡胸肉,意为“那个呢?”
冬兵瞟了一眼用来拌鸡肉的芥末蜂蜜酱汁碟,酱汁已经空了。史蒂夫笑一笑,朝厨房方向侧一侧脸,意思是“我可以去再拌一点酱汁”。
冬兵点点头。
于是史蒂夫推开椅子,起身去厨房。
克林特长出一口气,悄声对娜塔莎说:“看到没?你看到没?”
娜塔莎一边嚼蛋糕,一边翻看托尼手机里的新式武器设计图,闻言转头,“看到什么?”
“队长和巴恩斯。他们能根本不说话地说话。”
托尼却说:“你不会才发现吧?”
冬兵的眼睛一直跟着史蒂夫的背影,直到那背影消失在厨房门后。

杰瑞米吃完蛋糕,问山姆:“我可以离开桌子去玩了吗?”
山姆看他一眼:“可以。”
他欢呼一声跳下椅子,绕过桌子,蹦上沙发,想去摸娜塔莎的头发,“喂,你的头发颜色真好看,是天生的吗?我爸说红头发人是劣等人……”
沙发上放着冬兵的衣服,他穿着鞋子的脚,一脚踩到了那双手套上面。黑色毛线手套,手背部位有白色星星图案。

下一秒,他只觉得眼前一花,脚踝上一凉,眼前世界忽然颠倒了过来。

房间里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
表面上看冬兵并未动气,只是目光冷森森的,眼眸像两颗冰珠,他用左手握着杰瑞米的脚踝,把男孩整个倒提起来,
山姆失声大叫道:“巴恩斯,别!……”那孩子虽然讨厌,说到底也是他的至亲外甥。娜塔莎却一把拽住了他胳膊,阻止他上前去抢人。
冬兵皱着眉,回头向人们看了一眼:“我不会拿他怎么样,只要你们别干涉我。”
他的手臂伸得很直,嫌恶似的把男孩尽量拿远一点,像拎着一只刚捕获的小动物。

不过动物可不会骂脏话,杰瑞米倒悬在空中,已经尖叫着把他会的脏话都骂出来了:
“Motherfucker!放我下来!你这怪物!脑子坏掉的残废!……你们为什么不报警抓这个神经病?你们全是神经病!”
他一边骂还一边双手挥舞、单腿踢蹬,试图把脚尖拳头招呼到冬兵身上——那当然是徒劳。
史蒂夫正拿着酱碟从厨房回来。他想出声让冬兵松手,却又把话咽了回去。

冬兵对杰瑞米那些脏话全不理睬,拎着他径直向阳台走去。人们跟过来,挤在阳台口,也不敢上前。
男孩的尖叫已经变成了哭叫:“怪物,你虐待未成年人,等条子把你关进监狱,你就等着让人操屁股操到烂、操到死吧!让那些大鸡巴塞到你嘴里、撑爆你的嘴……”
克林特皱起眉:“我的天,现在的小孩子嘴巴怎么这么毒?”
男孩的话忽地停了下来,挣扎也停了,因为冬兵伸着手臂,把他拎到了阳台之外,娜塔莎家在14楼,他脑袋下是距离地面几十米的空气。
杰瑞米闭上眼不敢看,哭声已经变成了呜咽。

冬兵叹一口气,说:“睁开眼睛。”
男孩浑身一颤,但还是乖乖睁开眼睛。
冬兵握在他脚踝上的五根手指里,松开了一根小指。
然后,又松开了一根无名指。
再松开一根中指。
他只用拇指和食指,捏住男孩的脚腕。
杰瑞米喉咙里发出恐惧的“赫赫”声,他开始小声求饶:“求求你,放了我吧……”

冬兵淡淡说道,“我的名字是詹姆斯巴恩斯,你可以叫我詹姆斯或是别的随便什么,不过我不是怪物。现在,我希望你道歉。”
“我道歉……巴恩斯叔叔,我向你道歉。”
“不,不单是向我,你要为你做的每一件讨厌的事情道歉、向今晚你冒犯过的所有人道歉:罗曼诺夫,巴顿,史塔克,罗杰斯,还有你自己的山姆舅舅。”
“对不起……”
“说大点声。”
男孩声泪俱下地喊起来:“罗曼诺夫阿姨,巴顿叔叔,史塔克叔叔,罗杰斯叔叔,山姆舅舅,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
人们纷纷说:“好,接受你的道歉。”

山姆始终张开双手,保持一个想上去接人的姿势,“巴恩斯,这样可以了吧?我想他知道错了。”
冬兵恍若未闻,继续对杰瑞米说,“你还得向你弄坏的沙袋、向你踩脏的手套道歉。你随意糟蹋的,可能是别人心爱的东西,懂吗?”
“好。我向……沙袋叔叔道歉,向手套叔叔道歉。”
冬兵这才慢慢把他从阳台外的空中拎回来。就在大家以为这就完了的时候,他忽然一抖手臂,将那男孩抛了上去。
然后又一扬手准确地抓住他衣领,把他身子接住,右手一托,卸去下坠的力,将男孩轻轻放在地上。
杰瑞米哆嗦着站在那儿,膝盖颤抖,眼神已经散了。山姆上去搂住他,他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冬兵并不回头看,面无表情地穿过阳台门和注视他的人们,回屋里去了。
他站在沙发边穿外套,在史蒂夫一声不出地过来替他戴围巾帽子的时候,对娜塔莎和克林特轻轻一笑,“谢谢你们的招待,今晚很开心。”

回家的时候,史蒂夫坐在后面,由冬兵骑机车——这也是他眼睛复明之后坚持要做的几件事之一。
街边两排灯像珠链一样,延伸到远处的黑夜里。

两人沉默了好一大段路,直到史蒂夫开口说:“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你知道我的意思。”

冬兵忽然把车靠边,在一盏路灯下面停下来,熄掉发动机。
史蒂夫从后座下来,退开两步,站在原地等着。
冬兵也从驾驶座跨下来,支稳车子。他走到史蒂夫面前,在距离很近很近的地方站住,两人的胸口几乎就要碰在一起。
橘黄的路灯光从头顶照下来,落在他肩膀和鼻尖上,闪闪发亮。

史蒂夫轻柔地叫他的名字,“詹姆斯……”
冬兵直直地看进他眼里去,“罗杰斯,有一些确定无疑的事情我得告诉你:

“我不能容忍你跟我之间多出一个小孩子。我不能跟别人分享你,哪怕是小罗杰斯小巴恩斯,也都不行。我需要全部的你,整个的你,而且只需要你。我再也不想要别的。
“我已经白白损失很多很多年了,除了你要拿去拯救世界的时间,剩下来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必须是我的。听到没有?必须!
"是啊,别人都说小孩子会带来天堂似的快乐……不过从山姆外甥的情况来看,我对这句话持保留意见。好吧,也许那些都很好——但那是对别人来说。我不是别人。”

他伸手按在自己的前胸,“我的心脏很小,而且它是史蒂夫罗杰斯形状的,把你装进去,刚好填满。再没有一点点空余的缝隙了。”

他迟疑一下,似乎在考虑某些话要不要说,最后他还是说了出来:“虽然你说喜欢小孩,但我发现你想要的原因也只是为我着想……实在抱歉,以后的时间我会补偿你。还有,我对我的前半生不感兴趣,也根本不在乎有没有别的亲人、有没有家庭。能让我更快乐的只有你,你一个人就足够了。不要妄想找什么小帮手、推卸责任!就算将来你设想的‘万一’的情况发生,那时多一个复制的你或我自己,也毫无用处,我还是没法活下去。所以你只要小心点别死就行了,不要白花心思去弄个小孩来当保险绳。”

他叹一口气,苦笑道,“‘胸口有计划’的美国队长,你能不能不要计划到二十年三十年后?这世界上哪有一件事是万无一失的?”


史蒂夫怔怔听着,“你偷看了我的日记?”
冬兵嘴边慢慢出现笑意,“是啊,我看了。Bite me。”
史蒂夫盯着他,“我会咬你的,不过不是在这儿……”
冬兵的目光变得非常非常温柔,“我喜欢你日记里的每一句。每一句我都能背下来。没想到除了格斗演讲亲吻,美国队长在写情书方面也是天才。”
“嗯,彼此彼此。你也不差。”

他们重新上车回家。途中史蒂夫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你复明之后,我跟你从没分开超过半分钟,你怎么有机会……”
冬兵不回头地笑,“嗤”地一声,“不,你可能不记得,每天我都有大概三分半钟时间是完全独处状态,不在你的视线范围里。”
史蒂夫的声音忽然有点抖,“难道是我早晨去卫生间的时候……”
“对,每次都是准准的三分半。刚好够我把你前一晚的日记看上三遍。”


[这一章充分表达(发泄)了我对熊孩子的厌恶。熊孩子非要作大死、踩脏吧唧叔叔的宝贝手套,吧唧叔叔可是一炸毛就要进入冬兵模式的……但愿大家不会怪吧唧处理得过分吧?]

15 Sep 2014
 
评论(37)
 
热度(482)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