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尘与镜(30)

上一章→29

第三十二章

微博版


此后一段日子平静愉悦,杰克日渐复原,几天后可自行起坐,再过几天能由人搀扶下床行走几步,只是体力仍然虚弱。一个下午,柯蒂斯带着笑进门来,说,嘿,Jackie,有客人来看你。

从他身后闪出一个小身影,一个穿着红绒斗篷、呢料格子长裙的女孩,把兜帽一放下去,露出雪白一张脸,竟然是索菲。

杰克呀地一声,张开手臂,索菲扑到床头,投入他怀里,两人紧紧搂抱。杰克低头吻在她头顶的发心里,感到头发之间还有户外的寒气。拥抱暂歇,索菲抬起头,细小的手指抚摸他的颧骨,杰克,你瘦了这么多,这里都突出来了。

杰克握住她的手,让她的手指在脸颊上收成一束。没关系,再过一段就能养回来。

柯蒂斯过来蹲下身替索菲脱外套,她脸蛋上冻出两块圆圆红晕,杰克两手捧住她的脸,用手心焐着,埋怨道,天冷路又远,你让索菲过来干什么?

索菲抢着说道,是我非要来看你的,你知道我有多凶,他们谁敢不听我的?柯蒂斯在她身后做了个咧嘴害怕的样子。

她忽然看向卧室角落,说,咦,你是谁?

杰克这才想起卧室里还有个人:比利。索菲进屋前他也刚进来送茶。他连连点手,招呼比利过来。来!比利,给你介绍这位小姐。

比利拖着脚步走过来,居然有点忸怩。杰克说,比利,这位是索菲·艾弗瑞特。索菲,这位是比利·格里高利。

索菲拉起裙摆,行了个漂亮的屈膝礼,模样颇淑女地说,格里高利先生,你好。

在比利的人生中,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叫他“先生”,他激动得舌头直磕牙齿。艾弗瑞特小姐,你,你,你好!

杰克说,索菲,比利是我的救命恩人呢,我受伤逃走之后,有好几天找不到你爸爸,全靠比利和他姐姐照顾。

听了这话,索菲大为动容,看着比利的眼神立即变得不一样,她说,真的啊?是你救了杰克?她望着比利,大眼睛里满是真挚的感情,柔声说道,谢谢你,谢谢你,格里高利先生。

比利的脸红了,比冻过的橘子还红。他低下头又抬起来,嗫嚅道,没什么,艾弗瑞特小姐,能让你高兴我很、很荣幸。我,我今年九岁了……你叫我比利就行。

索菲展开一个像百合花一样的甜甜的笑,好的,比利。

这时门上传来轻轻敲击,吊着手臂的埃德加倚在门框上,笑嘻嘻道,索菲,我也受伤了,怎么不见你来慰问我?

索菲呼叫一声,转身向他冲过去,双手搂住他的腿。埃德加蹲下来好让她能合抱自己的脖子。她说,你不是厉害得很么?怎么会把自己搞受伤,又差点把杰克搞丢了?我真生你的气……

柯蒂斯说,索菲,不许那么说。

索菲转回头,幽怨地望着他。爸爸,咱们都回家去,好不好?家里不是挺好的吗?……你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房间里猛然陷入沉默,埃德加看看柯蒂斯,又看看杰克,杰克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索菲又说,如果你们都出事了,我呢?我该怎么办?

她撅起嘴,眼中泛起泪光。几个大人无言以对。

一片安静中,忽听一旁的比利小声说道,我,我会保护你的,艾弗瑞特小姐。

索菲本来差点要哭,被这句话逗得噗嗤一声笑出来。


五分钟后,屋里又只剩下杰克和比利,柯蒂斯带索菲去她的房间,埃德加也离开了。比利像干完什么累活,如释重负地长长吁一口气,问道,杰克,索菲真是首领的女儿?

是啊,这还有疑问?

可他不是喜欢男人——喜欢你——吗?也会跟女人生小孩?

杰克犹豫了一下,说道,是领养的,不是亲生的,我当你是兄弟才跟你说,你可别跟索菲聊这个。

比利轻轻地嗯了一声。他呆坐在床边,表情迷醉,像回味什么好滋味似的一下下眨眼,痴想着,又忽然傻笑了一声。

他悄声说,索菲真……可爱!

杰克皱眉说道,你不会是爱上她了吧?

比利竟然没第一时间否认,他歪头想了一阵,说道,我也不知道。杰克,爱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杰克想起当初在G城当家庭教师时,索菲也问过同样的问题——什么是爱情。他也记得自己的回答:爱情是人心里产生的一种情绪,特征是极度希望占有,无法占有时极度痛苦;爱是愿为你爱的人挨刀挨枪,并觉得那是种光荣和快乐。

他把这答案原样又对比利说了一遍。

比利圆睁眼睛,听得认真极了。听完了他说,我总听到那些男人跟海莲说“我爱你”,他们也都想占有海莲,那是爱吗?

杰克说,不,那些人说的爱并不真心。爱必须同时具有占有欲和付出欲,甚至后者要更强烈才对。像你刚才主动说,你愿意保护索菲,那就是付出欲。

比利傻乎乎地张着嘴,又想了一阵,忽然吸一口气,恍然道,那,我就是爱上索菲了。我该怎么办?

杰克说,那还不简单?去追求她呀。

他想到比利没有父亲,本来有个母亲却只能叫姐姐,也等于是没有,索菲亦是亲生父母双亡,两个小人身世相近,能相互作伴倒是好事。遂鼓励道,柯蒂斯追求我的招数很厉害的,我给你讲一两招,怎么样?

比利攥起小拳头,往另一只手心里一砸,郑重说道,好!他随即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等等,你们俩,是首领主动追求你的?

杰克说,当然!他还为了我跟人决斗、挨了一枪呢。比利,你可以就借这件事去跟索菲搭讪,让她详细地给你讲。她喜欢杏仁糖和所有带芝士的点心蛋糕,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比利信心满满地说,我知道!我这就去给她偷蛋糕!

什么?谁说让你偷了?现在你有零花钱了啊,攒钱去给她买蛋糕!以后不许偷东西,听到没有?……


跟随索菲一起到来的还有一样东西:杖头镶嵌琥珀、琥珀中封存一只蜜蜂的手杖。杰克腿伤未愈,刚好能再次用上这支手杖。他和柯蒂斯在室内一起把玩,欣赏琥珀中的蜜蜂,就那样过了一晚上。

两天后的下午,他们的住处又来了一位客人。

会见这位客人之前,柯蒂斯命人搬来一扇屏风放在会客室中,屏风后面放置一张可供人躺卧的长沙发。杰克说,这简直跟G城那次“审判室”一样,你又要用马鞭打人了?

柯蒂斯笑道,不,这次的客人是贵客,我可不敢打。

所谓贵客,是如今宫中部门主管之一艾尔弗雷德·凯恩。杰克说,不,我不认识他,肯定是新国王登基之后提拔上来的新人。

——此前他提到那人时总以“那个假货”代指,自从得知占了王位的是自己弟弟,口气也变了,称为“新国王”。

他问,你怎么联络上这个主管的?

柯蒂斯反问道,你知不知道王宫里每天都会发生至少五件失窃案?

杰克摇头。

仆人们会把宫里的东西偷出去高价卖掉,厨子偷餐具,裁作偷布料,犬舍的人偷狗粮,甚至有人偷国王喝过的茶叶,拿出去晾干再卖。这些顺手牵羊的小偷小摸防不胜防,抓也抓不住,管事的一直很头疼。但这两个月城中的销赃系统都归我管,那些小偷就像退潮之后的鱼,被我一条条捡到桶里,一股脑交了上去。为此他们很感谢我。今天这个主管就是因为捉贼有功,刚升上来的,所以他愿意受邀过来,跟我谈一谈话。

杰克明白了。所以这屏风是……

对,你不能跟他见面,他知道国王长什么样,万一他看到你会吓昏过去。

或者,他会跪下喊国王万岁。

嗯,那一幕咱们也不愿见到,是不是?

他安排杰克在沙发上躺下等待,便出去迎客。客人进来了,跟柯蒂斯一通寒暄,并真诚地表示谢意。杰克从屏风的缝隙里能看到这位凯恩主管头发已经所剩无几,按宫例这个年纪快该被劝退了,怪不得他终于得到提升,会对柯蒂斯如此感激。

柯蒂斯指着屏风给他解释道,我家人也想听一听我跟你的谈话,不过请您谅解,他不太方便见人。

杰克在屏风后面说,您好。

艾尔弗雷德只好也说,您好。他暗忖有钱人都是花样百出,倒也并不太惊异。双方落座,柯蒂斯的座位设在屏风侧边,他说,凯恩先生,请您来是想询问一些关于国王陛下的事。

没有问题!只要我能讲的,一定知无不言。

柯蒂斯开始问道,陛下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是说外貌、能力、性格等等。

外貌嘛,早有定论,陛下自幼以美貌著称,此前一直被称为欧洲最英俊的王储,现在据我看,好像比当王储的时候胖了一点,不过肯定还是全欧最英俊的君主。

这句赞美的对象其实是两个不同的人,艾尔弗雷德自己不知道,但两个听者心知肚明。柯蒂斯斜睨一眼杰克,只见杰克满面得色。主管大人继续说道,处理政务什么的我不懂,不好说,不过这半年基利波不是被治理得挺好么?性格方面,陛下脾气很好,从来不发火,说话很温柔,心肠也特别软,宫里有仆人犯了错要被罚,只要去向陛下求情,他肯定会让我们网开一面。有时他夜里出来让人给他拿东西吃,那语气就像是感谢别人送他礼物似的。

杰克听得露出淡淡微笑,不过下一句就让他笑不出来了,艾尔弗雷德说:我曾听行宫里的人说,王储治宫如治军,赏罚极严,眼里揉不得沙子,甚至有点过于苛刻,但现在看来,陛下一点都不严苛嘛。

柯蒂斯又问,现在陛下身边的近臣有哪些?

艾尔弗雷德说了几个人,又道,不过最受宠的人还是强尼·史托姆爵士。

这是杰克和柯蒂斯第一次听到强尼的名字。

杰克记得这个姓氏,但他只记得史托姆家族中有一位是王宫司库大臣,对强尼此人并无印象。

柯蒂斯问,这位强尼·史托姆又是什么样的人?为何得宠?

艾尔弗雷德嘴边露出一丝奇怪的笑意,嘴里“嘶”地吸一口气,说道,哎呀,嗯……艾弗瑞特先生,您也许听说过,陛下还在当王储的时候就有一项特殊癖好,就是……

他肯定是做了个暗示性爱的手势,杰克看不见,只听柯蒂斯说,哦,这个,听说过,国王陛下喜欢男人。

——打破艾尔弗雷德的脑袋他也想不到,真正的国王陛下喜欢的男人,就是正在跟他说话的这位大胡子。

艾尔弗雷德说,唉,对!当年老国王最恨他这一点。现在好啦,王储变成陛下,总算可以随心所欲地发展他这项癖好了。

等等,您是说,那位强尼·史托姆是陛下的……

艾尔弗雷德笑眯眯说道,是啊,这在宫里是人人皆知的秘密。

柯蒂斯再次转头,跟杰克迅速交换了一个讶异的眼神。眼神里无声的话是:

——天哪,你弟弟也喜欢男人!

——天哪,果然是我的亲弟弟!

柯蒂斯再问道,陛下跟史托姆爵士的关系,具体是怎样的?

那位主管耸耸肩,他们像影子一样同进同出,同食同宿。之前陛下坠马受伤,闭门养伤几个月,史托姆爵士几乎整天整夜跟陛下一起呆在卧室里。依我看哪,陛下其实早就养好伤了,只是贪图跟强尼·史托姆在屋里……玩乐。

杰克忍不住在屏风后面开口了,依你看,这位强尼跟国王陛下,只是床上那种关系,还是恋爱关系?

主管说道,是后者。他微微一笑,陛下年纪还轻,不懂得掩饰,他盯着史托姆看的样子,简直像是坠入爱河的小姑娘。

杰克又问道,那么史托姆对陛下呢?

哦,这可就不好说了。史托姆家族一直没出过什么红人,人们都认为这次强尼·史托姆被送到陛下身边,就是为了专门迎合陛下的“癖好”,所以他对陛下心怀什么鬼胎,可没人知道。而且,此人情史十分丰富,什么诗人画家、修道院修士、剧院明星,他是男女通吃,来者不拒,据说他在法国宫中学习的时候,甚至勾搭上一个有五个儿女的法国伯爵。

杰克听得脸色阴沉如水。柯蒂斯问道,看来史托姆爵士的脸蛋是很漂亮的?

主管说,是的,强尼·史托姆是个阿波罗式的美少年,金发蓝眼,相貌冠绝宫廷。没有哪个女爵、女仆抵挡得住他的魅力。他每次到厨房里来,女仆们都会慌得打碎东西。连厨师长都不处罚,他说,嗨,不怪那些姑娘,我若是个女人,看到那种男人也会两手发软。

柯蒂斯看了杰克一眼,说,这真是太有意思了,您不妨再讲几件他的轶事?

艾尔弗雷德说,对了!一个月前史托姆惹出一桩大乱子,差点被遣送出宫。

是什么样的乱子?

我记得那晚是上弦月。我在宫里值班,正跟几个管事的坐在一起喝咖啡,有御前守卫跑来,说陛下卧室里有奇怪的声音,还有争吵声,叫喊声,强尼·史托姆就在室内,但门是锁着的,他们又不敢进去。我们都赶过去,门外已经聚了一堆人,只听见门里陛下叫道,“别动!滚出去!别动!疼!”那应该是对强尼说的。但等了等,强尼并没有遵旨滚出来。侍卫长唯恐有人弑君,敲门请安。陛下却大吼,“你们都走开,不许进来”,我从没听过他那种恼怒的声音……


(TBC)

 

强调:柯蒂斯跟强尼没有血缘关系!没有任何关系!大家就假装他俩长得不一样吧。

两兄弟无意之中娶/嫁了两兄弟,那太奇幻了不行不行……

 

下一章是实打实的肉。放心,不会是间接描写,全是第一排实景观看。

一写到TJ就是喜闹剧没跑儿。

TJ如果日后要个封号,应该是“还珠格格王子”(流落民间又找回的……

“艾尔弗雷德·凯恩”是综合了管家侠的名,和迈克尔·凯恩爷爷的姓。

 

15 Nov 2017
 
评论(43)
 
热度(334)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