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尘与镜(33)

私人同人文目录

上一章:32

* 杰克与TJ,两兄弟终于见面了。


-------------------------------------------------------


33

大日子这一天的清晨,国王托马斯被从床上叫醒,眼睛半开半闭地洁面漱口,吃了简单早餐,换上新礼服。

走在最前面的是内廷总监和一小队侍从官,年轻国王走在中间,身后紧随着强尼·史托姆爵士,再往后是一队传令官与宫娥,队伍第二部分由位高权重的贵族、大臣和军界人士组成,其中有满面阴沉的戴沃公爵,气质沉静的休斯爵士,以及身材高大、不怒自威的将军伊恩·阿德勒,这些人大多挽着盛装的太太。最后压阵的是一队贵族侍童。

为了穿礼服显得干练、精神,托马斯又节食了两天,早餐只吃了两片冷牛肉。他站在队伍中间,肚子咕噜一声。强尼从后面探身过去,低声提醒道,陛下,站直,挺胸,待会儿在E国外交团面前,你可不能发出这种声音了。

托马斯也压低声音说,这我真的控制不了,怎么办?

强尼迅速伸手,握住托马斯下垂在大腿侧面的手,把手心里一样东西传过去,重新站正。

托马斯以最小的角度低一点头颈,看手里的东西,是一包手绢裹起来的糖果。他朝着糖果微微一笑。

他们一路向正厅走去。国王将在那里会见E国外交团,接受国礼,回赠国礼,并商议大婚典礼事宜。

 

与此同时,城市另一个房间里,杰克从床上起身,盥洗穿衣。他在镜前整理鬓发,已穿戴整齐的柯蒂斯从后面出现,望着镜中人,垂头吻他的后颈。

马车在楼下等待,他们推开一间卧室的门,室内床帐里,索菲睡得正香,一把金发铺在枕上。柯蒂斯走到床前,亲了索菲的脸颊,杰克在门口站着等他。他们悄悄掩上门,离开。

 

上午的繁复礼节强尼已经让托马斯背熟了,进展顺利,使节团的一些官样问候,托马斯也按照事先的功课答得头头是道。中午,他陪E国官员们到餐厅进餐。饭后带他们游览皇宫与花园。傍晚才趁换衣服的时间回卧室休息了一会儿。强尼低声说,坚持住,TJ,结束之后我好好奖励你。

晚餐之后,漫长的一天总算结束了。托马斯回到卧室,重重仰面倒在床上,叫道:强尼?强尼!我的奖励呢?

他等了又等,竟然没人应答。

他跳起身,拉开门,问走廊里的侍卫,史托姆爵士哪去了?

侍卫答道,他说他有急事要办,给您留了请假信在枕头下面。

托马斯回到卧室,从枕下找到纸条:花园里,带镜子的温室,等你。

带镜子的温室,是上次托马斯悄悄布置出来讨强尼欢喜的微型“舞厅”。他看得满心憧憬,不疑有他,对门外侍卫说,我要睡觉,谁也不许来敲门打扰我。

他反锁了房门,从卧室里的密道出去,轻车熟路地到了花园里,找到了那间温室。

里面的布置始终还保持着上次的样子,木地板擦得光亮,四面围绕着八块椭圆形兽脚大镜子,边框是郁金色缠枝花叶,镜子圈成一个大半圆形,中间留着一条通道,容人通过。镜前摆放着十几支银烛台。

满地烛台,现在已经被点亮了,显然有人来做过安排。他扬声叫道,强尼?强尼,我来啦。

仍然没有回答。托马斯笑道,好吧,我知道你在做准备,待会儿要是不能让我惊喜,可就不算“奖励”哦。

他慢慢走进镜子的包围中,抚摸镜框花纹,想起上次跟强尼在此跳舞的快乐,默默微笑。


就在这时,他发现镜中有两个人,一前一后站着。

托马斯急速眨眨眼,以为那是镜子与别的镜子反射出的映像。再定睛一看,他的“影子”跟他穿着不同的衣服。

他心中一凛,飞快转过身来。


不是影子,是个看起来面熟极了的陌生人,面熟是因为那青年长得跟他一模一样,一样有宽额头,大眼睛,眼尾有花纹似的皱褶,下巴上一道浅沟,稍有不同的是那人身形更瘦削,目光更锐利。

八个镜面里有十六个影子,甚至更多。他们如此相似,仿佛彼此互为抄本,像一根枝条上的两朵花,像用一块模子扣出的两块糕点,像同一位艺术家画了一遍又重画一遍的两幅画,想要分出两幅画线条与颜色上的区别,除非把它们放在一起。

托马斯傻住了,他睁圆眼睛,呆呆瞪视。那青年也凝视他。

他们持着完全不同的沉默,前者瞠目结舌,一时不知说什么,后者是在观望与审视,默默把对方的反应当成考验。

有一瞬间,托马斯的嘴巴张得很大,好像就要高喊起来。那青年竖起一根白手指搁在嘴唇上,缓缓摇头,示意他不要出声,托马斯的嘴巴又小了下去。那双格外明亮的眼睛有种让人难以抗拒的威力。

更奇怪的是,托马斯感到一股奇异的亲切感,好像理所应当要听他的话似的。

他心头一亮,说,杰克!……杰克,是你吗?

 

托马斯并不知道,杰克的手悄悄攥紧,只在这片刻间,他就要根据的言行做出判断:杀了他,还是留下他。

他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他等待着托马斯下一步的反应。

在那张跟他酷似的脸上,他看到一个巨大的笑容慢慢从嘴角扩大到整张脸上。托马斯双眼发亮,把杰克从头看到脚,惊诧、欢喜、好奇种种情绪在眼中搅成一团,他再次一点点张大嘴巴,却不是为惊叫,而是小孩子见到奶油蛋糕,把嘴张到极限大要咬一大口的样子。

杰克胸中翻涌,面上没有表情。他一定要等托马斯先说话,他要看他最纯粹的第一反应。

托马斯脸上那个笑出来的大洞终于又缩小了,他上下嘴唇碰在一起,轻声叫道:哥哥。

杰克嘴巴打开一条缝,想要答应,又忍耐住。

托马斯往前踏一小步,似乎想走过来,面上还是喜气洋洋的样子,杰克的身子往后闪躲一下,他立即停住,抬起双手,手心朝外,表示没有恶意。

杰克暗忖道,他明明蛮乖觉的,谁说他是白痴来着?

直到这时,托马斯才忽然省起自身处境,笑容凋谢了,问道,你是来杀我的吗?

这一句仍是压低声音说的,还在遵守方才噤声的命令,他脸上弥漫着沉痛,杰克看得清楚,占主导地位的情绪不是对被杀的恐惧,而是被寄予希望的人辜负的难过,他几乎彻底心软了。

但他终于开口说道,这取决于你——你想杀我吗?

托马斯用力摇头,两腮的皮肉摇得直晃荡,一连串“不不不不不”像从头发和嘴里甩出来的。他说,你是我的哥哥,唯一的亲人,我怎么可能想要杀你?我被带到这里来时,一无所知。当我知道我有个哥哥的同时,那人告诉我,“他们”已经把你除掉了。杰克,我一直想见到你,一直觉得好遗憾。真没想到,还能看见活的你。你比我想象里还好看。

话说到这,他脸上又荡起温情脉脉的笑,全然忘记杰克还没答他的问题。

杰克叹息一声,他再也硬撑不下去,肢体皮肉无声呼叫着,要向不远处那个流着相似血液的身体贴近。他对自己说,罢了!就算他今天这番表现都是为了活命演出来的,就算他一出门就会翻脸对付我,我也自认倒霉,不怨不悔。

他终于破颜一笑,说道,是,我也没想到能见到你,弟弟。

听到最后一个词,托马斯眼皮往上一提,两眼被滚烫的喜悦点亮,亮得像两颗星星。他抿嘴抿着一个心愿达成的幸福的笑,就那样望着杰克,小声说,哥哥,我能抱你一下吗?

杰克说,嗯。过来。

 

八面椭圆大镜子里,八个托马斯与八个杰克拥抱在一起,十六个彼此相似的栗色卷发的头,依靠在十六个肩膀上。

托马斯满足地叹一口气,双手在杰克背后搂住,每个指头都用上力。他的手真热,热气穿透布料的经纬,像个小肉熨斗熨在皮肤上,那一片温暖呈手掌形状。

杰克缓缓抬起手,抚在他后脑勺上,感觉到头发下面热乎乎的头皮,和圆溜溜的颅骨形状。从前他极少拥抱别人,现在有了柯蒂斯,拥抱成了常事,那种安全感和惬意不再陌生。然而,眼下满怀血肉的感觉又完全不同。柯蒂斯的拥抱是他从这世界的荆棘丛中赢回来的,而托马斯,是世界夺走了却又意外归还给他的东西。这种温热亲切,以他从未奢望过的样子,包围了他。

他在他脑后说,我该怎么叫你?你叫托马斯,是不是?

是。不过你可以叫我TJ,那是我的小名。

TJ。

他带笑应道,嗯,杰克。

托马斯从他怀中挣出来,说,杰克杰克,你会不会这个?他吐出舌头,舌头两侧边缘往里卷曲,像抱在一起的一对微型小手。

杰克遂张开嘴,吐出舌头,舌头也往里卷曲,也像抱在一起的一对微型小手。

托马斯喜悦地叫道,哇哦!他在杰克肩头打了一下。不会错了,你真的是我的亲哥哥!

他们面对面站着,近得不能再近,中间只隔一只手掌横放的距离。四只手伸到对面那张脸上,轻柔地抚摸,像在一场真切的梦境里手指刺透了镜子,穿到另一边去,穿到一个奇幻的境界里,摸到微微变幻的影子,又像神话中的少年纳喀索斯,对着水面爱抚自己的倒影。

他们从眉毛摸到眼角,指尖在鼻梁骨上竖着一抹,触摸颧骨,指肚仔细感受皮肤的质地,拧起脸颊的皮肤摇一摇,又不约而同地捏住对方的下巴,让那道沟变得更深,再同时松手,嘻嘻一笑。

托马斯的手从杰克脸上滑到他脖子上,依次捏他的肩膀,膊头,大臂,肋骨,腰。杰克,你真瘦,他们一直让我节食,好让我看起来更像你。唉,我的腰可细不成你这样。

他继续不客气地在杰克后背、臀部和大腿上捏来捏去,说,不过你还挺结实的,肌肉也比我多多了。

杰克并不阻止他,只是被碰到肋骨会痒的地方笑着闪了一下。他说,我刚病了一场,掉了些体重,本来比现在还胖一点。

呀,你病了?那现在病好了吗?有人照顾你吗?

早就好了。杰克微笑,颇认真地以两手虎口卡住托马斯的腰,量一量。你以后不用节食,现在这样就很好看。只是皮肉稍有松弛,再多加点运动就好了,骑马射箭打网球你会不会?

有人在教我。嘿,我现在站十八码的距离,十箭都能不脱靶了。你能射多准?

我?十箭总能在九十环之内吧。

哇,哥,你简直神射手!

这不算什么,比起父亲差远了。我们父亲射术更精,年轻时他在奔驰的马上射箭,三十码的距离也能箭箭正中红心,家族里好几项射箭纪录是他保持的。

提起老国王,两人显出不同的情绪,托马斯叹一口气,我进宫来,只见到了父亲的遗体,我都没机会跟他相处,甚至没机会跟他说句话。

杰克冷笑一声。没跟他相处过,那是你的幸运。他的棺材放在哪里?挨着祖母还是我母亲?

挨着祖母。那天仪仗队护棺到大教堂……

杰克做了个手势打断他。不,不用讲了,我不想知道他的葬礼什么样。

哦。

你现在睡的是父亲的房间?

托马斯摇头。没,国王套房最近在修缮,我暂时搬到你的王子套房去睡了。你的房间真漂亮,墙上的画我每张都喜欢。

哼,那可是我花大功夫收藏的。都还在吗?一共七幅。

啊?我没仔细数。我喜欢那幅人最多的,一群人要上船出去玩,颜色是很柔和的黄绿色,画上还有一棵大树,我们那小村河边就有那么一棵树,一模一样,看着那棵树,就像回去了一样。

那是安东尼·华铎的《舟发西苔岛》。唉,太好了,那画还在,我一直怕他们随便扔到国库里,被管仓库的人盗走卖掉。

托马斯忽然顽皮一笑,说,杰克,我还发现你的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你卧室衣柜最下面有个藏在暗处的抽屉,记得吧?我在里面发现了一件男士内衣,嘻!

杰克猛地想起来了,不禁脸上一热。哦,那是我一位朋友的衣物,我留着做个纪念。

托马斯歪着头,以揭破秘密的胜利姿态哼哼两声,一根食指虚虚点着杰克的鼻尖。朋友的内衣需要藏在暗格里?老实说,那人是谁?

杰克想到内衣的主人怀亚特·墨菲,心中一痛,说,他已经去世了。

哦!天呐……对不起。

跟你无关,他是病死的。

托马斯轻声说,放心,我会帮你好好保管那件纪念品,下次见面我拿给你。

杰克伸手摸一下托马斯的脸颊,笑得有些惨淡,好,记住,不要清洗它。

无意中说到“下次见面”,托马斯才想起“这次见面”也堪称奇迹,他说,杰克,你是怎么进来的?

杰克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托马斯竟明白了,他说,不要紧,你如果还不够信任我,就不用讲出来。哎,本来这整个皇宫都属于你,你本该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进来的。

杰克暗暗深呼吸,盯着他的眼睛问道,TJ,你真这样想?

托马斯并没那么傻,他当然知道杰克在问什么。他也深吸一口气,直视杰克的眼睛,掏出所有真诚,一字一字说道,我真的这么想。哥,王位和皇宫,都是你的,从你降生就注定了,没有任何质疑的余地。而且你更适合坐那个位置。我根本不想当国王,当国王烦死了!你知道我刚才第一眼认出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想,天呐我有救了!……跟你说,杰克,我有个特别妙的主意。他的双眼再次变得亮晶晶。反正咱俩长得一样,“他们”根本分不出你我,咱俩现在就换衣服,不就行了?你回你的王子睡房,我替你偷偷溜出宫去!

杰克含笑看着他,方要说话,托马斯又哎呀一声,不行!今晚还不能换,别人分不出,强尼是分得出的,我得回去跟他说一声,再换。

如果你说了,强尼不同意,怎么办?

托马斯凝神思索,还没答话,只听外面传来脚步声,两人向外看去。托马斯以为是路过的侍童,握一下杰克的手,表示他来应付,然而现身的却是个陌生人,一个身材高壮的大胡子男人。托马斯刚要惊呼,他的手反而被杰克捏了一下,他转头看着杰克,杰克微笑道,别怕,是我的人。

托马斯回头打量那大胡子。大胡子面相很英俊,只是脸上没一丝笑容,显得不太友好。看他的身段,虽然也穿着质料昂贵的礼服,但托马斯猜他还是个干粗活的,八成是杰克的仆人或卫士。

杰克说,TJ,这是柯蒂斯。柯蒂斯,你叫他托马斯吧。

托马斯刚想和颜悦色地说声你好,大胡子却哼了一声,已经开始叫昵称了?这不好,你跟他进展得太快了。

托马斯听得颇不受用,正要反驳,大胡子又说,Jackie,你要小心。上次的教训你还不吸取?可不能又早早心软了!

托马斯一皱眉,大胡子怎么敢居高临下地训人?可明明这么不顺耳,他那个一看就高傲得要死的哥哥杰克,竟然毫不在意,还莞尔一笑,笑得好像不是被训了而是被夸了,柔声说,嗯,我知道。

托马斯再也忍不住,脸一阴,喝道,喂,柯蒂斯,阁下能否对人放尊重些?杰克是我哥哥,我……

他正要把这段时间练出的君主之威拿出来,唬一下大胡子,忽然说不下去,只见大胡子双目炯炯地专注地凝视他,他感到一种如有实质的威慑力,笼罩、压迫过来,心头一寒,下半截话吞了回去。

大胡子沉声说道,托马斯,我下面的话,你要听好。第一,今晚你回到寝宫,一切如常,不可露出丝毫异样。第二,你与杰克会面的事,不可对任何人透露,包括你正爱得发狂的情人强尼·史托姆。

杰克说,柯蒂斯,他刚才说愿意跟我换身份,还愿意去说服史托姆,把他拉到咱们这边来。

大胡子看着杰克,缓缓摇头。用他的法子不用我的?不妥。你想信任托马斯,我不能反对。但史托姆不行。

托马斯皱眉插嘴道,你怎么知道不行?我试试都不可以吗?我有八成把握强尼会听我的。因为,道理是杰克本就该做国王。我相信强尼是个讲道理的人。

大胡子冷笑一声。如果他讲道理,当初就不会来干监视你这桩事了。况且,你可知道他一家老小包括三个弟弟都在“他们”手中掌握着?

托马斯也冷笑一声。你既然有这么大本事能让杰克跟我相见,难道不能把强尼的家人救出来?

他说得居然在理。柯蒂斯向杰克递了个惊奇的眼神,意为“你弟弟还真不是个草包”,杰克微微一笑,一撇嘴,一挑眉毛,表示“对啊我们家的人当然不会太差”。

托马斯耐着性子等待哥哥跟大胡子眉来眼去,故意咳嗽一声。大胡子这才把目光转回他脸上,面色又沉下来,说,我自然有能力把史托姆家的人救出来,但是,万一史托姆想要的不仅仅是家人的安全呢?

托马斯变色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他还想要什么?

大胡子冷着脸说,地位,荣耀,金钱,土地。史托姆如果更贪婪一些,他甚至可以反过来以你做筹码,跟“他们”谈价钱,毕竟现在他在你身边的地位已经不可取代了。

托马斯脸都气白了,他使劲吸气,鼻翼翕张,说道,强尼绝对不是那种人!我知道得很清楚!你……他咬紧牙没说出来,要不是看哥哥面子,一句混蛋已经骂出来了。

大胡子不为所动,他面无表情地说,你尽可以无限信任他,我对此绝无意见。但你根据这种信任采取的行为,会威胁到杰克的性命,这我绝不允许。

他伸手在腰间一摸,从口袋里掏出样东西,一晃。托马斯,你认不认得这个?

托马斯呆住了。大胡子手掌里垂下的是一根项链,金色链条,中间一颗红宝石闪闪发光。

他低呼道,西摩太太的项链!这是她妈妈留给她的遗物……怎么会在你这儿?她不是死了吗?!

大胡子淡淡道,谁告诉你她死了?

站在一边的杰克投来不解的疑问眼光,之前他不知有此安排。柯蒂斯向他轻轻摇头,表示稍后详谈。

托马斯回想起那次他想给西摩太太和哈蒙德师傅写信,被强尼截获,狠狠挨了顿批,强尼还真没明确说出“他俩都死了”这种话。他激动得眼泪上涌,颤声道,真的?他们并没死?

大胡子说,是,哈蒙德怕你不信,还有一句话让我捎给你——TJ,记得每天吃一个煮鸡蛋了吗?

托马斯的眼泪双双滚落,抬起手臂压住鼻子,蹭掉眼泪,就像哈蒙德正在眼前似的,哽咽答道,嗯,我记得。

好,现在你相信了没?

我信!他们在哪儿?安全吗?

很安全,只要你不妄动,始终按照我的安排做。

托马斯怔了一下,愤然道,嘿,你这样做,跟挟持了强尼家人的“他们”有什么区别?

听到这句话,大胡子终于笑了一笑,他的嘴唇在笑,一对蓝眼珠里却毫无笑意。听着托马斯,只要能达到目的,我根本不在乎我跟“他们”有什么区别。

他不再理会托马斯,朝杰克说道,该走了,Jackie。五分钟,好吗?

好,你去吧,等着我。

 

大胡子转身离开,托马斯立即朝他的背影挥拳头,又吐舌头做鬼脸。他转头问杰克,哎,这大胡子到底可靠不可靠啊?说话凶得要命,像个亡命之徒。

杰克笑道,没人比他更可靠,他随时愿为我而死,而且会认为是种光荣。他柔声说,柯蒂斯顾虑得多些,你不要怪他,他是生怕我遇险。其实平时他不凶,人很温柔的。

托马斯这才气平了些,大胡子长得倒怪好看的,哼,还算勉强配得上我的哥哥。想了想,又说,强尼也说过“我必须为了保护你去死”,真的,我可以替拿命替强尼担保。

杰克说,TJ,此前我还以为你跟史托姆只是玩玩而已,原来竟不是。

托马斯眼神闪烁,却又低下头,未语先笑。杰克看得在心里翻白眼:完蛋,这小傻瓜算是完蛋了。

托马斯说,我没有跟他确认过,比如问他“咱们算不算情人”。没有。但我想,我爱他,杰克。他加重语气,满面庄严之色。

杰克皱眉眯起眼睛,盯着托马斯,心里给完蛋一词画了鲜红的下划线。

他问道,那他呢?

托马斯表情是乐观的,只是语气里稍有不确定。他,应该跟我想的一样吧。

我听说你前段时间闹了腹泻,朝臣们还担心你害的是伤寒或霍乱……

一提这事,托马斯忸怩起来。天呀,杰克,你怎么什么都知道?那次,那次,强尼告诉我……是因为第一次做那什么。下次就不会了。

杰克又冷笑一声。他一扬手握住托马斯的脖颈,把他的脑袋拽过来,嘴巴贴着他耳朵低声叮嘱一段话。托马斯听得双目圆睁,倒吸一口气。

他说,最后还要让他……射在别处?

对。

托马斯面现难色。那不好吧?他那时正在最快活的时候,我去打断他……

杰克一巴掌揍在他脑门上,啪地一声。到底你是国王,还是他是国王?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廷臣,你让他站着死他不能坐着活。他胆敢冒犯国王的御臀已经是死罪了!你能不能给我争点气?你就不能把他压在下面、显出点皇室威严来?

托马斯眼珠一转。杰克,你说实话,你跟大胡子谁在上面?

杰克瞪他一眼。你不要扯远!

哈!你看你看,你都不敢回答我,肯定每次是他冒犯国王的御臀,对不对,对不对?

托马斯一边说一边摇晃杰克的胳膊。杰克被缠不过,说道,我跟大胡子还没进展到那一步。

什么?怎么可能?你不是经验丰富得很吗?难道他就没要求过?

杰克淡淡说道,恰恰相反,是他主动要求把这一步留到以后的。他认为他现在协助我复位,如果跟我发生关系,会显得动机不纯。

大胡子果然是笨蛋……托马斯嘟囔了半句,立即被瞪了一眼。杰克正色道,这不是笨,这是一种高尚的情操,是一种罕见的骑士风度。如今世上已经很难找得到他这样纯粹高贵的人了。

不管怎么夸,托马斯还是满脸不解。嗨,干嘛要纠结保持什么鬼风度?既然火候到了、已经有足够的感情,做就做呗!只要你理解他,还有谁会指责他什么“动机”啊!

杰克叹道,你小孩子不懂……时间紧迫,我要走了,TJ,还有个最重要的问题。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有多少人?都是谁?你知道吗?

托马斯说,强尼有一次说漏嘴,提到其中之一,是休斯爵士。

杰克眼中一闪。嗯,休斯,这老狐狸,我早怀疑有他一份!……其余的人呢?

其余的我不知道了,但强尼知道,他有一次被召到他们的秘密集会上去,见到了所有的人。

杰克咬了一下牙齿,面庞掠过一道莫测的光。他握住托马斯的双手,紧紧一捏。TJ,你一定要从史托姆那里把这个名单搞到,所有人的名单。你能做到吗?你能为我做这件事吗?

托马斯郑重地点了一下头,又点一下。我能的。

 

回程的马车里,两人有好长时间不出声。杰克斜倚着壁板出神,回想托马斯的样子和言语,想得嗤地一笑。

一直陷入沉思的柯蒂斯惊醒过来,问道,怎么?笑什么?

杰克斜眼看他。我跟托马斯说我和你还没进展到那一步,他的评价是:笨蛋。

柯蒂斯笑了一声,那你觉得呢?我是个笨蛋吗?

杰克懒洋洋地伸手抚在他的下颚上,手指并拢夹住胡须,往上一拔。我觉得?我觉得你是个纯洁、高贵、正直、该死地英俊、还该死地性感……的笨蛋。

柯蒂斯笑着探身过去吻他。杰克想起一事,问道,西摩太太和哈蒙德师傅是谁?

是当年接受秘密任务,在乡下隐姓埋名养大托马斯的人。

难以置信,这样的人,竟然还能活下来……

没有,没活下来,他们死了。

这下杰克真的震惊了。他坐直身子,重复道,死了?!

嗯,死得死死的。

那为什么你跟托马斯说他们还活着?

柯蒂斯看了杰克一眼。因为这样我才确定他真的不敢轻举妄动,我才敢放他活过今晚。

但是……你怎么能骗我弟弟?

柯蒂斯面上的和悦之色消失了。他没有答话,嘴唇掩在胡须的阴影里紧闭着。杰克自知失言,叹一口气说,不,Curt,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经过那件事,我绝不会再指责你做事的手段。他主动坐过去一点,依靠到柯蒂斯肩头,伸手绕到后面,搂在他腰间。

柯蒂斯仍没说话,只是低头吻在他头发里。

杰克说,我不会认为认识几个小时的弟弟比你更值得信任,更亲近。不过……以后这些事先跟我商量一下,好么?

过了一阵,柯蒂斯才答道,好。

顿了顿,他低声说,但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我来不及取得跟你的共识,就做了,之后你不要怪我独断独行,好不好?

好。


(TBC)


跟大胡子打眼色/眉目传情




上一更是两个月前,大家久等了,所以这一章写了八千五,超累!求留言求评论!❤

27 Jun 2018
 
评论(80)
 
热度(466)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