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21


【在洛基家里,第一次二人约会后合影留念。】

21

洛基的声音听上去愉悦极了,“詹姆斯,你教我的办法管用了!”

“什么办法?你真烧房子了?”

“……不是这个法子,是你前天跟我说的、请他到我家里来……”

 

三小时前,洛基打开房门,托尔一边说“晚上好”一边自己往里走,他走了几步,回头发现洛基仍站在门口,扶着门探头到外边,左看看,右看看,“咦,没有别人了?你的队员们呢?”

托尔反倒觉得奇怪,“就我一个人。你不是只邀请我一个人吗?”

洛基暗暗咬牙,没错,每次我都只邀请你一个人,可以前每次你都带你的兄弟一起来啊。

他走回室内,反手关上门,“这次他们为什么不跟着一起来?弗兰基,强尼,多米尼克,‘气垫船’肯尼……”

托尔有点讶异地看了他一眼,“哇,我们消防队的人名连绰号你全记住了?”

洛基在心里哼了一声:理直气壮吃我喝我、花了我那么多钱的家伙,我当然要把他们的名字记住慢慢诅咒……但他嘴里说:“当然记得住!我跟弗兰基他们聊得都可开心了,肯尼还拍胸脯保证要给我这个英国佬介绍个美国辣妞呢。”

托尔眨眨眼:“是吗?要是你觉得他们不来很遗憾,那我现在打电话叫他们过来。”

洛基失声道:“哦,别!千万别!”他发现托尔嘴边似乎有一丝狡黠的笑意,来不及细想,急忙掩饰,“下次,下次再请他们过来一起看球好了。我负责做冷餐。”

托尔翘起了一边嘴角,露出雪白犬齿,“你们英国人的厨艺,还是算了。”

为捍卫国家荣誉,即使面前是暗恋对象,洛基也只能奋起抵抗、反唇相讥了,“嘿!你们美国人的厨艺好得了多少?不过是天天晚上吃中餐外卖,周末在院子里聚众烤个BBQ,那就叫有厨艺?”

托尔一只手叉腰,一只手在空中点动,“说你不懂,你真的不懂。你知道光烤牛肉的火候里就包含多少艺术吗?更别提博大精深的酱汁艺术、刷酱汁的时机的艺术……”

 

他们在沙发上坐下,托尔忽然出乎意料地主动解释:“前两次你约我出来,我带着乔伊,是因为他父亲刚去世。他父亲是警察,抓捕贩毒团伙时在枪战里殉职了。这段时间我让队里的人只要有空就轮流陪他,一是帮他派遣情绪,二是怕他干傻事。”

洛基“啊”了一声,“怪不得他一直不怎么说话。”他为此肃然起敬,“托尔,你是个好队长。如果我是个消防员,我也愿意当你的队员,跟你出生入死。”

托尔露出非常喜欢这句话的样子,咧嘴大笑,拍拍他肩膀,“不当我的队员,当我的传记作者也挺好的,哈哈哈哈……”

洛基问:“今天想不想接着讲前年夏天暴雨时那几次惊险抢救?”

托尔却说:“今天不讲了。”

“为什么?”

托尔笑道:“嘿,除了我们队里那些事儿,咱们应该还有别的可以聊吧?”他挤挤一边眼睛。

洛基怔住了,就在他紧急分析这句话的潜台词的时候,托尔耸耸肩,“除非你认为消防员只懂啤酒和橄榄球。”

“当然不会!”洛基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不太真心的奉承,“你是我见过的性感家伙里最聪明的一个。”

显然这句奉承让托尔相当受用,“……只要不聊那些珍版书、高尔斯华绥小说首版首印之类的,就行。”

洛基也笑了,“看来你认为跟书打交道的家伙就只懂书,是不是?如果你同意今天不喝啤酒,那我去沏一壶茶。”

他站起身往厨房走,忽又慢慢转回身,满面狐疑地盯住托尔,一根手指举到空中,“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有高尔斯华绥小说的首版首印?”

托尔竟然一下子羞涩起来,屁股有点不安地在沙发上扭动了一下——看一个一米九的大块头壮汉害羞,真是人间奇景——他最后坦白说:“我翻过你的ins。”

 

最后他们发现彼此最有共鸣的共同话题是:星星。

洛基也没想到,托尔竟然是个观星爱好者。而他自己从小就是学校天文社团的发起人和组织者。

——巴基家中的天文望远镜也是洛基送的。

他们坐在露台上,喝洛基泡的茶,用天文望远镜看蟹状星云和五边形的御夫座。托尔说:“我小时经常跟我爸去山里野营,夜晚那天上的星星,清楚得想不认识都难。哦,对了……”

他转头朝洛基一笑,“那时我爸总跟我说,我是某颗星星上的王子,是犯了错被罚到人间来的。我七岁之前还真相信呢。”


洛基在这场“托尔攻坚战”中终于取得阶段性成果的第二天,巴基的恋爱却受到了来自命运的重重一击。

其实只是很平常一件事:罗杰斯医生出差了,到明尼苏达州去参加一个国际医学论坛,为期五天。

五天并不长。但是……

巴基用心如死灰的声音对娜塔莎说:“五天。”他瘫在早餐店的沙发座里,两眼像两个洞,眼睛底下两块青灰色阴影。

娜塔莎探身,小心翼翼地伸手把他脑门上几绺头发扶上去,“詹姆斯,你似乎好几天没洗头了?”

“这么冷的冬天开什么论坛?!五天!开一天还聊不完吗?五天!多聊几天能找到治愈小艾尔莎的法子吗?能聊出艾滋病特效药吗?……以及,对,我是三天没洗头了,也没换衣服。啊,生活如此灰暗,命运如此残忍,他又不在,我洗头换衣服有什么意义?”他呻吟一声,痛苦地趴倒在桌上一盘根本没动过的火腿蛋旁边。

“好了,宝贝,昨天、前天、大前天你抱怨的是同样的话。还有两天他就回来了,再忍一忍。”

巴基抬起头,表情从心如死灰变成了万念俱灰,“可明天是我生日。我的三十二岁生日!第一个能跟他一起过的生日,他居然不在。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死掉算了。”

“拜托,你能坚持到过完生日再死吗?要不我这几天给你筹备生日派对就白忙活了,克林特给你设计蛋糕的脑子也白费了。你这没心的小混蛋!……”

 

“……我的心,它日夜不休不眠地造出爱的货币,是那种只能在我和你的国度里流通的货币。我把它们都存起来,好等你归国的那天尽情挥霍。我要买你的一万个亲吻和一万个拥抱。

这天晚上,本应坐在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会议室里的罗杰斯医生,此时正坐在娜塔莎家的沙发上,对着手机默读刚收到的短信,嘴角露出不自知的痴笑。娜塔莎翻了个白眼,“詹姆斯的短信?”

史蒂夫把手机收起,“是。”

那个痴笑还有抹不去的余韵停在嘴角,他努力按捺自己,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傻,不过不太成功,因为他看到娜塔莎又翻了个白眼。

他问:“詹姆斯仍然认为我不记得他的生日,是吧?”

娜塔莎点头。

“他不怪我?”

娜塔莎摇头,嘴边露出微笑,笑容里是对朋友的了解和爱意,“你自己还不知道?詹米永远不会怪你。他不是那种认为别人理当这样那样的人。他只希望切蛋糕庆祝的时候你能在他身边,就这样。”

史蒂夫问:“你觉得我这个惊喜能补偿他这几天的痛苦吗?”

娜塔莎猛摇头,“我不知道!据他跟我说,他每呼吸一次,心上就会多一道裂纹,他甚至问我能不能听到裂纹越裂越大的吱吱声。”

看到史蒂夫的表情,她又摊摊手,“詹姆斯是写小说的,修辞夸张是他的职业。他还有心情玩修辞就说明还活得下去啦。”

她吐一口气,以手扶额,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但是,明年我可不帮你搞这种花招了,每天被迫听他的抱怨……”她模仿着巴基的表情和口吻说:“‘开一天还聊不完?开五天会能多聊几天能找到治愈小艾尔莎的法子吗?能聊出艾滋病特效药吗?’”

说话的人和传话的人都有口无心,那句话却让史蒂夫脸色一黯,“他抱怨得没错……对比绝症患者所剩的时间,医学发展的速度确实太慢,我能做的也太少了。”

娜塔莎却以为他说的是小艾尔莎,“这又不怪你,你不觉得你的存在本身就已经贡献了最大的精神鼓励?再说,情况也……也没那么悲观嘛。嗨嗨嗨,说点开心的事啦。你给他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没?”

史蒂夫吸一口气,满脸认真的愁容,“詹姆斯是这么浪漫的人,普通的礼物哪能配得上他?”

娜塔莎不以为然地撇嘴,嗤地冷笑一声,嘲讽这种盲目拔高男朋友的痴汉行为,“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每年我用一点也不浪漫的金钱给他买兵人、买射击场全年会员卡当礼物,他一样高兴得把我横抱起来转圈。再说,你早一天赶回来给他个惊喜,什么礼物都不用送,他也会把你横抱起来转圈的。”她想了一下,“呃,前提是他抱得动你……”

史蒂夫向她默默地、坚定地摇头,表示:试过,不行的,他抱不动,这个待遇我永远享受不到了。

他咳一声,问道:“娜特,你是最了解他的人,他有没有什么隐秘的爱好,或是早年未实现的愿望?”

娜塔莎皱起眉毛,“嗯,说到早年未实现的愿望……”


(TBC)


娜塔莎&巴基:

左上:大学一年级,娜塔莎还不知道巴基是gay,巴基还没减肥成功。

左下:研究生二年级,巴基正在写第一部小说。

右图:去年圣诞节的合影,两人喝了点酒,宣誓以后就算有了男朋友也要相爱一辈子。



------------------------------------------------------------------


【今天本打算写雪地不过转念一想大周末的要不还是写点开心的Orz……

下章就是巴基甜心的生日趴,罗医生要加油啦!妈呀好期待XD(搓手.gif】



11 Dec 2015
 
评论(45)
 
热度(943)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