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琐屑

(写在近期豆瓣广播里的。)

1. 一直把头发视为宠物养。多年前它就长到了尾椎的最后一节,这就是它的成年体态了,固定下来,不再变动。

披下来可以当上衣穿,甚至勉强能兼任平角裤。

四季勤恳地清洗,冬日隔天洗,其余三季每天洗。认真为它选择适当的膏水、工具、毛巾。每次去理发店,修剪一下末端。

掉毛,很担忧,也烦。打扫时吃力,抱怨:怎么又开始掉了?瞧瞧,到处是你掉的!

毛不亮了,还要担忧。得注意在饭食里加点能让毛变亮的东西,芝麻,杏仁,腰果,等等。

带出去遛,人家问:哎呀,好长呀!你养了几年了?养着累不累啊?我也一直想养,就是嫌洗起来麻烦,工作又忙没时间总洗总照顾它。答道:其实不麻烦,习惯就好了。

跟它玩有很多方法,比如:拎到空中,令之一缕缕落下来,落成一匹朦胧透光的黑帘子。

再比如:随意洒在桌面上,看各种盘曲蜿蜒的线条,一笔长二笔短三笔破凤眼。

还可以:躺下,把它摊开在一侧,头脸滚上去,把脸一道道裹住,成木乃伊状。

冬天出门游泳,没带吹风机,湿着出门回家,它冷得硬成一条哨棒,心疼得要命,解开羽绒服把它揣进怀里。

稍麻烦的是夜里睡觉,它一定在枕头上缠搅。夜里翻身,身子脑袋先折个儿,再腾出只手,略微抬头,把它抱到另一边。冬夜里它的身子凉滑,像蛇。生病时头昏手软,翻身时需轻声唤人,帮忙将它搬过去。

一个人在家,拴起它,它沉甸甸地趴伏在后背上,乖巧,不动弹。解去绳套,放开它,它发出无声的“哗”的欢叫,爱娇地扑到耳边,钻进脖子里,跟围巾一样温软。

寂寞无聊,把它揽到前面怀里,让它靠在胸口,抚摸,耙梳,黑黝黝,油光水滑,手指插进去,滴溜溜的。心中欣慰:还是把你照顾得怪好的嘛,我还是可以养好一种宠物的!



2. “荣华富贵”这个词其实不坏,但电视剧里把这个词说出口的,都是坏人。而且都是段位比较低的坏人。

受豆友提醒,还有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情况同上。



3. 一套上下册的函套书,拿出来放外面读了两个月,竟然塞不回函套了,怎么也塞不进去了……

这两个月你俩都干了些什么?背着我双双吃胖了,还是其中一本怀孕了(被别的书搞大了肚子)?咹?



4. 其实卖旧书这事,还是割心的。

每本书抱在手里读的时候,至少会有一瞬间灵肉合一,把一块灵魂的碎片交给它。卖出去了,那一小片灵魂随之而去。

偶尔挂念,想象另一人把它搁在枕边,搂在胸前,甚至有微微醋意。

删掉kindle里的电子书,就毫不动心。犹如那些始终没见过面,全程靠微信qq沟通合作的人,合作完毕,立即从通讯录里删了,再不思量起。

而纸质书……是如此立体的晤对。

即使纸张克数相同,每本的感觉也完全不同。开本大小如高矮胖瘦,封面装帧如衣履妆扮,纸张颜色如发色肤色,字体型号如音量高低,行距疏密如讲话节奏。翻页时刷地一下翻过,是他咳嗽一声,调整一下坐姿,继续讲下去。

26 Feb 2019
 
评论(35)
 
热度(504)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