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尘与镜(35)--KING JACK

*  HE!HE! HE!最俗套最平庸、厮守终身、白头到老那种HE。

*  绝对不会有天各一方永不相见、或君埋泉下我寄人间那种结局。

*  上一章→34






第三十七章

 

到了最重要这一天。议婚使团即将回国,国王为他们举行欢送晚宴。一切准备就绪。午后,杰克稍稍小憩,便起来换衣服。

换好衣服,连手套也戴上,他坐在卧室窗口等待柯蒂斯。窗户开了半扇,白纱帘时而微微一动,窗外的柏树树枝里传来响动,一只松鼠跳过去。风来了,风从不远处的街市中来,充满人世间的复杂气息。

如果一切按照计划进行,那么今晚杰克就会睡在国王的寝室里,不会再回到这个房间了。他转动头颅,目光慢慢巡视过窗框上的细细裂缝,双人椅的金色扶手,墙纸的图案,床柱上的花纹,一阵心口发烫,激切的浪潮在胸腹间翻涌,像要从喉咙中扑出来。

他在这房子里才住了不久,但对他来说每个跟柯蒂斯共处的空间都无比珍贵:他们在那张床铺上搂抱过,在那个窗口肩膀相挨、看树梢雄鸟吟唱向雌鸟求爱,在那边靠壁炉的墙上亲吻,他被压在壁纸上的水仙花之间……

如果回到宫中,即使做回国王,还能拥有这些快乐吗?

有一瞬间杰克几乎想放弃了。他想对柯蒂斯说,走吧,我不要王冠,我要你,我要跟你共同生活的后半生。王冠哪有你珍贵?咱们离开夏伊洛,走得远远的,到乡间去,开辟一片橘园,培育新品种橘子,世上最甜的橘子……

他低下头看着戴着烟灰色小羊皮手套的双手,想起侍从长托马辛娜送来父亲去世的消息的时候,他正在挑选手套,搭配新猎帽——那似乎已是多年之前的事了。而他被人用哥罗芳迷昏过去时,正用麻布擦拭刚洗净的手……不,不能放弃,即使不为夺回王位,也为复仇,为那些认为强奸犯杰克不配做国王的人,为那些一心想让他下地狱的人,这双手一定要染上鲜血。他的手缓缓在手套里蜷起,攥成拳头,手套的皮料发出轻微的吱吱声。

天光渐黯,柯蒂斯还没回来。即使到这一刻,一切也并不稳妥,杰克的心悬起来,好在最终他听到门板上传来轻轻敲击声。

他起身开门。

柯蒂斯立在门外的阴影中,黑暗包裹着他,唯有眼白和衣领上的匕首形银别针闪着光。

他说,我们走吧。

 

他们乘车到达皇宫外,由人接应,拿到了请柬,这晚的宴会邀请了很多都城名人以及E国侨民,柯蒂斯的假身份就是“E国实业家克里斯·埃文斯”。他跟杰克分开走,杰克以另外一种不露面的方式进宫去。

人们逐个被引到王座前觐见国王。轮到柯蒂斯时,他走上前,深深鞠躬行礼,抬头看去,托马斯穿着黑丝绒镶金边的礼服,昂首坐着,向他微微一笑。为了互相贴近杰克增加了一些体重,托马斯也尽心尽力地再减了一些体重,现在两人真是相像极了,出于对这副面孔的爱,柯蒂斯望着托马斯时,心中难以抗拒地一软。

强尼·史托姆侍立在下首,双目犹如寒星,英俊的脸庞绷得紧紧的。

这个时候是可以跟王上说几句话的。柯蒂斯说,今晚有幸目睹天颜,实在幸运,陛下早先颁布的税收律令对我们大为有利,不知您会否改变主意?

——这其实是最后一次向托马斯确认,他会不会变卦。

托马斯说,放心吧,对你们有利对我也有利的事,我只会乐见其成,绝不会改变心意。

——这是他给柯蒂斯的回应:不,我不变卦。

不远处强尼阴恻恻地咳嗽一声,柯蒂斯斜眼朝他看去,他淡淡说道,埃文斯先生,请移驾到休息室,宴会不久后开始。

随着贵客队伍鱼贯从休息室进入宴会厅,柯蒂斯被安排在离国王不远不近的一个座位上。桌布上缀满精美刺绣,长桌中间一排水晶花瓶,插着百合与由人群带来的热气一蒸,个个花苞都绽开了吐出香气。男仆与女仆犹如大雨来临前的蜻蜓似的忙碌穿梭,送上一道道银盘盛装的食物。

席间国王与近旁的E国大使夫妇谈笑,居然显得应付裕如。强尼·史托姆并没入席,而是站在国王侧后方侍候,其实以他的贵族身份,不必执此仆从之役。柯蒂斯冷眼旁观,强尼几乎是不错眼珠地关注着托马斯,各种食物端上来,都由他亲手切割,淋上柠檬汁或酱汁。他替国王添酒时,一滴肉汁从叉子上的肉块上落在托马斯手背上,就这一点极细微的事,他像有第三只眼似的,飞快转头用手绢替托马斯擦掉。

托马斯仍保持跟人说话的身姿,但那只手,强尼替他擦拭手背时,几根手指轻微地逐次飞动,像蝴蝶扇扇翅膀的样子。

那动作很快,几乎一闪而过。是个情人间撒娇、表达谢意的小动作,其无法表述的亲昵之情,唯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柯蒂斯自然而然想起他跟杰克许多默契的小动作,心中一阵发热一阵感慨,又想到接下来的计划,感到把握更大了几分,两人既如此情热,不怕强尼不乖乖就范。

宴会结束后,国王托马斯邀请人们到偏厅去欣赏特为今晚排演的娱乐节目。

这个被称为“银色房间”的偏厅刚修缮过,装饰一新,天花板地板上金银交错的花纹均重新描画过,换了全新的地毯、挂毯和椅子,贵人们与使节们在宽敞房间里陆续落座,侍者端来加糖、柠檬汁和肉豆蔻的尼格斯酒。头一个节目,一位男歌唱家演唱E国著名歌曲,其后一支小型管弦乐队登场,演奏一位著名作曲家为庆祝国王与E国公主缔结良缘而做的曲子。

等乐队人员在掌声中行礼退场,国王站起身,扬手指挥道,尊敬的先生女士们,请向后退一退,下面这个表演需要大点的场地。

强尼向人群中扫视一圈,果然,柯蒂斯已经不见了。他看一眼托马斯,趁大家往后挪移的一阵乱纷纷,悄悄溜出门去。

中间空出一大片空地,地上圆毯也撤去,露出节目道具抬上来了,是一只巨大的带盖木箱,箱子有半人高,一人长,外面绘制月亮乌鸦河流六芒星等图纹,随着木箱走进来一位头戴礼帽、唇边蓄着弯翘小胡子的高个男人,他指挥着助手把箱子放在空地中心,向人们深深鞠躬,笑容满面地说,能有机会为诸位献艺,非常荣幸。

他摘下礼帽,先玩了几个常见的魔术:从袖子里变出帽子里变出叽叽喳喳的鸟,放它在室内飞一圈,一挥手把它召回来,拉开衣襟一遮一开,鸟不见了;又把礼帽扣在地板上,一寸一寸把帽子拿起来,只见帽檐下面出现一棵枝叶宛然的小苗,生长在地板缝隙里,随着帽子逐渐升高,小苗也变得越来越高。

人们看得目不转睛,发出低声惊叹,当最后魔术师把帽子刷地掀开,植株顶端的绿叶间赫然出现两簇白色花苞,他向人们微笑,双手合拢,掩住花苞,一松手,花苞变成了绽放的五瓣白花。

在满室喝彩声中,他小心翼翼折下其中一朵白花,走到国王面前,鞠一躬说道,献给您,陛下。

人们鼓掌,国王接过来嗅一嗅,微笑把花朵插到礼服衣领的扣眼中,说道,好香啊,这是什么花?

魔术师说,您瞧,陛下。他回到场中心,用手捂住剩下的花,再松手,花变成了青中带黄的圆溜溜的橘子。人们鼓掌。魔术师把橘子剥开皮,递给第一排的男士,那人尝了一瓣,说,唔,熟透了,很甜!

魔术师随手把礼帽丢到摘去花朵果实的植株上,帽子一径向下掉去,直至跌落地面,他再捡起帽子,那棵植物就此无影无踪。

他用手掌拍一拍大木箱,笑道,好了,前面都是些开胃点心,现在要表演的这个才是正菜呢。

他把他的助手、一名美艳吉普赛女郎召来,含情脉脉地在她手背上吻一下,让她爬进箱子,盖上盖,绕着箱子走一周,问道,亲爱的,你还在吗?

箱子里答道,我在。

他又走了一周,又问道,亲爱的,你还在吗?

这次箱子里寂然无声。

魔术师叫道,宝贝,宝贝?他转身面向人群,摊开手,做出夸张的惊诧瞪眼的样子,说,天呐,她为什么不回答我?难道昨天我偷偷去赌牌被她知道了?

人们大笑。魔术师先把箱子盖拉下来,又伸手到箱子侧面,不知揿下什么按钮,四面挡板同时向外倒下来,露出箱子底板,箱子里空空如也,女郎凭空消失了。

国王托马斯当先鼓掌,人们跟着鼓掌。

 

与此同时,由一个侍卫带路,柯蒂斯穿过走廊,到达国王套房的门外,门外早就等候在那里的另一侍卫向他点点头,为他打开门。他大步走进去,门在身后关上。

最近国王套房也正在修缮,家具上蒙着白布,室内地面上堆放着漆料桶、板条箱,架设着顶到天花板上的木梯子,不过现在工人们都已收工离开了。

他径直走进卧室,御床上苫盖的白布掀开了,一个人坐在床边,手搭在黑色绸面枕头上,背影一动不动。

柯蒂斯低声说,Jackie。

杰克并未回头,在枕上拍了两下,说道,我父亲就是在这张床上去世的。我接获消息后的一天就被绑架,一直没有机会为他致哀。

他抬头望着遮着白布的家具,那些沙发、衣柜,个个都像被蒙住头脸的受害者。

他说,托马斯跟我讲在教堂守灵、出殡的经过,我没让他讲下去,我说我不想知道他的葬礼什么样。其实……我想知道。

房间里静极了。柯蒂斯走到他面前,低头吻了他的头顶,他们都心知这不是诉衷情的时候,再过几分钟,一切天翻地覆,本该精神专注地应对,但那些话仍然忍不住要涌出来。

杰克慢慢把掀起的白布牵起来,拉高,遮没枕头,那动作犹如盖住一具不存在的遗体。说,即使我父嫌恶我,我仍始终幻想得到他的认可,我一直很想,很想,很想,做个了不起的君主,好证明他看错了我,让他亲口承认他错了,听他说,杰克你是令我骄傲的儿子。但现在我没有机会了。为这,我就更加恨他……Curt,你能理解吗?

柯蒂斯说,我理解,Jackie,我理解极了。

 

“银色房间”中再次爆发出掌声——魔术师把箱子的挡板合起,再敲一敲,他的美艳女助手的声音从中传了出来,亲爱的,我在这儿呢。魔术师满面惊喜,伸出手,帮助她从箱子里爬出。她向国王和鼓掌的观众们一躬身,走下场去。

魔术师笑眯眯对国王说,陛下觉得这个节目如何?值不值得一些赏赐呀?

国王笑道,精彩,很精彩,但是要说额外赏赐嘛,大师,那位姑娘是你带来的助手,她配合你玩花样,也不完全算你的本事。

那么陛下想让我怎么证明我的本事?

唔,你任意选出在座的哪一位绅士,把他变消失,才算你的本事。

魔术师转向人群,做了个鬼脸。国王又说,或者,亲爱的大师,你敢不敢选你的陛下?

人们笑着发出各种不敢置信的声音,还有起哄的低呼声。魔术师说,陛下,您现在还没有继承人吧?

国王说,是啊,所以你要保证一定得把我变回来。他高声说道,卫兵,如果待会儿这位大师没把我弄回来,关上门,不要让他跑了。人群中一阵哄笑。于是魔术师把四块木箱板竖起来,重新拴好。众目睽睽之下,国王踩着凳子,爬进了木箱里。

魔术师盖好箱盖,绕箱子走一周,高声问道,陛下,你还好吗?

箱子里答道:到目前为止,很好。

魔术师又走了一周,问道,陛下,你还好吗?

箱子里寂然无声。

魔术师叫道,陛下,陛下?他把箱子盖拉下来,又伸手到箱子侧面揿一下,四面挡板同时向外倒下,露出箱子底板。

箱子里空空如也,国王消失了。

 

强尼来到御花园,从隐蔽入口进入那条他和托马斯走了无数遍的秘密通道,用最快速度一路冲到尽头,踮着脚尖跑上窄梯。他在最后一步停下,望着眼前半人高的门,摸摸腰间的枪,定定神,一把推开门,弯身钻出去。

门后是挂毯和雕着小爱神的柜子,推开柜子出去,便置身于国王的卧室中。他背靠柜子站着,紧盯着室内的几个人。眼前一幕虽然他心中已有预料,但真的亲眼看到,还是彻底呆住了——他看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国王,正面对面换衣服。

听到声响,两个人同时向他转过脸来,露出几乎同样的诧异表情,连抬起眉毛时额头上的细纹都一样。

这景象太震撼,第一眼强尼甚至认不出哪个是他的托马斯,但那阵短暂的怔忡过去,两张脸上变化出了不同,一个变得喜悦迷惑,一个变得警惕,嘴角出现紧绷的线条,流露敌意,眼睛瞟向强尼出现的地方,目光充满疑虑。强尼望着前者,微笑道,陛下,臣前来救驾。

房间深处抢出一个高壮大胡子男人,他瞪视着强尼,说,你从哪里进来的?强尼·史托姆,计划是让你在大厅等待,你不记得了?

强尼看看他,又看看杰克,忽然笑出声来。天呀,你们不知道这条秘道!怪不得你们要用现在这种复杂又危险的法子!

托马斯朝杰克转过头,咦,杰克,你真的不知道这卧室里有秘道?杰克低下头,手底不停歇地系衬衣扣子。是,父亲没跟我说过,我没机会知道。

同一时间,柯蒂斯沉着脸问托马斯,你告诉史托姆我们要在这里交接?

托马斯还没答,强尼抢着说,他没有告诉我,他忠实遵守了你们的保密协议,是我自己猜出来的。他冷笑道,上个月凯恩主管忽然声称需要修缮银色房间和国王套房,我已经觉得有点奇怪。昨天一看到节目单里有魔术,我就全明白了,银色房间就在国王卧室的正上方,你们买通工人把地板和天花板打通了,一个魔术,大变活人。他看看天花板中央的大洞,一架木梯子支在下面。

托马斯笑道,哇,你脑子真快!

杰克朝他低喝道,快脱裤子,TJ,时间不多了。

托马斯说,哦。

强尼却说,等等,TJ,你不用换衣服。他从腰间擎出枪来,枪口对准杰克。你也不要动。柯蒂斯的脚步稍一动,他立即瞪住他低声说,还有你!大胡子。

他居然抽空瞪着托马斯说,你也让这家伙叫你TJ?我以为这个昵称是我专属的。

托马斯说,你干什么?他是我哥哥!你快把枪放下。

柯蒂斯冷笑一声,哦,你替托马斯变卦了,是不是,史托姆?你真敢开枪?你真不怕从此见不到你的三个弟弟和母亲?

强尼说,我怕。不过我想如果我把杰克捏在手里,大胡子你肯定会变得很乖,对不对?

柯蒂斯尚未开口,托马斯大声说道,强尼,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为什么出尔反尔?

强尼肃然道,因为我不希望你让位,TJ,你才是应该做国王的那个!你长在民间,天然懂得人民疾苦,心地善良性格仁厚,你所缺的只是经验和更好的辅佐,假以时日,你一定会是个了不起的君王,而你哥哥杰克是个强奸犯杀人犯,骄奢淫逸,凉薄寡恩,他根本不配戴上皇冠!

柯蒂斯眼中有冷厉的凶光一闪,杰克淡淡一笑,你别生气,Curt,好歹他还没指责我干屁股、吸xx。

强尼不理他们,他跟托马斯互相凝视,托马斯面色失望,不断摇头,说道,强尼,你想的我都明白,但是我的想法你明白么?我不想要皇冠,不想要王座,我跟你们争夺的这些东西全都格格不入,就像鸡被扔到水里、鸭子被扔到树上一样难受!……

强尼胸脯起伏,显出受到伤害的表情。

 

“银色房间”里,魔术师装模作样地高声念完了一套咒语,点点头说,我觉得现在陛下已经回来了。

他打开箱子,这次箱子倒不再空空荡荡……箱底卧着一只通体雪白的长毛猫。

人们惊呼,大笑。魔术师抱起白猫,举到眼前,哀叹道,亲爱的陛下,是你吗?眼睛好像有点像,你们觉得呢?……如果是你,你就挠我一把好吗?如果你不是陛下,你就说,喵呜!

猫在人们的狂笑声中张开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露出嫩红的口腔内壁。

魔术师转向人群说,你们基立波国有没有“把国王陛下变成猫”这条罪状哇?……没有?那就好,那就好!

他的手有意无意一松,猫从他双臂之间逃脱,一跃跃到地上,魔术师叫道,陛下,陛下您去哪?人们笑得几乎发疯。白猫受惊,三蹦两蹦,跳到人群中去,在椅子底下钻来钻去,只见一道白影在裙摆和皮鞋之间闪动。

魔术师猫着腰、张着双臂跟在后面,说,帮帮忙!快,朋友们,帮我捉住它!

于是先生女士全都站起来抓猫,场面一片乱糟糟,有些绅士捉猫捉得太投入太忘我,居然掀开女士的裙摆去找,不时有女人的尖叫此起彼伏,气氛热烈,乐也融融。

 

与此同时,国王的卧房里安静极了,仿佛能听到汗珠在额头上滚动、滴落的声音。

托马斯注视着强尼,一字一字说,你希望我做国王,但现在所有决策,都是由“三坏蛋”集团决定的,我继续这样做个傀儡有什么意义呢?

强尼铮声说,现在你亲政日子还短,只要等你站稳脚跟,暗中扶植你自己的势力集团,慢慢铲除他们,绝非不可能,你早晚能把大权夺回来!

托马斯往前走了一步,继续说,你还是不明白,傀儡国王也好,真的国王也罢,我哪个也不想要。想一想都觉得累死人。我唯一想要的是找个安静漂亮的地方,跟你在一起,还有我的养父养母……强尼突然警惕地一摆枪口,你往后退!TJ,不要想替你哥哥挡枪!——见鬼,你跟他交情有这么深吗?

托马斯停下脚,狠狠瞪着强尼。杰克伸出手臂把托马斯拨到后面,说,TJ,你先保护好自己,不要管我。

强尼挑挑眉毛,朝他点头,谢谢你,杰克·本杰明,其实你要是手脚快些、抓住TJ挡在身前,我可能真的没辙了。

杰克微笑道,我不稀罕也不舍得那么做。你瞧,至少我并不凉薄,是不是?

旁边传来稀稀拉拉几声掌声,是柯蒂斯击了几下掌。他终于开口了,很动人,史托姆,非常动人,你的演说和你对托马斯的爱都很动人。其实,托马斯告诉我他已经说服你的时候,我也留了些疑心。我这人做事,喜欢上个双保险,尤其是今晚这种关头……他轻轻吹一声口哨。强尼猛然瞪圆眼睛,他发现托马斯面现痛苦之色,双手抓住喉咙,身子很快矮下去,口中发出荷荷之声。

他叫道,你给TJ下了毒?!

杰克一把搂住托马斯的身子,随他跪倒下去,让他仰面躺在自己腿上。

柯蒂斯柔声说,史托姆,你忘了跟你打交道的是谁吗?如果谁都能威胁我,我也不配当黑帮之王了。

强尼大口喘气,盯着挣扎呻吟的托马斯,手中的枪开始颤抖,他低声说,你这个卑鄙的杂种!我这就一枪打死杰克。

柯蒂斯一笑,声音十分温和,听在耳中却像猛兽那种充满威迫力的小声咕哝。你要是伤害杰克,我更不会替托马斯解毒啦。快点决定,你的男孩剩下时间不多了。

杰克捧着托马斯的头和脖子,朝强尼吼道,你真想让他死吗!托马斯困难地向强尼转过脸去,大张着口,嘴唇颤抖,发出的声音极其微弱:救……

咣当一声,强尼颓然把枪抛在地上,他冲过去抱起托马斯。快,药!

柯蒂斯飞速弯腰拾起枪,又在强尼身上摸索一遍,确认再无别的武器,忽地莞尔一笑,好了。

强尼刚想吼叫“好了是什么鬼意思”,只见托马斯双手从喉咙上松开,疼痛之色一扫而光,刚才那副奄奄一息的样子像被魔术师变没了一样,神奇地消失了。

强尼失声道,TJ,你!你没中毒?

托马斯说,没有,这是我跟杰克约定好的,如果你反悔,就用这个法子。嘿,哥哥,我演得还不错吧?他朝杰克伸出一只拳头,杰克也伸出一只拳头,两人无声地碰一下拳,杰克说,嗯,你输了,欠我十个银元,记住。托马斯做了个鬼脸,吐出半截打卷的舌头。

柯蒂斯叹一口气,别耽误时间了,快换衣服!托马斯从杰克怀中跳起来,飞速脱裤子。强尼怔怔地望着他,满脸阴晴不定,眼泪涌上来占满了眼眶。

托马斯把裤子递给杰克,立即光着腿跳过来,一把搂住他。强尼闷声说,走开!你这骗子,混蛋!双手想把他推远。

托马斯说,我不走。他毫不避讳地在他嘴唇上吻一下,轻声说,你那么赞许我,我很感激,真的,强尼,我爱你,我只想要你,别的我一概都不感兴趣……嗳,记得你让我表演摔伤腿吗?我现在是不是比那时更会演了?嘻嘻……

一旁柯蒂斯蹲下帮杰克拉直裤脚,又起身转到他身后,整理后襟。他们走到木梯旁,杰克双手握住两边木杆,踏上两级,又回头望着柯蒂斯,长长吐一口气,低声说,Curt。

柯蒂斯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丝恐惧,那是人面对为之斗争和等待太久的东西时,对功败垂成的恐惧。其实他胸中亦翻腾不定,有种要呕吐似的难受,但他竭力忍耐着,面容仍像山峦似的镇定。

他伸手压在杰克手背上,收紧手指握一握,Jackie,这里曾是旧王逝世之地,现在也会是新王诞生之地。你是真正的国王,去登基吧!不为任何人,只为你自己。

杰克点点头,探头在柯蒂斯额头深深一吻,尝到了那里汗水的咸味,他说,保护我弟弟。还有强尼。

嗯,我知道。

他仰望着,目送杰克一步一步走上去。他走到木梯尽头,双手攀着,向上一跃,消失在天花板上的黑洞之中。

他目睹了一场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登基大典。

 

猫终于抓住了,由一位秃顶绅士抱着,小心翼翼交到魔术师手中。魔术师捧起猫,把它放进箱子里,回头说道,我猜陛下回来之后,可能会变得特别爱吃鱼,你们觉得呢?

在狂笑声中,他盖上箱子盖,绕箱走一周,敲敲箱壁,高声问道,陛下,你在吗?

一瞬间大厅中静极了,人们屏息等待着。

只听箱子里说,是的,我在。

满室的人都欢呼起来。

魔术师暗中松一口气,扳开箱盖,揿一下按钮,箱板向四面倒下去。国王杰克·本杰明挺着胸膛,双手背在背后,笑盈盈地立在中央。

他目光扫过鼓掌的人群,从箱子底板上跨下来。魔术师微笑道,陛下,欢迎回来。

杰克亦朝他微笑,说,谢谢你,亲爱的大师,谢谢你把我变回来。

他转头向人们说,诸公,跟你们阔别这么久,真想念你们呀。

所有人都笑出声,都觉得国王真幽默。也有几个人微微皱眉,觉得有些异样,奇怪,现在的国王跟刚才怎么有点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倒也说不出,可能是错觉吧……

魔术师一眼瞥见杰克衣领上空着,不动声色地往房间另一个角落一指,咦,猫咪,你怎么还在?趁人们都转头去看时,他伸手往袖筒里一探,拈出一朵白色橘子花,飞快地替杰克插在衣领上的纽洞中。

人们没见到猫,回过头来。杰克说,大师,你还打算再变走什么人?不打算了么?好,请下场到我的管家那里领赏钱吧。

魔术师向国王与观众们鞠躬道别,在掌声中离开偏厅,巨大的魔术箱也被搬下去,地板上重新铺好地毯,无人看出有任何异样。

杰克缓缓走向自己的王座,坐下来,稍微挪动两下身子,姿势调整得更舒服些,抬手向旁边的侍者示意,侍者立即把酒端过来,他拿起带金边的酒杯,啜饮一口,感到狂跳不止的心脏渐渐安定下来。

E国大使扬声说,陛下,这真是太神奇了!刚才您去了哪儿?可以告诉我们吗?

杰克把口中醇香的酒液一点一点咽下去,脸上带着一个奇怪的笑容,暂时没说话,他的目光扫过整个房间,水晶吊灯与金银烛台上的烛光交相辉映,照亮几十张恭谨望着他的面孔,室内弥漫着浓郁的花香和高级香水味……这便是他生于斯长于斯、最熟悉不过的一切。终于回来了。他喉头涌上一阵哽咽,鼻腔里酸胀不已。

他又换个坐姿,整个脊背倚靠着椅背松弛下来,笑道,方才?哦,方才的经历可并不愉快!那位大师的魔力一发动,我就觉得眼前一黑,再睁开眼,天呐,发现自己被送到了距离你们很远的地方!再低头一看,我已经变成一个流浪汉了。亏得上帝派了他的大天使化身来帮忙,即便如此也是举步维艰,差点死掉,我才得以回到夏伊洛。恍惚间眼前又是一黑,天呐,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你们眼前了!时间其实只过了几分钟。

人们为国王这番怪趣言论持续发出笑声,杰克高高举起手中酒杯,所以,为了庆贺你们的陛下平安归来,干杯!

几十只手跟着高举酒杯,纷纷说道,干杯!


(TBC)


众人中侃侃而谈的杰克:





终于完成了将近九千字的这一章。终于让杰克做了国王。

自己最喜欢的,是柯蒂斯目送杰克一点一点升上去的那一幕。



-------------------


昨天发的一个印调:《你眼中的冰雪》、《雪地的三个昼夜》和《石与星》

12 Oct 2018
 
评论(40)
 
热度(36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