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杀手男友(1)

★ 浪漫爱情轻喜剧!!!

Summary:一次任务中,神盾特工队队长史蒂夫遇到一位超可爱的青年巴基,两人天雷地火地爱上了,但史蒂夫不知道自己甜蜜男友另一个身份,是顶级杀手公司的头牌冷血杀手。

★ 本文中巴基和洛基是同事兼好基友;后面会出现锤基副线。

其实就想苏一下派头足排场大、有整个小队伺候着递枪递保温杯的男模杀手冬!

★ 年底压力大又忍不住要放飞了Orrrz   旧坑也会挨个填的我保证,不过先让我爽一下嘛……

★ 正文之前先进两条广告:我的新书分享会活动《你眼中的冰雪》等余本今晚上架

 

---------------正文分割线--------------

 

1

 

俄罗斯著名芭蕾舞团今晚在市立音乐厅举行舞剧《黑天鹅》首演,一眼望去,音乐厅贵宾休息室里穿着优雅得体的男士和女士谈笑风生,个个都像社会精英。

但仔细听听他们的对话,似乎有点不对劲?

——嘿,派崔克,好久不见!我听说你上月在拉斯维加斯挨了一枪,这么快就复工了?

——好久不见,诺拉甜心,你还是那么火辣。没办法,公司非让我带几个实习生过来观摩。

——你们也是来观摩冬兵出任务的?

——是啊,他们这个单子还是从我们公司这里抢过去的。老板说了,让男孩们过来学学,看看业内大咖是怎么干活的。

——我知道你们老板一直想培养一个自家的冬兵。哎,新来这拨实习生怎么样?

——不行,真不行,一个笨两个钝三个怂,入职培训跟白训一样。上次带一个小子去办事,我特意把目标麻躺下,让实习生上去练练刀,结果他冒冒失失一拔刀,喷得满身满墙满地是血!上帝,你想想那个场面。骂一万个f***也没用,我只能再出去偷一套侍应生制服给他换……

房间东边,一群明眸皓齿的美人正在兴高采烈地讲八卦:

——我猜,这屋里有一多半都不是来看芭蕾舞,是来看冬兵的吧?

——何止一半,是全部。“和平酒店”把贵宾室包下来了,所以现在这房间里都是自己人。啊,我总算能赶上一次亲眼见到冬兵了。

——圈里人人把他夸得那么神,他真有那么厉害?

——翠西宝贝,你刚入行还不了解,和平酒店里等级最高的只有三个人,冬兵是最年轻的一个,还有,行内最远狙击距离纪录2612米,到现在还是他保持的,五年了,没人能打破。

其中一位金发女郎笑吟吟地挑挑眉毛,姑娘们,我可在九头蛇公司干过半年哦。

女士们张圆了红嘴唇,七嘴八舌地说:快讲讲!你见过冬兵没?你看过冬兵练枪法吗?跟冬兵一起搭档过吗?……

金发女说,我当时等级低,没资格跟他搭档,他自己有一个练枪房,所以也看不到他练枪。不过我跟他共用过公司健身房。他那手臂,那腰和屁股,神呐!每次有他在房间里,我就心跳得连卧推10公斤都推不上去了。她摇着头做出心驰神荡的神情。

一位头发染成银灰色的姑娘问道,有传闻说他是gay?

金发女说,这个不好判断,冬兵对女士很有礼貌,但是……她两手托一托胸前相当高耸、线条优美的山峰。但他见到这对宝贝儿居然都没多看一眼!

女士们都笑了。金发女继续道,跟你们讲,冬兵出个任务,那排场可真是大!首先有营养师给他搭配当日餐食,保证能量热量充足供给的同时,还能保持身材、不长胖。接下来有三个人伺候他穿作战服,替他绑护腕、穿军靴。有一辆专人后勤车归他用,车上有非常宽大的座位,能让他躺下休息。这车上还配备四个人给他打下手,负责给他递枪、递弹匣、清理环境……

黑发女咋舌道,妈呀,大公司的待遇真好!像我们这种小公司的,出门搞个狙击任务,午餐都要自己订外卖,还不给报销……

一位打了唇环的短发女士说,你也不用羡慕了,这种待遇看遍全行业除了冬兵还有谁?唉,谁让人家是Top1呢。等等,今天九头蛇公司发布的新宣传视频你们看了没有?

见大家摇头,她立即拿出手机,调出一个视频,点击播放,只见一片爆炸产生的烟雾中,戴着护目镜和面罩、一身黑衣、手提大枪的冬兵从汽车顶上大步走下来,宛如男模走T台。伴随着逐渐拉近的冬兵特写镜头,一行血红字幕打出:“九头蛇公司——不仅仅是杀人。”

黑发女吹了声口哨,哦,他可真英俊!

金发女感叹道,天,他简直是个diva!

银发女则说,哇,瞧那把AR15自动步枪!

面对大家惊诧的目光——有美人不看居然看枪?!——她耸耸肩:抱歉,我喜欢的是女人。

金发女又说,哦对了,我这儿还有一个大机密:冬兵每次出去都要带保温杯。

女士们做出难以置信的“哇哦”口型。问,为什么?

答:因为他不喝冷水。

她本来还想继续爆料,却忽然望着门口,两眼发直,小声说,你们快看,那个黑衣人就是冬兵……

一阵小规模的骚乱,人们都朝同一个方向看过去,业界明星、排行榜五年蝉联第一的杀手冬兵面无表情地走进了休息室。

 

音乐厅是公开场合,冬兵并没像公司的宣传片里一样全副武装,不过仍然一身黑,黑西装黑衬衣黑马甲黑裤子,加黑丝绸领结,栗色长发在脑后扎起。他身边的副手洛基也是行内名人,一身墨绿丝绒西装,头发向后梳去,露出苍白额头,聪慧的绿眼睛里晶光闪烁,嘴角总带着一点意味不明的笑意。

房间里都是同行,不少人都认识冬兵的真面目,不认识的也立即被身边认识的人科普了。有些人故意不看他,但又忍不住要斜眼瞥一下,有些人投来毫不掩饰的好奇仰慕目光(多半是各公司派来观摩的新手),有些姑娘满脸激动,好像就要扑上来要签名了。

冬兵漠然扫视一圈,侧头对洛基低声说,走吧,这里没法呆了,去演出厅。

 

要不是这次任务,芭蕾舞永远不会跟神盾特战队队长史蒂夫发生关系。根据接到的线人情报,今晚九头蛇杀手公司会在市立音乐厅干一票活,目标未知,但据说会出动行内最著名的杀手“冬兵”。获得线报后他们就订了票,本来还想进入贵宾休息室,可奇怪的是,休息室被人全包下来了,婉拒外人入内。

演出开始后一刻钟,坐在一楼最后一排的史蒂夫就坐不住,溜到走廊里去。他用话筒跟留在外面车里和守在楼下的队员通话:喂,索尔,你那边怎么样?有可疑人物出现吗?

索尔说,我看每个身高一米七以上的男性都像冬兵,都可疑。女的也可疑,咱们找到的视频里冬兵都戴着面罩,说不定是个女的?

坐在车里的另一队员山姆:说实话,队长,上面给的这任务太难了,目标人物也不清楚是谁,“冬兵”也不知道长啥样,我觉得根本不可能抓到什么线索,白来一次,你还不如好好看俄罗斯妞跳芭蕾呢。

史蒂夫说,我不爱看芭蕾,我替那些演员脚疼。

山姆叹气道,首演的票这么贵,纯属狗吃披萨,糟蹋东西,下半场换我进去行不行?我看芭蕾哪也不疼,看你糟蹋这票我心疼。

 

音乐悠扬,俄罗斯舞伶们足尖点地,轻盈得像羽毛,冬兵和洛基正坐在二楼某个隐秘角落里。洛基欣赏得专注极了,冬兵抬手瞧瞧腕表,说,是时候了。

洛基目不转睛地用望远镜看着台上的黑衣舞女,说,等一下,让我看完这段。

那是黑天鹅与王子的一段双人舞,整场舞剧最精彩的段落。

冬兵说,好吧,不过黑天鹅最后是得不到王子的……你想看,后天再来呗,我陪你,反正我没事做。

洛基斜眼看了他一眼,你真该赶紧找个女朋友,你太闲了。

冬兵皱眉,不情愿地把嘴撇向一边,活像个被家长逼着吃青椒的小男孩——他的粉丝们看到冷酷杀手背后其实如此软萌,说不定就脱粉了。

洛基又补充道,找男朋友也行,圈里“你最想睡的男杀手”排行榜你也是蝉联第一,投票的一大半都是男人。要不是怕你的枪法,你去“和平酒店”住的时候,早就有人摸进你房间把你睡了。

什么“最想睡的……”!还有这种排行榜?我怎么不知道?

现在你知道了,感觉如何?想不想找个王子啊黑天鹅先生?

冬兵想了想,得意一笑。不想,不过当第一的滋味还是挺好的。

洛基弯腰拿起旁边的狙击枪,固定在架子上,依次往上组装消声器,推上瞄准镜……然后一欠身一摊手,做个“少爷都给您备好了”的手势,冬兵这才过来。他瞄准的时候,洛基倚在旁边掏出一把指甲锉锉指甲,问道,我还是没明白,这任务只有二级,一个也不大富也不大贵的医生,也没保镖,一点难度一点挑战都没有,让那些男孩们搞定就行了,为什么你要主动干这一单?还非要让他死在公开场合?

冬兵从瞄准镜前直起身,说,因为这个客户来的那天,我在,你知道她是谁?

洛基吹了一下指甲。是谁?玛利亚凯莉?减肥失败所以要杀了自己的医生?

不是,这医生是个该死的性侵犯,客户是曾被他性侵过的一个女孩的母亲。

洛基抬起头,也不由得动容,问道,那女孩后来怎样了?冬兵说,她母亲说她割腕自杀过,两次,幸好慢慢走出来了,也交了男友。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要亲自打这一枪了吧?这是我送给他的公开处刑。

他忽然想起什么,问洛基:那你又为什么要陪我来?

洛基朝他一抛媚眼。因为我爱你啊,小傻瓜。

……说实话。

因为我想看《黑天鹅》。

冬兵笑了一声,把眼睛凑到瞄准镜后面,打个手势,洛基从西装内袋里掏出一枚像怀表一样圆溜溜的东西,握在手中,嗯一声表示准备完毕。

在狙击枪的瞄准视野中,十字标线的中心处是一位穿灰西装的秃顶男士。冬兵的食指轻柔地扣下了扳机。

就在这同时,洛基的拇指在“怀表”上一按,整个大厅里忽然响彻刺耳的火警警铃声。正专注欣赏表演的人们都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台上的芭蕾伶娜们面面相觑,也跑回后台去了。

冬兵开完那一枪就直起身子,根本不看结果,他信任枪和弹,就像信任自己的身体,他知道子弹已经从脊椎骨左侧三厘米处斜斜向下钻入了那颗邪恶的心脏。人们在混乱中急急忙忙地退场,谁也无暇去注意那位垂着头坐在座位上、睡着了似的秃顶男人。

两人极有默契地一个拆枪一个卸枪架,用快得让人眼花缭乱的手法把这套家什收进一个大提琴盒子里。洛基背起琴盒,喃喃道,为什么总是我来背这个?

冬兵笑道,因为你气质好,更像音乐家呀。

这顶高帽一送过去,洛基立即笑靥如花。两人握拳在空中一碰,冬兵说,回公司见。

他们分头离开,洛基在他身后说,男朋友的事,考虑一下!……

 

警铃持续作响,外面车里的山姆连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有火警?

史蒂夫被涌出的人群推挤着,不得不跟着往前走,他对山姆和索尔急促地说,这肯定是杀手公司搞出来的,你们要提高警惕。

 

冬兵从一条偏僻的楼梯从容不迫地走下来,汇入走廊里的人群中,走了几步,听到墙角有细弱的哭声,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卷发小男孩正站着抹眼泪。他不得不停下来问,嘿,你爸爸妈妈呢?谁带你来的?

男孩不断摇头,眼泪成对成对地往下掉,每一颗都又大又晶莹。冬兵“嘶”了一声,说,我猜你爸妈也正在找你,这样吧,来,你坐在我肩膀上!这样他们就能看见你了。你叫什么名字啊?他边说边把男孩一把举起,送到肩头,双手抓住他两腿。男孩扶着他的耳朵四处张望,哭声终于停止了。

冬兵笑道,嗨,伙计,你可别光顾着看风景,找你的爸妈呀。

男孩抽搭着开口了,是我姨妈。我叫奥吉。他拍拍冬兵的头顶,你能不能踮起脚?

冬兵说,哟,嫌我不够高?好吧,那咱再找个高据点。他回头踅摸,从人群里挑选出一个最高最壮的背影,径直走过去,从后面拍他一下,那人转身之际,他已经不由分说把男孩凌空举过去,搁在那人肩膀上。

那人吓了一跳,睁大一双蓝眼睛望着他。冬兵微笑道,先生,借你肩膀用一下,这位小朋友找不到他姨妈了。

就在同时,他惊异地发现眼前这男人有一张他见过的最英俊的面容,金色短发,碧蓝眼珠,鼻梁清秀,嘴唇不薄不厚刚刚好……这这这!这也太好看了!喂讲不讲道理啊你!他听到自己心底仿佛有一根琴弦被震动得发出“铮”的一声。

那人听懂他的话后发出一声理解的笑(他笑起来更好看了),点点头,主动伸手揽住男孩的双腿。冬兵说,他叫奥吉。蓝眼睛先生仰头问道,奥吉,你姨妈长什么样?穿什么衣服?

小男孩奥吉说,她长得像莉莉柯林斯,穿红裙子,但没穿胸罩。

冬兵和那人异口同声地说:你怎么知道……

他们互相看一眼,一起笑了,冬兵把那句话说完:你怎么知道女孩子穿没穿胸罩?蓝眼睛先生则一脸正经地对男孩说,奥吉,绅士不能公开讨论女士的胸罩,知道么?

说完两人四目相对,做了个咧嘴骇笑的表情,意为“现在的小孩也懂得太多了吧”。冬兵望着那对蓝眼睛四周荡开的笑纹,耳边不住回响洛基刚才那句话——男朋友考虑一下,男朋友考虑一下,男朋友……

身为顶尖杀手,他本来拥有一双最稳定的手,然而这时他的手居然在微微颤抖,还直冒汗。他吸一口气,一伸手,你好,我叫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叫我巴基就行。

蓝眼睛先生的眼睛朝他眨了眨,一只手离开奥吉的膝盖伸过来。我叫史蒂夫罗杰斯,幸会。

奥吉低头看看史蒂夫,忽然说,我姨妈还没有男朋友。

史蒂夫说,这个不是外貌特征,对找到你姨妈没有帮助。

奥吉说,我喜欢你,你做我姨妈的男朋友好不好?

史蒂夫笑了,不,谢谢你,奥吉。

奥吉居然锲而不舍,你是不是已经有男朋友啦?

冬兵在心里给他喝彩,问得好!他竖起耳朵紧张地等答案。

答案来了——我没男朋友,也没女朋友,好啦,小家伙,你操心得太多了,会长皱纹的。冬兵在心里朝天鸣枪二十响作为庆祝:耶!太棒了!他还是单身,感谢上帝!这就是黑天鹅的王子,不会错了。

奥吉的身子突然往上一纵,啊,我看到我姨妈了!他双手挥舞起来,多娜,多娜,我在这儿!这时他们四周的人已经稀少了很多,两人向奥吉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远处一个红衣女孩满脸是泪地跑过来,叫道:奥吉!……

 

史蒂夫与他新认识的青年巴基走出了大门,刚才他借故去卫生间,已经迅速把索尔和山姆打发走,宣布今晚任务结束。

他们走下台阶时,史蒂夫忍不住回头,好好看了一眼音乐厅门楣上的雕塑和悬挂在外墙的巨幅《黑天鹅》海报。

巴基问道,你看什么?

史蒂夫喃喃道,我明白今天我为什么到这里来了。

为什么?

史蒂夫笑而不语,在心里说,因为我要在这里遇到你。

一刻钟之前他才发现,原来造物主的手艺可以精湛到这个程度,会造出这么完美的人!詹姆斯巴恩斯,巴基。灰绿色大眼睛,可爱,笑起来犬齿尖尖下巴上还有沟,性感,帮助走失的小男孩找家长,善良,再加上说话声音好听细腰长腿诱人还有幽默感……啊!感谢线人情报!感谢黑天鹅!感谢那个不见踪影的杀手冬兵!……

史蒂夫就怀着这样一颗春风骀荡的心,走在巴基身边,他不知道的是,出口处台阶两侧分散站立的男士女士们,貌似在吸烟、休憩,其实都在目光灼灼地向他们行注目礼。

那些是各大公司的杀手们,正沉默地目送他们的偶像明星——冬兵。

巴基自然知道那些人在看什么,他趁史蒂夫不注意,回头向那群人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飞快眨一眨左边眼睛,表示:你们懂的。

那几位姑娘站在一起,金发女感叹道,所以冬兵来出个任务,还顺手搭了一个金发大胸的男朋友?这招可难学了。

银发女悠悠吐出一口烟雾。我就知道他是个gay!

 

(TBC)

注:“和平酒店”借用了基努里维斯电影《约翰·维克》里的设定,是一个类似杀手工会的组织,管理杀手们的等级,也为杀手们提供装备以及藏匿、治疗等服务。

杀手洛基的成名绝技……就是捅肾了。

“像莉莉柯林斯”云云,因为她跟CE传过一点绯闻。

由于作者实在是取名废,能懒则懒,所以这篇的名字就跟着“我的绝症男友”走了,大家不要嫌弃哈!


业界大咖、穿礼服的冬大概是这样↓



“女客户终结者”、公司宣传册里排在第2页的二当家洛基↓ 




02 Feb 2018
 
评论(144)
 
热度(2972)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