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望周知:明信片的水渍效果不是印刷事故

正在写尘与镜,Q姑娘告诉我本子和明信片(在经历匪夷所思的折腾转寄旅途之后)已经运到CP会场了,然而布展时有摊主跑来买本子,对《雪地的三个昼夜》的附赠明信片提出问题——是不是印刷出了事故?

答:不是的!不是印刷事故!

五张明信片中有两张是这样的↓  是我做的。


注意!!!这个不是印刷事故!!!是特意把它做成这样的。

它是一句泪如雨下的话。

也像是在渗血。

两张都是先写好(期间写废无数张),然后蘸水滴在上面,让水滴像眼泪一样滑下来(期间又被水滴大小和走向废掉了无数张),再用吹风机吹干,做成写字人或读字人落泪在上面、墨迹洇开的效果。或者它是一张历经坎坷的字条,被人...

29 Apr 2017

《雪地的三个昼夜》印量调查

戳这里 参加印量投票

由于本子一些工艺需要一个大致印量数目才能跟印厂咨询,所以请想要本子的伙伴们一定一定戳进去投个票,也请大家帮忙扩散,致谢!

(啊貌似这次可以做一次布面精装,好期待XD

17 Sep 2016

雪地的三个昼夜(尾声)

请注意!!!——

在完结章处,故事已经很完整,【尾声】只是一些余韵。有刀片。

有…………

有…………

有…………

有…………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可以不看...


11 Jul 2016

雪地的三个昼夜【完结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第三晚(续)


整个夜淹没在一种海底似的光芒里。

他挪过来,缓缓放倒身体,始终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那张面庞越离越近。我侧转身子,伸出手臂,他默契地迎进来,躺在我手臂上,四肢调整姿势,最后固定在一个再近一点就要失焦的距离。

他眼中有泪。泪在眼珠表面网...

07 Jul 2016

雪地的三个昼夜(23)

注意:这章不是完结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第三天


我醒过来,在平和的、咝咝的风声里。

天色沉沉,一时分不清是白昼还是黄昏。柔软的雪片从正上方的鸽灰色天空里落下,但规模已经小了很多,比起夜间那场引起雪崩的暴风雪,犹如痛哭之后的抽噎余韵。

视野边缘里有光。火光。...


05 Jul 2016

雪地的三个昼夜(2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第二晚(续)


上山寻找宿营地之前,我跟他为彼此裹了伤口。

在这极度混乱的时候他仍能保持有条不紊,先取出微型防风灯,拧亮,放在地上,擢雪洗去血污,再找出药粉和绷带。风很大,他需要半转身子,挡住风向,把止血药粉洒上去,那抖动瓶子的动作有一部分是手指的哆嗦。

绷带一圈一圈缠上去时,我和...

22 Jun 2016

雪地的三个昼夜(2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第二天(续)

雪山中的黄昏来得早,五点左右,云层和天空就由灰转向了深灰。我们在杉林中行走,浑浊的、乳汁似的天光从树梢筛下来,不知何时开始,我跟他已经处于并排的位置。

在一条林径上,我听到西南方传来狼嚎声。声音并不尖利,听上去目的只是呼朋引伴。他站住了,把头颅向后仰,脖颈扯成笔直,喉咙里也冒出一...

05 May 2016

雪地的三个昼夜(2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第二天

天色晦暗不明,天地之间布满湿润的白光,光色像一张即将痛哭或暴怒的脸一样敏感脆弱,仿佛轻轻一触就会溃破。他盘膝坐在帐篷口,展开一张地图,架在两个膝头上。那居然不是山下售卖的印制地图,而是手工绘制的。经纬框架像一张铁丝网罩住森林山脉湖泊,几处山峰山谷有数字标注,还用绿色褐色的彩色铅笔排线排出大块阴影。

我忍不住问

11 Feb 2016

雪地的三个昼夜(1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天快亮的时候,我被惊醒了,但是没坐起来。半米之外,他背对着我穿衣服,簌簌有声。

他的穿衣习惯跟从前并无两样,先伸进两条胳膊,再架起那个窟窿往头顶一套。紧身衣后襟从颈部落下来,遮盖了脊背上长长的伤疤。

拽紧皮衣上的皮带扣,系起登山靴的鞋绳,机械臂的钢铁页片时而发出轻微摩擦声响。动作虽然细小,他的手指都能灵活完成。没扎起的头发披在脸颊旁...

07 Dec 2015

雪地的三个昼夜(18)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后半夜果然下起雪来。

我静静躺着,一动不动。雪从无比高远的黑暗中飘落,像一句一句无声的、神秘的话。

雪曾经是水,是雨。水和雨死在雪中,只剩晶莹魂魄。我想起1944年那最后的时刻,巴基孤零零卧在雪地里,我在几步之外,目睹雪片一层一层把他盖起来,像参加了一场天空给他行的葬礼……我...

16 Oct 2015
1 2 3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