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锤基】黑与金(23)

* 上一章→22


4

在公爵书房里,医生汇报道:洛基王子的病,主因更像是精神上的,他是否长期情绪抑郁消沉?

公爵站在窗口,望着城堡前的欧洲山杨和大片刺绣花坛,皱眉说道,监狱里的囚犯们谁不抑郁?也没人因为这个得病、说不出话。

医生说,那些囚犯,入狱前不是王储。

公爵沉默了,只见花圃之间一个穿黑衣的人影脚步迟缓,时而踟蹰,身后随着一个女仆,几米处还有两个人不远不近地跟着。

医生又说,您可知道,都铎家族抓进伦敦塔里那些贵族,有七成死于积郁成疾?只消几个月,好多人就在塔里一病不起、不用麻烦刽子手了。如果您希望王子住在您家中期间保持健康,最好能想法让他精神愉悦起来。

公爵慢慢...

17 Oct 2019

【锤基】黑与金(22)

* 上一章→21


3

海茨伯利城堡里的工作每日都很繁忙,女仆梅丽莎是进来之后做了三个月,才完全习惯的。

跟她共事的几个姑娘很有上进心,想要将来升到女管家或伺候夫人的贴身女仆的位置,但梅丽莎没那种野心,她是海茨伯利小镇本地人,父母在镇上开着一家小旅馆,生意还不错,她是独女,早晚要继承家庭事业,招一个女婿共同经营旅馆,父母让她到城堡里做事,只为了开开眼界,学些礼仪。

一个半月之前,梅丽莎被拨去服务城堡里的新客人。

新客人是邻国王子洛基,战败被俘,在此做人质,由公爵老爷看守着,等待他的国王爸爸出钱割地来赎——这事镇上人人都知道。王子被马车运来那天,好多人去看。鞋匠铺的学徒小癞...

17 Sep 2019

【锤基】黑与金(21)

* 上一章→20

------------------------------

第四部


1

天渐渐亮起来了。

洛基站在窗边,一动不动地凝视天边色彩的变化,幽蓝得发黑的天幕褪成越来越浅的蓝,最接近边际的地方成为极淡的橙色,接着是熔化了的金冠那样四处流淌的淡金色,太阳一点点探出头来。

这是他在这里看的第三十五次日出。


他不知道还要在此处看多少次日出。


2

他住在距离边境两日路程的海茨伯利城堡。该城堡属于纳斯国的格雷公爵,纳斯国王指派他“招待”邻国王储。其名为招待,其实是囚禁。

他是乘一辆马车到达此地的。人们没给他上镣铐,但前后有全副...

12 Sep 2019

【锤基】黑与金(20)

* 上一章→19


-------------------------------------------

第三部

4


外面乱糟糟的,篝火的光在帐篷布上闪烁,不时被匆忙来去的人影遮住。到处是士兵们的抱怨呻吟,临时营地沉浸在战败的焦躁之中。

夏夜的风燠热地吹拂,风里有烧焦的味道和血腥气。

司令的秘书官用左手托着缠满绷带的脑袋,右手握笔勉力在纸上移动,书写将要递送上去的战报:

“……五月,原定供应军粮与草料的边境两省均未按期交纳,至六月七日逾期已两月之久。两名官员前往催缴。该两省原为纳斯国领土,七年前纳斯国战败后划归我国。六月十日,侦察人员报,两省总督与两名官员的...

12 Jun 2019

【锤基】黑与金(19)

* 上一章→18


----------------------------------


第三部

3


春风渐暖,春水解冻。这个春天,二十六岁半的洛基经历了第一次真正的战争。

其实参谋官不一定要上战场,除非人员紧缺得厉害。不过第七兵团的新参谋过于积极地要求加入战斗队伍,团长索尔烦不胜烦,再犹豫就显得有私心了,最后他手一挥,好,准许!

这条军令还有后续下半句,是当晚他在参谋官的单人营房里发布的:我命令你,必须呆在距离我五米的范围里。

洛基眼睛一转。五米是宽度还是……

五米是直径!直径五米的圆形范围,不许讨价还价。

如果一个敌人在五米零一的地方朝你或我射箭,我可...

23 May 2019

【锤基】重逢时的告白

* 补出复联4中的一小段。

* 索尔穿越回过去,却没去抱抱洛基说句话。心里难过。因此把他们如果见面可能发生的情景写一下,当做“其实拍了可惜被剪辑掉了”吧。

----------------------------

一见索尔,洛基猛地从囚室的床上跳起来,瞪圆了眼睛。他前天见到的兄长还一副雄姿英发的模样,然而眼前的索尔,是个胡子头发如鸟窝、肚腩肥硕如孕妇的邋遢汉。

他愣了一秒,然后笑得浑身哆嗦,笑得喉咙发不出声音,笑得身体打了对折,头差点栽到地上去。

索尔一动不动地站在两步之外,凝视着他,面上是那种白光一样的无表情——白光是七彩光色的混合,极复杂,反而极空白。

洛基

08 May 2019

【锤基】黑与金(18)

*  HE!HE! HE!最俗套最平庸、厮守终身、白头到老那种HE。

* 上一章→17

* 第三部逐渐变成了《我的军中情人》…⊙_⊙

------------------------------------------------------


2

洛基睡了很久,朦胧中感到眼皮上天光变化,只是一径睡下去。但觉好长时间没睡得这么踏实了。

后来他醒了。

睁开眼,第一眼看到一片绿色,床边没有人,只有一张放医疗用品的木桌,一张木椅,椅子上放着个铅皮桶,靠近床头,刚好是他躺着就能看到的高度,桶中插满苍翠的冷杉树枝,间杂两三条红色浆果枝条。雪天没有花朵,果实亦...

13 Mar 2019

【锤基】黑与金(17)

*  HE!HE! HE!最俗套最平庸、厮守终身、白头到老那种HE。

* 上一章→16


-------------------------------------


弗雷把半截鞭柄掷在地上,朝围观的士兵们怒气冲冲地吼道,是谁?是谁射的箭?出来给我一并挨鞭子!

士兵们东张西望,也在找箭的来处,无人答话。人群之外远远有个声音呼叫道,是我!

人们齐刷刷转身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正跪受鞭笞的人原本垂着头,黑发披在脸上,此时猛地抬头,嘴角露出淡淡苦笑。

马蹄嗒嗒,奔到近处,索尔紧急勒住缰绳跳下马,一边下马一边双手急速解开皮毛外套的扣子,走过去把外套披在受刑人血痕纵横...

28 Feb 2019

【锤基】黑与金(16)

*  HE!HE! HE!最俗套最平庸、厮守终身、白头到老那种HE。

* 上一章→15


-------------------------------------

第三部


1

索尔控着马,一口气跑到营地附近最高的山坡顶端,勒马俯瞰。一队长长的士兵队伍正逶迤离开营地。

冬季来临,他们不得不放弃久攻不下的城池,休战过冬,国王特地传令让所有新婚将士回去享受冬日假期,可以预见,将有一批婴儿诞生在十个月后的秋风里。

索尔伸手抚摸皮毛外套的胸口部分,那儿有一封信,今天早晨驿兵送来的,他还没打开。红封蜡上盖着洛基的纹章。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一年...

27 Feb 2019

【锤基】黑与金(15)

*  HE!HE! HE!最俗套最平庸、厮守终身、白头到老那种HE。

* 上一章→14


第二部

6

那之后的一天人们都充满信心,乐观地认为他即将好转,然而十几个小时后,病情急转直下,病人体温再次升高,这次高热来势汹汹,他神志不清地呻吟,喃喃说话,说出的都是无意义的词。

到晚间,他安静下来,不再胡言乱语,但脉搏减弱,身体滚烫,双手双脚却变得冰冷。情况一度危殆。

国王和王后的信使先后到来,听了医生关于病情恶化的报告,他们没有离开,而是在紧邻的会客厅里坐下来等待。

他们在等待洛基死去。

索尔再也无法阻拦医生们替他放血,他们叹息着说,如果早点放血就能防止内脏过热...

11 Dec 2018
1 2 3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