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琐屑 · 游记

之前去度假的零散游记,和游客照。

这是戴上正畸牙套半年后第一次拍旅行照,终于敢偶尔露出牙齿大笑了。不过不笑时就成了“牙套脸”,嘴唇微凸,脸颊凹陷(就是下图这样)。


-------------------------------------------

在米兰:

1. 米兰大教堂。美得不像真的,目前在自己去过的教堂中给它排第一,超越圣母百花大教堂、圣彼得大教堂、巴黎圣母院和圣家堂。


2. 满室骷髅的圣伯纳迪诺骸骨教堂,讲解员说大部分是小孩骨头,那时候儿童死亡率太高。转头凝视,堆叠的灰黑头骨小如一拳头,那也曾是粉团脸颊的天使啊……



3.  ...

10 May 2019

琐屑

1.  夏天走了,风里不再有热力,就像一个笑声特别好听的朋友离我而去,城中再无踪影。每年告别夏天都很艰难。一阵秋风袭来满身,茫然四顾,恨不得就地哭一场。

秋日犹如被离弃。冬日,就像被放逐。


2.  这几天集中看藤泽周平的小说,以及山田洋次改编自藤泽小说的电影,《黄昏的清兵卫》《隐剑鬼爪》《武士的一分》《蝉时雨》。

电影完整保留了小说的美感。克制、清平、洁净,人物及其情感犹如宝石,莹然有光。

淡雅与乏味,仅一线之隔。高手要拿捏的,就是这个尺度。


主角清兵卫奉命去与藩中第一高手战斗。苦战后,得胜归来,看到心爱的女人在家中等他,带泪投入他怀中...

28 Sep 2018

琐屑

1. 早晨风太大,骑自行车费劲,小薛开车送我去我写东西的地方。快下车的时候,我说,师傅我到了,您开过红绿灯就靠边停吧。

忍着笑拿起包要下车,他说,哎,等一下。

我回头,他有点羞涩地笑着伏在方向盘上,小声说:美女给打个五星好评哦。


2.

每次跟他一起去操场。我跑步,他打篮球。他时常张望我在哪里,为了让他好找,我每次都戴红棒球帽。

每次从跑道上跑近他,看他的面孔转向我,一边跑,一边双手飞快地在胸口给他比个心形。


3.

每隔一段时间,会跟他互相交换歌单,轮流播放自己收藏的歌。

他说蕾哈娜:那么多女歌手,她最特殊,她的声音像一种乐器。


4.

他非常认真地问了一...

10 Jan 2018

琐屑 · 练习

1. 心痛的时候,手胡乱在胸口摸索,找刀,想把刀拔出来。

怎么可能找得到?但刀明明在。

别人上来拥抱。别人以为是安慰,其实只是把刀柄往里顶了顶。


当我笑时仍看得到那刀的人,方是我灵肉相连的爱人。


2. 喝苦涩的液体,是一场搏斗。感觉获得它的尊重,彼此都堪称好汉。

甜汁子,谄媚,巧言令色鲜矣仁。只想不耐烦地给它一声,咄,去!

苦药中掺的甜味,明明不调和,明明言不由衷,是硬汉不得已低头说了软话,因为倘不如此,缺乏勇气的庸众无法接受。


3.  耳朵上感到风的牙齿,乃知冬深矣。

在户外待不多久,需搓一搓耳廓,揉平齿痕。


4. ...

18 Dec 2017

一页笔记

以下均为摘抄《看电影》主编阿郎的影评。


1. 观看,是对一部电影最大的赞美。

只是,有的电影观看在一个短时间段内大规模完成,有的电影观看,会绵延到很长久的时间范围里。


2. 拍《记忆碎片》出身的诺兰,转身拍《蝙蝠侠》拍《敦刻尔克》,他被称为艺术家,但他更愿意称自己为技术工作者或商人。他早早就知道了,电影需要一个观看的理由,所以故事和技术仍然是电影的核心,艺术不是。

适量的艺术,是电影的良心。


3. 每一个观众在看电影之前,都在心里导演了一部相同片名的电影。

他们对电影的评判,取决于眼睛看到的是否契合了心里想看到的。但他们认为真正好的电影,在...

12 Dec 2017

琐屑

1.  查资料时,查到《骆驼祥子》,忍不住又读一遍。现在越来越喜欢虎妞,还有《名利场》里夏普这样女性角色。虽然作者老舍百般丑化,但好的人物和好的作家就是这样——“儿大不由爷”,人物具备自己的美与丑,连创造她的作家自己,都没法将她的好处埋没。

当读者的判断与作者的写作意图相左的时候,是怎读怎别扭,就像有人抓着自行车的把,硬要把你引到你不想去的那条路上。过了好几年我才意识到,我其实很爱虎妞。

从前读到祥子跟虎妞的初夜,极别扭。虎妞诚然是摆了酒,劝祥子喝酒,想借醉成事,但祥子喝酒之前就意识到她的目的,还是喝了,而且酒里也没有催情药、麻醉剂。翌日祥子的想法居然极委屈忿恨,第一是...

05 May 2017

琐屑

1. 伍尔夫有个著名猜测:假如莎士比亚有个妹妹,她的命运会怎样?

结论是当“诗人的心”被“女人的躯体”拘束,只能悲剧收场。“在16世纪出生的任何一位具有了不起的天赋的妇女都必然会发狂、杀死自己,或者在村外某个孤独的茅舍里了结一生,半是女巫,半是术士,为人惧怕又为人嘲笑。”

昨天看某三集剧(《神探夏洛克》)最后一集时,笑,这种“如果某人有姊妹”的设想真是很迷人啊。

当人们倾倒于“某人”的天才,会好奇这种天赋再叠加女性的细腻、善感,夫如何?因此有了杜撰出的苏小妹。苏轼实则只有三个姐姐,并无妹妹,姐姐们也殊无才华。但人民需要苏小妹,像苏轼这么可爱的人物没有个出口成章、慧黠促狭的妹妹哪...

17 Jan 2017

琐屑

1. 为了写新文,不得不拉到巴基手臂被炸断那段看了一遍。又流一脸眼泪。看几遍哭几遍,屡试不爽。

简直像巴甫洛夫的狗一样被弄出条件反射了。他大爷的。


其实去年写完了《雪地的三个昼夜》之后,有一种心愿已了,可以出圈的……错觉。

当然是错觉。只要打开文件夹里的电影,看一眼坐在银行地库里的半裸冬,看一眼拎着一兜李子回屋的帽冬……一秒回坑。感觉爱意从未减少半分,我还要(在文档里)抱住他200多斤的身躯,紧紧抱住,直到史蒂夫拿盾把我砸晕踹开。


2. 微博上的认证是好几年前搞的,搞成了“影评人/专栏作家”。这几年早就转行不写影评专栏只写小说了,想改一下,改掉“影评人”,也...

04 Jan 2017

琐屑

1.  某种药已经上了我的黑名单╭(╯^╰)╮本来没那么难受,但吃完药就只剩奄奄一息地躺着,浑身绵软,犹如刚被哪吒抽了筋的三太子。

发烧的晚上,额头被贴了一块黏糊糊的蓝色胶带样“退热贴”,相当于以前的湿毛巾,以前画小人儿,生病的标志就是脑门一块毛巾,现在没有毛巾了,感觉哪儿不对,没烧痛快。

健康时我爱世界世界爱我,不舒服的时候,就开始想世界各种对不起我的事。比如好几笔稿费快半年了怎么还不给这都快年底了,双十一订的皮面莎剧全集怎么还不发货这都双十二了,还有上次订披萨明明叮嘱好几遍让给带最喜欢的那种酱料居然就没给带……

那些常年生病还能保持平静正常心态的人,真是英雄了得。...

12 Dec 2016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