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天赐之夜(1)

★ 万圣节礼物——多CP甜文第一章。 具体CP见内文和标签。

★ 疯帽子和舅舅桃的CP暂时没想到好名字,“毛(帽)桃”?太难听了。先就叫家长组(单亲组?)吧

被屏蔽了一次,戳图看吧,或者直接看微博版

31 Oct 2017

尘与镜(2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第二十五章(下)

*这是最后一段第一人称的内容。下章会转回第三人称。

微博版

有时候,我会听到他在梦里说出我的名字。

睡前他经常会找各种理由让我到他床上陪他,肚子不舒服啦,下雨打雷啦。我抱着双臂,和衣躺在被子外面,听着他的呼吸声,等待那道呼吸变得沉起来。有一次他闭着...

19 Jul 2017

尘与镜(2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第二十五章(中)

*仍然用第一人称。下一更完成这章后转回第三人称。

微博版

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第几天?我记不清了。

开始那段时间我会数着:第三天,第六天,第十一天……第一个月,一个月零四天……

把手伸进御床的枕头与床头之间,能摸到一个暗格,里面放着一把精致极了、也锋利极了的匕首,给...

15 Jul 2017

尘与镜(20)

翻了一下上一章,自己也吓一跳,竟然已经隔了半年吗?……

这一更有一万字,前一部分是强尼和TJ,后一大部分是杰克和柯蒂斯。今天结结实实地写了一整天当了一整天劳动妇女。

大家劳动节快乐!

上一更19,戳这里复习

前情提要:宫中,强尼为托马斯安排了一次“坠马事故”,为了让他在佯装养伤期间学习礼仪、骑射、跳舞等国王本该通晓的课程。事故发生瞬间,强尼为保护托马斯,自己的手臂脱臼、膝盖扭伤。

宫外,柯蒂斯因有人侮辱杰克,与人决斗重伤。已经离开的杰克回到柯蒂斯身边,两人终于互诉心意。柯蒂斯也知道了杰克的真正身份,决定帮助他复仇、夺回王位。


本章的微博版

------------------...

01 May 2017

尘与镜(11)

第十四章


国王被抬回卧房,除掉外衣,三位御医立即围上来做检查。强尼暂时没跟过来,托马斯虽然还不全明白他的用意,仍卖力表演,闭上眼哼个不停,医生的手指稍用力按压,他马上把呻吟音量调大一格。

他演得过于逼真,身边人面面相觑,不由慌了手脚。国王身上并无明显伤痕,没流血也没淤青,可怎么好像伤势奇重的样子?

御医中最年长、资历最深的一位俯身在国王耳边低声问,陛下,您得详细指一下,到底哪疼?哪里最疼?

托马斯偷眼往人群外瞄了一眼,强尼不在。他胡乱往后背和腿上划拉一下:我也不知道哪儿最疼。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唉哟,整个背都好疼!啊我难受得快死了,史托姆爵士在哪儿?把他叫来!快点,...

10 Oct 2016

尘与镜(8)

【第一遍发完之后在首页消失了……这个是删掉重发的】

第十一章

靠着强尼的不断提点、袖筒里的小抄和托马斯天生的好运气,新国王本杰明四世的加冕礼总算有惊无险地混过去,幸无失仪,也没在晚宴上暴露食量的异常。回到寝宫,托马斯累得瘫在浴缸里睡着了,还是强尼进来把他叫醒,用浴袍一裹,连拖带拽弄到床上去。

正式变成国王这一晚,他又梦到了母亲。

母亲那下巴尖削的苍白小脸,浮现在浓密纷乱长发和黑暗中,像溺死的人从水底浮上来,看一眼人世间。

他轻声说,妈妈,今天我戴过王冠了。王冠又凉又重,压得脑门疼,一点都不舒服。你觉得我戴着好看吗?你肯定喜欢吧?

她身后是一片茫茫荒原,原上似乎有许多条蜿蜒小路。但即...

31 Aug 2016

尘与镜(4)

第七章


托马斯梦到了母亲和父亲。

梦里,他又变回了一个十岁男孩,傍晚时分西摩太太在厨房做饭,火炉子上炖菜的香味飘过来,哈蒙德师傅在厅堂给他修理坏掉的八音盒。母亲在起居室弹琴,他趴在钢琴旁的沙发上,腮帮上鼓着一颗糖果,出神地望着母亲清丽的侧影。发梳松动了,母亲的头发从头顶散下来,她并不停止弹琴,只说,TJ,过来,帮我把头发束上去。他愉快地跳下沙发,双手拢起那一大把坚果棕的秀发,她雪白后颈上的香气阵阵袭来……这时门开了,一个高大的陌生人站在门口。母亲站起身来。TJ,那是你父亲呀,快去!

他狂喜地奔过去,那陌生的威严男人向他慈和的微笑,并张开手臂准备拥抱他。忽然,那人脸上的皮肤...

06 Aug 2016

尘与镜(2)

第四章

最初两个夜晚,托马斯在偏远的御花园里度过。他被安置在给花匠学徒预备的空房间里,由哈蒙德师傅陪伴,不能外出。

每天有人来送三餐食物,托马斯从来没喝过那么香醇的麦芽酒,也没见过那样精致的、像工艺品一样的布丁,还有兔肉馅饼,上面用玫瑰汁印出蝴蝶,他每次都转着圈吃,舍不得咬坏那个漂亮的图案,最后才把蝴蝶吃掉。

而哈蒙德师傅说,这只是御厨房的剩余物资。

除了吃喝,外面的人还送来一卷图纸。哈蒙德师傅把它摊放在地上,伸手一推,画卷就骨碌碌向远处滚去,展开,是一幅巨大的地图。

托马斯吸了一口气,只听哈蒙德师傅说,TJ(那是托马斯的昵称),你有两天时间把这张图背下来。

为什么?

因为以后这...

02 Aug 2016

尘与镜(1)



第一章

听脚步他就听出是托马辛娜,不会有别人不经通报就进他的更衣室。杰克暂时没回头,他一只手托着另一只手肘,专注凝视细亚麻桌布上排好的七八双手套。

足音在背后停下。杰克一手提起一对手套,转过身去,目光一左一右来回打量。亲爱的,哪双更衬我那顶新猎帽?这对巧克力色的,还是这对,鸽灰色带刺绣的?

说完他抬头看他的侍从长。

黑皮肤的高大女人一反常态地沉默。杰克缓缓垂下两臂,瞪视着她,那女人伸手把一枚盖着火漆的信递给他。

杰克把两副手套抛回桌面上,拆开封蜡。信上文字只有几行。他扫一眼,面上的光彩与血色飞速褪下去。

女侍从长问,是陛下又有贬谪的命令?

杰克咬紧牙齿,吞咽了一下。贬谪?不。...

20 Jul 2016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