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琐屑

1. 小薛问,咱们晚上看什么片子?

我说,我下了一个很好的传记片,叫《火箭人》。

小薛两眼一亮。火箭人!!!!!!!是哈登的传记吗?


没有哈登,只有麦登!


#一些想离婚的时刻#


(《火箭人》里麦登老师的船戏好火辣!麦老师现在也是漫威的人了!永恒族的导演是超喜欢的赵婷!漫威又收了一个我心爱的男人!sdcc上麦老师跟塞老师同台合影了!)


2. 周五晚上,小薛忽然凑过来问,你们lofter上是不是什么cp都有?

我说,差不多,只要这对cp有人喜欢,他们基本上都会在lofter上发点文章或者图片。

他又说,要搜一个cp,怎么搜?是不是点那个放大镜...

22 Jul 2019

个人鸡汤

还是记录一下——上周末获这个奖,有个略励志的过程。

四年前我还没专职写小说,那时用纳兰的笔名写散文,也得了一些奖。当时获了一个散文奖,获奖者里有我、毕飞宇和《钟山》杂志主编贾梦玮先生。

从中学时代起毕飞宇就是我爱豆了,那次见到真人,当然很快乐。但又发现一件难过的事:他是小说圈的,我不在那个圈,跟他隔着行呢。

于是又生出新的野望:我要在爱豆心里有名字!我要成为让爱豆认可的、他的同行!……某一天再见到他,希望是我跟他一起拿小说奖的时候。

后来想到,跟他一起获奖可能性很小,因为他自己说,国内小说奖他基本已经拿遍了。

梦想遂修改成:让他给我颁奖。

不过这个实现可能性也不大,主要是文学奖很多...

02 Jul 2019


 一直想要一只橘色唇膏/唇釉/唇蜜。无数次试错,终于搞到颜色最合心意的了,液!

没调色没加滤镜,就是这个色。

05 Jun 2019

琐屑 · 游记

之前去度假的零散游记,和游客照。

这是戴上正畸牙套半年后第一次拍旅行照,终于敢偶尔露出牙齿大笑了。不过不笑时就成了“牙套脸”,嘴唇微凸,脸颊凹陷(就是下图这样)。


-------------------------------------------

在米兰:

1. 米兰大教堂。美得不像真的,目前在自己去过的教堂中给它排第一,超越圣母百花大教堂、圣彼得大教堂、巴黎圣母院和圣家堂。


2. 满室骷髅的圣伯纳迪诺骸骨教堂,讲解员说大部分是小孩骨头,那时候儿童死亡率太高。转头凝视,堆叠的灰黑头骨小如一拳头,那也曾是粉团脸颊的天使啊……



3.  ...

10 May 2019

下雨,出趟门回来鞋袜裤子都湿了,室内阴冷,打开电热扇烤着。每当这时,会心疼古人:都9012年了生活还有这么多不便,古人们的生活更难受啊,夏天没有空调电扇,冬天没暖气、暖宝宝、被炉、电热毯、电热扇;没有水厕没有姨妈巾;炖个牛羊肉没有高压锅,用柴火锅多慢多费劲,而且康熙朝之前的人民炖牛肉也没得土豆放;旅途中想听歌解闷没得听,晚上在家想看书灯也昏暗……

同样逻辑,往前一想,也替自己难过:生也有涯,活不到放年假去个金木火星七日游的年代了,也赶不上外星文明代表团访问地球、开发布会直播回答问题的年代了。

不过,春天来了。春风又绿北平城,走在街上,看着珠宝一样发着光的新花,新叶,心头酥软——“所罗门王极...

09 Apr 2019

门外汉,随便瞎写。

只是记点感想,请不要推荐/安利/试图让我改变意见喜欢上xx。我没有那个精力。


周末看《我是歌手》,波琳娜跟一个中国男歌手唱了Shallow。有时候不看看坏的,真不知道好的有多好。库珀也不是专业搞音乐的,只是在百老汇唱过一个音乐剧,但那个男歌手耿斯汉跟库珀,能差出一百个波琳娜。

不是技术或语言的问题,就是感觉不入戏,没唱进去。歌是一池水,这个男歌手根本只在池边撩水洗个手,连手背都没湿。

简直听不下去了。

Shallow的女声部分,波琳娜唱出来也完全不是味道,本来这歌我每次听心里都翻江倒海,但听她唱,内心毫无波动。其实她的技术没有差那么多。差在哪儿呢?……感觉差别...

08 Apr 2019

新世相×高圆圆《我,39》 节目里分享了我的书《黑糖匣》。



微博文字版    视频地址


其实节目是去年年底的啦,后知后觉,我今天才看到它。

高圆圆是从小就喜欢的美人演员,发现她在读我的小说,非常惊喜。更开心的是用“执着”和“痴”来概括《黑糖匣》,她真的读了,读懂了。

她说,她跟《黑糖匣》里写嗅觉的那篇《陶丈夫》很有共鸣,因为她也是对气味极敏感的人。

我记得《黑糖匣》里有个故事也是关于执着,名字叫做《陶丈夫》。一个女人嗅觉非常灵敏,总能闻到别人闻不到的细碎的异味。鼻子这么灵的人,当然很难忍受浓重的体味。她用...

14 Mar 2019

琐屑

(写在近期豆瓣广播里的。)

1. 一直把头发视为宠物养。多年前它就长到了尾椎的最后一节,这就是它的成年体态了,固定下来,不再变动。

披下来可以当上衣穿,甚至勉强能兼任平角裤。

四季勤恳地清洗,冬日隔天洗,其余三季每天洗。认真为它选择适当的膏水、工具、毛巾。每次去理发店,修剪一下末端。

掉毛,很担忧,也烦。打扫时吃力,抱怨:怎么又开始掉了?瞧瞧,到处是你掉的!

毛不亮了,还要担忧。得注意在饭食里加点能让毛变亮的东西,芝麻,杏仁,腰果,等等。

带出去遛,人家问:哎呀,好长呀!你养了几年了?养着累不累啊?我也一直想养,就是嫌洗起来麻烦,工作又忙没时间总洗总照顾它。答道:其实不麻...

26 Feb 2019

又一年

从十二月底就看到各种友邻的年度总结,自己一直没写。这两年已经彻底不玩微博不闲聊不发朋友圈,力争所有时间拿来写东西、看书看电影电视剧、做饭、陪小薛,还是感觉一年读书不够多,写的东西也不够多。想一下原因,还是最后那条太花时间了。

当然18年也有值得骄傲的事,比如:我终于鼓足勇气,戴上牙套了!!!终于开始补原本十五岁该修完的学分。从小时到现在,因为牙齿不整齐,拍照从未放心地露齿大笑。现在已经开始对镜练习大笑,等到一年半之后拆掉钢丝(虽然也不会变成高圆圆梁咏琪)就可以做个爱笑的人了。

以及,从杂志领到的稿费终于达到千字千元——虽然只有一个中篇拿到这个稿酬,不过终于是有一篇了。

也拿了一个小说方面...

03 Jan 2019
1 2 3 4 5 6 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