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领奖流水账

周六去领了一个“燧石文学奖”。之前拿过的都是散文奖,这是第一次拿到小说奖。


其实提前八九天,就收到通知得奖了。小薛陪我去领奖,在会场坐等的时候,我说,到时我要不要装作并不知道的样子?就像奥斯卡奖那些获奖者似的,吸一口气瞪大眼睛手捂胸口……

小薛斜眼看我一眼:戏不要这么多。

还有一件纠结的事,要不要戴心爱的灰帽子(就是跟塞老师喜欢的帽子很像的那顶)上台呢?

最后小薛说,你的头发很好看,很黑很亮,不要戴了。所以还是把帽子塞回了包包里。

“幻想类长篇”组,E伯爵也入围了。知道她还是因为她也写盾冬文,本来希望她也能去,然后就可以现场认个亲!……但她没去。很希望她也能获奖。开奖的时候还紧张...

29 Oct 2018

想念一个说过无数“我爱你”却拒绝我的男孩

短时间看到两个有“抽动秽语症”患者角色的电影,一个《寄宿学校》一个《嗝嗝老师》,想起初中我的同桌B也是这种病患,不时像触电一样哆嗦一下,口中念念有词,但他念叨的不是“秽语”,而是“我爱你”,有时抽得剧烈,则会连说“爱你爱你”。

B在初一下学期转到我们班,老师介绍他的病情时,他母亲就站在教室外,从半开的门往里看,双手在身前腹部紧攥。

开始那几周,寂静的课堂上忽然传出一声“我爱你”,人们都笑,但很快习以为常。新来的老师诧于他的怪声与抽搐,大家会争先恐后地帮B解释。

他个子不高不矮,学习不好不坏,爱踢足球,头发漆黑,皮肤雪白,有一双非常大的眼睛,嘴唇也有点厚。多年后我看印度电影,啊,B长得就像...

19 Oct 2018

琐屑

1.  夏天走了,风里不再有热力,就像一个笑声特别好听的朋友离我而去,城中再无踪影。每年告别夏天都很艰难。一阵秋风袭来满身,茫然四顾,恨不得就地哭一场。

秋日犹如被离弃。冬日,就像被放逐。


2.  这几天集中看藤泽周平的小说,以及山田洋次改编自藤泽小说的电影,《黄昏的清兵卫》《隐剑鬼爪》《武士的一分》《蝉时雨》。

电影完整保留了小说的美感。克制、清平、洁净,人物及其情感犹如宝石,莹然有光。

淡雅与乏味,仅一线之隔。高手要拿捏的,就是这个尺度。


主角清兵卫奉命去与藩中第一高手战斗。苦战后,得胜归来,看到心爱的女人在家中等他,带泪投入他怀中...

28 Sep 2018

十九世纪的临床教学

前几天看到 @老相册 po的历史图片(原文链接):


觉得好眼熟。

后来想起是美国画家托马斯·伊肯斯(Thomas Eakins)的《阿格纽教授的临床教学 The Agnew Clinic 》(1889)。

画中展现了一台乳腺手术,史载,阿格纽教授是当时非常著名的外科大夫,参加过1881年加菲尔德总统遇刺时的紧急手术。画家自己也在其中,是右边角落用手遮住嘴的人。


上面的学生与观摩者们,各有姿态。特别喜欢右边把脑袋靠在护板上的那位,那个姿势最省劲最舒服。

同样题材,托马斯还画过一副《格罗斯教授的临床教学 The Gross Clinic》(1875),这幅更著...

27 Aug 2018

云和海和人

出差,工作结束,在海边散步,天气霎晴霎雨。云像浴缸里漂浮的大块泡沫,被风推着,一朵追一朵,走得飞快。


礁岩上一个白衣黑裤的人,托腮看海。衣服背面印着字,是附近一家餐馆的服务员。


沙滩上一对拍婚纱照的新人,女子是外国姑娘,好看得像电影剧照里的美人。暗忖:这小子恁好艳福!


海边看海的一家人,刚好站得像等差数列,也有点像《小偷家族》的电影海报。


(在青岛与威海)

23 Aug 2018

出去一周累成狗,刚回到北京。在外面每晚躺在床上泪汪汪思念巴洛索夫。终于回来能写东西了。明天更新,明天更新。

在青岛和威海的两场签售都见到了stucky girls,有一位还是穿着盾冬鹅T来的。收到了天使们赠书,赠画,赠明信片和亲笔信。啊,超开心!谢谢你们!!!!!


23 Aug 2018

通告:《吻隐者》清华的活动(谭卓会来哦);《粉墨》山东签售

最近书和电影都在宣传期,通告可能有点多,还请大家多包涵。


1. 电影《吻隐者》确定在清华大学做一场活动。(别的场次我就不去了)

出席人:导演李燕宁,男女主角谭卓、李志正,徐腾(清华建筑系博士,上过《锵锵三人行》《一席》,导演的师弟),我。

时间:大概是9月1或2或3,具体时间地点还在各方协调。

提前说的目的是:在北京的大家,留出档期到清华来找我好不好?\(^o^)/


2. 本周末《粉墨》签售两场:

周六在青岛,西西弗书店 · 海信广场店;

周日在威海,西西弗书店·  威高店 ...

13 Aug 2018

取不出人名的时候

每次写小说取名(洋名字)取不出来,就往旁边书架上看。看书脊上的人名,第一排第三本书的作者姓,再加第二排第七本书的作者名,拼一起,好,齐活!

还有一个选择:任意打开一部电影的IMDB页面,在主创人员里找姓和名,导演的姓,加上男十九号的名,拼一起,好,齐活!角色是法国人,就找一部法国电影,是以色列人就找以色列电影,以此类推。

最后一条路就是百度了,搜“德国/意大利/荷兰爸妈最爱取的男/女宝宝名字”“希腊最受欢迎的女孩名”。


第一个法子最好玩。过几年再翻过去看以前写的故事,还能想起当时从哪本书上借了个名字。比如昨天看到自己写史蒂夫家有户邻居姓温特森,微笑,记起来当时扫到的是珍妮特·...

13 Aug 2018

告诉你:史蒂夫

工科直男小薛,突发奇想,想去入一个盾冬群,感受一下什么叫萌CP。

后来他告诉我,他被群主拒绝了。我说,为什么?人家不收男生?

——不是,进群需要答问题,问题是:巴基化灰前跟史蒂夫说了什么。

——你怎么答的?

——我蒙了一个答案:“队长别开枪是我。”

——你蒙也蒙得靠谱点啊!!!巴基怎么可能说这种傻话?你太丢我的脸了。完了,婚姻触礁,咱俩离婚一分钟吧。


一分钟之后,复婚了。他问我:那,到底巴基说了什么?

——你不记得?看电影那天咱俩到底是不是一起?那天坐我旁边的是你还是别的野男人,还是你派去的人形机器人?

——电影两个多小时,台词上千句,我怎么可能每句都记得?

——那可是巴...

09 Aug 2018

又熄灭了,一粒光

卢凯彤走了。坠楼而死,终年32岁。去年她拿金曲奖,领奖时出柜,说感谢太太,“我知道这世界不完美,但有了你谁还需要完美。”当时跟KID讨论起来,觉得她好勇敢,而且真算是完美范例了。

没想到,跟躁郁症苦战多年,她还是没坚持下来。

每次看到创作者逝世的消息,都会很难过,很难过,像是被告知天上又一颗星光不会再亮起,世界又变黯淡了一点。


去年在家中自经的青年导演兼作家胡波(遗作《大象席地而坐》),生前最后一次跟朋友聊天,说:创作本身是去经历几何倍数的痛苦。


普鲁斯特说:“我们所知的伟大的东西全都是神经质的人创造的。是他们,而不是其他人创立了宗教,写出了杰作。世人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的功绩,尤...

05 Aug 2018
1 2 3 4 5 6 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