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快速记录几条,不算读书笔记。

1.  新到手的书里,连续读到两本相当好的大厚本,是上半年读到最好的。感觉运气好极了,不管另一个自己如何为新小说写不顺所痛苦烦躁,总有一个自己在傻笑。心里也总有它的故事和字句在荧荧闪烁。那种幸福感,像空中有一束旁人不可见的光,温暖,持续地照在头顶和肩膀。

以后再详做笔记吧。


2. 前几天看到止庵的一段话,他说自己这一生要读的书80年代就确定好了(他生于1959年,八十年代是二十多岁),此后这些年调整的部分不到20%。

看到这儿真是惊呆了。他是怎么按捺得住好奇心?我也猜得到他当年确定的书单一定是过去几千年文史哲的精华部分,那确实是……精华。但就此放弃新生的精神文明果实,也未免有些可惜吧。每年那么那么多新书,各领域的学者们都在不断发表新见解,小说家们也在努力开拓小说写作的新疆域、新写法,多有意思啊!普利策奖布克奖毛姆奖龚古尔奖橘子奖雨果奖轨迹奖……甚至凯迪克奖,那些长名单短名单,那么那么多有意思的好书!他都能不动心吗!啊天哪。

(也许他的话有夸张之处吧。)


3. 克莱尔·吉根薄薄两本短篇小说集在孔网上已经炒到两三百块了,某宝上都是影印本。头疼。跟各种卖旧书的来往邮件,挨家问,花掉两小时,读那本书恐怕都不用两小时。噫!识货者亦众矣!散落在各地的识货者们默默地认出好东西,众人抬柴火焰高地把它炒成了高价本。


4. 在买了还没读完(那为什么又买新书啊你…)的老伙计里,也读到很好的。皮耶尔·德·芒迪亚格的《玫瑰送终》,里面《喷火赛车》一篇,天哪!读完了难以相信自己读了一个什么故事,又翻回去马上再看一遍。

然后十几天都偶尔想起那个故事,像看过一部让人神思恍惚的、惊悚又香艳的法国电影。法国作家真的行的。每次发现最合心意的小说,一定是法国人的。


5. 在国家图书馆读了一遍《美洲豹阳光下》,之前看的是pdf版,电脑屏和书页上的感觉还是不同,手捻着纸张,读出来是另一个小说,尤其这本是老卡写各种感官的故事。


6. 这几晚读一些梵高的书信。很多年前在某个场合见到史航,他说他越来越喜欢读书信和日记。现在我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还是,以后详做笔记。


7. 读张宗子的新随笔集《梵高的咖啡馆》。

觉得……他老了。

是很微妙的一种气息。像面对一位博学的父叔辈,头回拜见,听他高谈阔论,旁征博引,颇为之倾倒。然再见几次,逐渐发现他阔论的还是跟从前差不多的观点,援引的文献和书也没有新书,还是老书。怎么还是博尔赫斯啊,怎么还是红楼梦,怎么还是本雅明?诚然他每次都会把老书咀嚼出一些新的火腿滋味,但听者毕竟是有些厌烦了。

搜下生年,他也不过才56岁。

怃然。

本来极少看“文化随笔”这种体裁的书,这次见是中华书局出的,装帧又十分可人,就买了。以后还是算了。看别人谈读书和生活感想,感觉像隔着手套摸花瓣。


8.  虽只是电影,但看着世上最好的小说的第一句被写下来,还是忍不住截一张。

12 May 2017
 
评论(28)
 
热度(272)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