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尘与镜(34)

*  HE!HE! HE!最俗套最平庸、厮守终身、白头到老那种HE。

*  绝对不会有天各一方永不相见、或君埋泉下我寄人间那种结局。

*  上一章→33



第三十六章


后来杰克经常回忆那段时光,他在夏伊洛王宫之外驻留的最后几十天。他试图想起柯蒂斯是否曾表现出什么异样,或者,是否有一点点征兆是他因为过于专注复位而忽略了的,错过了的……

但他想不起来。永远是徒劳地苦苦追忆。没有征兆,毫无破绽。

——当然,如果轻易能让他觉察到,那也不是柯蒂斯了。


不论什么时候,柯蒂斯总是像一颗恒星,发出稳定、冷静的光。时势愈发紧迫,杰克见到他的机会很少。一个夜间,他醒来,看到另一边枕头竖着,上有浅浅一洼头颅压过的痕迹。床头柜上留有几颗橘核。

他几乎能看到那个画面:柯蒂斯悄悄进来,在那半边床上倚枕而坐,剥开一只橘子慢慢吃,边吃边沉思,橘核吐在手心里,放在床头柜上,忽然想起有事要处理,顺手把一半橘子放进口袋里,起身离开卧室……

杰克拈起一粒橘核放进嘴里,尽力一吮,那里面还残留一丝酸和甜的味道。他起身出门去找,没抱什么希望,但居然看到走廊尽头的书房门缝里亮着灯光。

他走过去,犹豫了一下,没直接进去,而是轻轻敲两下门。里面说,谁?

是我。

哦,进来。

杰克扭开门进屋。柯蒂斯正伏在书桌上不知写什么,肘边堆着一摞文件夹,桌上亮着一盏小灯,照得他半面脸发亮。他抬头看着杰克,向后靠在椅背上,微微一笑,看一眼座钟。你怎么醒了?还不到五点钟。不是胃疼犯了吧?

杰克留意到他并无遮掩桌上文件的意图,这才走过去,走到他手边,倚坐在书桌边缘,桌角上如预料的,有一团剥开的青绿橘皮。杰克低头看着他,手掌摩挲他的髭须。不,我很好,只是忽然醒了。

他们相视微笑,杰克把那团橘子拿过来,里面还剩两瓣,他掰下来放进嘴里一咬,皱起眉。唔,这么酸?

柯蒂斯笑了。酸才能提神,我特地选了个青橘子。他眼珠上有一层疲倦的浑浊,双眼下面两块灰色阴影。杰克从桌沿挪下来,坐到柯蒂斯腿上。柯蒂斯自然而然地张开手臂,让他伏在身上。

杰克两手环抱他的脖颈,闭上眼睛,嗅着他短发里的皂香,胡子蹭在腮边皮肤上,一种让人安心的痒。有一阵他们抱着一动不动,像睡着了似的。

柯蒂斯轻喟道,陛下。

哦,不要叫这个。

不,你要习惯,习惯我称呼你时用尊称。将来我在别人面前觐见国王,总不能还叫昵称。

杰克不想回答,侧过头在他耳垂上咬了一口,柯蒂斯没有躲闪。杰克也不即刻松口,他的嘴唇留恋在那块丝绸一样凉滑的圆形皮肉上,像吮一块软糖似的含着,舌尖玩弄它,将之像秋千一样推来拨去。

终于柯蒂斯呻吟一声,甩一甩头,小声说,Jakcie,不要诱惑我。

杰克看着他通红发烫的耳朵,笑道,哈,现在红胡子国王变成了红耳朵国王。他同时感觉到他坐的地方某样东西膨胀起来,变得硌人。他伸手到下面去抓,柯蒂斯一把握住他手腕,以带斥责的无奈苦笑目光看着他。

杰克松了手,你要说现在还不是时候,是不是?

是。

杰克有点焦躁,但又知道肯定拗不过,吐一口气,垂下头伏在他肩头。半晌,他抬起头,伸手用拇指抹拭他眼下的皮肤,像是想用橡皮擦掉画纸上画错的部分。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柯蒂斯的答案很有趣:你第一次换侧边的时候。

什么?

你睡觉的规律是这样:每晚先向左侧卧着入睡,睡着大概两个小时后,会转身换成向右侧卧。向右侧卧大概三个小时,你会再转成趴着的姿势。

——要默默观察多久,才能总结出这样的规律?

杰克且叹且笑,床对你来说真是浪费,你在床上既不干我,也不睡觉……你说实话,是不是经常一整夜不合眼,盯着我看?

也不是,有时太累了反倒很难入睡,盯着你睡觉的样子看一阵,心里觉得平静,慢慢就能睡着了。

是吗?……杰克吻着他的额角,嘴唇贴着他太阳穴说,Curt,我已经两天没见到你了。

柯蒂斯的手放在他后背上,指尖在脊柱的长沟里滑动,说,你也要习惯这个。

哪个?

你要习惯经常见不到我。

为什么?

因为等你做回国王,每天忙得像陀螺,你见不到我是常态。

多谢你把我未来的生活描述得如此糟糕,我……

只听“笃,笃”,有人敲门,柯蒂斯扬声说,进来。杰克没有动,就保持着伏在柯蒂斯肩膀上的姿势。进来的人低下头,眼睛看着地毯图案说,首领,信来了。

柯蒂斯淡淡道,好,拿过来放桌子上,你去休息吧。

是的,首领。那人走过来把手里一个纸袋搁在书桌上,始终保持低头的样子,倒退着走到门边,转身开门出去。

等门关紧,杰克忍不住扑哧笑出声。你是怎么交代他们的?他们怎么像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要挨鞭子似的?

我也不知道,这方面不归我管,是埃德负责。

你所有手下都知道我跟你的关系?

蠢到不知道的人,不配做我的手下。柯蒂斯一面说,一面打开纸袋,袋里是一条面包,散发一股隔夜的霉味。杰克说,这就是信?内容是用霉斑写的吗?

柯蒂斯一笑,不说话,把面包掰开,里面被挖空了,嵌着一个白生生煮鸡蛋,他拿出鸡蛋,捏碎,里面没有蛋黄,而是藏着一轴手指长的纸卷。

杰克说,哇哦。

柯蒂斯说,这是从宫里送出来的,自然要特别小心。万一有人发现面包里面有东西,也会以为只是厨房小厮给自己的早餐加了个蛋。他用拆信刀挑断束着纸卷的丝线,却并不展开纸卷,执着拿给杰克。喏,这是给你的。

给我?

对,是你弟弟的信。

杰克一惊,接过来,展开。柯蒂斯把目光投到别处去。

 

亲爱的哥哥:

光是写下这个称呼我就高兴了好久,真好啊,我有个哥哥可以让我写信了!这几夜我想了好多要告诉你的话,还计划了好多将来咱们可以一起做的事,不过我最好先说正事,因为负责传信的人只给了这么一点纸。杰克,你交代我办的事实在不容易,但为了你,我还是努力做成啦:我已经说服强尼站在咱们这边(代价是痛哭了两次,嗯,还有别的一些牺牲)。他帮咱们的条件,是让大胡子救出他的家人,保障他们安全、富足;还有,他的几位好友也裹挟进此事,被迫加入了“三坏蛋”集团(这是我给他们取的代称),他需要你写一个书面文件保证你复位后不会算旧账(我觉得他这要求还挺义气的)。

至于我,我也有条件。杰克,你能想法让我跟强尼在一起吗?王位我是不稀罕的,我只想要跟养父养母还有强尼住在一个宁静的地方,你觉得这难不难?强尼给出的名单在下一张纸上。待我们下次见面,我就可以“出狱”了,对吧?真期待那一天啊!


你的:TJ


P.S 大胡子,我知道你会看到。好好照顾杰克,好好保护他,拜托啦。

 


杰克把下一张翻到上面来,圆睁双眼,目光贪婪地把其中列出的人名扫视一遍,。前三个名字是,戴沃公爵,休斯,伊恩·阿德勒将军,都被加了下划线,此即托马斯所说“三坏蛋”,往下空了一行再列出的十几人,是他们秘密组织的其余要员。杰克嘴唇微微动弹,读出每一个名字,眼里闪耀阴冷的火花,仿佛要用喷火的目光把那些名字烧成灰烬。

柯蒂斯一声不出地望着他。

读完了,杰克把两张信纸递给柯蒂斯。名单页在最上面,柯蒂斯先看了看,苦笑道,我猜你刚刚在心里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绞刑,把这些人逐个吊死,是不是?

杰克说,是啊,每一个。谋篡者与其帮凶必须死,没有慈悲。

柯蒂斯叹一口气,欲言又止。

杰克反而笑了。你觉得不妥?不可能吧?难道怎么红胡子国王还不如我的心肠硬?放心,如果你我起事失败,他们也同样会杀掉我们每一个,这很公平。咱们现在不讨论这个好吗?他扬一扬下巴。你快读TJ的信。

柯蒂斯把托马斯那一页翻上来,飞速读一遍,嘴角泛起冷笑,念出其中一句,“我只想要跟养父养母还有强尼住在一个宁静的地方,你觉得这难不难?”Jakcie,你弟弟真可爱。这当然难,不仅难而且不可能,除非请一个海地巫毒师来起死回生。

他把信纸扣在桌面上,指尖敲击,皱眉沉思。杰克看着他,说,其余部分呢?救出强尼史托姆的家人,困难吗?

柯蒂斯摇摇头。那个倒很容易,非常容易……

杰克有点意外。容易?

我是黑帮之王,记得吗?所有不见光的勾当,我都能掌控。困难的是另一部分——虽然托马斯声称他说服了强尼,但你弟弟本来就聪明得有限,再加上身陷热恋,他这话实在没法让人放心。柯蒂斯摇摇头。我还得想法搞清楚能否完全信任史托姆。

杰克缓慢点着头,他仍有疑惑,关于柯蒂斯所说的“容易”。可柯蒂斯轻轻一转把话题转开了,他便不能追问下去。

他曾觉得有柯蒂斯挡在身前非常有安全感,如今他模糊感到,柯蒂斯挡住的不仅是危险,也可能是他的视线。

上次他的红胡子国王已经说得很明白——“如果以后有些事来不及取得共识,就做了,之后你不要怪我独断独行”。这话用的是未来时态,然而,是不是有很多无法取得共识的事,他早已瞒着他“独断独行”了呢?

怀疑一旦产生就无法消除,犹如纸张被揉成一团,即使后来竭力抚平,仍难免有褶痕。隐瞒和对隐瞒的猜测像钻进果实中心的虫,渐渐把甜味吸食掉了。最近他们的谈话时常变得欲言又止。无疑他还深爱他,爱没有变,爱意依旧充盈,但爱无法解决的事情越来越多。

犹如一面明亮的镜子逐渐蒙上尘埃,影像变得恍惚朦胧,不再有清晰无暇的晶光,

一切都不再美妙。

一想到这里,杰克只觉得胸口窒痛,如果跟世间唯一一个深爱的人也生出嫌隙,就算得回王位,生命又有什么乐趣?他紧紧搂抱,低头亲吻柯蒂斯的头颅,嘴唇碰着他的短发与头皮,这下面的头脑里在想什么?是什么?

他把情绪掩饰得很好,柯蒂斯并未感到他的忧伤,顾自沉吟半晌,想完了自己的心事,吸一口气,回过神来。Jackie,还有这样东西要给你。

他从书桌上找出一张纸条,递给杰克。上面是一列数字:32,48,54,70……

杰克说,这是什么?

柯蒂斯的嘴唇在胡须里慢慢咧开,笑道,猜猜看。

是你情妇和私生子的住址门牌号?是你藏财宝的秘密岛屿的经纬度坐标?

再猜。

……这倒像是裁缝给人量体记录的数据。

猜对了。这是托马斯的尺寸。柯蒂斯在杰克的腰间捏一把。你有大概三个星期的时间,让自己变成这个尺寸。

杰克嘴角的笑消失了。

柯蒂斯双眼中亮起慑人的光。是啊,Jackie,他们能用托马斯替代你,让所有人无法察觉,我们也可以把你再换回去,他们同样无法察觉。

 

两天后的夜晚,杰克的房门被敲开,有人送来口讯:金先生,马车在后门等待,首领请您上车去一个地方。

天下着雨,马车飞驰过行人稀少的道路,后半程路况变差,车子开始颠簸。等马车停下来,车夫跳下来撑起伞,拉开车门,说,小心。

杰克这才听出来,戴着帽子、围巾围住下半张脸的车夫就是柯蒂斯。他跳下来,踏进路上泥水中,柯蒂斯用伞遮住他。杰克低声说,为什么你自己驾车?

今夜事关重大,我亲自送你来最妥善。Jackie,看前面那幢黑房顶的屋子,现在你要走进去。那是间小型地下赌场,但有人会带你到地下室,那里有九位先生正在等你,他们是愿意支持真正的王子复位的人。

杰克吸一口气,咬紧牙齿。雨点密集打在伞面上,蓬蓬有声,嘈杂错乱,遮没了他们的说话声。柯蒂斯的手伸过来握住他的手。不用怕,我都安排得非常妥当,里里外外都有我的人,你绝不会有危险。

不,我不怕。Curt,我有个问题。

你说。

这些人对我必有所求,我该怎么许诺?承诺得多一些,还是少一些?

柯蒂斯注视着他,微微一笑,好问题。陛下,我的建议是:不可多,也不可少,你只可承诺你能做到的。那九位先生都是极端精明的人,他们是把支持你当做一桩极危险但收益极大的投资生意来做。他们清楚你未来能回报多少,也清楚什么样的支票是空头支票。所以,不要欺骗,不要轻浮地许诺你将来无法兑现的事。真诚的态度,重于一切。

杰克屏息听着,听得眼睛眨也不眨,他沉声说,好,我明白了。

柯蒂斯的手指用力一捏,去吧!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一直等着你。


(TBC)


黑夜中的Curt



书房大致长这样↓




其实马拉松式地写了这么久,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只想早点到达终点……

——不,并不是,根本不是。写了这么久更需要仍然还在追看的大家的鼓励。求留言!

05 Sep 2018
 
评论(54)
 
热度(47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