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十九世纪的临床教学

前几天看到 @老相册 po的历史图片(原文链接):

觉得好眼熟。

后来想起是美国画家托马斯·伊肯斯(Thomas Eakins)的《阿格纽教授的临床教学 The Agnew Clinic 》(1889)。

画中展现了一台乳腺手术,史载,阿格纽教授是当时非常著名的外科大夫,参加过1881年加菲尔德总统遇刺时的紧急手术。画家自己也在其中,是右边角落用手遮住嘴的人。


上面的学生与观摩者们,各有姿态。特别喜欢右边把脑袋靠在护板上的那位,那个姿势最省劲最舒服。

同样题材,托马斯还画过一副《格罗斯教授的临床教学 The Gross Clinic》(1875),这幅更著名,更有威慑力,也更美。

据载这是一台治疗股骨骨髓炎的手术,人们正从患者腿中取出病变的骨头,以此取代传统的截肢手术。左边患者母亲的彷徨焦虑软弱,跟医生的坚定专注恰成对比,有一种令人颤栗的戏剧性。

格罗斯教授的表情似乎很冰冷,但看大图,其实是带着悲悯的凝神深思。双眉阴影之中的目光,眼周的肌肉,与嘴角微抿用力的线条,真是传神。

还有患者的母亲。画家没有画出这妇人的脸,但一双手的表情比脸更生动,表达出的情绪更浓烈。她右手以奇怪的姿势抵靠在胸口,犹如一种徒劳的防卫。左手挡住脸,是抹眼泪,也是不忍目睹。手指的弯曲样貌完全是痉挛僵硬的,是在不自觉地使着大劲。仿佛她也正身受疼痛,浑身紧张,惧怕、抵抗着。

跟她成陪衬的,是后排阴影里的观者们,身体姿态轻松自如,手托着腮帮,或趴在栏杆上。那位做笔记的诊所职员,所体现的也不过是一种职业性的认真专注。

唯有两个人是痛苦的,是有情绪的:母亲和主刀医生。

画面里有“无声”的声音,有血腥气和药水味。

想起邹静之散文里一句话:“抱着死孩子的妇人,脸上的忧伤,比天上的星还要远。” 列宾画过抱着死去儿子的伊凡雷帝。望着手术台上儿子的母亲的脸,要画起来大概是更难了吧。


2014年美剧《尼克病院》第一集还原了这种临床教学场景。


在所有“拒绝穿越”的理由里,现代医学的发展一定是排在第一位的。古代的衣服鞋帽再好看,没有抗生素没有无菌手术室(也没有姨妈巾安全套)的世界,绝对不去。

27 Aug 2018
 
评论(15)
 
热度(309)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