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锤基】黑与金(5)

*  猎人索尔×王子洛基

*  HE!HE! HE!最俗套最平庸、厮守终身、白头到老那种HE。

* 上一章→4


11

婚后第三天,新王后海拉跟洛基在花园中见了面。她穿着浅色日常裙服,袖子和腰间均有精美刺绣,耳边颈间闪烁珠翠光泽,但她亮晶晶双眼令钻石亦为之逊色。

洛基一看到海拉胸前项链,就认出它原属于亡母,他不动声色,向继母行礼,姿态恭谨,无可挑剔。

海拉昂首挺胸,保持微笑,接受继子的敬意。她开口说道,洛基,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恢复健康。那种嗓音有点奇特,略微低沉,不太像青春少女,是那种暗含威严、有压迫性的声音。

洛基微笑道,感谢陛下关怀。我父亲到现在为止结婚了两次,两次婚宴我居然都没赶上。

海拉笑道,是啊,真可惜,我相信不会有第三次了。她望望远处的疏林和花圃,说,陪我散散步好吗?

洛基欠一欠身说,是我的荣幸。

他走到海拉身边,与她并肩,慢慢向前走去。海拉身段高挑,十四岁的洛基已经有五英尺七英寸,仍比她矮一点。两人的随从跟在身后。海拉的侍女群中有一位清瘦秀丽的蓝衣女孩,眉宇间英气勃勃,目光明亮,显得十分出众,洛基免不了多看了她一眼。

海拉说,订婚之前,我见过国王跟你的画像,画像很好地表现了你父亲的威仪和你的英俊,因此见到你们也不觉得陌生。

洛基说,但您跟您的画像可不太一样。

是吗?画像过于美化我了?

洛基故意说,哦,不,是您根本不适合做画中人。海拉偏头斜睨着他,他颇为圆滑地甜笑,给自己抛出的悬念做解释:我原以为画像中的公主已足够美,但见到您才知道,美术能反映出的东西太有限,太死板。您的顾盼之美,体态之美,都是硬邦邦的画布与油彩无法征服的疆域。

没有哪个女人能抗拒对自己容貌的夸奖,海拉也不例外。她忍不住抿嘴一笑,这次的笑是发自内心的。洛基亦保持笑容,只在心中为自己叹息一声。

他们行走的道路是花园轴线,串起大大小小的圆形花圃,两旁种植山杨,还有大片刺绣花坛。走过一片尚未开花的大花圃,海拉回头问道,这里栽种的是什么?

身后有人答道,陛下,是郁金香。

海拉淡淡道,我喜欢兰花和风信子,不喜欢郁金香,铲了吧,明天让人送风信子来种。

洛基想说郁金香是我母亲最钟爱的花,你怎么能一来就给毁掉,但他笑着说出口的是:陛下,这郁金香品种珍贵,而且是荷兰王后赠送的礼物,每次荷兰大使进宫来,还喜欢到此观看呢,铲掉有点不妥。不如干脆改了花园的格局,在中心另建一个更大的风信子花坛,怎么样?

海拉说,唷,那自然更好。

洛基又再接再厉,说道,花园西边有块空地,刚好能再盖一间温室,专为陛下培育珍品兰花。

海拉盯着洛基,那张面孔上有优雅笑意,洛基迎着她的目光,也细细打量她,她的笑意只从嘴角散发到颧骨,却渗不进眼中,那对灰眼珠在阳光下显得颜色更浅。在洛基眼里,千万人的心就像敞开的门窗供他窥伺,一眼就能看穿,然而今天他像是面对一扇门窗紧闭的精美房屋。他第一次遇到了揣度不透的人。

海拉说,这几天你父亲对我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

洛基说,哎呀,糟糕,好的还是不好的?

都有,他反复说你是个脾气古怪,不太好相处的孩子。说完她眯起眼含笑看他。

洛基莞尔,低下头掩饰眼中苦涩。再抬起头,问道,那么您现在的看法呢?

海拉缓缓说道,我认为你是个聪明人,洛基——我不想称你为孩子,我母亲十四岁已经生下我了——坦白说,我跟你当然有利益冲突,你不愿有人占了你母亲的位置,以后我的子女也有可能会侵占你的权益。但你如跟我作对,必然讨不到好处,只有你我关系和睦,你和你父亲以及你们的国家才有利可图。

洛基张口想要说话,被她抬手制止。她继续说道,我知道,当你想跟人好好相处时,你肯定能做得非常好。她笑得像一朵雪白的曼陀罗花,神秘而带有一点毒性。因为,我也常被人认为是难于相处的人。

两人对视片刻,洛基轻轻躬身。陛下,在您面前,我愿让自己成为一个好相处的人。

海拉眼中显出满意的神情,她伸手碰到洛基脸颊,捻一捻。我听说过些日子你要跟未婚妻见面,举行订婚典礼,我也准备了一份礼物,到时让我的女官随你一起去,赠给你未来妻子、我未来儿媳。

洛基再次躬身致谢。

海拉带着侍女们回宫去了。他目送她,慢慢吐出一口气,双手在裤子侧面揩掉手心的汗,同时感到衬衣后腰处潮湿了吸在皮肤上。

 

两国外交官员商定订婚典礼地点花费了一些额外的时间,几个月后,典礼在一座边境城市举行,王子与未来王妃分别由人护送前往。

长长队伍的最前面是手举王旗的骑兵,洛基与他的亲卫队骑马跟随在后面,再往后是即将成为王妃在宫中友伴的贵族女子与夫人,她们一律坐着马车,最后一组是男侍女侍与运输礼物的车队,车上载着国王、王后和王子给未来王妃的订婚礼物。

旅程的第一天,索尔始终跟在洛基这一队中。洛基每次回头都能看到他,这让他心中宁静。

夜间他们在一座大宅休憩。晚饭后洛基早早回了卧室躺下,院子里传来喝得半醉的青年们的谈笑声,有男有女,索尔那种独特爽朗的哈哈哈哈哈掺杂在其中,像一束黑线中的金丝那么明显。洛基很有冲动下楼去跟他们坐在一起,但他只是聆听一阵,睡去。

第二日太阳尚未升起,他们便出发了。队伍与昨日相比变得松散,昨晚他的男女队员们一起喝酒喝出了交情,有几位女士嫌坐车气闷,出来骑马,几个亲卫队员过去陪着,并辔共驱,言笑晏晏,殊不寂寞。洛基看得有趣,向索尔招手,让他到自己旁边来,问道,昨晚你们都做了些什么?

索尔面上还有些宿醉的惺忪,他说,也没什么,喝酒聊天而已,那家人酒窖里可真藏了不少好酒。

洛基说,有没有出“那种事”?

索尔做无辜状,我怎么会知道?我没喝多少就回去睡觉了。

洛基叹息道,今晚我得颁布严令,所有人都不得饮酒,万一弄出什么丑闻可就不好了。

索尔笑道,你的订婚之旅上如果真有姑娘怀了孕,倒也是挺好的预兆。

什么预兆?

预兆以后你跟你的王妃也能很快……他见洛基沉下了脸,闭嘴不再说下去。洛基瞪了他一眼,心中叹气,怎么会有这么呆笨的人,他要吃多少次脸色才能明白?他能猜到新王后令洛基痛苦,为什么猜不到新王妃是另一种痛苦?

第三日白天上路没多久,洛基发现索尔也不见了。他回头看,只见索尔混在车队中,跟一个蓝衣女孩谈话,两人都骑着马。洛基记性很好,立即想起那日在王后的侍女群中见过她。

中午人们下马在树下进食休息,索尔大步走过来,兴头头地递给洛基一样用手绢裹着的东西。

洛基啃着一只苹果,并不伸手接。什么?

你尝尝!无花果糕,好吃极了。我知道你怕脏,我用水洗过手才拿的,这手绢也很干净。

洛基这才接了,问道,哪来的?

索尔在洛基身边坐下。是简给我的。

——这是“简”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索尔口中。

洛基胸中猛地一跳,却不表现出来,他低头打开手绢包,露出里面一块淡黄色糕点,淡淡问道,简又是谁?

她是王后的女官,负责护送王后送给王妃的礼物。

洛基说,哦。

索尔也不是完全的呆子,他看了一眼洛基,笑道,我这还不是为了你?简是王后最信任的人,咱们跟她搞好关系,拉拢一把,将来说不定能让她通风报信,或者替你说些好话。

洛基拿起无花果糕,咬一口,漠然道,嗯,很好吃。手绢边角上绣着一个J字,他不客气地拿来揩手指,正手反手把苹果汁和糕点屑都抹上去。

再次上路之后,索尔在亲卫队的行列里没呆多久,就退到路边等待,等蓝裙女孩简骑过,朝他羞涩一笑,他立即拍马跟上去。

洛基在前面的马上,手里藏了一面小圆镜,不用回头,手掌从身体侧面伸出去一照,就能看到后面的画面。他看着索尔与简谈笑,仿佛就在他掌心里,实则却离得那么远,那么远。

后来他把镜子放回衣袋,手心一圈发红的印记,是用力握住镜子边缘留下的。他盯着自己的手,仿佛那儿蚀穿了一个大洞。

 

第三天黄昏,他们到达举行典礼的城镇,人们为王子举行欢迎仪式,两边街道上站满镇民,楼房的窗户里探出好多挥动帽子手绢的手臂。洛基骑在马上,不断招手,微笑致意。他们进入城堡休整两天后,护送王妃的队伍也越过边境到来了。

在订婚仪式上,洛基终于见到了伊迪斯公主。她跟画像上一样是个肤色皎洁的金发美人,神色有恰当的腼腆与好奇。典礼并不复杂,官员唱出他们的名字与头衔,他们走出来,面对面站定,向对方行礼,致意,交换简单问候,表达倾慕与赞美,为对方佩戴订婚戒指,最后互相赠送一批又一批礼品。

接着便是晚宴,宴上有诸多表演,音乐,杂技,滑稽剧,等等。一晚上,少年王子表现得优雅得体,无懈可击,他手持银刀,从盘中烤孔雀身上割下最好的一块肉:舌头,亲手将之放在铺满花瓣的盘子里,命人送到公主面前,公主报以领情的微笑。表演开始后,他适时地点头,鼓掌,发笑,惊叹,起身以金币赏赐表演者。乐队奏起西班牙舞曲,他笑着走出来邀请公主跳舞。

他们共舞一支,都显示出由专门人士教授过的娴熟,两方的人也都借机看清公主与王子身段矫健,不瘸不跛,健康无虞。

最后洛基吻了伊迪斯的手背,礼成,晚宴圆满结束。

 

直到回到自己卧房,洛基仍觉得昏昏沉沉,就像跟未婚妻一起在舞池里旋转时的晕眩还没过去。仆役们抬了浴缸来,注入温水,他脱下衣服,在热水中浸泡一阵,慢慢回魂,想起一整天没见到索尔。他擦干自己,披上衣服,开门问外面的亲卫队员。艾迪,索尔呢?

艾迪说,不知道,殿下,要我去找他吗?

洛基摇摇头,不用。

他回到屋里,呆坐一阵,又走出卧室,说,我睡不着,去院子里透透气,很快回来。

此时城堡中已宁静下来,人们都在各自房间憩睡,他从侧边楼梯无声地走下去,沿途卫兵向他敬礼,他只把手指竖在嘴唇上。

夜像一张镶钻的丝绒幕布,罩在城堡上方,洛基从后门进入花园,沿着水池边慢慢走过,一声鱼尾拨水的轻响。

空气沁凉,有植物的香气。小径上落着的叶片和花瓣被踩出簌簌声。他走到花园边缘,忽然望见不远处石头亭子里有人,停住脚步。

那两人带着一盏防风灯,搁在石头栏杆上,微弱灯光照出两个身体轮廓,照出一头金发,那少年身材高壮,衬得他的女伴格外纤细。是索尔和简。

洛基像闯进了一个噩梦里。

两张面孔都俊美标致,并成一对,实在是无比悦目的画面。两对眼睛望着对方,嘴唇蠕动,不知索尔说了一句什么,两人探头掩口地笑起来,笑得肩膀乱颤,简一弯身,额头靠在索尔胸前。

洛基动也不动地僵立,他想转开头,脖子却不听使唤。

等简抬起脸,索尔伸出手,温柔地把她的头发抹向后面,俯身吻了她额头。两人都闭起眼睛,像是被那个吻催眠了似的。

洛基也很想闭起眼,但他的眼皮像被什么支住了,圆睁着无法闭合,直到眼眶热辣辣地刺痛,他不得不低头揉一揉,手背立即湿了一块。


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他知道那双蓝眼睛里诚挚热爱的目光迟早要投向一个女人。他一直在恐惧,但他又有什么理由阻拦?没有任何理由。

这晚他与一个女孩正式订婚了,索尔当然也可以跟另一个女孩亲吻。这才公平。

一切都顺理成章,一切都解释得通,唯一解释不通的,是洛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痛苦,痛苦得像一只手伸进胸膛里,揪住内脏往外拖。

曾照亮他生命的金光,就要逐渐抛弃他。这世上爱他的人不多,母亲去了别的世界,索尔也将离开。夜晚的寒意阵阵袭来,他站在黑暗中,双手交抱,缓缓抚摸自己的手臂外侧,皮肤上起了一片细小的疙瘩,犹如母亲死去那天的雪忽然又下起来。


那个吻之后,索尔用手掌反复抚摸他吻过的地方,简仰望他,仿佛仰望天神。

洛基悄悄转身回去了。他一踏进门廊就开始奔跑,跑得像猎物逃离猎人的枪口。忽然平地摔了一跤,也不迟疑地迅速爬起身,一直跑上楼梯,跑回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他才觉得疼。膝头上一块手掌大的青紫,走一步跛一步。索尔打趣道,怎么回事?跟你的公主跳了一回舞,就把腿跳瘸了?等娶回宫里你岂不是要被她搞瘫痪?

洛基不说话,朝他笑一笑。

索尔并不知道笑出那样平淡样子要花费多大力气,他很为自己的俏皮话得意,笑嘻嘻地拍拍洛基的肩膀,走开了。简在等着他。


(TBC)


女配角们——王后海拉:



简:



伊迪斯。是抖森在《猩红山峰》里的娇妻,借来一用。



(以上剧照分别来自电影《伊丽莎白女王》《另一个波琳家的女孩》《猩红山峰》)


洛基订婚的城堡:



来吧天使们,多多留言评论鼓励作者好不好!

24 Aug 2018
 
评论(78)
 
热度(703)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