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又熄灭了,一粒光

卢凯彤走了。坠楼而死,终年32岁。去年她拿金曲奖,领奖时出柜,说感谢太太,“我知道这世界不完美,但有了你谁还需要完美。”当时跟KID讨论起来,觉得她好勇敢,而且真算是完美范例了。

没想到,跟躁郁症苦战多年,她还是没坚持下来。

每次看到创作者逝世的消息,都会很难过,很难过,像是被告知天上又一颗星光不会再亮起,世界又变黯淡了一点。


去年在家中自经的青年导演兼作家胡波(遗作《大象席地而坐》),生前最后一次跟朋友聊天,说:创作本身是去经历几何倍数的痛苦。


普鲁斯特说:“我们所知的伟大的东西全都是神经质的人创造的。是他们,而不是其他人创立了宗教,写出了杰作。世人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的功绩,尤其不会知道他们在创作时忍受的痛苦。我们欣赏美妙的音乐,观赏美妙的图案,享受无数美好的东西,却不知道作者所付出的代价。”

伊夫·圣罗兰死后,他的终身伴侣贝尔热写了一本小书《给伊夫的信》,书中提到,伊夫非常喜欢普鲁斯特这句话,因为这也是他的写照。


脆弱敏感是一种天分,是创作者身上的裂缝,是长出花朵、放出光芒的地方。

但同时痛苦和疾病也会更容易从裂缝里攻进去,击垮他们。


感谢你们给这糟糕的世界带来光芒。幸好,你们的作品会代替你们活下去,活很久。



05 Aug 2018
 
评论(15)
 
热度(1663)
  1. 中了你的邪_纳兰妙殊 转载了此文字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