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杀手男友(7)

★ 浪漫爱情轻喜剧!!!

Summary:一次任务中,神盾特工队队长史蒂夫遇到一位超可爱的青年巴基,两人天雷地火地爱上了,但史蒂夫不知道自己甜蜜男友另一个身份,是顶级杀手公司的头牌杀手。

上一章:       

其余章节可直接看→私人同人文目录


7

面对隔着裤子打量过很多遍但还是第一次见到的男朋友的下身,史蒂夫的大脑仿佛一台同时接收了太多指令的电脑,一时不知先执行哪个指令好。

他想说:巴基你怎么受伤了怎么回事快快快我给你处理伤口巴基你的器官比我想象中大一点哦你所有器官都长得比别人好看我真喜欢太喜欢了哈哈哈巴基你先提上裤子好不好巴基我当然爱你不管你是男人女人变性人当然还是男人最好哈哈哈我好开心啊……

最后他说出口的是:我好开心啊……

巴基:啊?

史蒂夫吸一口气,清醒过来。哦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哦当然我确实很开心,巴基,我愿意再说无数遍我爱你,不过你的伤口得要先处理一下。

他们先朝对方一笑,又同时开口,巴基:这小伤口我自己缝合就行了。史蒂夫:这小伤口我帮你缝合就行了。

然而话一出口,巴基立即想到自己的人设不是视受伤流血为家常便饭的杀手,而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学老师,史蒂夫也马上记起自己的身份不是在沙漠里打野战见惯鲜血的特战队员,而是个普普通通的自由画师。

两人同时一阵慌乱,又同时改口。

巴基:唉伤口真可怕咱们还是快去医院吧!史蒂夫:天呐伤口好深快点我还是赶快带你去医院。

史蒂夫主动过来帮忙提裤子,刚才还行动矫健的巴基立即伸手扶着史蒂夫肩膀,脚跟虚起来,好像整条腿忽然痛得不能沾地了。史蒂夫把他的牛仔裤腰慢慢拉高,小心翼翼不碰到大腿根的伤口。

巴基说,真不幸,你跟它初次见面是这种血淋淋场面。

史蒂夫替他拉拉链,扣铜纽扣,低头说道,不啊,场面很惊喜……惊艳,只可惜会面时间太短了,我想,我们再见面应该不会等太久吧?

他脸颊上得到巴基一个轻吻。当然!……

 

在开车去医院途中,巴基不时叹气,装出不耐疼痛的样子,逼真极了。史蒂夫问道,你是怎么受伤的?

巴基转转眼珠,说,你记得我跟我的学生彼得在排练《杀手莱昂》吧?剧中有使用匕首的戏份,彼得练习时不小心失手弄伤了我。就这样。

到达医院已近午夜。值班的实习医生是个双眼充满好奇的青年,他一见伤口如此靠近私处,立即转眼去瞪史蒂夫,嘴里对巴基说,先生,如果你遭到家庭暴力……

巴基说,不,医生,你想多了,这跟家庭暴力一点关系都没有。

偏偏这位医生不光有想象力还特别热心,他说,不用觉得羞于启齿,真的!反家暴法不光保护女性也保护男性,不光保护异性婚恋,也保护同性婚恋。

史蒂夫十分窘迫,他朝巴基猛打眼色,让他给自己澄清。巴基点点头,朝低头清洗伤口的医生声音诚恳地说:真的不是家暴,不过,这伤口倒确实是他搞出来的……

史蒂夫倒吸一口气,低声叫一声,巴基!

巴基继续一脸正色地说下去:是我们玩情趣play时弄伤的。

史蒂夫捂住了脸。

医生瞪圆了眼,什么play这么刺激?还带打斗的?

不是打斗,是他在给我那个什么的时候,巴基非常认真地从诊疗床上抬一点身子,伸手示意裆部。他的手扶在我两边大腿上,因为实在太爽了,手上一使劲,就抓伤了。

医生:不可能,人的手怎么可能一抓就抓出血口?

巴基:跟你说了是play啊,他的手上当时戴着道具爪子。

医生:爪子?!他扮的是吸血鬼?女巫?

巴基眼望捂着脸不肯放手的史蒂夫,十分安详地说,是熊爪,我们扮的是两头熊,两头同性恋熊。

 

直到回到家,两人想起医生过度震惊的空白脸还会爆发出一阵狂笑。下了车,巴基半个身子挂在史蒂夫身上,就差让他把自己背上楼。史蒂夫说,巴基,你太会演了,简直是天生演员兼编剧。

巴基眨眨眼,面带得色,毫不谦虚。是,当年我要是跟朋友搭辆灰狗大巴去好莱坞,估计这会儿身价跟瑞恩·高斯林差不多了。

当年你为什么没去好莱坞?

因为我要留在这个城里,等待遇见你啊。

 

夜里,巴基睡床,史蒂夫睡床边毯。互道晚安之后,巴基伸手关掉床头灯,两人在寂静中躺了一会儿。夜晚的街市之声越过窗帘,隐隐传来,很远地方一辆汽车的防盗警笛响了,一群人高声大笑着走远。

巴基翻了个身,说,史蒂夫?

嗯?

你的枕头好舒服。

我知道。

你的床和被单也好舒服。

我也知道。

那你的床边毯舒服吗?

说实话有点扎,没那么舒服。

那,你不想上来舒舒服服地睡?

史蒂夫在黑暗里微笑,说。地方不够,我要是一只猫那么大,早就上床去了。

没事,咱们可以睡双层,我让你睡上层,我睡下层。如果你恐高,那我睡上层,你睡下层。告诉我你喜欢上层还是下层?

上层。不过今天就算了,巴基,我怕我睡着了不小心碰到你,把伤口缝针撞开线。睡吧,明天还上班呢。

好。

 

又过了一会儿,史蒂夫在地毯上翻了个身,面朝着床,从仰视的角度看过去,床沿上露出巴基的一截手腕和一只手,犹如天堂花园墙上探出的一段藤蔓,藤蔓上开着花。

他聆听巴基的呼吸,很平稳,应该已经睡着了,遂支起身子,一厘米一厘米凑近那只手,吻在手指尖上,吻得像甲虫落在叶片上那么轻。

但手忽然动了,像是那个吻给一块静止的雕塑赋予生命。手轻轻抚摸史蒂夫的下巴,脸颊,指尖在胡须里潜行,攀上鼻尖。史蒂夫握住他的手说,巴基,你没睡着?

床上传来声音:嗯,我睡着了,我在做梦。

梦见什么?

梦见我变成了一头熊,公熊,把另一头特别好看的公熊拖到洞里,陪我一起冬眠。

史蒂夫笑出了声。巴基竟然还能不笑场,继续说道,冬眠之前我们两熊一起躺在干草上,滚呐滚呐,升华了熊生。

史蒂夫把他的手塞回床上去,说,好的东西值得等一等,我愿意等。咱们至少等到明天,等你的伤口让我放心一些,好么?

 

等听到床边的呼吸声变得绵长,巴基确定史蒂夫已经睡熟,偷偷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调低亮度,打开未读信息。

是鹰眼发来的:我需要喝粉底液吗?务必给我一个机会品尝娜塔莎脸上的粉底液,快!

巴基回复道:他已经睡着了。

是干累了睡着的?

滚。是很纯洁地睡着了。你们在干嘛?

我们觉得打累了需要补一补就点了玉米卷吃,洛基正在讲他这一天的经历。

79街那家墨西哥美女的玉米卷店?

对,加大份牛肉的。

该死!居然不等我!

还以为你有别的蛋白质补充途径呢。

……洛基经历了什么?

你到卫生间去,我给你开免提。

 

巴基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以一个杀手的矫健轻悄脚步,溜进卫生间,坐在浴缸边上把手机贴近耳朵。

只听那边传来洛基的愉悦的声音:……很简单,我只要全面展示出我这个人和我的生活就行了,我不信再过几天他不动心,不可能的。

娜塔莎的声音:怎么展示?

洛基:比如,在室内做瑜伽,做俄式挺身;黄昏的时候,烤一盘普罗旺斯蔬菜烩和一份焦糖鸡蛋布丁,点上银烛台,慢慢吃掉;做一杯手冲咖啡,在落地窗边一面喝一面读《追忆似水年华》;最后,只开一盏落地灯,地板上点上高高矮矮的蜡烛,放一张唱片,在屋里孤独地跳舞……哦,我是不是忘说了?——重要的是做这些事之前,把衣服脱光。

那边众人一片乱七八糟的哇啊嘶哈,巴基想象着洛基嘴边那得意的淡淡一笑,也差点笑出声音。他挂断手机,悄悄溜回卧室。

 

第二天早晨,容光焕发的史蒂夫到假杀手公司值班,手里端着三连咖啡纸托盘走进门,索尔已经到了,不知在电脑上忙着写什么,旺达在给新买的绿植盆栽浇水,黑色喷壶呲呲呲冒出水雾。

史蒂夫说,早上好索尔,早上好旺达,给你们带了咖啡。他走到索尔的电脑前,毫无必要地原地一个旋转,放下咖啡。

索尔瞟他一眼,哟,看来有人昨晚尝到甜头了?

旺达在后面猛回头,夸张地鼓掌。史蒂夫皱眉,摇头。改改你们的刻板印象吧!你认为只有性生活才能让人兴奋快乐?灵魂!灵魂上的共鸣才是最美妙的。

他探头看了一眼,屏幕上是一份文档。这是什么?

索尔用手撑住头,叹一口气。你还记得我接了第一份客户委托吧?

记得一点。

旺达替他补充:就是那位戴着帽子口罩、但是眼睛特别好看声音特别好听屁股特别性感的客户。

史蒂夫:你怎么知道索尔的客户长什么样?

因为他这几天实在念叨太多遍了。旺达托起一盆多肉放在手掌。如果这盆多肉会说话,它肯定会说——天呐空气里一见钟情的气味熏得我都要掉肉了。

索尔笑得眼睛眯成缝。他指指电脑,对史蒂夫说,客户给我的任务有点奇怪,是去监视一个指定公寓里的人,每天六小时,晚六点到十二点,然后我要把监视到的情况写一个简单文字报告传给他。

史蒂夫看着文档,念道:18:27—19:10,目标做室内瑜伽(拜日式,战士式,三角式,冥想,等),做俄式挺身;19:15—19:47,目标在厨房做饭;20:17—21:30目标阅读《追忆似水年华》……这人是什么身份?

索尔说,不知道!我去查过,竟然起不出他的底,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

是什么?

索尔严肃地说,这人是个变态!

变态?!

因为他做瑜伽啊做饭的时候,是裸着的!光着身子一个人在屋里跳舞,还不是变态?!再说哪有正常男人躺在窗边看什么年华的?

旺达停下修剪花叶,回过头说,那不算变态啦,我们很多女人回家第一件事都是第一时间把高跟鞋丝袜胸罩全脱了,光着身子走来走去。

索尔耸耸肩。你也说了,那是你们女人的习惯,再说,你们光身子的时候会故意在不拉窗帘的窗口晃来晃去吗?我觉得这案子很可能是这样的——我的性感客户是受害者,他之前被这个死变态强暴过,至少是性侵、性骚扰过,非常非常严重地伤害过,导致现在仍有心理阴影,出门都要戴帽子口罩。但是呢,他是个非常非常善良的人,不愿让杀手一下子射杀这个变态……

史蒂夫说,嘿,嘿,索尔探员,你也不能光靠个人习惯就给人定罪。我给你破案提供个新思路——你的客户只是和你偷拍的那个人分手了,他让你监视那人何时会交上新男友,一旦新男友出现,他会让你射杀那个新男友。

索尔张开双臂,慷慨陈词:那更好办!他一旦陷入热恋,自然就不在意前男友的现男友了。罗杰斯队长,这不就是我们成立假公司的宗旨吗?我奉献出我的爱心、牺牲我的屁股,好了,仇恨终结了,世界和平了!世界变成了更好的地方……

放在电脑旁边的手机“叮”一声,索尔立即闭上嘴,像考完试等待成绩通知的学生一样心急火燎地抓起来看,一读到消息,表情瞬间变得很甜。刚好旺达料理完绿植,过来拿咖啡喝,喝一口一皱眉,说,好苦,那家咖啡馆的店员总这样忘放糖。

她把咖啡杯伸到索尔面前。来,你给咖啡笑一个,说不定它就变甜了。

索尔打字回短信,无暇回应她的玩笑。史蒂夫夸道:这句真好,我能不能记下来跟我男朋友讲?

旺达笑嘻嘻道,可以,付我版权费——这一个星期的咖啡。

史蒂夫打一个ok的手势,接着在索尔肩上拍了一下,正色道,嗨,索尔,虽然警队支持自由恋爱,不过你作为警员,爱上一个买凶杀人的人,总是不太好……

——他不知道,他自己的情况可远不止“爱上买凶杀人的人”了。

索尔瞪他一眼。我客户又没让我杀人,只是个监视偷拍任务。再说,我已经感觉到是他先看上我的,我为了完成上峰给警队的任务,必须稳住客户,必须牺牲小我,这也是队长你一贯的带队风格,对不对?

说完他继续埋头狂发信息。

忽然,旺达的手机响了,她也心急火燎地扑过去看。史蒂夫摊手叹道,旺达,你不会也……

旺达急速滑动屏幕读着手机信息说,不是!队长,我在杀手论坛里联络上一个愿意提供各公司近况的黑客线人,他刚告诉我,九头蛇公司接到一个新单子!任务地点在费城。

史蒂夫往掌心里一砸拳。太好了,我去!目标人物身份能打探到吗?

等一等。要等线人再给我发具体信息。

 

另一边,九头蛇公司里,负责联络客户的同事对冬兵说,詹姆斯,新任务,任务地点在费城,客户指定了你,你得出趟差了。

然而一向身为行内敬业模范的冬兵却摇头。不,我不想去,这个任务给克林特他们做吧。

为什么?

我这几天特别不愿离开……不想离开本市。

他的同事只得说,好吧,我去问问客户愿不愿意换人。

就在此时,冬兵的手机响起,是史蒂夫发来的短信:

——巴基,我刚接到通知,要到费城出差几天,跟外地的出版商见面,可能这几天你要独自吃晚饭啦。

冬兵从沙发上弹起身来。费尔南多!你刚才说任务在哪儿?

在费城。

别取消!我接!

……我刚已经跟客户说出口了!客户说如果你不做他就取消订单、去找艾克斯曼公司的人了!

你再跟客户说,我改变主意了!我愿意去费城。

 

几十秒钟之后,旺达也接到新信息。她皱眉说道,奇怪!我的线人告诉我,九头蛇公司又失去这个订单了。

史蒂夫:那就是说,我不用去费城了?……

 

几秒钟后,冬兵接到史蒂夫的短信:

——巴基,跟出版商的见面又取消了,我不用出差了。后面跟着一个笑脸。

冬兵倒吸一口气。费尔!费尔!

他的同事从电脑前转过身来,怎么了詹姆斯?订单已经恢复了,客户非常高兴,他说艾克斯曼公司是他的次选,他的首选还是你……

呃,你再跟客户说,我又考虑了一下,呃,我近期还是不想出远门,所以还是让他去找艾克斯曼家的人吧。

他的同事费尔南多脸色有点铁青,眨眨眼盯着他,冬兵有点不敢看他的脸,低头连连挥手。去,快去,就把我刚才的话告诉客户。

费尔南多阴沉着脸。詹姆斯,要不要你再多考虑一分钟?咱们面对的是个愿意花钱买人命的人,你就不怕把他弄烦了弄急了,多雇一个艾克斯曼的人把我给杀了?!

 

另一边,旺达发出大惑不解的一声呻吟。队长!我的黑客线人说……九头蛇公司的订单又恢复了?!我要疯了!他们在搞什么鬼?!

史蒂夫:那,我还是要去费城,对吧?……

 

正在费尔南多就要被冬兵说服,再次取消订单的时候,史蒂夫的第三条短信发来了。

——巴基,我还是得去费城出差,那边的人不知在搞什么鬼,反复无常,真没办法!

冬兵叫道,好了!费尔!你得救了!我决定了!我接单!我去费城!

费尔南多长长松一口气,瞪一眼冬兵。上帝保佑……这次你再不改变主意了吧?

冬兵说,不改了。

他低头给史蒂夫回信息:听说费城很危险,那儿大街上净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还有人不知不觉就吃枪子儿,被暗杀了。

史蒂夫:真巧,我也听说有这种事。

巴基:所以你这种金发美人去了更危险。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去费城。


(TBC)


终于有机会用这套图了!洛基想表演一个完美男人给对面楼顶的索尔看,但索尔认为这就是变态……

(是电影《摩天大楼》剧照;不知道会不会被lof屏蔽)




但索尔并不知道他喜欢的“性感客户”跟“变态”是同一个人……XD


前几天感冒了,今天才恢复满血,本来想昨天写完一章发出来当做史蒂夫的生日礼物,然而……本来还答应虫酱要写到滚床单,然而……

先更了吧!反正下章就滚了。 @老冰棍产粮机 

 

至于“艾克斯曼公司”,你们懂。

 

(✺ω✺)卖萌求支持求留言求评论!~



05 Jul 2018
 
评论(82)
 
热度(1382)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