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石与星(7)

前文请搜索/点击 tag#石与星

-------------------------------------------

7

此后一星期,日子算是小乱大治。狐狸咖啡馆度过了危机,柯蒂斯只跟莎伦和娜塔莎解释说自己借到了一笔钱。杰克仍忍不住跟他斗嘴,不过态度好多了,甚至提出跟他轮着睡卧室,不过柯蒂斯婉拒了。听完托马辛娜讲出的杰克的家事之后,他虽然不愿承认,心里酸沉沉的,那种腌着疼的感觉骗不了自己。杰克的父亲,那算是父亲吗?竟然舍得儿子绝食!八天!简直是!暴君!

他结结实实地难过了几天,又不能在杰克面前泄露出来,那股劲儿没处使,卯足了都使在饭桌上。他在网上搜了好几个美食博主,还关注了那个连续晒早餐三年不重样的Michael Zee。画画的人,随手搞一搞就比别人有仙气儿,没研究几天,他做出餐食就相当出色了。

杰克对他的转变惊喜之余,略感奇怪,问过他一次,嬉皮笑脸地:嘿,大胡子,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柯蒂斯正埋头摆盘,用香蕉片、蓝莓、煎蛋和海苔摆出梵高的《星空》,闻言头也不抬地说:没有!别瞎想!

 

托马辛娜暂时没再来找柯蒂斯。有点像童话里那种从天而降的神仙教母,说几句鸡汤话、再留下些华丽的衣服鞋子,帮助主角过关之后就收工引退。

但柯蒂斯知道那位黑皮肤女士一定还会再来。

某天中午回家,柯蒂斯发现画架周围摊放着七八张画纸,他蹲下来,发现是自己几年之前的旧作,画完之后塞进纸箱,束之高阁,自己都不记得“束”到哪儿去,居然被杰克翻了出来。

杰克正在卧室里换衣服。柯蒂斯扯高声音说,嗳,你从哪找到这些画的?

卧室里传出回答:储物室架子上最里面。我今天才听莎伦说,前几天咖啡馆欠钱断电了,是不是?

这话问到了柯蒂斯心虚的地方,他没答话。半晌含糊答道,我已经还清欠款,现在没事了。

杰克在屋里遥遥说道,你既然缺钱,为什么不卖画?我觉得你画得很好,真的。我并不随便夸人。

柯蒂斯双肘搭在膝盖上,目光下垂看着地板上的画纸,冲自己苦笑一声,答道:这又是一个“为什么不吃蛋糕”式的问题——我当然想卖得出,然而没有人要买我的画,拿到街边去挂起来十块一张都没人要买。

卧室门一响,杰克走出来,身上是柯蒂斯给他“买”的白衬衣,下身是条崭新牛仔裤,向柯蒂斯一笑。说不定我能想想法子。裤子好看吗?

柯蒂斯瞥了一眼,简单地说:嗯,好看。他把这字后面的几百个词吞回了肚子里。不过他立即省觉杰克的裤子是新的,而且一看就不太便宜(因为太好看了)。他给杰克留的零用钱可不够买裤子。

你……哪来钱买裤子?

杰克笑嘻嘻道,你不知道我已经找到兼职了吗?

什么?!

我跟楼上的索菲女士第一次见面时就达成了愉快的合作协议:她把她的小提琴租给我,让我去拉琴卖艺,挣到的钱我们二八分账。

柯蒂斯愣了半晌,啪啪鼓掌。杰克单手按在胸前一鞠躬,得意洋洋地做了个音乐家向观众致意的姿势。

柯蒂斯挑挑眉毛,想必给钱的都是女士吧?

杰克似笑非笑地哼一声,您想多了,我卖的是艺不是色,每次去拉琴我都戴着口罩帽子。

柯蒂斯刚要赞一句高风亮节,只听杰克大剌剌地接下去说:如果我要卖色,可就不止赚这点裤子钱了!

柯蒂斯为之绝倒,以手覆额,呵呵大笑。

杰克把开了两颗扣的衬衣领口拨开一点,正色道,难道这不是实话吗?

柯蒂斯笑道,是是是,真金白银,童叟无欺。

他打算把地上的画敛起来,杰克说,等一下……我觉得你这一批超现实主义作品就很好。

他一边折起白衬衣袖子一边走过来,歪着头跟柯蒂斯一起打量地上画纸。

画里有一窝伸出大象鼻子的巨大禽蛋;另一幅画有一棵结满粉红火烈鸟的面包树;第三幅画,有一群公狮子在散步,每只狮子的肚腹都是一个透明鱼缸,鱼缸里游动袖珍的金发美人鱼……每幅画背景都是宇宙和星空,每幅画角落里都掠过一朵小流星,流星上有一只蓝眼睛。

两人不出声地看了一会儿,杰克问,这一系列叫什么名字?

柯蒂斯说,只是习作,没认真画,也没名字。

现取一个?

我会叫它们“星系”,这是各种不同星球上的景色。

杰克笑了,让我猜猜——你喜欢《小王子》,你设想这些星球上的景色是小王子后来旅行的地方,是不是?

柯蒂斯惊讶地转头看他一眼,说,是。

你的咖啡馆叫“狐狸”,也是因为《小王子》,是不是?

……是。柯蒂斯露出缅怀的神情。我小时第一次读那本书,先看插图再看文字,发现自己没认出蟒蛇肚子里的大象,沮丧得差点哭了。

杰克的神色变得黯然。我小时第一次读那本书,是我父亲给我讲的,但他告诉我这小王子是一个很坏的坏榜样,“他为了一点跟玫瑰相关的小事,极其随便、不负责任地离开他的星球,你知道等他回他的B612会看到什么情景吗?猴面包树把整个星球霸占了,那个星球完蛋了,他也再不是那儿的王子了。因为当他抛弃他的领土和位置,它们也会毫不留情地抛弃他。”——我一直记得我爸爸这番话。

柯蒂斯冷笑一声,说,好解读!我真希望有朝一日能见令尊一面。

杰克盯着他,忽然笑了,笑着摇头,不,我可一点也不希望你们见面。

他又伸手指着画上流星里的蓝眼睛。这只眼睛代表你自己,是不是?

是的。

 

两天后的下午,莎伦请假,他在咖啡馆给娜塔莎当帮手。只见娜塔莎拨弄手机,忽然笑了,继而抬头含笑看了柯蒂斯一眼。

柯蒂斯说,怎么了?

你知道杰克跟索菲那小鬼在合伙卖艺赚钱吧?

知道,杰克说是索菲把琴租给他用。

不,你要刷新一下信息了,现在他俩都是一起出动。索菲刚更新了一条Ins,晒了一下他俩今天上午的收入,哎呀,财源滚滚哪。而且从今天开始,他们在帮你卖画了。

帮我卖画?

是啊。

柯蒂斯笑了,我这么多年都没卖出一张,倒要看看他俩能怎么个卖法。

娜塔莎把手机伸过来,屏幕上是索菲的笑脸,身后可以看到悬挂起来的画纸,虽然很模糊,但身为作者的柯蒂斯一眼分辨出有几张画属于“星系”系列。

他脸上的笑消失了。这俩人现在在哪儿?

我看一下……在湖滨公园。

 

根据那张照片,杰克和索菲就在公园中心的湖边。柯蒂斯停好车子,一路小跑过去。距离湖边还隔着一条灌木丛的时候,就听见一阵小提琴的琴声悠悠传来,是柴可夫斯基的《忧郁小夜曲》。

他转过灌木丛,就看到了杰克和索菲。

只见他的十几副画作被固定在蒙着黑布的架子上,杰克站在一边运弓拉琴,双眉紧锁,戴着黑色口罩,神情悲戚,小女孩索菲身穿黑色纱裙,肃立在他身边,眼眶发红,手捧一大束白玫瑰。

他们身旁竖着一个一人高的立牌,立牌顶端一副黑白照片,照片里是一个男人站在海边的背影,下面印着惨白的一段字:

“这位年轻人名叫C·E,他是世上最好的丈夫、最好的父亲,也是一名毕生追求更高艺术境界的画家。他是如此热爱生活,他喜欢滑雪,喜欢烤黄油蓝莓饼干,听女儿拉小提琴曲,每天早晨为爱人做不同样式的早餐……然而天妒英才,上星期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他年仅32岁的生命!C·E生前最大愿望就是自己的作品为人接受、比他活得更长久。诸位先生女士们,如今您邂逅了他的作品,这便是命运的安排!如果您痛惜他的才华、珍惜这份缘分,就请买一幅画回家,满足他的遗愿,让这个英年早逝的灵魂在天堂里含笑瞑目吧!”

在这个让人泪涌鼻酸的故事的最后,标注了每幅画的价格,不贵,但是也真不算便宜。

有不少来散步、逛公园的行人站在四周围观,满脸哀伤同情的表情阅读立牌上的字,一些老太太读得红了眼睛,几位带着小孩的女士则默默走过去,抚摸索菲的头发,低声安慰,然后爽快地掏出钱包买画。

而画的作者C·E——柯蒂斯·艾弗瑞特,则整个人瞠目结舌地呆在那里,舌挢不下,动弹不得。


(TBC)

找地方卖艺之前先听一段儿别人的萨克斯~




Ins那位给男朋友做早餐不重样的Michael Zee,太服气了……


27 Mar 2017
 
评论(63)
 
热度(418)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