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石与星(5)

看前文请搜索tag #石与星

咖啡馆柯老板↓ 有这样的店模天天坐镇,竟然不客似云来?!作者你的故事一点都不科学啊!

5

一夜无事。早起却又出了岔子,柯蒂斯晨跑回来,杰克正在卫生间洗漱,探出头来,下半身穿着运动裤,上半身光着。他问道,你的剃须刀在哪儿?他看一眼柯蒂斯的络腮胡。哦,你是不是从来不用剃须刀?

用的,隔几个月我也会剃一次胡子。刀就在架子上。

杰克缩进去一下,再次探出身。没有电动刀?只有一把折叠剃须刀?

是,那把刀是我父亲传给我的。我每次都亲手磨刀。你试一试就知道刀锋滑过皮肤的感觉是多么舒服……

半分钟之后柯蒂斯知道了他的建议是多么愚蠢——他听到杰克在卫生间“啊”地痛呼一声。

冲到卫生间门口,只见杰克伸手捂着脖子,血流了一胸脯一胳膊。

柯蒂斯几乎原地跳起来。你!简直!天哪!要命!伤口深不深!

杰克说,放心,没割破动脉,否则现在血早就喷到你脸上了。

柯蒂斯掰开他的手察看。伤口在下颌骨下面,确无危险,但也必须去医院缝合。他拿了块毛巾让杰克继续压住伤口,又转头找衣服给他穿。

杰克左手按住脖子,只有右手能用,穿衣服得柯蒂斯给他穿,伸袖子的时候,就两手轮换。柯蒂斯弯腰双手替他系拉链,鼻端传来杰克身上的气息,那本是他自己家的柑橘罗勒的沐浴露味道,但混入一种奇特的气味,熟悉的香氛忽然变得陌生起来了。

拉链头和拉链槽半天认不准,他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烦躁,皱眉说道,你以后在屋里把衣服穿齐全了行不行?老是光着半截身子,我又不会付费观看!

“滋”的一声,帽衫的拉链终于拽了起来,他也随之直起身。两人现在的距离,是那种妻子为丈夫打领带时的距离。杰克没有回答,只用一对大眼睛盯着他。他腮帮上还有残余的剃须膏,有一部分混入血液,变作粉红色。

柯蒂斯叹一口气,踅进卫生间再拿一条毛巾,替他细细擦掉脸上的剃须膏。说,走吧,上医院去。

 

杰克在创伤室缝针的时候,柯蒂斯又遇见了那个提醒他要小心的医生。

那医生满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兄弟,你咖啡馆里又有人食物中毒了?!

柯蒂斯说,不,还是上次那个……流浪汉。

医生拨开帘子看了一眼,转回头来,这次他注意打量了一下柯蒂斯额头上肿起的青包,脸色更怪异,压低声音说,兄弟,就算你真的被这人讹上了、甩不脱,可也千万别动杀人的念头啊!

柯蒂斯只觉哭笑不得。哦!天,不是这样的,我……

 

他走开去自动售卖机买了两罐果汁。回到急诊区的时候,远远听见一个声音在大叫他的名字:柯蒂斯·艾弗瑞特!柯蒂斯!……

他听出那是杰克的声音,飞跑回去,杰克正站在走廊里跟护士道歉:我知道不允许大声喧哗,我知道,真的很抱歉,但是我找人真的很急……

余光里出现一个大胡子的身影,他猛地转头,见到柯蒂斯,很明显地大大松了一口气,跟护士说,好了,我找的人已经回来了。

护士没好气地说,那就好!不过你也得回来再止血,扯着脖子瞎嚷嚷,缝线都挣开了!

 

开车回家的路上,柯蒂斯目视前方,杰克头靠在副驾驶座的车窗上。两人半天没说话。停车等红灯的时候,柯蒂斯闲闲说道,刚才那样在公共场合大喊大叫,不太像你的行事风格。

杰克斜眼瞟了他一眼,我怕你把我扔在医院,自己偷偷溜掉了。

柯蒂斯忍不住嗤地一笑。

你笑什么?我听到那医生跟你说的话了,连他都怕你被我讹上。

没想到他自己把这事说出来了。柯蒂斯紧闭嘴唇没有答话,但其实他很想问一句——如果不是讹诈,你赖在我家里倒是为了什么呢?

他没再想下去。衣兜里鼓鼓的,两罐果汁还在那儿。他掏出一罐给杰克。伸出手,又说,啊,对了,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你不喝罐装果汁、只喝鲜榨的?

出乎意料,杰克居然接过去了。淡淡说道,不是。以后不要再试图猜测我的“行事风格”了,好不好?

回到家,他洗澡换了衣服,给杰克做好早餐,自己出门去咖啡馆,临走之前回头问道,想要什么?有什么需要我带回来的?

杰克咬着吐司,眼睛转了转。带一套摄像头回来吧。

你要那玩意儿干什么?

杰克耸耸肩。是给你用的,你每天回来看看录像,就不用怀疑我在你家偷东西吸粉了。

柯蒂斯嗓子里噎住一口气,抬手点一点杰克,说不出话来,最后一转身出门去。

 

到达咖啡馆,迎接他的又是一沓催缴费的账单。娜塔莎和莎伦望着他额头上的青肿,忧虑地说,天哪!那个家伙已经开始仗势欺人、虐待你了吗?

柯蒂斯干笑几声。哈哈哈,大家的想象力都很好。不过真相你们猜不到的,我也不会说的。还是一杯黑咖啡,谢谢。

咖啡喝到一半,莎伦进来说,老板,外面有位女士说想见你。

 

是个高大的黑皮肤女士,妆容精致,仪态优雅,剪裁合体的白色套裙,梅子色丝袜,耳环项链和戒指的闪光也颇像真钻石,举止间有种指挥若定的魅力。她向柯蒂斯微微一笑。艾弗瑞特先生,您好。

她手里拖着一个小行李箱,像是刚下飞机的样子。

柯蒂斯苦笑一声。您好,您是代表银行来的吗?

那女士笑了。不是。能不能跟您到私密一点的地方谈话?

柯蒂斯挠了挠头。到里面我的办公间来吧,就是乱了一点。

当然,屋里不止乱一点点。柯蒂斯搬开沙发上的几摞画册,请她坐下,又问,您要什么咖啡?

不用了,我正在戒咖啡因。

柯蒂斯在她对面坐下。抱歉,还未请教芳名?

托马辛娜·考克斯。

哦,考克斯夫人。如果您不喝咖啡,到咖啡馆来是有何贵干?

托马辛娜挺直腰背,双手交叉放在膝头,肃容道,艾弗瑞特先生,我想跟您谈谈杰克。

(TBC)

23 Mar 2017
 
评论(47)
 
热度(58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