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石与星(4)

前文请搜tag #石与星

这几天lof都不待见我,求今天一次发成功。


---------------------------------------------------

4

柯蒂斯把超市买的东西拎到厨房流理台上去。这时定下神来,他才明白刚进来时觉得房间的“不对劲”是怎么回事——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房间不动声色地变整洁了很多,书都回到书架上,乱抛的衣服叠好了放在沙发上,几个沙发靠垫不再天各一方,画笔在架子上摆得像一列兵,凌乱的画稿也归置成一摞放在茶几上。

一个流浪汉……竟然给他收拾了屋子。

接着他在茶几上看见了自己以为被偷走的手表:它跟两把钥匙(他找了好久没找到的备用家门钥匙)、一只戒指(大学毕业纪念戒指)一起,好好地躺在一个洗净的小瓷碟里。

柯蒂斯颓然在茶几前坐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像是《野天鹅》里把无辜清白的艾丽莎送上绞刑架的糊涂蛋国王。不由自主地,他眼前浮现出方才卫生间里那一幕,浴巾掉落后露出的……

“砰”,他一扬手往自己脑袋上凿了一拳——逼得人家扒光自己以证清白之后,还敢回想人家的裸体,你还是不是人?你简直禽兽不如了柯蒂斯!

卫生间的门打开,杰克慢慢走出来,用手拨弄湿漉漉的头发。这时他身上当然已经穿上了衣服,还是柯蒂斯的T恤和运动裤,还是晃晃荡荡、裤子挽边。

他脸色仍然很不好看,还没生完气的样子,语气冰冷。吹风机在哪儿?

柯蒂斯小心翼翼地说,我不用吹风机。

那你怎么弄干头发?

柯蒂斯做了一个狗甩毛的动作,震频很高地晃一晃脑袋。

好吧,算了……晚饭在哪儿?你做的是空气粥、透明意面?

我现在就去,现在就去。

 

晚饭时间平静地度过。柯蒂斯不知该给刚得过急性肠胃病的病人吃点什么好,做出了五六种饭食,土豆泥、红薯泥、苹果燕麦粥、玉米粥、蜂蜜烤胡萝卜。

他自己的晚饭则是超市里的冷汉堡,用微波炉叮一分钟。

见到一桌子食物,杰克的脸色缓和不少。他看看柯蒂斯的汉堡,又看看自己眼前的盘盘碗碗,问,为什么蔬菜泥和粥都做了两种?

柯蒂斯赔笑道,怕万一你不爱吃第一种,还有后备选择。

杰克的语气终于柔软下来。不会的,我不挑食。

那最好。不过也不要吃太多,医嘱是你这一周都要少食多餐。

嗯。

柯蒂斯三两口把汉堡吞下肚,擦擦手,就靠在椅背上看着杰克吃。他意外发现,这个流浪汉居然有一副高贵斯文的吃相。不知怎么回事,他心中油然生出了聊天的意愿。

嗨,杰克,医生说你告诉他,你没有家人?

杰克不抬头地喝下勺子里的一口粥,说,嗯。

你是孤儿?

不是。

父母双亡、坏亲戚霸占遗产,把你赶出家门?

杰克瞟他一眼,淡淡说道,是啊,我爸妈是在大火中丧生的,我还有一个姐姐一个两岁的小弟,那个邪恶的远房亲戚叫金凯瑞。(注:美国作家Daniel Handler著有《一系列不幸的事件》(A Seriesof Unfortunate Events)系列童书,改编为电影《雷蒙·斯尼奇的不幸历险》,由金凯瑞主演。)

柯蒂斯认真地听到最后一句“金凯瑞”,才知道杰克在开玩笑,他眨眨眼睛,“呼”地松出一口气。杰克终于微微一笑。

他叹一口气说道,很遗憾,我父母都活得好好的。

那为什么不愿意提起他们?

我跟他们……有分歧,闹得非常不愉快。

你想当艺术家、父母不同意、非让你继承家族产业?还是他们离婚后又各自再婚、两个新家庭都排挤你?

都不是!天哪,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柯蒂斯摊摊手。那是因为什么?离家出走总有个原因吧?

杰克把手里的勺子轻轻放在餐碟旁边,放得很垂直,然后抬头打量他,像被盘问烦了似的皱眉一笑。是因为你……这样答行了吗?

柯蒂斯大大张开嘴巴做出笑的口型。哈哈哈,很好笑,不想说实话就算了,我就不问呗。

杰克反倒笑得更神秘,扬起一边眉毛。喂,我说的是实话,你不相信而已。

柯蒂斯一径摇着头,起身收拾碗碟拿到水槽去了。

 

他洗完碗,画了一会儿未完成的画,杰克躺在沙发上看书。九点钟他下楼去扔垃圾回来,看到杰克已经睡着了,手边一本凡戴克的画册跌在地上,翻开在一副俊美男青年的肖像那一页。

应该是医生开的药里镇痛催眠的作用。柯蒂斯站在沙发旁边,看着熟睡的杰克,撇着嘴笑。哼,抢了半天卧室,最后自己不争气,那可不怪我。

他当然不会想要把这家伙抱进卧室。

……不过万一着凉也不是闹着玩儿的,又要花一笔医药费。他从卧室搬出一条毛毯盖在杰克身上,就回去舒舒服服地滚倒在自己的床垫上,酣然入眠。

夜间他起来上厕所,回来途中往沙发上瞟一眼,发现毯子掉到地上,那人睡得蜷成一团,像个胎儿,应是梦中感到寒冷。他蹑足走近,把毯子捡起来轻轻盖回去。

杰克被惊动了一下,好在并没醒来,四肢在毯子下慢慢伸展,翻个身,一只手臂从沙发沿耷拉下来,垂在地上的画册上。

柯蒂斯却没走。像鬼迷心窍似的,他在沙发前蹲下来,借着窗外路灯透进来的一点光,打量这个奇怪的、浑身谜团的年轻流浪汉。一旦睡着,那张面孔就变得稚气了好几岁,刻薄的嘴巴闭合起来,上唇微微翘起,下巴上的小坑像造物者一时顽皮捏了一下。

杰克忽然说:……下雨了吗?

柯蒂斯一惊,随即发现那是无意识的梦呓。他无声一笑,忍不住柔声答道,没有,放心吧。

就在这时,睡着的杰克猛醒过来,睁开眼睛。

柯蒂斯只觉得眼前一黑,头上已经重重地挨了一记。他痛得惨叫一声,坐倒在地,眼前一时金星乱迸。

杰克一骨碌坐起来,手里还紧抓着那本精装硬壳画册,黑暗中双目圆睁,喝道:谁!

柯蒂斯呻吟道,是我!这他妈是我家,你觉得还会有谁?!

 

半分钟之后,柯蒂斯无精打采地坐在厨房里,扶着额头上的冰袋。

面带愧疚的人换成了杰克。他双手交叉,挡住半张面孔,声音从手掌后面传出来。哎,很疼吗?现在好一点没有?

柯蒂斯把冰袋稍微挪一挪位置,苦笑道,还好。让凡戴克砸成脑震荡,也不算太倒霉。不过你的防御意识也太强了。

杰克舔一舔嘴唇说,对不起,我之前……他停顿了一下,眼皮往下落,声音也低沉了一些。我之前在某个地铁站里睡觉,夜里被惊醒,发现有个男人在脱我的裤子。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柯蒂斯心口再次感到被捣了一拳的闷痛,他坐直了身子。那个人没得手吧?

杰克笑一笑,没有。他力气大,可我跑得快。

柯蒂斯不知道说什么。杰克以为他误会了,又解释道,哦天哪,我不是影射你,刚才我没醒彻底,如果知道是你,我不会害怕的。

柯蒂斯点点头,放下冰袋,站起身。我知道,走吧,才四点钟,咱们还能再睡会儿。

杰克乖顺地跳下凳子,转身朝沙发走回去。

柯蒂斯揪住他T恤下摆一角。嘿,走错方向了,不是说好了你睡卧室嘛。


(TBC)


这个故事里的柯蒂斯大致这样↓



18 Mar 2017
 
评论(44)
 
热度(42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