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石与星(3)

被Lof折腾得生无可恋。不过这章确实有不少敏感词。

今天太抱歉了,这一章老是在首页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的,骚扰大家。

而且我自己的首页看不到自己的更新,是不是大家的首页都看不到更新?!好像只有小伙伴设置了特别关注的能看到?

-------------------------------

3

临出门之前,柯蒂斯瞄到玄关柜上放着一块手表,犹豫了一下。

但他没有移动它的位置,转身开门出去。

 

咖啡店里很冷清,只有一个顾客在窗口座戴着耳机上网,大概昨天的食物中毒事件还是造成了坏影响。娜塔莎和莎伦在吧台后面聊天,见柯蒂斯进来,两个女人四只眼睛瞪得像铃铛,说,你怎么过来了?

柯蒂斯说,我为什么不能过来?

莎伦伸手一拍脑门,天哪,这位先生就那么把陌生人留在家里了!

柯蒂斯说,给我一杯黑咖啡,谢谢,我得提提神才能继续回去应付他。

娜塔莎叹一口气,转身去给他做咖啡。

莎伦同情地伸手抚摸他的胡子。真难为你做那么大牺牲,竟然答应那家伙大摇大摆进你家骗吃喝。

到这时,柯蒂斯又忍不住想替杰克说几句话:他没那么糟糕,看样子本身也是好人家的孩子,应该还受过挺好的教育,就是……嘴巴有点刻薄。

等等,你值钱的东西都锁起来了吧?

柯蒂斯摇摇头。

莎伦双手环抱手肘,那是一种不信任和防御的姿势,她说,这才不到一天,你可别得了斯德哥尔摩症。如果有机会,你留意一下他手臂上有没有针孔。

柯蒂斯“啊”了一声,喃喃道,这……

莎伦面色十分严正。我以前在强制戒毒所做过义工,警察隔三差五就把几个流浪汉送来勒戒,看脸蛋都是好青年,一翻他案底,殴打父母、打得父亲肋骨断裂,就为了抢买一针的钱。

柯蒂斯感觉脊背一凉,不出声了。

娜塔莎把咖啡端过来,说,您的黑咖啡,请付小费,谢谢。

柯蒂斯苦笑道,不喝了,让你们这一说我还坐得住吗?我回家去。

 

此时是晚上七点钟,他进超市草草买些食物,开车回家,小跑着上楼。却在门前犹豫了一会儿。

用钥匙打开门,他不由自主地放轻脚步。往门边玄关柜上看一眼,顿时心头火起。

那块手表不见了。

他在心里说,果然我是引狼入室,开门揖盗!果然这就是当软柿子让人捏的下场!

再往里走,客厅好像也有些变化,他一时顾不上琢磨到底是什么变化,先是迅速四下看一看,试图找到杰克的影子,随即又在心里嘲笑自己:有人会偷了东西还呆在犯罪现场吗?

想是这么想,他还是高声喊出来:杰克!杰克?

却没料到居然有回答。杰克的声音从某处传出来:我在这儿。

……在哪儿?

在卫生间。

柯蒂斯一个箭步冲到卫生间外边,磨砂玻璃上有个模糊的人影。他守在门外问,你在干什么?

里面的杰克含含糊糊地答道,没什么……我马上就好。

柯蒂斯只好靠在墙上等着,等他出来对质。他的怒火稍歇,又对刚才下的结论犯了疑惑:是啊,没有人会偷了东西还留在犯罪现场,那么杰克既然没溜走……

他忽然想起莎伦的另外一个警告——你留心他手臂上有没有针孔……心头一凛,大吼起来:你给我出来,现在就出来!否则我就踹门进去了。

杰克也叫道:不行!……

“嗵”的一声巨响,门已经被柯蒂斯一脚踹开。

他看到杰克站在那儿,下身裹着浴巾,双眼又惊恐又愤怒地瞪视他,双手警惕地藏在背后。

他说,艾弗瑞特先生,你的字典根本没有“尊重隐私”这几个词是不是?!

柯蒂斯火气比他还大,脸色比他还难看,他冷冷地说,如果这种隐私是犯罪行为,那它就不值得尊重!你手里是什么?

看到杰克脸上出现一丝慌乱,他心里更确定他手里不是白粉就是针管。

一想到自己之前还跟莎伦说“他没那么糟糕”,柯蒂斯的怒气已经快把头盖骨掀翻了。

——枉我那么信任你!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我直觉你不是坏人,把你独自留在我家里,什么细软都没收藏。枉我……

他加大音量咆哮道:拿出来!别逼我自己动手!

他不想再等杰克的反应,一大步冲上去。杰克躲闪不及,手腕已经被柯蒂斯擒住,他激烈挣扎,嘴里叫骂,拳头捏得铁紧。

但柯蒂斯还是一点点掰开他的手指,喝道,放手!掰断手指你可不要怪我!

终于,杰克的手掌被打开了。

一瞬间两人都静止下来。

杰克朝一边转过脸去。柯蒂斯怔怔盯着他手心里的东西。

那是一管药膏。

不是白粉不是大麻,不是柯蒂斯想象中的任何一种X品。

杰克不看他,手掌反而往上举了举,声音像冰块一样冷,你不是要看吗?艾弗瑞特先生,拿起来仔细看看呀,拧开盖子看。快!

柯蒂斯咬牙把它拿起来,真的拧开盖子,挤出一点点膏体,又嗅一嗅。确实只是最普通的皮肤药膏。

他那一腔怒火像火焰上的雪花一样瞬间无影无踪,代之以无边无际的愧疚。

杰克始终脸朝着墙面,始终不看他。

他拈着那管药膏,一时手足无措,不知怎么办好,放也不是,拿也不是,咳了一声,讪讪问道,你……用这个干什么?

杰克腮帮上的咬肌闪了又闪,真是气得不轻了,他眼睛看着瓷砖图案说,你还不肯信?好,我告诉你,我身上起了疹子,跟护士要来的这管药膏。就这么简单。

柯蒂斯说,那你为什么要隐瞒?……刚才我问你手里是什么,你为什么不直说是药膏?不就省得这一场误会?

杰克倏地转回头来,两个眼圈泛红,他恶狠狠地瞪视柯蒂斯。你不问个明白是不会罢休,是不是?来,先生,我满足你的好奇心。

他一挥手,扯开了缠在下身的浴巾。

浴巾下面是彻底完全赤裸的,男性下体。柯蒂斯倒吸了一口气,失声说,你!这是干什么?!

杰克伸手虚虚指着私处,低声咆哮道,现在你看清楚没有?我的这里,这里,得了皮肤炎,我一直没法适应那些旧衣服的质料和上面的细菌,起疹子起了一个多月。我不想讲出这种私密处的病,这不难理解吧?你……

他说不下去,胸膛剧烈起伏,嘴唇抖动,下巴上全是细纹,两行眼泪簌簌落下。

柯蒂斯的心口像是被无形的拳头揍了一拳,又闷又疼。他不敢再看前方,垂下眼皮,蹲下身,捡起地上的浴巾,闭上眼睛,抬手递向杰克的方向,一字一字说,是我错怪你了,杰克,对不起。

过了好久,好久,他感觉手里一空,浴巾被拿走了。

他闭着眼睛,转过身,睁开眼睛,走出卫生间,用很轻很轻的动作把门带上。又在卫生间外面站了一会儿,目不转睛地看着磨砂玻璃上的人影。

那个人影又一动不动地立了半分钟,才慢慢动弹起来。

 

柯蒂斯把脸颊贴近玻璃,好声好气地说,你的手腕没事吧?

过了半天,里面的杰克粗声粗气地说,没事!

柯蒂斯又说,那我去做晚饭了,好不好?

杰克说:哼。

 

(TBC)

17 Mar 2017
 
评论(53)
 
热度(378)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