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石与星(2)

再尝试!!!!!!!再被屏我就,我就……我也不能怎么样……

---------------------

2

柯蒂斯打开衣柜,从来不叠的衣服呼噜噜滚出一地,他跪在衣服的泥淖里挑挑拣拣,T恤,卫衣,毛线帽,牛仔裤,帆布鞋……袜子内裤?他想道,流浪汉估计习惯不穿内衣,我已经算够体贴了,他要再嫌东嫌西还是人吗?

他拎着一袋衣服去医院。一推门就听见屋里有女人娇笑声,一个女护士正跟杰克聊天,身子妩媚地拧了八道弯,病房里还有一股香喷喷的咖啡味。

护士回头见有人进来,站直了身子。柯蒂斯说,我是来接病人出院的。

护士说,哦,那我去把杰克要吃的药拿过来。那语气里叫杰克已经叫得很亲昵了。

她出去之后,杰克靠在枕头上对柯蒂斯一笑。与昨天相比,他脸色红润得多,睡眠充足,两眼犹如寒星,更有神采。柯蒂斯吸一吸鼻子,说,你的肠胃还没完全恢复吧?医生允许你喝咖啡?

不允许。可是我想喝啊。幸好那位善良的菲尔斯小姐也愿意用休息室里的咖啡机给我做一杯。

柯蒂斯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把衣服袋子放在床头柜上,另抽出塑料袋里的帆布鞋搁在床前地下。你那些垃圾箱捡来的脏衣服肯定不能再穿了,我给你拿了几件我的。你换上,咱们就走。

杰克肃容纠正道,那衣服不是垃圾箱捡的,是住在河边桥下一个老爷爷送给我的。

他把纸袋兜底一抖,T恤帽衫牛仔裤一股脑滚在床单上。他用手扒拉两下,皱眉。只有黑T恤吗?……哎,衣服怎么全是黑色的?

柯蒂斯简洁地说,耐脏。

杰克仰起一张脸说,可我喜欢白衬衣。

柯蒂斯说,那你不妨再去河边桥底下,让那个善良的老爷爷送你一件白衬衣。

杰克沉下了脸,嘴角反而带起笑来。艾弗瑞特先生,你还记得这件事吧——我本可以把你告到倾家荡产、但是我仁慈地选择了不上诉?

柯蒂斯立即语塞。两人瞪视一会儿,以淡淡的敌意相拮抗。柯蒂斯想起昨天杰克在咖啡馆蜷缩呻吟的样子,心里软了一下。

他先投降了,叹一口气说,好,等你休息好了,我陪你去GAP买件白衬衣,总行了吧?

杰克却惨叫一声,GAP?

柯蒂斯在心里跟自己反复说,不行,不能揍人,柯蒂斯,你不能揍一个大病初愈的可怜的流浪汉小伙子,尤其是人家手里还抓着你的把柄。耶稣说,人打你左脸,你就要把右脸也伸过去让他打。冷静,冷静……

他按捺下性子。你不喜欢GAP?那就H&M?ZARA?

杰克狡狯一笑,面露得色,居然有点像恶作剧得手的小孩。他低头抚摸T恤和裤子,像是在想什么别的事。良久,说道,我换衣服的时候,你是不是该回避一下?

 

衣服都是GAP里最基本的基本款,杰克比柯蒂斯矮一点,又瘦了不止一点,上衣肥出整一个码,裤子也需要挽边,但神奇的是,一点也不难看,反而……好像比柯蒂斯自己穿起来还顺眼几分。

柯蒂斯开着他的福特车,把杰克载回家中,掏钥匙开门。公寓不大,客厅一角放着画架和各种画具,架子上还有没画完的水粉画。杰克第一眼看到画架,就径直走过去,抱着双肘端详一阵,回头说,你画得很好。

柯蒂斯笑一笑,说,我本想让“开咖啡馆的柯蒂斯”赚钱养着“画画的柯蒂斯”,不过现在这俩人都快破产了。

杰克默不作声地点点头。柯蒂斯给他指:那边,厨房,那边,卫生间,那边,卧室,已经给你换了床单,你……

他还没说完,杰克已经自己走过去了,推开门进去,四下看了看,又走出来。你以前就睡一张床垫,还是因为要招待“客人”所以撤掉床架?

柯蒂斯耸耸肩。我一直睡床垫。现在床垫让给你,我就得睡地板了。你累了没有?要不要先躺一躺?

其实他没这么关心杰克,只是衷心希望他闭上嘴。

然而事与愿违,不知为什么杰克对聊天十分热心。他们的对话如下——

你喝茶吗?我给你泡茶。

不,我喝果汁,谢谢。

冷冻的果汁你还不能喝吧?

谁说要冷冻的?请帮我榨一杯新鲜果汁,谢谢。你有榨汁机器吧?

有,但是上次用是去年圣诞节,得洗,洗很麻烦。

但是新鲜的果汁对身体更好,麻烦一点很值得。如果不是我需要休息,我就帮你洗了。

 

柯蒂斯很想问,你一个流浪汉,穿垃圾筒里的衣服,三餐不继营养不良,然而自打讹上我,就忽然多了这么多毛病,你当然是特意整我的,对不对?

不过他当然不能说出口,因为他知道流浪汉先生的答案是什么,“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本可以把你告到倾家荡产……”

 

在洗榨汁机、切苹果猕猴桃过程中,对话如下——

墙上为什么贴了这么多印刷出来的画儿?

我喜欢。

为什么不贴你自己的画?

我觉得我的不够好,我更愿意天天看着乔治莫兰迪、爱德华霍珀。

那为什么不给画装个框子?没框子的画比秃顶的男人还丑。

……你知道安托瓦内特说什么吗?“他们为什么不吃蛋糕?”

错了,这句其实是玛丽莱辛卡皇后说的,只不过一直讹传成是安托瓦内特的话,她被人错怪了很多年。

你对这些皇后倒是熟得很。哎,你明白我的意思就行了。意思就是,我没钱买画框!能买本画册把内页剪下来贴一贴,我也很满足了。

可是你这本画册也选得不够好,有色差,尤其是莫兰迪那幅“三个水杯和一个水罐”……

柯蒂斯把手里水果刀往案板上“啪”地一拍,水果汁无声溅开,沾到了胡子上。他抹一抹胡子,瞪着半躺在沙发上的杰克。

杰克无辜地睁圆眼睛,一摊手,正色道,真的!色差是很严重,那鹅灰色深了不止一点。

柯蒂斯咽下一口气,尽量和颜悦色地说,你说有色差,那你见过原版?

杰克顿了一下,淡淡说道,见过。

柯蒂斯立即大大地哈了一声,一副“逮住你了”的得意神情。我就知道你会嘴硬!告诉你,那幅画根本不在博物馆里,是某国皇室的私家收藏。你见过?是河边那个老爷爷带你去看的吗?

杰克瞟他一眼,不再说话。

 

榨汁机嗡鸣声响起。等果汁榨完,柯蒂斯亲手把它端到杰克手边,说,药片放在卧室床头桌上,你自己吃药总会吧?吃完药你可以睡一觉。我现在去咖啡馆看一看。晚饭,晚饭你想吃什么?

他以为杰克又会出什么题目刁难他。没想到此人抬眼望着他,语气出奇柔和地说:只要不是外卖,吃什么都行。

就在柯蒂斯心里觉得这个流浪汉还不算太差劲的时候,该人又说,你回来的时候,请帮我买几套内衣裤,要纯白色、纯棉质的,谢谢。

 

(TBC)

 

轻喜剧真的好顺滑,好轻松,好好写。就当是给自己的百忧解了~(尘与镜、钻石与铁锈每章至少一整个下午,这个只需要一个来小时。啊……乐不思蜀的感觉……(揍

以前写的老柯都是一见钟情、海样深情,这还是第一次写嫌弃杰克的老柯,居然也很爽哈哈哈哈 

16 Mar 2017
 
评论(65)
 
热度(435)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