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石与星(1)

被屏蔽了,重发一次。

改动几个字看能不能过。天哪,就这么一碗清水竟然也犯忌!越来越难搞懂lof的点。

好心痛刚才大家给点的心心和手手 TAT



----------------------------------------


这个(又)是新坑。捂脸。

旧坑不是不想填,是……不晓得为什么,翻一翻文档,只觉一个个都那么严肃深情,还都需要考据。眼下心力交瘁之际,打叠不起精神去填。何以解忧?唯有新坑…(揍)

这个剧情跟《罗马假日》有点像,柯蒂斯是一介平民,杰克隐瞒王子身份,赖到他家里去住。就这。次次都是老柯主动追求、死缠烂打,这篇换杰克主动一次,“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张兆和)。

破题:“石与星”,星星坠落到人间也不过是块石头,混在普通石堆里,谁也认不出它。


--------------------------------------------------------------


1

那天下午天色如有病容,密云不雨,风里都是土腥味。柯蒂斯面对桌上几张账单,心情如同窗外天气。

再拖欠下去,他的咖啡馆就要断水断电了。

两个服务员的工资也停发了一个月,娜塔莎是他老友兼咖啡馆合伙人,但莎伦只是来勤工俭学的研究生,人家要拿薪水交学费的,凭什么白给你做奉献?

就在他揪着胡子、眉毛打结地想办法的时候,外间一阵喧哗。莎伦跑进来,惊慌说道,老板,有个客人在咱们这儿食物中毒了!

柯蒂斯从桌子后面跳起来。叫救护车了没有?

叫了,说是两分钟就到!

他跟着莎伦急匆匆往外跑。外间吧台和咖啡桌之间围了几个人,他拨开薄薄一层人墙,看到一个在沙发座上蜷缩成一球的人。看不到脸,只能看到一个后脑勺,上衣是件旧兮兮的肥大冲锋衣,下身一条破洞牛仔裤,一双很脏的匡威帆布胶鞋,鞋帮上净是裂纹。

地上有一摊呕吐物,桌下也有。那人抱紧肚子不断呻吟,状甚痛苦。柯蒂斯环顾一下室内其余顾客,即使没过来围观的人也站起身,不安地张望。

娜塔莎弯腰在那人旁边,正用纸巾替他擦嘴边的秽物,抬头向柯蒂斯做了个大事不妙的表情。柯蒂斯飞快往桌上看一眼,桌上一只空咖啡杯,一只小碟,碟里还剩最后一口芝士蛋糕。他低声问莎伦,蛋糕是今天新鲜的还是昨天的?

莎伦竟有些迟疑。我也不记得……有可能是昨天剩下的。

柯蒂斯暗中一攥拳头。真是祸不单行。原本他坚持食物一定要供应当天最新鲜的,但这阵子财政赤字太多,店员大概也想替他节约一点。他蹲下来,柔声说,您现在觉得怎么样?

那人呻吟道,胃疼……头晕,想吐。

柯蒂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小声问道,您来这儿喝咖啡之前,还吃过些什么东西?

那人说,之前一整天我什么都没吃过……

玻璃门被推开,两个急救人员闯进来,大声问,病人在哪儿?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这是柯蒂斯在医院急诊室外坐着的时候,心里一直盘旋的话。

餐饮业最忌讳的就是食品不卫生、食物中毒,万一人家不肯善罢甘休,告他一状要赔偿,他是没有悬念地稳输。还不光是赔钱的问题,咖啡馆以后也别想开了。

他两腿神经质地抖动,心里紧张盘算,到底怎么样才能安抚住那个人,让人家放他一马?

 

这样等了一阵,黄昏之际,雨终于下来,粗重雨点抽打走廊窗户。柯蒂斯双手插袋,呆呆看一阵雨,低头给娜塔莎和莎伦发了“早点关店回家”的讯息。医生出来,他一个箭步窜上去。

医生神态轻松地告诉他,是葡萄球菌肠毒素中毒,呕吐已经止住,腹痛也缓解了,病人有点脱水,还有营养不良症状,不过都不严重,留观一晚就可以出院。

柯蒂斯皱起眉问,营养不良?

医生点点头。流浪汉常见问题。

他是个流浪汉?

是啊,我问他的住址和家人联系电话,他说他没地方住,也没有家人。年轻的医生颇同情地看了柯蒂斯一眼。兄弟,要让我说嘛……你最好小心点。

小心什么?

小心别被人讹上了、甩不脱。

柯蒂斯张了张嘴,做了个“哦”的口型。好的,谢谢您。我现在能去看看他吗?

 

病房里有一股橘子味清新剂的味道。那人躺在病床上,脏衣服已经被换成了浅绿条纹的病号服。听到门响,他朝这边转过头来。柯蒂斯第一眼看清楚他的面貌,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这流浪汉居然是这么俊美的青年。那副面色固然憔悴,一对眼睛仍晶光闪闪。

柯蒂斯一生未见过比那更漂亮的眼睛。

他往床边走去,砰地一声大腿碰在椅子上,那人盯着他,脸上笑意一现即没。

柯蒂斯干咳一声,莫名觉得狼狈。他说,你好,我叫柯蒂斯·艾弗瑞特,是狐狸咖啡馆的老板。

那人说,嗯,我知道。您家咖啡馆的蛋糕很好吃。

头一句话就带着骨头。柯蒂斯只好装没听懂,他拉一拉椅子,坐下来,双手摆在大腿上。我该怎么称呼你?

你可以叫我杰克。

柯蒂斯打叠起诚挚歉疚的微笑,杰克,你现在觉得好些了吗?

流浪汉杰克的睫毛像一种蛾类翅膀,上下扇动几下。还好,痛还有点痛,不过不厉害了。

柯蒂斯做欣慰状。那就好,那就好,方才我在外面一直很担心。这件事实在非常遗憾,你说怎么解决为好?……杰克,不瞒你说,我的咖啡馆经济状况很差,小额度的赔偿我借一借钱还能付得起,要是……

他窘得自己停下了,呼吸都屏住了一刻。

像风吹来似的,杰克脸上起了个突如其来的笑。他哼一声说,放心,艾弗瑞特先生,我不会起诉你。

柯蒂斯大大松一口气,就在那口气松到一半的时候,杰克又说,但是……

于是柯蒂斯的心又提溜起来。

但是,医生说我需要找个舒适安定的地方休养一段,我暂时没地方可去。

柯蒂斯暗忖“来了”,果然那医生见多识广,料事如神。他又干咳一声,我帮你找一间酒店住下,房钱我来付,如何?

杰克面无表情地摇摇头,太吵,房间丑,东西难吃,我也不喜欢清洁员每天进出房间。

一大串理由似是而非,更像是吹毛求疵。恰此时窗外喀喇喇打了个炸雷,帘外风雨交加,杰克幽幽叹息一声,神情黯淡苦涩。柯蒂斯顿觉自己被衬托成一个毫无同情心的恶汉。

他一咬牙。那你觉得怎样才舒服?

杰克转了转眼珠。你家里有地方住吗?

我家?我家只有一间卧室……

客厅总有吧?

你要睡客厅?

当然不!杰克的眼皮耷拉下一半,虚着目光,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我睡你的卧室,你睡客厅。


(TBC)


发誓这次要简单点写!!!!!就王子追男友这么简单。一定不整复杂深刻的。请人民群众监督!

还纠结了一会儿到底叫“石与星”还是“星与石”,后来想,“爱与毒”的格式,老柯是爱杰克是毒,那么这个也循例,老柯是石,杰克是星。


15 Mar 2017
 
评论(71)
 
热度(553)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