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尘与镜(15)

第十八章

柯蒂斯的双眼也倏地亮起来。他猛地往前一扑,整个身子都异常敏捷地腾起了一下,仿佛要抓住那句话在空气的余音、不让它逃逸。

他急促地低声说:什么?!那人不是怀亚特?

杰克摇头,不是,怀亚特·墨菲是个金发青年,个子也没那么高。外面那个以墨菲勋爵自称的人是假的,我敢以性命担保。如果我的话有假,就让上帝罚我我一辈子回不了家乡。

柯蒂斯瞪视着他,目光犹如刚擦拭过的刀锋,嘴唇动了动。杰克立即扬起下巴,脸颊一歪。不要问我怎么会认识怀亚特,不要问,你答应过我的,记得吗?

柯蒂斯的嘴巴在络腮胡中间抿了一下,腮帮上的咬肌鼓胀。他缓缓说道,我自己说过的话,我记得。

他慢慢把后背向后放倒,搁在沙发靠背上,一手托住另一只手肘,食指和拇指拧住一撮胡须。双眼始终紧紧盯视杰克。

杰克迎着他的目光,冷冷说道,您打算怎么处置?

你放心,敢到这儿来行骗的骗子我都不会放过的。

他可能不止是个骗子,还是个杀人犯!

柯蒂斯连续眨了几下眼,显见脑中正在飞快运转,他徐徐说道,我已经接到好几位主顾的委托,要我做中间人,从这位勋爵手中购买他的收藏——王子当年送他的钻石、手札等等。

杰克失声道,还有这种交易?他的面色变得更青白,扶在膝上的双手起了一阵震颤,说不清是愤怒还是恐慌。

柯蒂斯审视着杰克的表情,淡淡说道,有价有市,这交易也并不肮脏,但如果此人身份是假冒的,他手中所谓皇室物品只怕也是假的——金先生,你不会恰巧也能鉴别国王的内裤和笔迹吧?

他说出这句话微笑了一下,明显并没当真。

杰克却没笑,他沉声道,是的,我能。

明知这样回答会令加剧柯蒂斯对他的各种怀疑,也顾不得了。

他发现柯蒂斯面上飘过一丝阴鸷之色,一闪就隐没了,短暂得像个幻觉,但那让他心中一惊,想起面前这个络腮胡男人能有今天的地位财富,靠的当然不是面对他时表现出的温厚。

柯蒂斯保持缄默,神情异特。杰克上半身前倾,声调迫切地说,我需要一个跟那个骗子单独说话的机会,柯蒂斯,你能否……

话没说完,图书室的门忽被砰地一声推开,门口两位女士探身进来,先有一人带笑大叫道:哈!艾弗瑞特先生!你躲在这儿……

她们的话戛然而止,待看清他对面还坐着一位苍白俊秀青年,先是惊诧了一下,其中一人说道,哎呀,我们搅扰了您的雅兴,太不识趣了。随即两人都用手绢捂住嘴,故意发出撞破秘密的得意的格格娇笑。

柯蒂斯站起身,若无其事地跟她们说话。

杰克历来厌烦中年女人的故作姿态,这时情绪尚未平复,更懒于应答,便把头转到一边去。


耳朵里其他声音逐渐消退,他想起某次性爱之后怀亚特温柔的话:……殿下,你就是希腊神话中的帕拉墨得斯王子……我知道你将来会爱上别的人,但你将是我唯一且永远的爱,你永远是我的神、我的国王。

 

“怀亚特勋爵”获得前所未有的热爱与欢迎,人人被他的美貌、风度和谈吐折服。艾弗瑞特府中表面一切照常,柯蒂斯仍然早出晚归,杰克仍平静地继续他的教育事业,索菲仍热衷于每天与老师探讨“爱情”。

她说,我想过了,如果遇到危险的是我爸爸,我就愿为他挨刀子什么的。那我对柯蒂斯的感情能叫做“爱情”吗?

杰克:不能。

索菲耸耸肩,你会说这是“父女”之间的爱,是不是?可我又不是他亲生女儿。

杰克倒吃了一惊。等等!你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

索菲面不改色地点头,嗯,早就知道了。既然我跟他不是真正的父女,那将来只要我想嫁,就可以嫁给他,你说对不对?

机敏如杰克也一时语塞。他看着索菲严肃的表情叹一口气。是的,亲爱的,你说得对,但那要等你长大,而且要你爸爸也愿意才行。

索菲的眼睛骨碌碌转了几圈,在杰克脸上定住,她狡黠一笑。你是不是嫉妒啦?我知道,你也爱上我爸爸了。她瞪着杰克,像揭破一个重大秘密后等待对方大惊失色。

但杰克只神色如常地莞尔一笑,亲爱的,这个你说错了。

索菲一歪头。哼,别硬撑啦,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从来不让别人用你的餐具,可是上次柯蒂斯用你的杯子喝了茶,你就什么都不说。哼!

杰克脸上有点发红。年轻的女士,你对世界和人都了解得太少,不要以为你喜欢的东西别人就都喜欢。如果我要选择“爱”的对象,那他必须是一位完美的绅士或淑女,你爸爸还差得远呢。

索菲:我爸爸明明就是最完美、最英俊的男人,你敢否认?

杰克故意张开嘴巴发出“哈哈哈”一串嘲笑,然后说:请简述一下他的“完美”?

他身材最好、眼睛最蓝!

根本不是!你就没发现你爸爸的蓝眼睛有一点发绿?

正斗嘴斗得起劲,柯蒂斯走了进来,两人立即噤若寒蝉,一起朝他转过两张佯装平静的脸。

柯蒂斯看看杰克又看看索菲,挑一挑眉毛,我是不是打断了你们的……吵架?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没有!

柯蒂斯朝杰克点点头,金先生,麻烦请来一下。

 

由柯蒂斯的耳目们带来的消息是,昨天“怀亚特”到一位男爵的乡间别墅去拜访、饮宴小住,明天下午回城。他用一根炭笔的笔杆在书房桌子上的地图上画线。看,他们将会走这条朱诺大道,经过废弃的采石场,接着路过这一大片历史悠久的坟场。

地图上的坟场画满了十字架做标示。柯蒂斯把笔倒过来,笔尖在坟场某处重重圈了个圈子。

杰克问,这是什么意思?

柯蒂斯笑一笑,这儿就是你将要跟他单独会面的地方——我们会在这儿阻截他的马车。

 

杰克以为自己会跟他们一起潜伏在路边野草中、等马车驶过时冲上去,但柯蒂斯并没给他这个机会,他只要求他在几十米之外的车中独自等待。杰克怀着焦虑的心情枯坐,一直竖耳倾听,大概等了几个小时,才似乎听到远处传来一声隐约的惨叫。那声音被风送过来,模糊得让人疑心是听错了。

又再等待了一会儿,车外传来急促的奔跑声,迅速地由远及近。是埃德加,他伸手在马车车壁上拍一拍。走吧,柯蒂斯让我带你过去。

这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但月亮还没来得及把光芒发挥出来,他们在昏昧的光线里绕过斜坡,踏着簌簌的草叶往前走。面前出现了一个石头墓穴的入口,外面还有两个身材彪悍的汉子立在那儿,正把一个铝制酒壶传来传去地喝着,每人腰间都醒目地别着一支短枪。埃德加朝墓穴中一摆手,示意杰克自己进去。

约莫弯腰走了一小段路,通往墓穴深处的路逐渐宽阔起来。杰克顺着路转个弯,看到前面一段短石阶,向下连着一块方形的开阔地,两边各陈摆一具石棺。

棺上放了几座烛台,烛火荧荧,显得这地方更加阴森可怖。柯蒂斯倚在石棺上,双手抱在胸前。他脚下倒着一个蜷缩着的、衣履华丽的人,双脚在脚踝处捆住,双手绑在身前,一动不动,似乎是晕过去了。

杰克朝柯蒂斯点一下头,慢慢走过去,他抬起脚尖踢在那人的肩膀上,把他的身子挑成仰卧的姿势。

那人像被打死的动物尸体一样,半边身体砰地摔到一边。那张俊美面孔像一幅好画被粗暴地涂抹过,一只眼睛像牛血李子似的肿得发紫,鼻孔和嘴角淌着血,血糊住了两撇黑胡子。

杰克想起自己被捆绑着塞在马车暗格里的经历,口中喃喃说道,你们下手还真不轻啊。

柯蒂斯说,这只是对待这种骗子的标准流程。好了,现在他是你的了,你先跟他谈,最后我来收尾。

我需要点水把他弄醒。

柯蒂斯嗤地笑了一声,把石棺上面的蜡烛台拿下一座,走过来蹲下,淡淡说道,你知道人身体上最敏感、感觉神经最发达的地方是哪儿吗?是手指。

他说着拎起“怀亚特”捆住的的手,将烛焰凑过去。

随着一股皮肉烧焦的气味,那人惨叫一声醒了过来。他急促喘息,双手双脚徒劳地挣动,嘶声叫道:……别杀我!你们不就是要钱吗?我愿意给!你们可知道我是谁?我以前是国王的情人,我有钱,很多钱!你们让我写一张字条,派人去我家中取钱,多少都可以……

柯蒂斯把手中蜡烛台递给杰克,往后退了几步,动作十分绅士地朝杰克一摆手掌。

杰克在“怀亚特”身边坐下,把烛台放在手边,盘好双腿,冷冷说道:闭嘴。

那人果然闭紧嘴巴,不敢出声,只惊恐地瞪大一只眼看着他,鼻翼随着呼吸扩张又收缩。

杰克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怀亚特·墨菲。

杰克笑了,摇摇头。不,这不是你的名字。我再问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真的是怀亚特·墨菲!真的!我有证明文件,我有授勋勋章!

杰克叹一口气,头也不回地说,柯……请来帮个忙好吗?

 

半分钟后,那人惨嚎道:我说!我说!……我叫爱德华·彼得斯!我不是怀亚特……

杰克厉声道,那么怀亚特·墨菲上哪儿去了?是你杀了他?

不!我没有杀人!他是害了急性脑膜炎死掉的。

虽然杰克早有心理准备怀亚特已不在世间,但亲耳听到还是心中一黯。

接着,他从这位爱德华·彼得斯有点颠三倒四的叙述里,终于明白了事情经过。


半年前怀亚特的寡母去世,他告别杰克,离开行宫回乡处理丧事。母亲下葬后他在家中处理地产等杂务,不久老国王驾崩,王子即位,怀亚特颇为喜悦,赶往夏伊洛王宫去观看加冕典礼,他以为能获得新国王的秘密接见,谁知新国王竟翻脸无情,“像赏一只狗一样丢来一个勋爵的封号”,就把他赶走了。

怀亚特混在首都人群中看了新王加冕后骑马巡街、接受欢呼,之后带着破碎的心离开了夏伊洛。他四处流浪散心,在一个小城暂时停留,遇到了时为戏班男演员的爱德华·彼得斯,遂像自暴自弃似的(这个判断是杰克私下做出的)跟爱德华日夜厮混。某天喝醉了酒,他便向爱德华透露了自己曾做过王子的情人(杰克听到此处叱道,是不是你听到这个就起了杀他的心?爱德华哀叫道:没有,绝对没有!我是个演员,我不是杀人凶手!)。

一个月后,怀亚特染上急性脑膜炎,病了一周,死在小旅店里。爱德华拿走了怀亚特的全部遗产,包括他随身携带的王子的情书、几件作为礼物的珠宝以及爵位勋章等等。

他换了一处地方,开始顶着怀亚特的名字四处干谒,以他的美貌、演员的职业能力,竟然所向披靡,从未有人起过疑心。于是他又做起“贩卖皇室私物”的买卖,按照原件伪造情书,让裁缝绣几件内衣谎称是王子贴身衣物。他走了好几座城市,巧妙地讨得那些头脑简单的贵族子弟的欢心,财源广进……后来他在某个来到G城。

 

听完这大段故事,杰克沉默了一会儿,问:他临死前有什么遗言吗?

爱德华·彼得斯想了想。没什么,几乎都是胡话,他死之前已经不太清醒了。

杰克不死心,又追问道,他一直没提到什么名字?

爱德华·彼得斯忽然“啊”了一声。他念过一个奇怪的人名:帕里墨迪……墨什么……

杰克心中一痛,说,是不是帕拉墨得斯?

是是是,就是这个怪名字!我记得他临死那天喊过一句“不,他不是帕拉墨得斯”。

 

帕拉墨得斯是希腊神话里俊美聪颖、才华横溢的王子,被奥德修斯设计陷害,身受不白之冤。当年怀亚特跟杰克缱绻之时,曾把那个王子的名字作为给杰克的昵称,那是属于他们两人的秘密。假国王知道怀亚特与杰克有私情——其实他们的私情在宫中早就是半公开的;或许他早有一张王子情人们的名单——他不敢也不愿再续前情,只赏他一个封号把他打发走。

然而怀亚特临死前一定想通了:那个匆匆接见他一面就把他撵走的国王是假货,根本不是杰克,不是他的帕拉墨得斯。

 

杰克在心中默念道:怀伊,亲爱的怀伊,你安息吧,我会回到夏伊洛,让那个赝品和戴沃公爵一干人的头颅在行刑台上滚动,为你和我报仇。

他这样怔着的时候,柯蒂斯的目光始终在他脸上扫来扫去。爱德华·彼得斯哼唧了两声,乞求道,我知道我不该用死人的名义骗钱,不过骗钱嘛,罪不至死,那些钱多得没地方花的阔佬们,骗他们一点也算劫富济贫,强盗大人,你说是不是?……您放了我,这笔买卖日后咱们可以分钱,保证财源滚滚……

杰克不理会他,转头向柯蒂斯说道:马车垫子下面有一样东西,我忘记带来了,能否请您去让埃德加跑一趟,拿来给我?

柯蒂斯眨眨眼睛。好的。

他大步走出去。待他的脚步声在甬道里远去,杰克伸手往怀中一探,手里忽然多了一样东西。是一把象牙柄的拆信刀。刀光一闪,刀锋已经抵在爱德华·彼得斯的咽喉上。

那可怜的前演员浑身都颤抖起来。杰克压低声音说,别出声,出声我就杀了你。

他微微一笑。彼得斯先生,你可知道我是谁?……我的名字是杰克·本杰明,我就是怀亚特那位戴王冠的情人,如假包换。

爱德华·彼得斯那一只没被打肿的眼睛睁得滚圆,杰克把刀锋用力一压,继续说道,你刚才说骗钱的罪、罪不至死,嗯,这点我也同意。但是你到处散布关于我的谣言,用你拙劣的技术伪造我的便笺、手札和给怀伊的情书,这个,抱歉,这就是死罪啦!……安息吧,彼得斯先生,到了那边请帮忙转告怀伊——我爱他。

最后一个字音尚未落下,刀锋已横向一勒,利落地割断了那条喉咙。

 

柯蒂斯回来的时候,血还咕嘟嘟地在冒最后一股,带血的拆信刀丢在爱德华·彼得斯那尸白的面颊旁边。杰克双手抱在胸前,倚在石棺上,身上干干净净的,一滴血也没沾。

柯蒂斯只愣在那儿愣了一秒钟。他并没大惊失色,也没有出口责备杰克,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说道,你杀了他。

杰克审视他的脸色,惜字如金地说:是的。

柯蒂斯走到死人身边,弯下腰仔细端详了一阵,居然笑了。伤口切得很干脆,一般人第一次可做不出这么漂亮的活儿,你以前杀过人?

杰克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柯蒂斯慢慢转身,盯着杰克。你知道这样杀掉他、会让我多么难办吗?

杰克说,我知道。他似笑非笑地皱起唇角。但我相信无所不能、英明神武、神通广大的黑帮之王艾弗瑞特先生必定会有法子解决的,不是吗?

金先生,这个时候的谀词太不真诚了,我拒绝领受。

杰克说,哦不,柯蒂斯,这不是谀词,是我早就想跟你说的真心话。

他猛地露出失悔的神色,这句用玩笑做伪装的赞许忽然就真了。柯蒂斯心中大为震动,竟一时不知该答什么。

两人互相瞪视着,缄默了一阵。柯蒂斯清一清嗓子,说道:明天……咳,你可知道明天这位怀亚特勋爵有什么安排?

……不知道。

他将会跟一位从邻近的S城赶来的小姐共进午餐。这位小姐的父亲开着铜矿,家中非常有钱,可惜没有爵位。小姐十分仰慕贵族阶层,对跟皇室有关的东西和故事非常感兴趣。这次她出了极高的价钱,委托中间人联系到怀亚特勋爵,想要亲耳听一听皇室秘闻……那位中间人就是我。如果她连夜赶来、明天还不能见到勋爵,她一定会非常非常非常失望。

杰克怔了一下,冷笑一声,摊摊手。那就让她失望一次吧,对她日后的人生也不无裨益。

络腮胡里那张嘴巴突然展开一个莫测的笑意。不,金先生,我有更好的办法。

是什么?

这个办法能让小姐心满意足,我也仍能得到那一笔中间人的谢礼,本来要被这位彼得斯先生骗去的钱,我们也不妨代他收取、保管了。

杰克看着柯蒂斯眼中的光,不知怎么有些悚然起来。他问,到底是什么办法?

柯蒂斯极温和地一笑。那姑娘只听说勋爵面相俊美、风度不凡,可并没见过勋爵的尊容。金先生,说到俊美与风度,这城中还有谁比得上你呢?来,就委屈你去当几个小时的怀亚特·墨菲,陪她共进午餐吧!

(TBC)





前段时间更得少,这周加一次。

以及算无遗策的老柯并不知道自己阴错阳差地邀请了怀亚特真正的情人去假冒假怀亚特……

11 Nov 2016
 
评论(55)
 
热度(523)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