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尘与镜(11)

第十四章

 

国王被抬回卧房,除掉外衣,三位御医立即围上来做检查。强尼暂时没跟过来,托马斯虽然还不全明白他的用意,仍卖力表演,闭上眼哼个不停,医生的手指稍用力按压,他马上把呻吟音量调大一格。

他演得过于逼真,身边人面面相觑,不由慌了手脚。国王身上并无明显伤痕,没流血也没淤青,可怎么好像伤势奇重的样子?

御医中最年长、资历最深的一位俯身在国王耳边低声问,陛下,您得详细指一下,到底哪疼?哪里最疼?

托马斯偷眼往人群外瞄了一眼,强尼不在。他胡乱往后背和腿上划拉一下:我也不知道哪儿最疼。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唉哟,整个背都好疼!啊我难受得快死了,史托姆爵士在哪儿?把他叫来!快点,快点!

医生让托马斯翻成侧卧,仔细检查了他的脊背,又交换了一轮迷惑不解的焦虑眼神,其中两个医生耳语了一番,一人握住国王的脚踝,摘下衣领上的别针,在足趾上刺了一下。

托马斯大叫一声迅速缩回脚,这回是真疼。但医生们反而喜形于色,长长舒出气,纷纷说道:太好了,陛下的下肢神经是没问题的,肯定无瘫痪之忧。

托马斯却暗道不好,是不是刚才不该做出如此健康的动作?……他又皱紧眉毛,伸手抚摸大腿试图“弥补”,哼唧道,能动倒还能动,可是一动起来就更疼了。

御医中有一位年纪最轻的,目光灼灼,一见可知是执著果决的脾气,他上前说道,陛下,我认为您的关节骨头都没受伤,能否起身尝试行走几步?那样更便于我们做出诊断。

起来装瘸子不就更容易露馅了?托马斯眼睛一闭,头往枕头下面扎。不行不行,我走不成的。

那个年轻医生居然上来搀扶他。陛下,真的不要紧,您别怕疼,放心,不会有危险……

托马斯扭动身体、挥手臂试图摆脱他的手。他暗忖病人应该有烦躁和发脾气的特权,倏地抓起床边一个威尼斯彩绘玻璃杯扔出去。

“砰”地一声,杯子撞在墙上摔成粉碎。阖室震动,人们都呆住了不敢动弹,那医生也停住了手。

托马斯佯怒道:史托姆爵士怎么还没来?去找他!一个侍卫低声道,陛下稍安勿躁,已经派了好几人去催了。

这时只听门口有人说,来了,来了!史托姆爵士来了。

托马斯暗中松一口气,他始终怕自己的表演掌握不好火候,没有强尼提点协助,在这些专业医士面前坚持不了多久就要被戳穿。

强尼已经脱掉了骑装外套,披了一件薄外套,草草擦净脸上的泥土,其实他才是那个真受伤的人,与地面那下撞击令他的肩膀脱臼,刚接驳上去,连绷带都来不及吊好。他就那么用另一只手捧着手腕,一跛一跛地走进来。室内簇拥在床前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通道,让强尼·史托姆能走到御塌边。

所有眼睛都既羡且妒注视着他,都在表达同一个意思:这小子原本就受宠,这次勇救王上,岂不是更要红得没边儿?真想不到,老史托姆家当了一辈子默默无闻的王宫司库大臣,倒靠一个俊脸蛋的儿子抖起来了。

强尼当然感受到了人们眼中的复杂意味,他更知道,敌意往往是与妒意并生的。而床上躺卧的国王向他投来的眼神里,也有着只有他才明白的责怪之意。

他拖着疼痛的腿脚跛行到床前,扶着床柱站定,柔声说道,陛下,抱歉,我在这里。

托马斯颇戏剧性地努力撑起一点身体,伸出一支手臂给他,表情好像就要哭出来。史托姆!我的后背和腿都疼得要死啦,这个该死的大夫还想让我起来走路!

虽然自己才是那个浑身疼得要死的人,强尼还是差点被托马斯的演技逗得笑出声,他心说,好样儿的!同时赶紧弯腰,单手抱持国王的上半身,装作给他整理枕头,掩饰面上笑意。

两人距离最近的时候,托马斯用旁人听不见的声音在强尼耳边骂道:混蛋!

强尼重重咳了一声。什么?陛下,还有哪儿不舒服?头疼吗?

不幸御医们又围上来,其中一位年长者说,史托姆爵士,王上畏痛,我们希望他能配合治疗,您能否让陛下冷静下来、描述伤情?

强尼还没答话,年轻医生补充说道:恕我斗胆说一句,我还是坚持认为陛下没受什么伤,应该只是受惊抽筋,下地慢慢走一走,让血液通畅就好了。

强尼认真看了此人一眼,心下暗叹:你的医术倒真是高明,诊断得一点没错,下次我有了毛病一定找你看,只是对不住,今天可必须要跟你对着干啦……他脸色忽地一寒,冷冷说道,您是克莱门博士,对吧?

是的,在下威廉·克莱门。

克莱门博士,您对自己的诊断有几成把握?

八成……哦,七成吧。

强尼的脸愈发像挂了寒霜。陛下可不是乱发脾气的小孩子,他知道自己身体承受的痛苦有多重。您说陛下没受伤,难道是指责他无病呻吟?再说,万一陛下随便走动,加重伤势,您负得起责任吗?您愿意用职业生涯和名誉给自己的诊断作担保?

最后一句他特意加重语气。克莱门医生脑门上果然见了汗,犹豫一阵,说道,不,我负不起责任。那么,陛下还是卧床不动、静养为上。

强尼冷哼一声。而床上的国王则发出了时机拿捏得刚好的一声呻吟:唉,你们这群人既然诊不出什么来,就都给我出去。好歹我还可以一个人躺会儿吧?

几个御医再次面面相觑,低声商议。托马斯看了一眼强尼,获得一个肯定鼓励的眼神,知道自己演得很好,继续状似不耐地挥手。去吧去吧,我怕是倒要谢谢你们——我父亲要是早点换些医生,说不定这阵我还在行宫当王子!开一些止痛宁神的药,你们就退下吧,我需要的时候会召你们过来的。

御医们从药箱里取出药粉与药水,在床头柜上排好,行了礼,灰溜溜往外走,侍卫与廷臣、贵族们也垂首离开,强尼跟在后面,装作要走的样子,托马斯闭着眼,声音虚弱地下令:史托姆爵士,请留下陪我好吗?

 

强尼关上卧房的门,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阵,确定外面无人偷听,才吁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

这口气一松,他才感到浑身疼得简直受不住,像是骨头都要散开似的,髋骨与肩膀痛如刀割,不由得五官皱成一团,龇牙咧嘴地“嘶嘶”吸了几口气,伸手扶住墙壁支撑身体,虚起疼痛的那条腿,缓缓转身,向托马斯疲惫一笑。

托马斯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一对大眼睛瞪着强尼,十分不善,这次换成他面色一寒,冷冷说道,史托姆先生,今天的突发事件,我希望您能好好解释。

强尼一瘸一拐地走回床边,苦笑道,好,我解释,你别急。

他一手托着另一只手臂,走得极慢,每走一步都像忍受了很大痛苦。托马斯看着他的样子,语调放缓和了。不过你可以躺下来解释……等等,你不会也是装出来的吧?

强尼刚刚艰难地到达床边,闻言再次苦笑,嘿,你要检查吗?

谁知托马斯居然真的说:好,让我看看。

国王的豪华大床很高,强尼半边身体转侧不灵,使得躺上去都发生困难,托马斯敏捷地跳下地,转到他这一边,扶着他的上半身躺好,又俯身搬起他的腿放上床。

强尼托着手臂叫道:哎哎哎,轻一点轻一点,疼!疼疼疼……

托马斯没好气地说:我已经很轻了!比抱一只猫用的劲儿还轻。你怎么这么娇气?

待他把强尼的裤子褪掉一点,倒也作声不得,“娇气”的话是说不出口了,强尼的髋部和大腿侧面整片呈现狰狞的淤紫色,已经没一块是正常肤色。

强尼看着他的表情,轻笑一声。你以前没见过摔伤?只有一处关节脱臼、骨头没断已经算我运气好了。唉,你可真重,陛下,以后晚上我绝不再给你偷布丁吃了。

托马斯只抬眼看他一眼,就动手去脱他的长筒马靴。

强尼又叫起来:喂喂,你要干什么?托马斯,托马斯你……

托马斯淡淡说道,去掉靴子和裤子,给你上药啊,我让御医留下那些药就是给你用的。

强尼露出痛苦的嬉皮笑脸。微臣这副贱躯,暴露不雅,还是不劳国王御手了吧,我房中有仆人会替我料理的。

闭嘴。

一点点脱掉长靴,托马斯又动手去扒他的裤子。

哎哟,疼!

托马斯皱眉松开手,你的裤子怎么这么紧?

强尼咧嘴一笑,报告陛下,骑装裤子当然得贴身啊……

托马斯转身到床头柜抽屉里拿了把剪刀出来,从裤脚处把长裤剪破,这才顺利把裤子从强尼腿上弄下来。

他上上下下把那两条肌肉健硕、线条漂亮的腿看了一遍,努力压抑心中异样的感觉。强尼把托马斯的愣神理解到别的方面去了,倒也有点感动,他稍微支起一点身子,柔声说,你不用怕嘛,膝盖和脚踝有点扭伤,看上去是肿得有点吓人,好得很快的……你真想干点护士的活儿?那就拿那只白瓶子里的药粉洒上去,再用绷带缠上几圈。

托马斯照他的指挥替他包扎,把他的脚腕搁在自己腿上。强尼盯着托马斯双手的动作,猛然觉得有些窘迫,挪开目光。

他听到托马斯说道,史托姆先生,现在你能解释了吗?

哦!……对。强尼换了个语气,表情也变得庄肃,正色道,托马斯,今天这件事是为了给你和我争取时间。什么时间?原本“他们”计划让你彻底变成杰克本杰明的时间啊。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但你比起一个真正的王子还差得很远……哎哟哎哟,疼疼疼!我说的是实话呀……王宫中耳目繁杂,全国最精明的脑瓜、最毒辣的眼睛都聚在这儿呢,老王新丧之际大家都忙得脚跟打后脑勺,顾不上观察你、质疑你,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来一场舞会、一次比武、一趟赛马,你的笨拙马上就会启人疑窦,这点你承认吗?

托马斯不出声地点点头。

好,现在有了这场众目睽睽下的坠马事故,一切就都好办了——明天他们会宣布国王需要卧床静养,暂不临朝。实际上呢?我们关起门来,让你学会所有杰克本杰明会的东西。反正静养的时间长短,由你说了算。

托马斯顿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他未谋面的哥哥的名字:杰克生来就是王子,我学上半年也不可能做得像他那么好。

强尼脸上慢慢展开微笑。这点我当然料到了,基利波国有谁不知道那人是个“派对王子”?没错,杰克可能是全国骑术最佳、舞姿最优美的人,某位腰间还有赘肉、裤子第一颗扣子总是遗憾地系不上的年轻绅士确实比不上……哎哟哎哟,疼疼疼!这次我说的也是实话呀!你敢让我看看你的裤头吗?

托马斯只能狠狠瞪他。这确实太遗憾了,为什么宫中非要流行紧身裤?为什么御用裁缝们做的裤子的第一颗扣子总让人在吃饭的时候那么不舒服?唉。

强尼憋回一个笑,挥挥那只健康的手。唉,托马斯,杰克什么都做得好,有什么用呢?他运气没你好,所以现在只能在外边当孤魂野鬼,你呢,就算样样不如他,命运可是青睐你的啊。好,现在你听我说,我制造这次坠马事故的另一目的,就是日后若有人质疑你的舞姿不够好,“不像杰克”,我们可以把它推到“坠马受伤”上——自从受伤后,陛下腰腿落了点伤病,因此行动稍微笨一些,丑一些,这样人们就再也不会起疑心了。你也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不如杰克”了,懂吗?

这时,托马斯刚好把他的膝盖和脚踝包扎完毕。他把强尼的伤腿移到床上放好,点头说道,我懂了。

强尼面露得色。懂了就好,嘿,我这手一劳永逸、是不是特别聪明?特别天才?

托马斯并未回答,却一伸手抓住强尼那只扭伤的脚踝,轻轻一捏。强尼哎呀一声,疼得上半身抬起,一伸手按住自己的嘴巴,怕自己痛呼出声。

托马斯放松手指的力道,强尼拼命往嘴里吸气。这回换成托马斯憋回一个笑。他慢慢说道,天才史托姆先生,我确实是个没见识、又不聪明的乡下男孩,我承认,不过既然你的计划是要跟我合作完成,下次再施行这种危险行动之前,请你告知我,跟我商量。

强尼胸口起伏,瞧着托马斯瞧了一会儿,终于说道,我事先没跟你说,是怕你心中惦记着“坠马”这件事,脸上会提前露出恐惧、忐忑的样子。

你就那么有把握、你能自己解决这件事?

强尼的蓝眼睛中罕见地现出高傲之色。是的,我对自己的能力有十成把握。否则那些大人们也不会挑选我来完成这个任务。

托马斯嘴角出现一丝笑意。您愿意用职业生涯和名誉给自己的决断作担保?

岂止!我可以用生命做担保。强尼的声音忽而又变得柔和:托马斯,我用生命担保,我只会让自己的肉体和名誉受伤、不会让你受伤。

两人缄默对望半晌。托马斯开口道,既然如此,下次你施行类似计划之前,更可以提前告诉我了。

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你的能力,那么即使我知道五分钟后会从马背或别的什么地方掉下里,也不会再害怕了。

 

强尼又沉默了一会儿,点头道,好,以后我什么都不会再隐瞒你。

 


(TBC)


本来是打算哥俩的戏份都有的,结果……下次再轮到杰克吧~~~

急着出门,来不及细看细改,可能有文字上的小毛病,回来再改吧。


假期又有了盾冬文的新想法,实在太思念巴基了,快忍不住了,想开一个大长篇,从队3开始倒叙,第一人称,把吧唧到目前一辈子都细细地捋一遍,从芽詹时代到冬兵时代到空天航母到布加勒斯特出租屋、昆式机、瓦坎达以及之后的布鲁克林…………题目叫《我的前半生》(雾)然而这30万字能打得住吗……擦汗

10 Oct 2016
 
评论(46)
 
热度(480)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