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尘与镜(4)

第七章

 

托马斯梦到了母亲和父亲。

梦里,他又变回了一个十岁男孩,傍晚时分西摩太太在厨房做饭,火炉子上炖菜的香味飘过来,哈蒙德师傅在厅堂给他修理坏掉的八音盒。母亲在起居室弹琴,他趴在钢琴旁的沙发上,腮帮上鼓着一颗糖果,出神地望着母亲清丽的侧影。发梳松动了,母亲的头发从头顶散下来,她并不停止弹琴,只说,TJ,过来,帮我把头发束上去。他愉快地跳下沙发,双手拢起那一大把坚果棕的秀发,她雪白后颈上的香气阵阵袭来……这时门开了,一个高大的陌生人站在门口。母亲站起身来。TJ,那是你父亲呀,快去!

他狂喜地奔过去,那陌生的威严男人露出微笑,并张开手臂准备拥抱他。忽然,那人脸上的皮肤迅速变黑、塌陷,片片脱落,全身冒出强烈的臭气。他恐惧地大叫道,妈妈,快来啊,妈妈!……

 

托马斯!托马斯!

有人低声唤他。托马斯猛地睁开眼睛。

眼前没有父亲母亲,只有一张俊美的年轻人的面庞,微弱烛光映在他脸上。

他要想一下,才想得起跟这张面庞对应的名字。哦……强尼?

 

这是他在真正的王宫里度过的,第一个夜晚。

强尼·史托姆的身份变成了他从行宫带回的得宠廷臣。王子喜欢男人,这是宫中不公开的秘密,而双眼如海水湛蓝的强尼·史托姆又如此英俊。托马斯看到有些人以目光彼此示意,眼中有心照不宣的笑。

他被簇拥着进入了更衣室——王子需要换下“旅行”所穿的衣服。这房间金碧辉煌,所有家具都被锦缎包裹着,茶几上摆着新鲜水果与花卉。

仆侍们把王子旧时的衣柜、鞋柜打开,恭敬地垂手站在他身后等待。有人汇报说,请陛下暂且选用旧衣,等葬礼结束后,裁缝们会为您制作新衣。

托马斯凝望墙上挂着的几幅名家画作,看得出神,房中一度变得非常安静。

强尼轻咳一声。

托马斯猛醒,瞥了他一眼。强尼朝他眨了一下左边眼睛。这是他俩第一个约定,眨一下,表示应该屏退左右。

于是托马斯提起声音说,你们都下去吧,只留史托姆一个人。

人们依言退出,关上门。


托马斯长长松一口气,在房间里东摸西摸,低头嗅一嗅鲜花,又捻捻沙发的布料。他踱到衣柜前拎起一块衣角,赞叹道,天哪,看这刺绣!怪不得哈蒙德师傅说国家不能交给他。

强尼正在另一个衣柜里埋头扒拉,闻言不抬头地笑道,哈,“那个人”也许有很多毛病,但几件漂亮衣服可不能算在内。王室需要仪式感,人民其实并不愿意看见一个穿旧麻布衬衣、帽子光秃秃没有一颗宝石的国王……天哪,终于找到了!

找到什么?

找到一件你能穿的衣服。强尼把那套衣服困难地拽出来,在托马斯身上比量了一下。

那是一件后腰开缝、用缎带穿入扣眼控制腰身宽窄的黑天鹅绒礼服。

强尼已经动手去拆后腰的缎带结。托马斯莫名觉得受了屈辱,他皱眉说道,我没有那么胖!

强尼眯起眼睛,眉毛上下挑动两下,把礼服抛到他胸口上。好,那你穿给我看。

托马斯忿忿脱掉身上外套,仅剩衬衣,再把礼服披上,低头一看,发觉前面的扣子与扣眼确实无法团聚。

他没话可说,悻悻将之脱下。

强尼却说,不,别脱。

他绕到托马斯身后,给他调整缎带的松紧。

托马斯整个后背都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几个手指尖的碰触隔着衣服也十分鲜明,传来一种奇特的痒,他下意识躲了一下。腰后一紧,强尼把缎带拽住了。别乱动!试一试,现在能系上了吗?

……不行,还差一点。强尼,我听说,从前的英国国王亨利八世也是个大胖子。

那是因为他中年之后腿上始终有伤,没法运动。你看看“那个人”留下的衣服就知道他身材有多好了,你得把你身上属于乡村男孩那几磅肥肉减下去。好,现在系上了吗?

嗯,系上了。

强尼又绕回前面,审视一下礼服前襟,点点头,把配套的裤子丢到他面前,接着弯腰到鞋柜前打量,把鞋子一只一只抛出来。换,快换!上帝,咱们得快点,否则外面的人会以为……

他住了嘴。

托马斯正满地蹦跳着穿裤子。会以为什么?

强尼神情微妙地一笑,举起手放在嘴边,做了个奇怪的吞吐手势。会以为陛下“这种”毛病又犯了,在更衣室就急不可耐要来一回。

托马斯发出食物中毒似的一声呻吟。史托姆先生,我命令你!以后不许再做那种动作!

 

更衣过后是第一顿晚饭。托马斯只需要坐下,自然会有人过来把餐巾铺在腿上,把食物陈列到他面前。

从目前情况来看,要不出纰漏并不难。

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少吃。

强尼的指示如下:鱼、肉、馅饼、甜品统统不可以吃第二块。什么?肚子还半空?剩下的空地儿拿芦笋填上!敬爱的陛下,新鲜芦笋是最健康、最优雅的选择。

 

睡觉也基本不需要自己动手。托马斯站在原地,仆人们把丝绸睡衣端来,他草草套上,迅速爬上床。

强尼再次朝他眨了一下左边眼睛。他再次屏退所有人,只留下强尼。

大半天扰攘,强尼面上也终于有了一丝疲态。他低声说,仰面躺着,双手放在身体两侧……对!

他替他牵起被子,盖到下巴底下,非常认真地叹一口气。唉,我真希望明天早起,你的双下巴就不见了。

托马斯本想狠狠瞪他一眼,但眼睛已经困得睁不开。他迷迷糊糊想起最后一件事。强尼,你好像一直没吃也没喝?

你不用管我,我喝一口酒就能活三天。快睡吧。

……当国王也没有多难。我做得还不错吧?

闭嘴!睡!

 

他被强尼叫醒的时候,房间静得像个洞穴。他吸一口卧室里略微窒闷的气体,哑声问,该起床了吗?

强尼摇摇头,不,时间还没到。

他惺忪地抗议,那为什么叫醒我?

强尼压低声音说,待会儿他们会送新衣服进来、让你更衣。你的睡相太糟糕了,不能让他们看到你这个样子。

他的目光来回扫视,不断摇头。托马斯的身子趴在床上,给床画了条对角线,一只手臂伸在枕头下面紧搂住枕头,另一只手臂远远探到床边去,两条腿几乎劈成直角,一半被子踢到床下,一半身子露在外面。

但托马斯不打算动弹,他的小腿在丝绸褥单上滑动两下,脸又埋回枕头里,似乎又要睡回去。你太夸张了……谁会在乎国王怎么睡觉……

脸颊下面的枕头忽然被抽走了,他的头失去支撑,猝然跌落到床垫上。托马斯狠狠捶了下床,愤怒地睁开眼,却被强尼的表情吓住了。

白天笑嘻嘻的强尼这时显得面色铁青。你听着,我确实不在乎国王怎么睡觉,我也不在乎你怎么睡觉,我只在乎我和我家人的脑袋安稳不安稳。你要不想让宫里的探子耳目们起疑,就他妈起来给我摆个像样子的、国王的姿势出来!

 

托马斯一声不出地翻身,仰面朝天,并拢双腿双臂。强尼再次牵起被子给他盖到胸口,又四下走动,把被脚抚平,才长吁一口气。

他走到卧室窗边,拨开帘子看看天色,心中计算着在仆从们涌进来时悄悄离开、与传信人秘密会面的时间。

 

床上传来一个微弱的、可怜巴巴的声音。强尼……

嗯?

国王可以侧卧吗?

 

强尼转过身,床上的托马斯双眼盯着天花板、身子直挺挺像具木乃伊,他想笑,又忍住,走回床边,继续板着脸说,可以,不过也要侧卧得优雅才行。胳膊要这样,腿……哎,你往那边让让。

托马斯手撑脚挪,把自己的身子搬到床的左边,强尼在空出来的地方躺下,翻身侧卧,一只手搭在脸旁,另一只手按在胸前床面上,双腿微微弓起。看,这样就行了。

于是托马斯也翻过来,照强尼的样子摆放好四肢。


两个人变成了面对面的姿势,四只眼睛一眨一眨,互相凝视。

烛光微弱,但强尼仍然发现,托马斯的眼睛非常漂亮,嘴角有点委屈地朝下弯着,上唇绷紧的曲线明晰又迷人,下巴上一个小小凹坑,让人想伸手按一下……

他吸了一口气,坐了起来。很好,你就这么躺着,可别真睡着啊。我出去了。

托马斯问,你昨夜在哪儿睡的?

你房间外面,一张椅子上。

你在椅子上睡?!

强尼坐在他身边,俯下目光望着那张光滑的脸蛋和大眼睛,反倒笑了。这是荣宠的象征,你知道多少人打破头想争一个在国王卧室外守夜的资格吗?

托马斯不以为然地撇撇嘴,伸手在强尼背后的床上拍一拍。来,再躺一会儿。

强尼犹豫了一下,僵坐一整夜,强壮如他也难免腰酸腿疼,舒适的御床的诱惑简直比一打赤裸的姑娘还难以抗拒。

接下来,年轻国王抛出了他无法拒绝的理由。你要是不看着,我肯定又会睡着。

 

于是强尼再次仰面躺下去,再次长吁一口气,不过这次声音里充满松弛与惬意。

 

托马斯问了个奇怪的问题,嘿,你还没洗脸吧?

没有。

强尼听见他小声嘟囔,奇怪,真有人不洗脸就能这么好看。

他又笑了,柔声说,亲爱的托马斯,如果我没有“这么好看”,是没资格进宫做陛下的贴身廷臣的。

 

过了一会儿,托马斯又问,你今天会跟那些大人见面吗?

他们不会直接跟我见面,只会派可靠的人传信。

你能不能托传信的人问问,我哥哥杰克现在是死是活?

这个问题牵涉重大,强尼转头仔细盯了他一眼,头发摩擦枕头绸面发出嘶嘶声。他思考了一下,说,好,我会托他问。

你认为他还活着吗?

也许被关在一处极隐秘的地方,但多半是活不成的,留着他太危险。如果他死掉,你的脑袋和脑袋上的王冠就更稳当了。

托马斯幽幽叹一口气。

隔了好久,他黯然说道,如果他死了,我在世上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强尼也沉默了很久。他说,我进来的时候,听见你在梦里叫妈妈,做噩梦了?

是。

不用害怕,想想我就在你门外……托马斯,记着,我会一直在那儿。


(TBC)


TJ/杰克的卧室大致长这样:



我们小胖子很厉害吧?第一天就把喜欢的帅哥弄到床上来了,比他那个别扭的哥哥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雾)

柯总和杰克那边是苦逼的橘之恋,强尼和TJ是怦然心动甜蜜喜剧~

下章转场写真王子的戏。

06 Aug 2016
 
评论(48)
 
热度(636)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