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我的心曾破碎九次【3】

接《美国队长:内战》结尾剧情。HEHEHE

【1】 【2】

十个词:渴望,锈蚀,十七,黎明,熔炉,九,仁慈,回家,一,车厢。

(别名:队长救冬,九死一生。)


---------------------------------------------------

9

【十七】

任务报告:西柏林,1954年11月5日,英国上尉乔治·伯恩与两名美军中校。目标清除。实战测试任务完成。

任务报告:开罗,1955年1月11日,联合国外交谈判组组长唐·夏普,目标清除,任务完成。

任务报告:西柏林,1955年5月14日,北约组织詹姆斯·凯勒将军。目标清除,任务完成。

任务报告:马德里普公国,1956年1月1日,英国大使达尔顿·格瑞因斯及其副官一名。目标清除,任务完成。

任务报告:阿尔及利亚,1957年6月1日,法国国防部长雅克·杜普伊。目标清除,任务完成。

任务报告:巴黎,1957年11月12日,参与会谈的阿尔及利亚代表3名。目标清除。任务完成。

任务报告:墨西哥城,1958年5月10日,美国杰弗森·哈特上校及夫人,目标清除,任务完成。

任务报告:布加勒斯特,1958年9月24日,罗马尼亚社会发展最高委员会副主席彼得·康斯坦丁·雅西,目标清除,任务完成。

任务报告:1958年12月23日,都柏林,爱尔兰共和党议员伯蒂·马丁内斯、亚伯拉罕·安德森,目标清除,任务完成。

任务报告:1959年10月19日,蒙特卡洛,摩纳哥公国国务部长路易·皮埃尔,目标清除,任务完成。

 

任务报告:1960年7月7日,冬日战士失控脱逃,回到总部接受评估、修理、再植入。任务未完成。

 

房间里某个机器正循环播放他的说话声。那声音不像是他的,像一个具有他音色的机器人。

他听到自己机械、冷静地、一条一条念出了“任务报告”。

接着从头重复一遍。再重复一遍。再重复一遍。再重复一遍。再重复一遍……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刺耳的声音再次平缓、耐心地响起来:

冬日战士,你已经帮助组织清除了17个目标,相当成功。尤其是在阿尔及利亚的任务,你把凶手的线索引向当地爱国者运动,非常好,非常好。你为九头蛇解放人类的道路清除了17个障碍,非常好。

我们都坚信你未来还会完成170个、1700个任务。不要怀疑组织,不要动摇信念。不要怀疑组织,不要动摇信念。不要怀疑组织,不要动摇信念。不要怀疑组织,不要动摇信念。不要怀疑组织,不要动摇信念。

17个目标,17个路障,非常好,非常成功。记住你的成功,不要怀疑组织,不要动摇信念。不要怀疑组织,不要动摇信念。

 

在似乎没有尽头的“任务报告”的循环播放中,他几乎想要呻吟着痛哭出声。

 

又不知多久之后,“任务报告”终于停止了。那刺耳的声音说道,好了,我们暂时到此为止,睡吧,冬日战士,你醒来时还有更多的目标等待你。

 

他醒过来,茫然四顾。

那令他痛苦的声音没有响起,绑缚他的椅子也不复存在。他身下是一张床垫。

他在枕头上缓缓转动脑袋,奇怪,这房间有点眼熟。窗户玻璃用报纸严严实实地糊住了,灶台上有厨具、咖啡机,餐桌上花瓶插着一支雪球似的荚蒾。这是什么地方?

这时他听到一点异响,与房间相连的一扇小门开了。

 

那里应该是盥洗室。一个下半身裹着毛巾的男人湿漉漉地走出来,看到他睁着眼睛,一怔,随即笑了出来。巴基,早上好。

他张了张嘴,说,史蒂夫?……

水珠从史蒂夫的短发上滴下来,从肩膀滑到赤裸的胸脯上,他甩甩头,摔出好多水末,带着那个快活的微笑走到床垫边,蹲下来,柔声说,巴基,生日快乐。

 

他呆住了。

生日?今天是我的生日?……

是啊,3月10日,你的生日,99岁生日。史蒂夫伸手摸摸他下巴上的胡茬,指尖的触碰轻柔得像水珠滑过。今天也是第17天,我找到你的第17天。

 

他在枕头旁边找到一个黑色封皮笔记本,打开,扉页写着一行大字:Bucky is real。

 

2月22日

他找到了我。史蒂夫·罗杰斯找到了我。

我想象过这一幕。在我的想象里我会拔腿就跑。可是真看到他的时候,我没跑。

他跟我保证,没有人跟踪他,没有人知道他在布加勒斯特,复仇者联盟内部已经决裂,他不肯接受注册法的约束,就把盾和制服都留下,自己悄悄离开了。

他问我,能不能在这里借住一段。

我说,可以,但是要交房租。或者干活当房租也行。

晚上他睡地板。我睡床垫。

不过我知道他一直没睡着。

我也没睡着。

 

2月23日

与史蒂夫在一起的第二天。

上午亚力克打电话说有活儿要干,我到货运公司去开车送货,送完货,搭地铁回来。进门看到他已经摆好了午饭。

客观地说他的技术非常,非常一般。

他用那种皱着眉头的笑道歉,说,这就是军人的普遍水平。

我说,其实你只要继承莎拉三分之一的厨艺就够了。

这句话让他非常,非常开心。

但是晚饭还是我做了。

 

2月24日

第三天。

Bucky is real。Bucky is real。Bucky is real。Bucky is real。Bucky is real。Bucky is real。

 

他在菜市场买了鲜花。很多鲜花。

还有花瓶。

鲜花太贵了。我也许不该把我的工资交给他。

 

2月25日

第四天。

得去捡一张新床垫。新的旧床垫。我现在用的这个,就是捡来的。

他说不要捡,去旧货店买就行了。

他又说应该买一辆二手皮卡。

所以今早先去了二手车行,买了二手车。然后开着二手车去了旧货店和超市。

买了的东西:床垫,床头灯,浴帘,毛巾,花瓶,还有意大利面,还有……还有多得塞满冰箱的食物。

 

2月28日

第七天。

上午我送了最后一次货,辞掉了这个货车司机的工作。我辞工太突然了,亚力克非常不高兴,他给的工钱比该给的少了一半,并且把钱摔在地上。我没在意,钱我都一张一张地捡起来了。

是史蒂夫要我辞工的。

下午我跟着他去了一个地方。是个流浪狗收养中心。不知道他在哪儿看到的招工广告。

薪水不高,但是他说,这个工作比司机更适合我做。

我觉得也是。我真喜欢跟狗,还有他,在一起。

 

3月1日

第八天。

我问他,你是不是觉得我就像条流浪狗,所以……

我没问完就笑了。

 

3月2日

第九天。

Bucky is real。

 

3月3日

第十天。

我们快没钱了。他吃得真多,大概是常人的三点五倍,而且有时我觉得他并没吃饱,只是我做饭没做够量,他不好意思开口。

他说,其实他从未被正式宣布死亡,所以军籍始终没消,解冻之后军方给他寄过一张支票,是他七十年没领的薪水和军官津贴,有一百万之多。不过他已经捐给几个退伍伤残军人慈善机构了。

他开玩笑说,如果知道有今天,我真会给自己留点钱用的。

晚上我带他去了地下搏击赌场。这两年我需要钱买机票,或别的什么急用钱的时候,就到这种地方打几场,赚点钱。

每个城市都有这种地方。

他上场了,我没上。他说不希望我打。

我们赢了很多钱。

很多。

 

不过他也并非毫发无损。可能怕太能打了会露出破绽吧?他颧骨和肚子上挨了几拳几脚。

回家之后我拿装水果的塑料袋放冰块,给他冰敷。我记得很多年前,这事我经常干。

——那应该就是为什么他在冰块袋子底下向我微笑吧。

 

3月4日

第十一天。

买回了新咖啡机。

他做了美式咖啡。美式不好喝。我做了我自己研究出来的罗马尼亚式咖啡。他说我做的好喝。

所以以后每天早晨晚上我负责做咖啡。我还负责煎鸡蛋、培根。

 

3月5日

第十二天。

买了新烤箱。

他做烘焙倒是很拿手。总算他还有一项能拿来付房租的手艺。

我到附近去收集了一些招租的广告。应该租一间大点的公寓了。

 

3月6日

第十三天。

Bucky is real。Bucky is real。Bucky is real。Bucky is real。Bucky is real。Bucky is real。

今天收养中心的医生给一只有肝癌的老狗施行了安乐死。

那只狗被发现的时候有颈圈,也就是说,它贡献过自己的爱,给人类。但最后的下场是被抛弃。

我心情很糟糕。

下班回家路上,他带我去植物园的湖边坐了一阵。他说等租到一个带露台的公寓,会在露台上种花儿。

我心情好了一点。


晚上他做饭,而且洗碗。心情好多了。

 

3月7日

第十四天。

博物馆有中国“兵马俑”文物展览。去看展览。讲解里说,“兵马俑”是给国王陪葬的陶人陶马,他们相信国王在死后的世界也需要士兵保护。

兵马俑像一支被冻结起来的军队。

我觉得,我有点像一个复活的“俑”。

他说不是的,一点都不像。

 

3月8日

第十五天。

他吻了我。两次。

早知道要发生这个,今早我就会认真点刮胡子了。

 

 

3月9日

第十六天。

趁他出门晨跑的时候,我扔掉了那张老床垫。

房间里又只剩下一张床垫。

他跑步回来时愣了一会儿。说,谁要睡地板?

我说,没有人睡地板,床垫足够大了。

 


笔记本的内容就到此为止。

17天是今天。3月10日,生日。他吸一口气,把笔记本合起来,手在那个皮质的黑色封面上摩挲两下。

史蒂夫正在屋子另一角换衣服,蹬进牛仔裤,又套上T恤。嘿,巴克,快洗漱换衣服,咱们出去散步,然后我请你在一家好饭馆吃午饭。下午我来烤个生日蛋糕试试。

他笑了。要烤什么口味的?

史蒂夫系鞋带的手顿了顿,呃,鲜李子蛋糕怎么样?

好。那么,吃完午饭回来的路上,买一袋李子。

 

中午时候餐厅里的人不多。他们对坐读了一会儿菜单,按照身上带的钱数和菜品价格定了几种菜和两种汤。

史蒂夫举手示意服务员过来。服务员把他们念出的食物记下。他听到巴基说,您能不能推荐一种酒?

服务员说,也许您愿意尝尝这个,比如,一颗子弹?……

 

史蒂夫抬起头,只见那个秃顶男服务员正用一把手枪指住巴基的太阳穴。

近旁桌台的食客看到亮闪闪的枪,纷纷尖声惊叫,连滚带爬地往外跑,餐厅里乱成一团。

 

巴基并未惊慌,他只是稍稍侧转头,望着持枪的人。

那人说,我叫彼得·康斯坦丁·雅西,怎么样,你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吗?

史蒂夫的双手都摆在餐桌的菜单上,看到枪那一刻起他的手就没动过。最近的一把餐刀有七厘米远。那男人回头朝他吼了一句:你的手敢动一动,我立刻就扣扳机。

史蒂夫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动。他心里知道自己也不必动,巴基可以用他的钢铁左手挡住枪口,这样发射子弹是不能伤害他的……可是,一股极不祥的预感冰凉地涌了上来。

那男人转头继续瞪视着巴基。巴基面无表情地念出了一串数字:1958年9月24日。

叫彼得的男人略诧异地闪了一闪眼睛。你居然记得?

是的,1958年9月24日,我在布加勒斯特,罗马尼亚社会发展最高委员会副主席彼得·康斯坦丁·雅西是我的任务。我完成了任务。

彼得点点头,那是我父亲。我父亲遇刺时我是个32周的胎儿,我母亲悲痛过度,导致早产。她也没能从医院回家。所以我是个既没见过父亲也没见过母亲的人。我祖父用父亲的名字给我命了名。

巴基脸上出现一个奇怪的、释然的笑。我是混进发展委员会办公楼,用手枪完成任务的。用了两颗子弹。

对,一颗打中脾,一颗正中心脏。你都记得?

我记得,我记得每一个人。所以,你想做什么,就做吧。

 

史蒂夫的手猛地伸向那柄餐刀,但他迟了。

巴基并没有抬起手抵挡子弹,他一直保持着微笑,即使在子弹穿透左边太阳穴、带着血与脑浆从右边喷射出去的时候。

几乎是在枪响的同时,餐刀寒光一闪,刺进了彼得持枪的手臂。

 

史蒂夫只来得及冲过去,捧起了那个残破的头颅。

巴基显然已经不再呼吸,那个凄凉的笑就凝固在嘴角肌肉上,那张来不及品尝鲜李子蛋糕的嘴,那张半个小时前还给过史蒂夫甜蜜亲吻的嘴。

这天是3月10日,他的99岁生日,史蒂夫找到他的第17天。

 


--------------------------------------

 


史蒂夫睁开眼睛。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手心里都是汗,他却感觉那是巴基滚烫的血和脑脊液尚未冷下去。

旺达看了看他的脸色,不敢大声说话,站起身附到医生耳边,草草讲述了过程。她的目光一直担忧地盯着史蒂夫。

眼睁睁看着挚友兼爱人在自己面前被一枪爆头,虽说是幻境,但也实在太残酷了。

 

医生叹了一口气,哦,队长,我没料到会有这种情况。这种抵抗力已经不完全是自毁程序带来的,有一部分是来自他自己——潜意识里,巴恩斯其实是想要以死谢罪。他并没有真的原谅自己、放过自己,所以他放弃了抵抗。他放弃抵抗的结果……是死亡和你的失败。

史蒂夫面色灰白,他向医生点一下头表示明白,又转头长时间望着一旁沉睡中的巴基。

他记得在西伯利亚巴基对托尼说过“我记得他们每一个”。后来他很想跟巴基谈谈这个,只是似乎哪个时机都不对。

他知道他心中痛苦,却从未料到竟有如此之深。

 

第三次,这是第三次失败。他还剩六次机会。

 

(TBC)


【曾经承诺kid和Tisi要写“布加勒斯特出租屋的甜蜜日常”,这章也算是写了吧?嗯,我觉得算……】

26 May 2016
 
评论(88)
 
热度(142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