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爱与毒(番外二)




此番外献给 @K.I.D 主题也是她指定的:杰克的花拳绣腿与柯总的势大力沉……


番外二

多年后柯蒂斯告诉杰克,第一次看到他之后的五分钟,他就无可奈何地硬了。硬得像他们流浪汉称为“铁条”的隔夜法棍面包。

杰克的答案是标准的杰克风格:我知道,我是故意的。

之后他皱起眉,扬起下巴,垂下眼皮,带点嫌弃地盯着他。但我没料到你拖了那么久才干完那天被打断的事情。

 

获准从医院搬回王宫那天晚上,柯蒂斯给杰克开了个私筵,庆祝康复回家。列席者两人,一位是杰克,一位是国王陛下。

本来埃德加收到了邀请——非常正式的邀请,有邀请函。邀请函是杰克在病床上画的,图面照例有战斧和玫瑰,战斧斜上方多了一只飞翔的燕子。柯蒂斯解释说,燕子代表你,杰克说象征义是“果断机敏”。

埃德加盯一会儿那只燕子,又吃力地阅读内页的圆体英文和拉丁文,他抬头看柯蒂斯,柯蒂斯摇头,别看我,那段拉丁文我也不懂,大概是几句古诗。

埃德加眨眨眼。你把我的礼物转交杰克吧,我今晚不去了,代我谢谢他的好意。


于是这个私筵就开在王宫小厨房里。


为了方便亲自下厨做晚饭,柯蒂斯命人在国王套房之侧改建了一间厨房。装潢很朴素,就像最普通人家的厨房,餐桌也不大,只容两人面对面坐。

烤箱响了一声,柯蒂斯戴着厚厚的手套,弯腰把烤盘从烤箱里拿出来,放在餐垫上,旁边是火腿南瓜浓汤,奇异果鸡胸肉沙拉,芝士蘑菇。

杰克坐在厨房餐桌旁边,他一只手肘支着头,望着柯蒂斯头上的厨师帽和腰间围裙。每次他看到国王全副武装地穿上主厨装备都很想笑。普通主厨的帽子是白色,国王陛下的则是黑色。

柯蒂斯拉动几个盘子,让它们之间距离变得更恰当,又把放白玫瑰的花瓶挪正一些。最后他向杰克这边歪一下身,好让他伸手把帽子摘下来。

每次这么做的时候,他们都会相视,露出复杂的神情——剧院那个难以忘怀的夜晚,杰克也是这样一把揪下柯蒂斯的毛线帽。

他又替国王扯掉了隔热手套,抄起餐刀在餐盘上敲了敲。这是什么?

柯蒂斯摘掉围裙,在桌边坐下,搓搓手。是素食豆腐馅饼,里面放了燕麦和枫糖浆,我看了一下医生开的单子,你能吃的东西还不多,大致都在这桌上了。

他亲手拔开酒瓶木塞,把碧绿修长瓶子里的透明液体倒进两只杯子。杰克拿起来尝一小口,再次忍俊不禁。

不是白酒,是柠檬水,也难为柯蒂斯大费周章地把柠檬水灌进酒瓶里。以前陛下可不会做这种除了好看、别无益处的事。


两人执起酒杯,倾斜杯口,叮地轻轻相碰。眼睛越过杯沿紧盯对方的眼睛,非常专注。

 

无论祝酒多少次,柯蒂斯的祝词永远是,为你的健康。

杰克的祝词则永远是,为你的爱。

 

然后刀叉的声音响起来,四条腿在桌下相碰,膝头偶尔悄悄亲昵一下。

杰克的食欲和味觉尚在缓慢恢复中。柯蒂斯指指鸡胸肉沙拉,说说看,这里放了什么?

杰克像接受了一道考题一样,一面咀嚼一面向两边转动眼珠,肃然道,香草汁,油醋汁,海盐,黑胡椒……

 

吃到一半杰克才想起,咦,埃德加不来了?

呃,他今晚有事过不来,让我把礼物转交给你。

杰克放下餐具,十指交叉在面前,两根拇指托着下巴。得了,埃德的任务都是你安排的,他到底是过不来还是不愿来?

柯蒂斯用刀切一块馅饼放进杰克的盘子,没吭声。杰克盯着自己的手指尖说,我知道他心里一直没完全原谅我。

柯蒂斯倒并不否认。埃德有他的立场。不过他虽然对你有保留,如果有人用枪指着你,他替你挡枪子儿也绝不会犹豫。

杰克点点头,我知道,但那也是为了你。

他伸一只手在小腹上手术刀口处抚摸两下,嘴角似笑非笑。毕竟,要是这里的心啊脾啊打坏了,你又得捐器官,那就不妙了。

柯蒂斯把一块馅饼填进嘴里,只笑不说话。


杰克若有所思地说,要是我能做到一件事,埃德加肯定对我尽释前嫌。

是什么?

杰克想笑又绷住,憋住的笑意在眼睛里闪闪发亮,拖长声音说,那就是给艾弗瑞特王朝生一个儿子。

柯蒂斯噗地把嘴里的“酒”喷了出来。

 

一个小时后,负责清洁小厨房的年轻女侍偷偷把门推开一条缝,瞥见陛下倚在餐桌桌沿上,弯下腰,本杰明先生则扬起脸,两人正吻在一起。

她赶紧轻轻把门带上,惊魂未定地拍拍胸脯——培训期间王宫管家颁布了严令:胆敢惊扰国王与本杰明殿下“私密时间”的人,请自动辞职。

 

可惜那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杰克住院期间,国王的卧室也有了颠覆性改造:单人床换成了巨大双人床;原本那盏古董落地灯摆在左侧,柯蒂斯命人搜集到了一模一样的一盏,放在自己这一边。

第一次见这张巨型双人床,杰克叹了口气。造这么大的床是干什么!大得人要迷路。夜里我从床这边到那边去找你、是不是还要开车去?

宽敞点又不是坏事。

你觉得情人独处时更喜欢呆在小木屋还是足球场?

柯蒂斯抚了抚腮边的胡子。呃,我以为……你希望有张你父亲那样的大床。

杰克看了他一会儿,淡淡说道,我更希望一翻身就能碰到你,你跟我的距离不能超过我的手臂长度。我只要一张能满足这个需求的床。

好吧,明天换床。

 

从浴室回来,柯蒂斯见杰克面朝另一边侧卧,以为他睡着了,便虚起足踵,踮脚走到床边。

谁知他刚掀开被子躺进去,杰克霍地转过身来。

你没睡?

现在睡不嫌太早吗?

柯蒂斯还真探头看了看床头钟。十点半,对康复期的病人来说不算早了。

杰克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只小小的扁盒子,晃了晃,抛在柯蒂斯胸口上,里面格拉响了一声。

这是什么?

埃德加的礼物。你之前知道是什么吧?

柯蒂斯摇摇头,打开盒子,盒中物掉出来。是一条牙膏似的东西,遍体黑色,表面有金色斧头玫瑰徽号,显然是替王室订制的。柯蒂斯拨开盖子“嘶”地嗅一下,笑道,有点薄荷香气,这是什么?埃德那家伙……

他瞥到杰克脸上那古怪又暧昧的笑意,忽然明白了,吸一口气。

杰克悠然道,我现在倒相信埃德对我是有一些真心的。哎,等等,埃德成年了吧?

成年了,他只是娃娃脸而已,他交过的女朋友比我还多呢。

杰克笑道,不要紧,你交过的男朋友比他多。

他的手迅速滑下去,很不客气地隔着被子抓住那个东西,攥了攥。既然已有两张赞成票,今晚就……

Jackie,反对票也是两票。

除了你还有谁?它?杰克手底下又使劲攥了一下。

还有医生。医生说过,这个跟酒精一样,是你现在不能碰的东西。

杰克冷笑一声。陛下,你什么时候成了遵医嘱的人?上次在厄洛斯,手术刚做完一周就乘飞机的是谁?


柯蒂斯吸一口气,他知道论斗嘴他是永远、永远斗不过杰克的。所以他把杰克的手拿起来,放进被子,再转过身去。

睡吧,Jackie,明早我六点钟起床搭飞机走,但愿不吵醒你。 

他忍住笑闭上眼睛,听着杰克在后面忿忿地粗重出气,然后动作很大地转到另一侧去,床垫被弄得一起一伏。

 

柯蒂斯离开了七天。第七天回来时是下午。杰克不在房间。女侍说,殿下去了图书室。

等晚上柯蒂斯再从会议室出来,天已经黑透,八点半钟了。侍卫送来一张便笺:

“到图书室来吃晚饭。J”


图书室在北翼,囊括两代皇室的精心收藏五万余册,有足可傲视欧洲各大图书馆的大批珍版、善本、手稿、版画。

王后移居夏宫时带走了她作为嫁妆带来的一部分藏书。不过新王柯蒂斯迅速弥补了那一点损失,又扩充出一个房间预备放置新书。他做出另一决定是,皇室图书馆向社会开放,每周一天,需要递交申请,由专人审核,获批后便可到此查阅资料。


通往图书室的甬道静悄悄的,顶上灯光有些耀眼,廊毯绵软,柯蒂斯尽力把每一步跨到最大,只差没跑起来。

即使只是一周离别,也十分难熬。他恍惚想起那一次他坐在轮椅上、由人推到皇宫剧院去的一路上,他喘吁吁地不断低声催促,快一点,快一点……


他转开门钮,一步跨进室内,草草扫一眼,却一下没看见杰克。

图书室四壁贴着特制的吸音壁纸,因此比外面又更安静一些,就像置身海底一只巨大螺壳中。

四壁灯光异常柔和,一人高的木底座珐琅地球仪,几架木梯停在书架前,犹如等人攀爬的微型小山。两个单人沙发和桌子上凌乱地散放着一些打开的书、地图册。


一个惺忪的声音从窗口一张长沙发后面传过来,Curt?……啊,我睡着了。


柯蒂斯松一口气,走过去。边走边问,你一点东西都没吃?不该等我这么久,太晚了。

杰克正仰躺在长沙发上,薄毯盖到下巴底下,眼睛半开半合地说,我吃过了,别担心。


柯蒂斯在沙发边慢慢蹲下,柔声说,Jackie。

沙发上的人把脸侧到一边,做了个清醒之后的深呼吸,嘴角露出微笑,哦,不,我不是Jackie。

那你是什么?

我是陛下的晚饭。他转回脸,别有深意地微笑望着柯蒂斯。

 

柯蒂斯没听懂这句话。什么?

 

杰克猛地一挥手,把身上盖的东西掀到了地上。

毯子如云委地——跟他们初次见面的情景一模一样,底下是个赤裸的杰克。由于长时间在室内养病,皮肤仍白得没什么血色,牙白底子衬得纹身图案幽青:一柄战斧斜放在胸腹上,斧头锋刃砍在心脏所在处,斧柄底下一条盘曲的锁链。

锁链靠近心脏处有枪伤的伤疤,有一段短短的刀伤,小腹处又有一条刚愈合不久的手术疤痕。

不过他也不是完全赤裸的。

上一次他四肢扣着锁链,关键部位完全暴露,这一次那部位盖着一本打开的黑皮书。

 

杰克说,陛下何时用餐?饭菜要冷了。

 

两人互相望了一会儿,嘴角都控制不住地慢慢往上翘,努力压住笑。

杰克看一看柯蒂斯的脸,又故意垂下眼皮盯着他的裤子裆部。


这时,柯蒂斯问了一句妙极了的话。那本书是什么书?

 

杰克再也料不到他的国王情人会有如此幽默感,呵地一声笑出来,笑得浑身抖动,书也跟着身子哆嗦不止。他不得不伸手按在书脊上,防止它掉下去。


最后他答道,这本嘛,这是陛下的菜单。

 




他们从桌上滑下来,双双倒在地毯上。柯蒂斯展开手臂,杰克躺上去。柯蒂斯立即折叠起小臂,把他搂紧到身边。

杰克的脸颊贴着一面湿漉漉的胸口,彻底地松弛下来。他喃喃说,我爱你,Curt。那像是无意识之下说出的呓语。

他们像融合在一起的火堆,噼啪作响的炽烈高焰逐渐矮下去,变为木柴间细小温暖的火苗。

 

又过了不知多久,柯蒂斯说,图书室里要不要放一张床,按你喜欢的尺寸造?

杰克懒洋洋地笑了。不要,我很钟意沙发书桌和地毯。


他又说,真要放床,岂不是厨房、书房、会议室、觐见室、剧场……到处都要放一张?


本杰明先生,你竟有如此野心?

艾弗瑞特先生,你竟如此缺乏野心?



(End)




【图1:穿着睡衣回到卧室的柯特;图2:餐桌上振振有词的杰克】


疲劳驾驶,夜间行车,已经累瘫。爬走。

(并不)感谢kid和兔子两天来的催肉!Tisi 吃完心情有没有好一点啊?


那本希腊诗人《爱之歌》是编造的,那首诗也是我杜撰的。大家不用找我要下半首啦XDDD

13 May 2016
 
评论(75)
 
热度(1416)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