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爱与毒【番外一】

每年二月的某一天,王宫小剧院都会播放同一部电影:《铁达尼号》。观众则是永恒不变的三人组:小公主和她的两个爸爸。其中一个爸爸是国王,另一个爸爸是王子——从前的王子,现在的外交部副部长。

她有时叫他们爸爸,有时叫他们Curt和Jackie。

 

四岁之前,公主殿下可以自由选择坐在哪个爸爸大腿上看电影,或者在四条腿上爬来爬去。后来王子爸爸开始抱怨,亲爱的,你已经太重了,再吃这么多甜食你的身材就不美了,你的腰围现在是多少?芭蕾课上做阿拉贝斯克是不是有点吃力?

国王爸爸会立即把她抱走。公主伏在他肩头,一边伸手玩弄他的胡须,一边听着脑后两个爸爸的轻声争执:

Jackie,不用要求这么严格,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好了……有什么比她快乐更重要?

有啊——美永远比一切都重要。Curt,我知道你的童年不太开心、很想补偿在她身上,但我的女儿必须是世上最美的公主,必须是《天鹅湖》里的白天鹅。你见过有肚腩的胖天鹅吗?

她还是小孩子!小孩子当然会有肚腩!胖天鹅怎么了?也很美啊……

不过公主一点也不担心,她从小就天才地知道,杰克爸爸不管怎么冷嘲热讽,最后他总会听柯特爸爸的,所以她每天下午的奶油栗子加冰淇淋特餐绝对无忧。

看电影时,她坐在柯特爸爸怀里,杰克爸爸靠在柯特爸爸的肩膀上。

可是这部该死的电影,它有194分钟那么长。

……194分钟,对小孩子来说简直像一整年,所以公主总是忍不住在爸爸怀里睡过去,睡得摊手摊脚,毫无仪态(杰克爸爸常会皱眉说,仪态,亲爱的,仪态)这绝不能怪她。

有时她在苏格兰哨笛的音乐声中迷迷糊糊醒来,转头看看,银幕上两人在亲吻,再仰头看看,两个爸爸也在亲吻。

这时她也会天才地知道,自己应该继续睡,不去打扰他们。

不过每一次爸爸们都会把她叫醒,大家一起看电影结局。这时她的重要任务是给两个眼眶通红的爸爸擦眼泪。

 

七岁之前,公主殿下并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在这天看这部片子。她一直认为,原因是电影里的男主角名字叫杰克,跟王子爸爸一样,而女主角的名字叫露丝,跟她一样。

 

基利波国的小公主,国王的养女,名字叫Rose,是玫瑰的意思。

国王爸爸和王子爸爸有两枚一模一样的戒指,戒指上有玫瑰的图案。露丝觉得这棒极了,就像她每天都同时抱住两个爸爸的手指上一样。爸爸们在国外或在外地跟露丝视频聊天,最后总会一起抬手吻一吻戒指,就像吻了露丝一样。

王子爸爸的胸口也有一个玫瑰图案:一柄战斧斜放在胸腹上,斧头的锋刃砍在心脏所在的位置;斧柄底下一条盘曲的锁链。锁链上生长出一朵玫瑰。玫瑰的花心处有一块伤疤。

露丝喜欢趴在他胸前,用手描那朵玫瑰。有时她摸一摸那块伤疤,杰克会轻轻“嘶”地一声。

她问,还会疼吗?

不会,亲爱的,只是瘢痕组织总会比普通皮肤敏感,不要碰它就好了。

露丝后来就乖乖地不去碰那块伤疤。

但是……有一次她甩掉保姆,偷偷溜进爸爸的书房,发现柯特爸爸把光着上身的杰克按在沙发上,像舔蛋糕奶油一样反复舔着那块伤疤。

骗人。哼。Jackie又说不喜欢让人碰那个地方,为什么Curt就可以?……不过Jackie大概确实很不舒服吧?不然为什么他闭着眼、呻吟得那么难受的样子,还使劲抓挠Curt的后背?……哦,说不定是Jackie做错了事,Curt在惩罚他。嗯,一定是的。

 

直到七岁那年,露丝第一次坚持看完194分钟,一分钟都没睡。她第一次完整地看懂剧情,第一次为虚拟的、不存在的东西(那艘大船上并没有叫杰克和露丝的乘客,柯特爸爸说过的)感到难受,那不同于仓鼠“芝士”死掉的伤心,也不同于杰克生病时的恐惧。

柯特爸爸终于第一次给她解释。甜玫瑰,你知道为什么咱们要看这部电影吗?因为你爸爸就跟这里面的杰克一模一样,他为了让别人活下去,选择松开手自己去死。

露丝自作聪明地啊了一声,得意道,那个人一定是我,对不对!

然而柯特爸爸残忍地摇摇头。不,是我。他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旁边安静坐着的杰克。

露丝感到有点失望。

——明明电影里杰克就是为了露丝才牺牲的呀!……

那么,你们也掉进大海里了吗?

不,Jackie替我挡了一枪,就在十年前的今天。

杰克这时叹了口气。真快,都十年过去了……

国王爸爸立即凑过去吻他,完全不顾露丝还夹在他们中间。

露丝挣扎着从他们中间钻出来,从椅子上跳到地上。她问道,Jackie胸口那里,就是那次受的枪伤?

杰克转头笑一笑。是,那疤痕不好看,所以我在它上面文一朵玫瑰,让它变成了花的心。

露丝说,那这朵玫瑰肯定是我吧?

她久久没等到回答,只能满脸抱怨地撇着嘴——因为两个爸爸的嘴唇已经再次黏在一起。

 

十九岁那年的放映日,小剧院里多了一位客人,他是露丝的大学同学兼男友,瑞士人西蒙。

西蒙与女友的两位显赫父亲度过了战战兢兢的194分钟。对他来说,这部电影确实也太漫长了。

终于,电影终于放完了。西蒙悄悄把手在裤子上蹭,抹掉手汗。这一次轮到露丝给西蒙解释了:当年我父亲就像电影里的杰克一样,为了他爱的人宁愿献出生命。

国王轻咳一声,西蒙立即转过去。陛下?

只见那两位父亲,一位面沉如水,一位似笑非笑。

可怜的西蒙听到国王陛下沉声问道,你能做到这个吗?为你心爱的女人、我的甜玫瑰献出生命?

此时苏格兰哨笛悠扬的旋律回荡在王宫剧院里,“只要你在,我心将永无畏惧”……


(番外一完)


【总是当着女儿面热吻的Curt与Jackie】


(图的ps作者未知,侵删)



这个短番外送给兔总 @lofterer XD  

小公主的名字由兔总赐予。一旦定下叫Rose,一切忽然就明朗了。

关于两人教育女儿的故事,应该还会写几个。

21 Apr 2016
 
评论(54)
 
热度(109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