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爱与毒(9)

1 2 3 4 5 6 7 8

他们并未立即热烈搂抱,而是保持那个姿势坐了好一会儿,都感到心力交瘁;又觉得对世界和对方再无所求,只要能这么依靠偎贴,就心满意足了。

流在柯蒂斯手背上的眼泪干了,惟余一些微痒。

杰克隔一会儿轻轻吸一下鼻子。柯蒂斯把手从他脸颊底下缓缓抽出来。他有点惊,警惕地抬起头看,像是怕对方反悔毁约,又像恐惧刚才的好事只是做梦。

柯蒂斯笑了,那只手从胸前袋里抽出折成三角的丝绸口袋巾,抖了抖,给他捂在鼻子上,轻声说,鼻涕都糊了半张脸了,王子殿下。

杰克一时怔住,小时他的保姆经常这么做,把手绢捂上他鼻子,让他擤鼻涕。他在丝巾底下失笑,呵地一声,丝绸被吹得飘起来。

就在这一霎,他知道他再也无法离开这个人、这种无比强大又细腻的爱意。

他把鼻尖凑在柯蒂斯的手里,不客气地用那块宝蓝色丝巾擤鼻涕,擤得嗤嗤有声。最后说,你瞧,每次你穿正装来见我,衣服总要倒霉的。

他以为柯蒂斯会顺着这话说“以后见你都穿睡衣,要不干脆不穿衣服”,等等。

但柯蒂斯只说道,我不在乎。

杰克心里有点失望,又忍不住跟自己微微一笑,柯蒂斯不是那种喜欢油腔滑调、喜欢调情的人。

他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柯蒂斯摸一摸他的手,我得走啦。

杰克并不惊异。嗯,我猜到了,要去见媒体,让记者们拍点照片,稳定民心是不是?

是,发布会半小时之前就该开始了。他乏力地笑一笑。

 

杰克叹一口气,双手撑一下地面,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我推你去。他转到轮椅后面,握着把手,慢慢推他向门外走。

柯蒂斯虚弱得坐不正,身子歪向一边,眼睛半闭着。到走廊里就行了,他们……一直都在外面等着。

杰克把头探到侧边,越过柯蒂斯的肩膀,打量他的脸。你这副样子真的能稳定民心?他伸手用拇指刮一刮柯蒂斯的颧骨,夸张地“啊”一声,装作割破的样子,把指尖搁进嘴里吮。

柯蒂斯微笑。我打算像你上次逃跑那样,打一针肾上腺素和吗啡提神,怎么样?

杰克立即大摇其头,轮椅在剧场外的走廊里停下来,他转到柯蒂斯面前,蹲下,廊顶上葡萄形水晶灯洒下淡淡的光,投在他脸上。

不要,千万别用那玩意,药效过去之后太难受了,要提神啊,我有别的法子。

柯蒂斯看着他的脸,那张刚被一次痛哭蹂躏过的、雪白的脸,眼睛四周和鼻尖还是浆果果汁的嫣红色。他问,是什么法子?

是这个。杰克说完身子一挺,双臂攀住柯蒂斯的脖子,吻在他嘴唇上。

 

这是他们第一个吻。

很多年后,当他们坐在御花园的玫瑰花圃旁,带着翻检青年时代赢得的紫心勋章的心情回顾那个吻,杰克告诉柯蒂斯,对一个完美主义者来说,那绝不是开启第一个吻的好时机,他本想把它留到地点更隐秘、身体状况更适宜的时候。

柯蒂斯说,我本来也以为你会再等一等。

杰克状似遗憾地叹息一声,但是……

——但是当时他实在忍耐不住了。

 

……确实是第一个吻。可在他们感觉里。似乎老早就吻过了,这回不过是一次复习,一次核实,让现实给那些虚构出的吻以血肉和生命。

柯蒂斯那方正的下颚勇敢地打开,之后却握着武器迟疑了一瞬。杰克蓦地明白了,这是他的国王的初吻。柯蒂斯从没吻过别的人。

这令他整个肺腑都激动得抽搐起来。

嘴巴是身体所有秘密和气味的出口。所有情人都会像寻找松露的猎犬,被嗅觉和本能告知:珍宝就在那里。撬开那道锁,一切汹涌而来:血液的气息、淋巴的气息、肝脏胃脘的气息……

柯蒂斯口中弥漫浓重的药粉味,带着微苦,像牧草、乳香和没药,又如同死亡与真相的味道。失血造成的难以弥补的损害,令他口腔燥干,唾液稀薄。

而杰克的舌头上还有眼泪的咸涩,眼泪流过鼻腔又灌进口腔。眼泪的盐分还在那儿,发烧残剩的热度也在,他的舌头挟着眼泪和唾液滑进柯蒂斯口中,像带来一个温热的海洋。

正如柯蒂斯的军队在基利波攻城拔寨、夺取国土,这一次换成杰克攻占了国王的堡垒。

他摄取了一整个原封不动的奥秘。世上最珍贵的奥秘。

 

他们吻了又吻,忘乎所以。吻的滋味像是被放逐到永无之乡,又像再一次加冕;像再一次被幽禁,又像终于获得自由。无尽无垠的自由。

这是那种必须闭起眼睛的吻,“就像它会随着目光从眼中逃走似的,要把它完整地保存在受它蹂躏的、黑暗的心灵里”*。

国王被按得紧紧靠在轮椅上,杰克跪在他双腿之间,身姿软弱无力,像被持续的吻劫掠去了浑身力量。他不得不用一只手撑在扶手上,小心不碰到柯蒂斯胸腹和手臂的伤口。

直到听见身后有杂沓的脚步声,他们也并未停下。脚步声在不远处迟疑地止住,有人小声说,陛下!……

柯蒂斯在杰克口中低声说,等一下。

杰克便偏开脸,垂下头,趁机往肺里深深吸几口气,把眼睛打开半条缝,觉得天旋地转;只听柯蒂斯面朝他脑后说,听我的命令,向后、转!

立即传来一片乱纷纷的“是”,以及数双皮鞋鞋底摩擦地毯的声音。

柯蒂斯把目光调回杰克面上,挑了挑眉毛,微微一笑。

杰克也笑了,无声地笑得无比欢快,露出满口雪白牙齿。就那样心无旁骛地笑着把嘴唇再次送上去。

他巡视了刚才被自己占领的疆土;用舌尖在柯蒂斯软颚上画了一个心形。又画了一个。再画了一个。

 

不知是晚上几点钟,杰克从没有梦的昏睡中醒过来,还没醒彻底就下意识开始笑。他模糊记得刚刚发生了一件天大的好事情,好得让人没法不笑,非笑不可。但咧开嘴笑了一会儿,神志还没记起到底为什么要笑。

那个理由,得打捞一阵才浮出意识的水面。

……哦,是因为生命,因为爱。

柯蒂斯还活着,而且他吻了他。从今天开始,他们就不再是本朝国王和前朝王子,而有了更合适的身份:情人。

这是杰克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二十八岁生日。永生难忘的、最棒的一次生日。

 

洁迈玛在他身边说,殿下,您醒了?

他睁开眼睛,展开一个大大的、由衷的笑。是啊。

那个笑快活得过头,有点像是烧傻了的样子。他的女侍吓呆了,担忧地伸手摸他的额头。您怎么啦?……还没退烧,是不是神智不清了?

杰克笑道,不是,你不要怕。过度的欢喜让脑子昏昏沉沉的,他翻个身,抱住枕头,在被子里伸展双腿,觉得浑身软得像泡过牛奶的饼干,又像充满无穷精力。他问,国王的发布会结束了吗?

几个小时前就结束了,唉,陛下总算是活着露了面,真好,前些日子您不知道我多么担心又要打仗……

杰克转过头,这么说,他已经回到寝宫了?

应该是的。

有人轻轻敲门。洁迈玛去应门,与门外的人低声说话,手里拿着一个信封回来。殿下,您的信。

杰克伸手接过来,信封用火漆封住的,没有印章,但信封下角画了一个指甲大小的斧头。他噗嗤笑出声来。柯蒂斯登位不久,君主旗和徽章的图案尚未定下来。

他对洁迈玛说,让门外的人等一下,我有回信。

洁迈玛应声去了。杰克坐起身,拆开信封,里面一张白纸便条,便条上是柯蒂斯的字,上款没有写名字,画了一顶小小的王冠。王冠后面冒号,冒号后面写着简单两句话:

“醒了也不要过来,好好卧床休息。感谢你的提神办法,非常管用。明天还有一次费神的会议,也许咱们可以再用一次?你的诚挚的   柯特敬上”

他自己是国王,却用王冠来代表杰克。

杰克迅速地上下扫视,几秒钟就把那两行字读了五六遍。他不得不伸出一只手握住嘴巴,压住想要翘上天的嘴角。

他叫洁迈玛。亲爱的,拿一支笔给我好吗?

 

柯蒂斯在卧房里收到了回信。杰克喜欢的那盏老落地灯被挪到沙发边,他披着睡衣半躺在沙发上,毯子盖到腹部,手边搁着一大摞文件,头也不抬地从小厮手中接过信封。

回信就写在他那张便条背面,一手极漂亮的圆体字:

“我决定不遵谕旨、不卧床休息,你想过来揍我吗?你的忠实臣民   杰基敬上。”

柯蒂斯对着信纸无声微笑,手指在字迹上摸了摸,问身后的小厮道,跟他的医生谈过没有?他一直不退烧,医生说是因为什么?

是因为他心里燃烧着对陛下的热情。

那竟是杰克的声音。

柯蒂斯讶异地抬起头,才发现穿着小厮的衣帽、一直低着头的正是杰克,帽檐底下一张笑眯眯的脸。

那笑容犹如世上最锋利的箭镞,瞬间刺透了他的身体。他呻吟了一声,才顾得上眨一下眼睛。

他想坐起身,杰克却按住他的肩膀,自己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盘膝坐下来。

你来干什么?

我想念你。他毫不掩饰地说,同时头颅在他大腿上倒放下来,侧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都笑了,有点目眩眼花,意识到自己开始像所有恋爱中的人一样,开始说毫无意义的蠢话了。

柯蒂斯拿起手边一张纸,喏,看看这个。

杰克接过来,纸上画着几个彩色图案,每个图案里的内容差不多,底子是带星星的盾牌,盾前一把黑色宝剑上缠绕着一朵白玫瑰。只是布局和细节略有差别。

他心中一动,虽然猜到答案,仍明知故问,这是什么?

柯蒂斯伸手捏住他的下巴尖端,让那道沟壑挤得更深,再松手令之弹开。是国王的私人图章。国花也会定为白玫瑰,国旗他们另有设计,但我的君主旗上,会是盾牌、剑和白玫瑰。

杰克哼了一声,用宝剑代表你自己?应该用斧头才对,黑色斧头加一朵被锁链缠住的白玫瑰。

话虽是玩笑,他面上已经出现了被深深打动的神情。

柯蒂斯笑了,那你来画斧头和白玫瑰,画得好,我就改用你的方案。

杰克瞪他一眼,柯蒂斯已经从手边拿了笔给他。他遂抄起身边一本硬皮书,放在柯蒂斯大腿上,把纸垫上去。先画一支玫瑰,再画一条锁链像蛇一样缠着玫瑰的茎,最后画一只手握住斧头砍向锁链。

柯蒂斯一边看一边笑,喂喂,你这画得怎么像是斧头要把玫瑰砍断?

杰克继续画,嘴里说,玫瑰被砍断了也不坏呀,死后涅槃,获得重生……

他的手忽然起了一阵无法控制的颤抖,像被风吹动一样,纸上出现了一道锯齿线。

两个人都怔住。

柯蒂斯失声说,杰基!……

杰克捏着笔悬空停了一阵,盯着自己的手,重新下笔,笔尖放在纸面的空白处,想画一道直线,但手一移动,又一阵哆嗦,直线成了一排尖刺。

柯蒂斯一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捏住。

杰克抬头看看他的脸,强笑道,瞧,柯特,这就是我觐见你时的心电图。

(TBC)

(*注:此句引自莫泊桑小说。)

【以前杰克从未称呼柯蒂斯“陛下”,从这一章开始他改口叫了陛下。

以及,手颤是中毒造成的。】

【最后补一张(伪)剧照:王子与花剪刀】

18 Jan 2016
 
评论(80)
 
热度(1261)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