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25

25

“蒂尔达……是我,史蒂夫……咱们医院的救护车也全都在外边吗……是的,今天真是个糟糕日子……不要紧,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娜塔莎,嗯,是,我已经跟詹姆斯在一起了……他情况不算好……你别怕,我当然会想到办法的,我是医生……嗯,我当然会好好照顾他,你放心。”

挂断手机之后,手机屏幕暗下去,他们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巴基始终软绵绵地靠在史蒂夫身上,不动,也不出声,只有比平常沉重一些的呼吸声。史蒂夫用一条手臂搂着他,感到他的鼻息火热,头发都被汗打湿了。

“巴基,有没有腹痛,还有头疼恶心?”

“……嗯,都有。不过,还能忍得住。”

史蒂夫试图扶他站起来,“走,咱们到沙发上去。我给你冲点淡盐水。”巴基呻吟一声,因为腹痛仍佝着身子,史蒂夫干脆弯下腰抱起他来,用脚尖挑开卫生间的门,穿过客厅把他横放在沙发上,先从卧室抓了两床毯子,一层一层裹上去,把他包得像个蚕茧;又到厨房,摸索一排调料罐,打开盖子逐个尝,找到盐罐,冲了一杯淡盐水,顺手把冰镇葡萄酒用的钢桶拎过来。

他回到卫生间拿一条干毛巾,盘膝在沙发旁的地毯上坐下,替巴基擦拭额头和脖颈上的汗,又握着毛巾伸进他衣服下面,去擦他汗涔涔的后背。最后扶起他的头,喂他把淡盐水喝下去。


“现在跟医生说说,你到底吃了什么东西?”

“……。你的心。”

史蒂夫失声说:“什么?!”

“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啊……一直放在冰格子里。今天下午我拿出来看看,忽然很想……想尝尝看,就切了两片,用黄油煎一煎,吃下去了……”

史蒂夫怔了足足三秒钟。

他又气又想笑,努力控制着才没大声吼出来,“你!!!……天哪!你怎么能吃那个东西!!!”

巴基一偏头,脸藏进毯子里,拒绝回答。

半晌他转回脸,小声问:“那到底是什么心?……味道怪怪的……猪,还是牛心?”

“你真想知道?”

“唉,反正都被它害成这样了……死也得死个明白。”

“是狗的心。医院里来实习的医科博士生巴德有一条金毛犬,已经十四岁,胃癌到了晚期,他把狗抱到医院来,给它施行了安乐死……我征得他的同意,把狗的心脏留了下来。”

巴基两眼发直,嘴唇哆嗦,“我……我吃的是狗心?”他嘴唇一鼓,幸好史蒂夫眼疾手快,抄起钢桶,让他吐在了桶里。

 

窗外黑夜里雪花静默飘落,远远近近传来汽车的滴滴车笛声。史蒂夫摸摸巴基的后颈,暗暗觉得不妙,体温还在升高。

他以为巴基睡着了,却听到他叹了一口气:“……生病真讨厌。”

史蒂夫微笑,把自己的头也搁在沙发靠枕上,调整一下角度,跟巴基面对面。黑暗中,巴基的眼睛张开一条缝隙,一点点微光投在里面,“上次犯病把娜塔莎差点吓出心脏病……一想到以后还免不了……有这种丑态让你看,真想跟你分手啊。”

史蒂夫想起几个小时前父母劝他分手的话居然跟巴基这话差不多,禁不住一笑。他低声说:“我倒很好奇,像你这么好看,还能变出什么丑态。”他想起艾滋患者满面红斑、骨瘦如柴的样子,心中毕竟一黯。

巴基无声地笑,极微弱的“嗤”一声。史蒂夫感到了他喷出的炽热鼻息。他伸手到毯子底下去摸索他的手,像在密林里找一只兔子,毯子另一边巴基的手也在动弹,穿越过层层毛料,终于互相摸到。巴基的手发烫,手心都是湿黏的汗。他的身子又蜷得紧了一点,哼了一声。

“怎么了?”

“肚子疼……唉。”


史蒂夫用另一只手再拨急救电话,得到的答案仍与刚才一样:救护车实在无法派去,您或可先在家中施行如下急救……他叹息一声说:“我自己就是医生,您不必说程序了。”

他挂断电话,看看闭着眼睛在毯子里蜷成一团颤抖的巴基,起身到衣柜里去拿衣服。开襟毛衣,罩衫,厚运动裤,围巾,毛线帽,抱过来,一件一件替巴基穿上。

巴基的身子东倒西歪立不住,史蒂夫替他把胳膊塞进毛衣袖子,再给他系前襟的扣子,他的上半身就靠在史蒂夫胸口,额头搁在他肩上。

穿裤子的时候,他半闭着眼睛问:“咱们……要出去?”

“去医院。”

“不等救护车了?”

史蒂夫跪在沙发前,把他套了毛袜子的脚放进鞋里,一环一环收紧鞋带,打结,“不能等了。我背你去。”

他转身背对巴基蹲下来,让他趴在自己背上,回手扣住他的腿,走出公寓门,反手关门。

 

指甲大小的雪片持续飘落在黑夜里,平日灯火通明的大厦、商店全体漆黑,街上堆满大大小小车辆,堵塞完全看不出有缓解的迹象,有两个司机从驾驶室里出来对骂,后面不满的人狂按车笛……

从公寓的台阶走下来,史蒂夫第一脚就陷进了积雪里,帆布鞋里灌进了雪,一阵冰冷穿透棉袜到达了皮肤和骨头。

他呼一口气,面前一大团白雾,把背上的巴基往上托一托,开步往前走,雪在他脚下咯吱作响。

巴基的头就垂在他左耳边,毛线帽压到眉毛上,一双闭住的眼睛露在外面。

史蒂夫问:“冷吗?”

“不冷……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

“算啦,那样更慢。这回咱们来cosplay受伤中士和他的队长,怎么样?”

“……好吧。”那个声音几乎是气若游丝了。

“中士,再走十公里就是盟军救护站,坚持住,保持清醒……你猜怎么着?会有一位穿红高跟鞋、口音性感的英国女护士来照顾你。”

“嘿……那是……我小说的女主角。不许勾搭我的女主角。”

“对,你的小说《密林与深海》,女主角叫什么来着?”

“佩姬……”

“对,佩姬。”


史蒂夫深一脚浅一脚地艰难往前走,背上的人变得越来越沉重。巴基的两条手臂原本还能勉强搂住史蒂夫的脖子,后来就软软地垂下去了,挂在史蒂夫胸前跟着他的步伐轻轻晃动。他的身子也在慢慢往下滑。每隔几步史蒂夫就要把他往上托一托。

“巴基,你别睡,听我说话。”

“……嗯,听着呢……你说一点带劲的……我就不睡。”

“带劲的?好吧……”史蒂夫清清嗓子,做出要演讲的架势,“巴基巴恩斯中士,你应该知道,不管是死亡还是绝症,都无法让我停止爱你。”

巴基烧得迷迷糊糊的,神智烧没了一半,耳朵和脑子接受了几个词:巴基,死亡,爱你。

他还得反应一秒钟,才闭着眼睛一笑,“……哦,我知道……我也爱你。”

史蒂夫继续说:“巴基,我不在乎有没有AIDS,不在乎咱们能在一起多少年,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人总是要死的,任何陪伴都有尽头,有一天算一天,我一定要跟你在一起,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巴基的脑袋缓慢地转着,他脑子昏昏沉沉的,除了努力保持清醒,实在不剩多少精力,吸收不进太多信息,只知道史蒂夫在说情话……aids?不在乎有没有“帮助”,那是什么意思啊?爱情哪来什么帮助……

他钝钝地哼了一声,“嗯……我也不在乎。”

史蒂夫在一棵掉尽叶子的橡树下站住脚,把巴基的身子再向上托一下。巴基轻轻呻吟了一声。

他全心全意地感受着他的重量,脊背上紧紧贴着的胸腔腹腔,密切传来的呼吸起伏,以及那种全然的依赖和托付。他努力偏过脸,看了一眼那张皱起眉、双眼闭合的脸。

即使那人病得脸青唇白、面无人色,仍令他如此倾倒。每看一眼,都让他心动。

他轻声说,“……巴基,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巴基的回答是:哇……

 

他吐了出来,吐在了史蒂夫肩膀上。

 

——黑夜的无限高处,犹如有一片无比巨大的网罩,筛面粉一样把细密的雪花筛下来。年度最凶猛降雪与大停电之夜,这真是上帝安排的、求婚的上佳时机啊。

 

数小时之后,巴基悠悠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片雪白的病房里,黑暗消散,灯光柔和,头痛和腹绞痛也终于缓解多了。他那被雪花打湿的毛线帽、围巾和厚外套已经除掉,换成了病号服;一只手背上刺着橡胶管,一袋液体正顺着胶管一滴一滴注入他血管里。

娜塔莎正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双眸发红,像是不久前才哭过。

见他醒过来,她松一口气,喃喃说:“你这个混蛋,我到底还要让你吓哭几次?再这样我真得跟你绝交保命。史蒂夫背你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医院……”

她忽然停住,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巴基的眼角缓缓流下一行眼泪。

他满脸痛苦,眉毛拧成个疙瘩,嘴唇抿住,下巴上堆起一撮皱褶,带着哭腔说:“娜特……”

娜塔莎慌得从椅子上跳起来,“怎么?不舒服?肚子疼?要不要我去叫医生?”她探身要去按床头的按钮,手指虚悬在按钮上。

巴基却连连摇头,“不,不用叫人,不是……”

“该死的!你到底怎么了?说呀。”

“……他求婚了。”

娜塔莎再次重重松一口气,跌坐回椅子上,两眼发直,心有余悸地拍了一下脑门,盯了他一会儿,探身替他把眼泪抹掉,“天哪,不就是求婚么,掉眼泪干什么?是他的求婚词太感人了吗?哦对了,你答应了没有?”

巴基垂下眼皮,沮丧得像又要痛哭出来,“我的回答是吐在了他身上。”

(TBC)



【好啦你们都问那颗心是什么心,答案是:狗。

因为Steve有时像一只大金毛犬,所以……嗯。】

15 Jan 2016
 
评论(99)
 
热度(1115)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