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24

24

史蒂夫阴沉着脸说:“不,我当然不会跟詹姆斯分手。”

坐在他对面的罗杰斯夫妇面沉如水。史蒂夫双手一按桌子,像是怕自己会失控似的,起身走到窗边去,闭紧嘴唇,胸膛一起一伏。

窗外是今年最大的一场雪。

 

“那个,弟弟,有件事特别特别对不起……我昨天又喝醉了……我自己的公寓在装修,最近我住在爸妈家里。所以,我喝醉了之后跟他们说了一些醉话。呃,其中不小心泄露了你的近况……其实就是詹姆斯,和他的身体健康状况……爸妈最近去LA看外祖母、好像打算途中转机飞到你那儿跟你聊聊……我实在阻拦不住,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在巴基生日的第二天听到这样的留言,史蒂夫的心情可想而知。他攥拳在空中挥舞几下,立即拨她的手机,发现——莫莉猜到他会兴师问罪,已经害怕得关机了。

早晨他在医院办公室就接到了父母的通知:我们的航班将于下午三点到达。

巴基相当体贴地说:“我知道,这几天咱们先不见面,你多陪陪他们。嘿,你爸妈比我爸妈好多了,至少他们还给我机会准备一条像样的内裤。”

史蒂夫坐在候机厅里,叹一口气再叹一口气。

他预感他和巴基的恋爱将要面临重大考验了。

 

第一天还好,罗杰斯夫妇并没有一见儿子就抛出最敏感的话题,他们在机场拥抱,互相亲吻面颊,然后到史蒂夫订好的法国餐厅吃了一顿晚饭。席间三人不约而同地避开了史蒂夫的恋爱问题,报纸副主编老罗杰斯先生一直抢着评论菜品,抢着讲笑话,把他们报社今年最受欢迎的几篇报道都挨个讲了一遍,也没提到“男朋友”这个话题。

但史蒂夫看得出母亲面色里的隐隐不快,他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一朵随时会打雷下雨的乌云下面。

雷雨还没下来,雪倒是下来了。雪从凌晨开始降落,越下越大。一整天医院里因路面积雪发生车祸被送进来的伤员比平时多了一半。傍晚史蒂夫去商场接父母回家途中,悬在他头顶的剑终于落了下来。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母亲指了指仪表盘旁边的贴纸——巴基的灵魂画作,“这是什么?”

史蒂夫根本没犹豫,淡淡说道:“我男朋友给我画的画像,仔细看还有点像,是吧?”

车子里猛然安静下来。就像身边一只故意被忽略很久的大象忽然用鼻子卷住了人们的脖子。

罗杰斯夫人点点头,“很好,我也很愿意跟你谈谈这件事,史蒂夫。”她盯着儿子的侧脸,“莫莉说你交了男友,而且是个艾滋患者,看来是真的?”

 

雪越下越大。他们在客厅的圆桌边坐下,彼此两两相似的面孔上心事重重。

就像三人之前预料的,争吵和辩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完全没有用,没有人愿意放弃自己的立场,没有人愿意改变决定。罗杰斯先生倒有几次想放弃与儿子对立,又被妻子从中立线前瞪了回去。

争执到后来,史蒂夫甚至对母亲有了种陌生感,他素知当中学校长的母亲有些固执,但她多半不会这样偏执地干涉儿女的决定,莫莉一度迷恋摇滚,曾从大学半截退学,想到好莱坞去当乐队经纪人,母亲阻拦无果,也就任她去了。虽然他预料到交往一个艾滋患者男友这种事,每对父母都会极力反对,但母亲这样决绝,仍令他惊讶又伤心。

天已经全黑下来了。史蒂夫扶着窗棂站着,觉得异常乏力,他两边肩膀略略塌下去,像压了两肩积雪。

他用宣布病人死亡时间的平静语气说:“这件事我不想再讨论了。还有另一件事,我想事先通知你们:我已准备向詹姆斯巴恩斯求婚。”

他母亲在他背后大声说:“不行,我不同意。”

“妈妈,我并没想征得你的同意。”

他父亲看看妻子又看看儿子,抬起手把眼睛罩进手心里。


恰在此时,史蒂夫的手机响了。

娜塔莎的声音在电话里听上去急匆匆的,“史蒂夫你得去看看詹姆斯,我很担心他。”

史蒂夫定定神,“他怎么了?”

“他应该是食物中毒了,一个小时前我打电话给他,他说吃完晚饭很不舒服,吐了好几次,半个小时之前我再打电话,他听上去已经很不对劲了。我让他跟你联系,他又不肯。”

史蒂夫剥开百叶窗的页片,看看外面的雪,“好!我这就过去。”

 

他转过身,发现他母亲也站起身来,那双跟他一样的蓝眼睛瞪视他,他父亲哈珀则在她背后朝史蒂夫做出“你完蛋了”的同情脸,缓缓摇头,忧虑地无声叹一口气。

史蒂夫铁青着脸说:“詹姆斯那儿出了点事,我得去一趟。”

罗杰斯夫人摊开手掌:“你瞧,如果你坚持要与你的艾滋情人交往,以后这样的事就会越来越频繁地发生,他的余生只剩一条下坡路可走,没有别的可能。还很有可能把你的余生你的健康也搭进去。”

史蒂夫毫不放松地回瞪着母亲,一面走到衣架前拿了皮夹克穿上,抖衣襟,滋地一声拽上拉链,一面说:“不管是上坡路下坡路,没有他的路我根本不打算去走。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为了照顾他我愿意每夜睡在医院走廊里。至于传染,我已经重复过很多遍了,你的儿子是医生不是无知少年基佬,预防传染根本不是问题。”

他母亲加重语气:“但是你为他花费的时间精力与感情,到最后都会是一场空。艾滋毕竟是绝症,控制得再好,维持的年头再久,他也有病发死去的一天。到时你该怎么办?”

史蒂夫抄起摩托车头盔提在手里,简直像要用那东西当武器抡起来,他说:“到时我会替他找一处好墓地,主持他的葬礼,亲手给他写墓志铭。好了,您说的我都想过一万次,但是我不在乎。现在我要去詹姆斯家,您打算怎么样?把我推进屋里反锁上门?”

罗杰斯夫人寸步不让地盯着他,面色严正地摇头,“我无法阻止你,无法禁你的足。但是我对你的冲动、幼稚、短视和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感到非常,非常失望!”

史蒂夫冷笑一声,“那么,母亲,我不得不告诉您,我对您的失望也非常失望。”

说完他便推门而去。

 

他出门之后,罗杰斯夫人呆呆地站一会儿,瘫坐回椅子上。她丈夫从后面轻抚她的双肩,安慰道:“就让史蒂夫自己拿主意吧。”

母亲的眼泪连串滚落,“愚蠢的孩子,他为什么不明白,他将来会伤透心的。他不知道眼睁睁看着亲爱的人慢慢死去是什么感觉。我只是不想让他经历我受过的那种痛苦……”她抬手捂住脸。

她丈夫从后面搂住她,吻她的后颈,“布兰顿已经死了三十多年了,伊迪斯,亲爱的,不要想了。”

布兰顿是他们的好友,当年他们三人情谊深笃如朱尔、吉姆与凯瑟琳。两个男孩都喜欢伊迪斯,可做出选择的并不是伊迪斯,是死神。布兰顿大学四年级时患脑瘤去世,伊迪斯与哈珀始终在医院陪伴他,目睹了手术后肿瘤复发后的全过程,守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虽然后来两人婚姻美满,但失去挚友,是他们一生难忘的至痛。

这件伤心事,他们从未向儿女透露。

 

雪丝毫没有变小的迹象,街上的积雪厚得一踩就陷到小腿,几乎每条路上都在堵车,司机们烦躁地按车笛,滴滴嘟嘟地响成一片。

史蒂夫拨巴基的手机,关机。他望一眼街上珠链似的亮成一列的车灯,轰地打燃了机车引擎。

 

一路上他不断拨巴基的手机,在第十五次时拨通了。巴基的声音听上去又低又轻,“对不起,手机没电了,刚发现才换了电池。”

史蒂夫缓下车速在一根消防栓旁边停下,一条腿支地,他听得出巴基每说半句话都要嘶嘶地喘一口气。他大声问:“你怎么样了?”

“啊?我这里一大片都停电了,据说正在抢修……”

“不,我是说你!娜特告诉我你有食物中毒症状,现在怎么样?”

巴基那边没声音了,半晌才说:“我觉得……好点了……”

他说到半截就停住。史蒂夫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呕吐的声音,他扬起拳头,骨节在头盔上凿了两下,等了几秒钟,巴基的声音重新出现在听筒里,听上去更虚弱,“……我还以为呕吐已经止住了。”

“有腹泻吗?”

“没有。”

“好,我已经在过去的路上了。巴基亲爱的,如果可以,你现在得去厨房给自己兑一杯加盐加糖的温水喝下去,预防脱水。我马上就到。”

“……好。”

 

到达距离巴基公寓还有五六个街区的时候,路灯与四周楼宇已全成一片漆黑,大雪造成了电力故障,又引发了一起小型的连环相撞事故,有人困在门被撞变形的汽车里,消防车、电力抢修车挤成一团,路面上堆了两个方向长长两串车子,两头都看不到尽头,黑暗里人头攒动,人声嘈杂。史蒂夫心急如焚,他扭转车头,把机车开到了人行道上。

五个街区花费了半个多小时才到。电梯停运了,史蒂夫一口气跑上七楼,一步两阶,在五楼时他弯腰撑住膝盖,暂停喘一口气,肺里像着了火。

他记得两人认识的时候,他提着药箱来探望患感冒的巴基。那时他还需要敲门,等一个满头是汗的巴基来开门,而现在……现在他已经有他的公寓钥匙了。

钥匙尖在匙孔外边乱撞乱划了好几下总是对不准。很荒谬,史蒂夫扭动钥匙之际,居然在一瞬间想起福尔摩斯故事中的一个情节:夏洛克检查华生的表,侦探先生称围绕钥匙孔有许多伤痕,是与钥匙摩擦出的,这说明表的原主人是个酒鬼,因为头脑清醒的人插钥匙,一插就能插进,唯有酒鬼颤抖的手会把钥匙孔碰出这么多伤痕。。

——其实,并不一定非要是酒鬼才会有一只插不进钥匙的、颤抖的手。


他总算打开了门,立即扬声喊起来:“巴基!你在哪儿?”

几个街区的电力全部瘫痪,巴基的房间跟外面一样一片黑洞洞。史蒂夫听到微弱的声音从卫生间传出来,“我在这儿。”

在史蒂夫手机的光芒里,巴基蜷坐在抽水马桶旁边,仰起一张苍白发青的脸,他光着脚,帽衫外面又胡乱裹了条围巾,双手搂着膝盖,怕冷的样子。

他朝史蒂夫苦笑一下,“我怕吐在沙发上,干脆呆在这儿……”史蒂夫在瓷砖地板上跪下,双膝磕出咚的一声。他飞快张开手臂,搂住巴基。

巴基却在他怀里不安地动弹一下,伸手按在他胸上,想推开,“别……我的衣服被我自己吐脏了,还没来得及换。”

史蒂夫不回答,手臂又勒紧了一点。巴基遂不再动弹,头软软地耷拉在他肩膀上,像是没力气再说话。半晌才叹一口气,“……真不想让你看到这种样子。”

“闭嘴,别说蠢话。”史蒂夫抬手摸摸他的脑门,轻声说:“巴基,你在发烧……咱们得叫救护车来啦。”


然而他得到的答复是:因大雪引起多地电力故障,车祸、火灾多发,最近几所医院的救护车已经全部派出去,全堵在了路上,而他们所在的街区恰好又是堵塞最严重的地区。

(TBC)

(朱尓吉姆与凯瑟琳是电影《祖与占》中的三位主角。)

[大雪纷飞中自带电力和人肉暖气的罗医生!]

14 Jan 2016
 
评论(60)
 
热度(1134)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