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今夜,你谈起第三个愿望(圣诞文,一发完)


 圣诞BGM

他们跟巴恩斯夫人一起到百货商场买杂物的时候,走丢了。

在为圣诞节抢购的汹涌的主妇人群中,一个眼尖的保安把惊慌得乱转的小哥俩抢救出来,一手牵一个,领到三楼,交给站在那儿负责摇铃铛、发购物袋的圣诞老人。

他擦擦头上的汗,说,呆在这儿别动,我去给你们找家长。大人姓巴恩斯,是吧?索菲巴恩斯?

两个小男孩紧紧地手握住手,一起点头,点得跟哆嗦似的。


【二战时期,商场里抢购圣诞用品的主妇们↓】


圣诞老人身后有一把供他休息的圆凳子,他招呼小哥俩坐下。那个高壮一点的栗色头发男孩彬彬有礼地道了谢,转头对金发男孩说,快,你坐下。并把握住的手往前一引。

金发男孩已经累得脸色发白,却一梗脖子,双脚原地不动。不,要坐就一起,否则我也不坐。

最后结果是,圣诞老人坐凳子,小哥俩一人一边坐在他腿上。

老人摸摸两人的后脑勺,问他们的名字。男孩们答了。一个叫詹姆斯,一个叫史蒂文。

两个孩子都长得清秀漂亮,匆匆走过的妇女们不时掩口莞尔,有人还会过来捏捏男孩的脸蛋,圣诞老人微笑说,这是两个提前跑来翻我包袱的小捣蛋,罚他们陪我值班。

有位老太太从刚给孙子买的巧克力盒里倒出两颗,分给他们。男孩们都很有礼貌地道了谢。詹姆斯却只把巧克力放在口袋里,静静等到史蒂文把巧克力吃掉,又掏出自己的糖,解开糖纸递过去。你吃。

你为什么不吃?

拿着!我午饭比你吃得多。

那,一人一半,有奶油夹心,你肯定喜欢。

于是一球巧克力被咬成两截,两人咂吮手指上的奶油和巧克力渍,互相看,边舔边笑,交换因分享而感到满足的眼神。

老人问,这是你弟弟吗?

詹姆斯说,不,他是我朋友。吐出朋友这个词的时候,那张秀气小脸上现出自然而然的庄严与自豪。史蒂文朝他温和地微笑,晃动穿着旧皮鞋的小腿。

老人笑着点点头,真是个好小伙。詹姆斯转转眼珠,像忍不住要分享一个秘密一样,仰头把嘴巴凑近离老人挂着白胡子的耳朵。我告诉您,我朋友将来一定会是个了不起的英雄,等着瞧吧!

圣诞老人做出确实听闻了一个大秘密的表情,睁大眼睛,点点头。是吗?那真好。那么你呢?我的漂亮小伙。

詹姆斯看看史蒂文,笑眯眯地说,我?我当然是英雄的最好的朋友呀。

老人一言不发地点头。他见过真正的爱,他知道当人爱别人的时候会想要牺牲、想要服务。那是最纯净的感情才会造成的渴望。

百货商场里人声嘈杂。老人脸上有浓重的倦容,那种由长久焦虑堆积的疲惫。然而面前两张晶莹的小面孔令人忘忧。

他问,两个未来的英雄,平安夜想要什么礼物吗?

詹姆斯认真地说,去年我已经知道世上没有真的圣诞老人了,不过还是谢谢您。

噫,本来我还想让我的同事跑一趟的。不要礼物,那么愿望也不许了吗?

史蒂文对此明显还葆有半信半疑的期待。他认真想了一下,许愿能行么?

你不妨试试,说不定就行了。老人笑了。

能许几个?

三个吧,阿拉丁的灯神都能满足三个,别的神不该比他更逊了。

史蒂文严肃起来了,他挺起胸脯说,第一我想要健康,第二,我希望将来有超能力、能保护所有人。第三,嗯。他朝他的朋友看了一眼,第三我想要永远跟巴基在一起。

老人笑眯眯的,啊,孩子,你知道“永远”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啊,就是……就是,till the end of the line!他嘴里忽然蹦出一句这样大人气十足的话,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得意地抿住嘴巴。他的朋友詹姆斯不出声地朝他挑起拇指,表示佩服。

老人叹道,说得好。一瞬间他想起两个曾经跟他说过永远的人,他自幼一起长大的好友与他妻子,他从凡尔登战役死里逃生回到家乡,妻子大腹彭亨地站在好友身后,“永远的爱”褪色为她双眼中的惧意,“永远的友谊”也只剩一句“对不起”。

——做孩子的时候,我们天生懂得怎样爱,后来,就像雏鸟褪掉绒毛一样,我们不得不故意把它忘了。

他摇摇头,甩掉额头上的往事,低头问道,詹米小伙计,你有什么愿望,还没说呢。

詹姆斯想了想,眼睛翻上去看天,第一我希望爸妈和弟妹平安,第二,希望史蒂夫健康,第三……

他忽地咬住嘴唇,羞于启齿的样子,俄顷,他扬起一支手臂钩住圣诞老人的脖子,伸长脖子附在他耳边,这次真的说了一句悄悄话。

史蒂文一伸腿,脚尖碰在詹姆斯的皮鞋底子上,嘿!居然不能让我知道吗?

詹姆斯脸蛋红扑扑的,歪着脑袋靠在老人胸口,嘻嘻笑着不再说话。

急得两眼含泪的巴恩斯夫人远远赶来,圣诞老人让两个男孩跳下他的膝盖,低头依次吻了他们的头顶,并轻声说,再见吧,孩子们!……你们会长大,会变成现在根本想象不到的样子,但是,记住别让任何东西改变你们对彼此的感情,那将是你们最珍贵的东西。

这段话,两人始终没有忘。



很多年后,他们呆在英国战场的军营帐篷里,度过只有罐头食品的圣诞节。史蒂夫仍在追问那第三个愿望。巴基,那年在百货商场,你跟圣诞老人说的第三个愿望是什么?

巴基盘膝坐在军帐一角。史蒂夫的头盔系带坏了,他向人借了针线正在缝。第一百次听到这个问题,他的回答仍然是不抬头地一笑。猜吧,随便猜,等我心情最好的那天或许会告诉你。

那么你哪天会心情最好,中士?

纳粹杂种认输那天啊,罗杰斯队长,咱们庆祝战争结束、终于可以回布鲁克林好好喝杯啤酒那天。

然而那一天他不在那儿,不在狂欢的时代广场上。史蒂夫神情恍惚地走在欢呼高唱的人群里,滴酒未沾脚步却蹒跚如烂醉。他喃喃说,那第三个愿望是什么?巴基,是什么呢?你说过今天就告诉我。



又过了很多年,他们赶在圣诞节之前装饰好了布鲁克林的老房子。

连巴基的机械臂都被史蒂夫画上了圣诞涂装——红星底下添了棵圣诞树,把星星变成了树顶的装饰,整条胳膊立即变得喜庆极了。

不过他们还是没去参加复仇者们的圣诞派对。


窗外隐隐传来某处播放的圣诞音乐,街上有年轻人的笑声。屋里没开灯,只有客厅圣诞树顶的星型灯一闪一闪。两颗星,一颗红色,一颗白色。

他们躺在树下,已经拆过了礼物——把自己作为礼物送上去、让对方拆开过了。

巴基面朝下趴伏,闭着眼睛,呼吸得像睡眠一样轻柔,身上有一层锡箔似的汗水。史蒂夫在他旁边,一只手肘撑起上半身,一只手伸过来替他按摩脊椎和肩膀。那些渗透整个身体的亲吻、镶嵌与碰撞仍像一盏灯在胸腹之间,弥散出光和热量。

这次巴基主动提起了那件事。

当年的百货商场早已不复存在,变成了一座小学校,当年扮做圣诞老人的人多半墓木已拱。然而那人的话……巴基清晰地复述道——“你们会变成自己根本想象不到的样子,但是别让任何东西改变你们对彼此的感情,那是你们最珍贵的东西。”

他背诵完毕,头倚在手腕上,向史蒂夫淡淡一笑,评论道,那老人竟然全说中了。

他知道任何对重拾记忆的证明都能令史蒂夫快乐。

果然,他如愿寻获了他眼中的喜悦。



现在,你肯把那第三个愿望告诉我了吗?

好。那天我没说,因为我觉得听上去胸无大志、不值一提……我早预知你会成为英雄,那第三个愿望是,我想在你身边、亲眼看到一切实现。

史蒂夫长久没有说话,他仿佛是在用一整片无边无际的蓝色望着巴基,那双蓝眼睛,虹膜中那要流淌又要凝固的、无尽的柔情。



后来史蒂夫问,今天你还有什么愿望吗?

巴基笑道,我还能有什么别的愿望?我只希望你幸福。

史蒂夫说,那并不取决于我。

……我知道。他变得肃然。换做从前的詹姆斯,大概会多说几句。今天的巴基只简单地说:我发誓。



后来,巴基跟着窗外传来的歌声哼道: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I'm found,was blind, but now I see……

我曾迷失,今被寻回,我曾盲目,今已复见……”

雪像依时赴约一样下起来。雪落在一千万块屋顶上,落在平安夜,落在站立在窗口的史蒂夫头顶上和巴基画了圣诞树的机械臂上。雪落下时无声无息,就像吻落下一样。

(END)

------------------------------------------

补一张图:“我的第三个愿望, 是站在你身边、亲眼看到你的愿望实现。”




章头配图是Hurts一个EP封面。去年就暗暗将之当做小巴基和小史蒂夫了。今天本来没奢望有空赶个圣诞文,然而单循这首歌实在忍不住……(而且我加BGM的法子好像太笨了?Orz

“重逢”番外里写两人度圣诞,就拿了Amazing Grace做背景乐,因为歌词真的合衬。这回再次拿出来用了,羞。

好了祝大家圣诞快乐!~我滚回去苦逼地赶稿子π____π

24 Dec 2015
 
评论(43)
 
热度(1210)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