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22


 娜塔莎的短信:“罗杰斯医生,很遗憾地通知你,今晚你得准备好拥抱一个N天没洗头洗澡的男友。”

史蒂夫的短信:“……我仍然爱他!我愿意吻他的眼屎和头皮屑!……呃,有多严重?抱他的时候需要憋住气吗?”

“憋气倒不用。不过昨天我跟他拥抱,他靠在我胸口,回家我发现衣服上多了一块油渍。”

“我得怎么贿赂你、才能让你现在去逼詹米洗澡?”

“你懂规矩就好办:) 你欠我一个人情,先记下。准备好你的‘最浪漫礼物’就行,詹米交给我,保证不会让你们今晚的ooxx扫兴。”

“呃,我并没有计划今晚要那什么。”

“你认为这句我会信吗,医生?”

“好吧,我说谎了,对不起,我确实有计划。现在詹姆斯去哪儿了?”

“我和克林特布置房间,我让他去医院看小艾尔莎。”

 

 “生日快乐!全世界最性感的大作家!❤❤❤”

巴基坐在无菌病房的玻璃墙外,艾尔莎在里边的病床上朝他举起写字板。女孩的双颊和眼眶都深深塌陷下去,小小脸庞蒙着一层灰黄色。

巴基微笑伸手压在嘴上,动作夸张地点头吻一下,再反手按在玻璃上,艾尔莎十分配合地张开小手做接到状,又把脸埋进手心里,回吻了一下那个“空气吻”,格格一笑。

她笑嘻嘻地写下一行话,把字板转过来架在膝盖上:“要不是有史蒂夫我肯定嫁给你。没办法,伴郎先生,谁让你没有金发!”后面画着个吐舌头的鬼脸。

巴基的回答:“要不是嫁给史蒂夫是你,我一定跟你决斗。”他佯作哭泣,抽抽鼻子,用手背在眼下擦擦,像擦眼泪一样。

艾尔莎:“史蒂夫今天真不回来陪你过生日?”

“是,他明天下午的飞机。”

“可怜的你。”

“没关系,我的生日算什么,让医生们抓紧讨论拯救世界的问题吧,不然肿瘤大魔王要跟哥斯拉联手占领地球了。”

“别装了,其实你超伤心对不对?这几天你连头发都不洗。”

“上帝!你也看出来了?”

“我们化疗室那个脑癌失明的卡拉闻都能闻出来。没有史蒂夫,你都馊了。”她还毫不留情地在后面画了一朵耷拉脑袋的小雏菊,一个箭头标注为“你”。

巴基的脸有点红,“我忏悔,我今天会洗澡换衣服的。”

“再好好睡一觉。瞧你那半张脸大的黑眼圈,比我还像癌症病人。”

巴基再次做出愁眉苦脸的表情,抬手擦泪,“我睡不着。”

“因为床上没有罗杰斯医生?”小女孩亮出这行字,同时捂住嘴笑,青白的手背上连着输液胶管。

“小女士,注意语言!因为我忙着想念他,没空睡觉。”

“那就抽空睡一会儿。来生日趴的人看到你,会以为派对是吸血鬼主题。”

巴基不由自主地伸手摸脸,“那么糟?不过吸血鬼妆也怪性感的,是吧?”

艾尔莎撇嘴,摇头,表示“一点也不”。她写道:“穿你那件紫色点点的衬衣。就算史蒂夫不在,也得好好打扮。”

“你这是鼓励我再勾搭一个帅医生吗?”

“如果有比史蒂夫更帅的,你就勾搭喽。”

“然而哪有比他更帅的呀?不可能的,对不对?”

“是啊,不可能。要是B-612小王子改行当医生,也许会比他帅。但人家是王子呢。”

“对,总之宇宙医生选美大赛,史蒂夫肯定能拿最上镜奖、最亲善奖、最佳眼睛奖、最热辣屁股奖……”

一大一小两人在这个问题上永远能达成共识。

下午五点半,一切准备就绪,巴基的公寓房间里拉起扯天扯地的粉蓝丝带,丝带上每隔一段距离升起一只蓝气球,每只气球下拴着一张巴基从前的照片,有一些是娜塔莎手机里多年舍不得删的珍藏,有一些是她向他别的朋友要来的,还有几张是巴恩斯父母和外地朋友、书迷们发来的祝福词。黄玫瑰和白玫瑰摆满房间角落,啤酒、果汁、冷餐陈列在桌上。

没准备好的只有生日派对的主角,今晚将要满三十二岁的巴恩斯先生。

他倒是终于在大小两位女士的先后督促下、愿意洗头洗澡了。但他从卧室走出来的时候,正给迷你三明治分碟的娜塔莎差点把手里的碟子扔到他脸上。

旧T恤加旧运动裤,T恤左边衣襟上还有一个洞。娜塔莎伸手一指窗外:“你自己去看,对面街角那个保加利亚老流浪汉也比你体面!”

巴基没精打采地靠在门框上,手插在裤兜里,“是吗?那我去跟他换一下衣服。”

娜塔莎深吸一口气,“我有个朋友詹姆斯巴恩斯是布鲁克林最风骚的男孩。这位嬉皮士先生,你把他藏哪儿去了?你再不放他出来我可要报警了。”

巴基伸手拨一拨半湿的短发,“唉,旧T恤到底怎么了?只有你们女人才会嫌弃衣服旧。”

娜塔莎转头朝厨房喊:“克林特!”

腰系围裙的克林特从厨房探出半边身子,向巴基摇头,做一个怪脸,“伙计,真的不行。”他咳一声,“罗曼诺夫女士发令的时候,我诚挚建议你听她的话。哎等等,你T恤上那个洞怎么回事?”

“想抠掉标签,不慎……”

娜塔莎吼道:“换,给我回去换!”

巴基垂头回了卧室,反手关上门。

两分钟之后,他再次开门出来。带破洞的旧T恤变成了旧格子衬衣,加另一条旧运动裤。“这衬衣不算太旧吧?也没有洞。”

娜塔莎面无表情地转身,从悬挂的旧照片里找到一张,举在脸边给他看,“2010年在黄石公园野营,你就是穿着这件衬衣栽进了温泉旁边的泥浆坑里。换。你再故意挑这种早该捐给教堂的衣服,我就要亲自给你换衣服了。”

巴基叹一口气,恹恹说道:“好吧。”他又转回了卧室。

克林特再次从厨房探头,笑嘻嘻道:“塔莎,要是我穿带破洞的T恤,你也会亲自给我换衣服吗?”

“闭嘴,做蛋糕去。”

 

拜娜塔莎所赐,朋友们陆续到来的时候、看到的总算是个像模像样的詹姆斯巴恩斯,深蓝牛仔衬衣牛仔裤,不算隆重,至少得体。

吃蛋糕之前是拆礼物环节。

袖扣。领带。袖扣。咖啡机。网球拍。红酒。袖扣。古董彩绘玻璃台灯。袖扣。

巴基保持微笑,说:哦天哪真美,我喜欢极了,谢谢;哦天哪真好看,太感谢了;哦天哪多漂亮,一万个谢谢。

比较独特的礼物是一支羽毛笔,搭配古色古香的墨水瓶和印着巴恩斯姓氏的纸笺。巴基稍微振作了一点,他不用看卡片就转头去找洛基,微笑道:“是你送的?”

洛基点头:“老威廉的故乡、斯特拉特福小镇特产(注:老威廉指威廉莎士比亚)。生日快乐,詹米。”

巴基笑道:“这就是让我抓紧写小说的意思嘛,啊,我好像听到了鞭子的嘶嘶声。你们瞧这位先生,生日礼物都在催稿!”

众人笑。

另外一件大型礼物是一个扫地机器人。托尼史塔克的礼物。托尼解释道:“不是市面上能买到的那种,是我自己研制的,史塔克工作室同款,独二无三。”

礼物都拆完,巴基环顾朋友们,双手按在胸口,欠身鞠躬:“谢谢大家,我爱你们。”

娜塔莎却说:“等等,还有一件礼物。”

巴基茫然看着她。所有人都看着她。

娜塔莎取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手机屏幕上出现了……

史蒂夫罗杰斯的脸。

 

“嘿,巴基,”他身后背景是一片漆黑,看不清身在何处。

巴基已经瞬间开心起来了,“史蒂夫!你记得我的生日?”

“当然记得啊,亲爱的巴恩斯先生,生日快乐,以及永远快乐。哦,我觉得这句是废话,既然你从今年开始有了那么棒的男朋友,以后就不可能不快乐,是不是?”

巴基整张脸都亮晶晶的,“是。所以,就算你这次没陪我过生日也没什么……”

史蒂夫笑嘻嘻地打断他的话,“谁说我这次不能陪你过生日?娜特。”

娜塔莎向巴基送出一个微笑,按她跟史蒂夫约定好的,穿过客厅走过去,拉开房门。

史蒂夫就站在门外。

 

虽然做好了足够的接受冲击准备,当巴基带翻两张椅子奔过去拥抱他,史蒂夫还是被撞得倒退了一步。

他双臂在巴基后背上合拢,一用力把他抱得双脚离地,在巴基耳边说道:“这是咱们认识之后你的第一个生日,宝贝,我怎么可能错过?”

 

而这一夜的惊喜还远远没有结束。

克林特说:“来吧,这下你们可以两人一起切蛋糕了,蛋糕是我亲手设计亲手烤出来的哦……”史蒂夫却搓搓手:“蛋糕不着急,我去拿礼物。”

他提着行李包去了厨房。

巴基以快要幸福得昏厥的目光目送他离开,然后转身抱住娜塔莎,半笑半怒地说:“该死的!你居然看着我四天不洗头、像个流浪汉一样都不说实话。我一定丢死人了。”娜塔莎举起双手说:“嘿,你不洗头这事也要怪我?!”

 

半分钟之后,罗杰斯医生端着一只盖着圆形盖子的大盘子慢慢走出来。

有人小声猜测:“……是吃的?”

他走到双眼闪闪发光的巴基面前,特意等待了一秒,才揭开上面的圆盖子。

 

盘子里是……

是一颗鲜血淋漓的心。

 

不是仿真模型,是真的、血肉组成的心脏。上面还连着一些割断的动脉静脉血管。

人人都能嗅到真真正正的血腥味。

 

这,这什么意思?!

大伙都看得傻了眼。

娜塔莎和克林特面面相觑,克林特做了一个惊恐的、WTF的表情,抖动两下嘴角,用不出声的气声询问:“这就是他说的‘足够浪漫的、能配得上巴恩斯’的礼物?”

娜塔莎无声无息地叹一口气,点点头,意为“看来就是这个了”。

克林特:“你知道他要送这玩意儿吗?”

娜塔莎摇头。

一想到史蒂夫的医生身份,有人开始抬手捂住口鼻,暗忖这难道是某具尸体解剖的剩余物资?……

一想到可能是死人心脏,人们就不敢多看了,目光全部汇聚到史蒂夫和巴基脸上。

 

巴基聚精会神地凝视着史蒂夫,眼睛一眨不眨,嘴角噙着一点笑意。

房间里安静得要命。史蒂夫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举在空中停了一秒。那东西细细长长,像一根筷子,金黄色。一个尖尖的三角头从史蒂夫手掌下缘露出来。

是一根箭。

箭?金色的箭?那又是什么意思?

只见史蒂夫手一落,咕吱一声响,箭扎进了那颗心里。

 

那声音可不太动听,就像一个活人被捅了一刀似的。好几位女士都吞了半口口水。而生肉的血腥味也……也真够呛的。

但那两位情人四目相对,早就沉浸在无声而热烈的忘我境界之中。

史蒂夫一字一字说:“这是我的心。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它就是这样被一箭穿透了。詹姆斯巴恩斯,我爱你,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大伙这才想起,据说那个不穿衣服的长翅膀小婴儿会射出金箭、让人坠入爱河。

 

呃,所以这……这算行为艺术吗?

 

人们紧紧盯着巴基的表情。

巴基怔怔地瞧瞧那颗被箭捅了的心脏(羊心还是牛心?应该不会真是人心吧……),又抬起眼睛凝视满脸诚挚的医生男友。

一秒钟之后,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两行眼泪从巴基眼中慢慢流出来,划过脸颊,滴在牛仔衬衣的衣领上。

他低声说:“这是世界上最美、最浪漫的礼物。谢谢,亲爱的。”

 

人群里好几个人偷偷翻白眼。女士们用严厉的瞪视告诉自己的丈夫“你要学着给我送这种鬼东西你就睡沙发吧”,丈夫们则赔笑表示“那怎么会我当然还是送爱马仕铂金包”。

克林特和娜塔莎互相对视,同时悄悄吐出一口气,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娜塔莎小声说:“我刚才都决定了:一旦詹米现出失望难过的样子,我就上去把那东西抢过来说这不是礼物只是我出主意搞的恶作剧。”

克林特摊摊手,“大概史蒂夫送一团泥巴,他也会感动得流眼泪吧。管他的,詹姆斯喜欢就行。”

反正,只要过生日的巴恩斯先生觉得好,那一切就都好好好。

下一个镜头是巴基接过那个盘子,俯身作势去吻那颗心。妈呀!他不会真的吻吧?!那多恶心……哦还好还好,他的嘴唇在距离心几毫米的地方停住了,啧地一声,只是假吻。大家再次松一口气。

接下来,他们总算把那盘血刺呼啦的玩意放到一边,拥抱,接吻。这回是真吻。朋友们非常知趣地微笑鼓掌,虽然那两人看上去已经吻得昏头涨脑、耳朵里根本听不到别的声音了。

 

人群之中,只有洛基真心实意地按住胸口,满面羡慕与钦佩,感慨地轻轻摇头。托尔见势不妙,低声说:“你不会真的觉得那就叫最浪漫的礼物吧?”

“啊,托尔,是的,我觉得那里面的寓意非常棒,非常美。尤其是当你知道史蒂夫罗杰斯是个第一次谈恋爱的医科生……”

“那个,我用不着给你送这种礼物吧?”

“哦,你不用。你只要脱光衣服在我面前走一圈当礼物,就行了。”

 

这时只听克林特大叫道:“我求你们,切蛋糕好不好?!……”

(TBC)

【章头图为“坐在生日蛋糕旁幸福傻笑的巴恩斯先生”。
 生日肉下章再上,今天实在写不完了。大伙一直在猜“到底什么时候真相揭开”,答案就是婚礼呀,爱情轻喜的高chao/结局一向是婚礼嘛。婚礼上所有人都在,所有事情都会……XD   原计划是三万多字然而目前已经七万五,超十万字是肯定了,2015肯定也写不完了,算了慢慢写吧Oez

虽然罗医生关于浪漫的努力是有点大发、有点跑偏……不过还是请为罗医生的(有点怪异的)浪漫心意鼓掌。

心怎么处理下章再说……

以及,下章罗师傅还有更隐秘的礼物嘿嘿嘿XD】

14 Dec 2015
 
评论(80)
 
热度(1143)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