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20


20

跟史蒂夫一起试新郎礼服的下午,巴基把“新郎和伴郎”这个花招又玩了一次。

史蒂夫选好衣服后到礼服店另一边去选领结。轮到巴基换衣服,他先要了一杯柠檬水,仰头喝了几大口悄悄把那片柠檬含进嘴里,把杯子放下,接过女服务生手中的衣架走进更衣室,关上门。

女服务生茱希耐心站在门外,隔一会儿,更衣室里传出温文尔雅的声音:“呃,尖角领不太适合我,请帮我拿那件温莎领衬衣好吗?”

“好的,先生。”

等茱希提着衬衣回来,只听更衣室里那青年正以极幽怨的声音讲电话,“……嗯,我正在陪他试新郎礼服……是,我已经后悔了,我该听你的,到阿拉斯加去度个短假,等他婚礼结束再回来。刚才我看着他,心想,他肯定是世界上最英俊的新郎,而我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人,只能当他的伴郎,这世界还他妈的能更荒谬吗……我知道,我能挺住的。挂了。”

那之后,响起了低低的哽咽。

无意中听到别人隐私,上个月刚结束实习期的茱希蓦地涨红了脸。

抽泣声仍在继续,嘶嘶地吸气,又重重吐出去,哭声断断续续,充满那种努力压抑又压不住的痛苦。茱希知道出于礼貌,自己应该赶快走开,杵在这儿真像故意偷听一样,但她的两条腿却怎么也挪不动。

——原来他们真的是情人,而且是即将被社会歧视拆散的情人。他还要掩饰心碎陪他选衣服,为他做伴郎,站在最前排位置、眼睁睁看着爱人跟别的女人结为夫妻……天呀,这太残忍了!

心地善良的女孩茱希抬起手捂住嘴巴,鼻腔一阵酸胀。那条小锯条似的抽噎声一拉一扯,让她那颗少女的心清晰地疼起来。

她正在感叹眼前这出纽约同性版“伊索德与崔斯坦”悲剧,更衣室的门从里面推开了。

那个深色头发青年站在那儿,手肘撑着门框,整个人歪向一边,像被悲伤弄得精疲力尽了似的,可爱的大眼睛红通通的,还有一层泪光(她可不知道那眼泪是硬嚼柠檬皮、酸出来的),他说:“请把衬衣递给我吧,谢谢。”

刚才的哭泣还留了一点鼻音在他声音里,他吸了吸鼻子,向茱希抱歉地一笑。

啊,那是怎样一个笑容!所有哀伤凝聚在双眼中,眉心还打着皱,笑意只堆在嘴角的褶纹里,仿佛随时会被悲痛压垮、崩溃。啊,那种向命运认输的强颜欢笑!

茱希觉得自己的眼泪也快掉下来了。

 

最后,那两人配好了全套的礼服、衬衣、领结和皮鞋。茱希一直在他们身后几步远的地方暗暗观察,只见伴郎先生不时以爱意盈盈又凄然的眼光瞧着新郎先生。

此刻已洞悉一切的茱希觉得,那种凄然令整个画面变得格外荡气回肠。

两人并肩站在镜子前时,都凝视着镜中对方的眼睛,四只眼睛都含笑,那是比一切赞美都更雄辩更表意的赞美。

如此一对璧人。唉,命运捉弄。善良的茱希姑娘悄悄捂住酸涩的胸口。

 

巴基低声对史蒂夫说:“我去划信用卡,你在这儿等我。”史蒂夫刚要抗议,被巴基一个眼色止住了。

茱希正在替他们填写信息单据,有点不敢抬头看他。她口不对心地说:“二位穿这礼服漂亮极了,如果我是老板,一定请二位拍张照片挂在我们墙上。”

巴基歪着头打量不远处沙发上的史蒂夫,用一种遇到知己的、掏心窝的语气轻声说:“他真好看,是不是?你见过穿正装比他更帅的男人吗?”

茱希被引诱得也瞧了一眼史蒂夫,由衷地摇摇头:“没有。”她把单子推给巴基,“请填写地址,等衣服的尺寸改好,我们派人送过去。”

巴基叹一口气,刷刷填好地址,掏出信用卡,“一共多少钱?”

“两套礼服的价格是xxxxxx。”

巴基似乎被这个价格惊了一下,“啊,这么贵!”他捏着信用卡的手往回缩了一下,“唉,糟糕……坦白说,我卡里没有这么多钱。”

茱希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他。

巴基皱眉一笑,唇沿撮出好些为难的皱褶,“老实说,我只是个不太成功的自由作家,大半年没收到一笔稿费了。这些(他伸手打出一个数字)……就是我的全部积蓄。”

茱希实在忍不住,轻声道:“我觉得这笔钱应该让那位先生出,他已经亏了您一大笔感情债了不是吗?啊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有意偷听的。”

巴基眨眨眼睛,灰绿眸子好像又要蒙上泪光,他露出一个心碎人的笑容,“谢谢你替我着想,美丽的小姐。不,我不要他出钱,我要他穿着我给他买的礼服结婚。”

茱希的鼻腔又酸了。

巴基装作不经意提起:“钱我可以再想想法子,或者,您店中有什么折扣能打吗?庆祝周年活动之类的?……”

茱希姑娘的脸庞一下亮起来,“哦,我有办法了!”

 

在礼服店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里,史蒂夫把账单上上下下看了五遍,还是不相信那一串价格数。“怎么会这么便宜?我记得价目签上的数字……”

巴基满脸是怪怪的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哈哈哈哈笑出声,他清清嗓子说:“是好心的店员姑娘帮我用她的内部账号买的,这是员工价格,打了五折。上帝保佑她!”

“五折?!”

“是的,五折,我给咱们省了几千美元。”

“你怎么做到的?”

“一片酸出眼泪的柠檬,再加上几句话。”

“柠檬?……你跟她讲了艾尔莎的故事吗?”

巴基一时得意过头,信口开河道:“我讲了一个更感人的故事哦——我已经身患绝症,不久于人世,唯一愿望是看着心爱的人结婚,不管是男是女,只要知道他后半生能有人照料,我就能放心地死去了。那姑娘感动之下,就……”

他并不知道这话有多么歪打正着。等发现对面的罗杰斯医生面沉如水,他倏地住了口。

史蒂夫两边腮帮上的咬肌膨起来,又塌下去,他低声说:“巴基,这一点都……都不好笑。”

平时温柔的人一旦生气往往更吓人,巴基瞄着男友的脸色,脑子里紧急倒带,回想自己说错了什么。不管了,不管哪说错,总之先道歉总没错,他冲口说道:“对不起。”

史蒂夫摇摇头,绷住的肩膊慢慢松下来,“你知道这么说,会、会让别人多难过吗?”他说的“别人”是指他自己。

巴基微微张开嘴巴。哦,上帝,原来善良的罗杰斯医生甚至不忍心让“别人”——男装店的女服务生难过。

他心中生出愧意,“好啦,史蒂夫,我只是开玩笑。其实我没说绝症什么的,只说要结婚那家伙是我爱的人。”他的手在咖啡桌上抓住史蒂夫的手,轻轻摇撼几下,“嘿,别这样,别生气。我为了请世界上最帅的医生跳舞、破产了,还记得吧?当时你也在场哦。一个破产的家伙玩点省钱的小花招,也不是太过分的事儿,是不是?”

史蒂夫面色稍霁,勉强一笑,手翻上来,摸摸巴基的手背,“我没有生气。”他在心里说:宝贝,我的巴基,我只是掩耳盗铃地不想听到你跟绝症和死亡联系在一起,尤其不想看到你用这样不在乎的口吻说出来。

他伸手戳一戳巴基下巴上的凹坑,“小骗子。”

巴基又转了转眼珠,“其实我也不算说谎话骗人,对吧?”

他的意思是,“男友要结婚、我只是伴郎”这话,确实是事实,只不过婚礼是假的,是一场为鼓励安慰小艾尔莎的戏。

而史蒂夫想到的是:是的,他并没说谎,绝症这事,毕竟是真的。是真的。是存在的。

他执起小银夹,替巴基夹了一块方糖投进快搁凉了的咖啡里,决定顺从巴基的态度,把这件事当玩笑继续开下去,“对。不过我忽然发现,‘爱耍花招的小骗子’这头衔似乎还挺性感的。”

“哦,那么我就是骗子,不折不扣的!不骗财只骗色。美人儿史蒂夫,注意,我下边就要第五十次把你骗回家、骗上床了。”

 

“嘿,娜特,收到我发的图了吧?”

“收到了,炫耀狂巴恩斯先生。切,更衣室里吻一下有什么可拍的,有种你们就震一下拍给我看。”

“你真想看?”

“你真有?”

“你真想看?”

“圣母玛利亚,我投降了。你个幼稚鬼!不得不说,谈恋爱之后你的智商和趣味真是直线下降啊。”

“嘻嘻嘻,某人谈恋爱之后倒是有一方面直线上升,可惜那方面是体重。”

娜塔莎怪叫一声,“F*** U詹姆斯!下次见面的时候别忘了提醒我揍你一顿。我还祝你和医生每次想浇花都找不到小雨衣!”

“这么恶毒?!”

“哼,再告诉你,自从这周我负责做饭,我和克林特都苗条了好多。我马上就要瘦回去了!”

“其实你多长几磅还是超性感的。克林特不是每天都在ins上发照片夸你变……变结实的胳膊和腰吗?还弄了个标签‘我的鲁本斯女神’什么的。”

娜塔莎恨恨地说:“性感个鬼!鲁本斯那些女人搁现在还能看吗?我前段时间才明白他的阴谋,就是把我喂成肥妹、好让他更有安全感。”

聊了一会儿,巴基又忍不住炫耀他今天的战果:“跟你说,我今天略施小计,就让男装店的店员给了我五折的内部会员价。”

他约略讲讲过程,电话那边的娜塔莎已经快笑断气了。

巴基又说:“不过史蒂夫后来有点生气。我跟他开玩笑、说我骗人家我是绝症患者……可能他不喜欢我骗人、玩花招。”

“喂,那个阔佬托尼史塔克不是承诺要包下这个假婚礼所有费用吗?”

“托尼会包办场地、宴席等费用,史蒂夫这边的钱,他坚持要自己出。唉,你也知道,罗杰斯医生固执起来多……多可爱。我说服他要帮他出一半。不过你刚目睹过我那次浪漫的一掷千金,上月又没有抵制住该死的制造商搜刮粉丝的恶劣行为,买了一套限量版‘兄弟连’兵人……”

“嘿,宝贝,缺钱的话,别忘了我脑门上有‘詹姆斯专用ATM机’一行大字。”

“没缺到那程度啦……等等,我这儿有电话进来……是我的出版人哥们。改天见面吃饭谈,爱你。”

(TBC)


【章头配图是“更衣室里的罗医生”。

然而巴恩斯先生最钟意的、最显罗医生身材的一套是→



北京雾霾糟糕到了严重影响心情,再写雪地会抑郁die啦,所以还是写一章轻喜……

本来也想写一段锤基的约会,这样就能达成一章之内给三对儿都撒糖啦,然而字数冒了还没写不完,那就……只能下章了。】

09 Dec 2015
 
评论(57)
 
热度(1145)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