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19

19

后来他们穿起衣服下楼,找快餐店吃东西。初冬晚上九点钟,天早就黑透了,等食物的时候,巴基把双手放在桌面上,掌心相对,十指松松地交叠,像个祈祷的手势。过了一会儿,史蒂夫的手靠近,小臂跟巴基的小臂相贴,四根手指插进他双手中央的虚空里。

桌子下面,他的大腿也歪斜过来,膝盖侧面挨着巴基的腿。热力透过两层运动裤布料传来传去,分不清谁的皮肤更暖一点。

有一阵他们都沉浸在沉默中,几米外有个电视机正播放水牛比尔和纽约喷气机一场球赛。店员把饮料食物端过来时,他们也没松手,等那人转身才撤开了手指。

用叉子卷起意面放入口中的过程里,两人也很少说话。

这是情人之间第一次性爱过后的情景,就像终于登上一座山的峰顶,心满意足地盘膝坐下,迎着山风喝一口水壶里的水,浑身皮肤清晰感受着汗水一层层被吹干;又像是船在港埠里下了锚,所有的荷载重负都卸掉了,船轻得跟随湾里的小波浪左右晃动。

而巴基真的在不由自主地微微晃悠身子,犹如跟着心里某个无声的旋律打拍子。史蒂夫转头盯他一眼,捺住嘴角微笑。他们时而能感到话语正在胸中形成,然而没有说出来的必要。饭后,两人手牵着手走回家,手心出汗,湿腻腻得有点不舒服,但没人愿意松开手。

他们挨碰着睡去,睡姿不是拥抱,而是背对背,脊背的弧顶一点相切,就那么一点,就足够了。被子里非常温暖,像藏着一个永不会消逝的夏天,两个人的体温互为燃料,静默燃烧。

史蒂夫没有做梦——那些巴基满脸红斑、形销骨立地惨笑的梦。巴基也没有失眠,他感到令人喜悦的疲惫,半夜他照例因为胃疼而醒了一会儿,疼痛像很远地方的琴声,不过他没动弹,史蒂夫的背正贴着他的背,有节奏地一碰一收,像一种温存的抚摸。巴基闭着双眼微笑,继续睡去。


翌日是史蒂夫病假的最后一天,早晨六点钟,搁在枕头底下的手机闹钟震动起来,他立即醒过来关掉闹钟。巴基在他身后,一条胳膊伸在枕头下抱住枕头,身子仄歪着,一条腿蜷曲,一条腿伸出老远。史蒂夫以为没吵醒他,坐起来的时候巴基却转过了身。

他用力展开四肢,长长出一口气。

“要去上班了?”

“是啊。”

“有没有想念女病人们火辣辣的目光?”

史蒂夫站在床前地毯上穿裤子,“不想念。我倒是想念医院楼下休息区的咖啡。”

巴基不小心说了实话:“想念?天哪,那个打眉环的朋克女把咖啡做得比药水还难喝。”

史蒂夫哈了一声,“可是第一次见面时,你前后一共续了五杯。”

“那是为了跟你多说几句话,不要装不明白了,罗杰斯医生。”

史蒂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听到巴基在身后说:“等等,医生……要命,我要变成你今天第一位病人了。我的眼睛好像出了点问题。”

史蒂夫倏地回头,“什么?”

他想起AIDS常见并发症一种是视网膜炎,会引起无痛性视觉障碍。

巴基半坐起来,靠在枕头上,抬手揉眼睛。史蒂夫转身扑在床上,把脸凑近巴基的眼睛,“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这两个月。今天早晨忽然变严重了。”巴基眯起眼,眼角出现一把好看的皱纹,又努力撑高眼皮,甩甩头,像要甩掉眼中阴翳。

史蒂夫的心拎在喉咙口砰砰跳,问道:“有没有痛感?现在看东西是什么样?”

巴基说:“呃,物体的形状颜色出现了偏差。”

“具体描述一下偏差!”

巴基慢悠悠地说:“我现在看到的东西都是粉红色的,外边的天空、房间里的家具……”他把目光转到史蒂夫脸上,一本正经地说:“你也变成了粉红色,罗杰斯医生,啊,空气里还飘着好多心形的粉红肥皂泡。”

一直到了最后一句,史蒂夫才醒觉巴基在胡说八道,他深深吸一口气,瞪圆了眼睛,“巴基!!!”

巴基轰然大笑起来,笑得仰面倒在床上,又一个翻身滚到被子里去,声音从被子底下传出来:“这是报复!不用怀疑了,就是报复,上次你在医院醒过来也这么骗我,装瞎!现在你知道是什么感觉了吧?”

史蒂夫伸手在被子里刨他,要把他拖出来揍一顿的样子。巴基从被子的另一端露出脸来,说:“罗杰斯医生,你的脸从浅粉红变成深粉红了,你整个人正装在一个巨大的粉红肥皂泡里,你嘴巴上也落着一个泡泡,怎么样,是棉花糖味的吗?”

 

下午,巴基带着新小说前两章去咖啡馆跟洛基碰面。草草看了新章,聊了几句,两人就很干脆地把电脑推开了。巴基问:“跟托尔队长的进展如何?”

洛基反问:“你呢?”

巴基的得意之情能把空气点燃,“三垒达成。我的旗帜已在罗杰斯城堡上空猎猎飘扬。”

洛基的比喻就没那么美观了,“也就是说,你已经翘起后腿、在医生的长腿底下尿了一圈对吧?”

巴基嘿嘿笑着,一下一下点头,“嗯,翘起后腿,这个姿势还真有,不过是为了……”

洛基以大声呻吟打断他的话,伸手撑住额头,“我根本不想知道你们的体位!我脑子里已经出现画面了……啊该死,画面还在动,怎么才能让这个动图停下来!……”


侍应生端了饼干和点心过来。洛基问:“你当初是怎么迅速攻占罗杰斯城堡的?”

巴基说:“装病,让他到我家来出诊。”他舔舔嘴唇,“嘶”地吸了一口气,“以此类推,你要想模仿我的妙法就得把房子点着,来一场大火,让托尔冲进来把你背出火场!”他被自己的想象激动得紧紧握住双手,“简直像电影一样,又刺激又浪漫!”

洛基冷笑道:“好主意。接下来的剧本是不是这样?——托尔每月到监狱里去探视我这个纵火犯;而我在狱中被墨西哥帮大汉轮奸、揍得奄奄一息,手指脚趾都被打断了好几根,又遭到栽赃,加了刑期……”

巴基给补上去:“然后托尔决定帮你越狱!”

洛基:“对,他的消防员队伍、我的朋友詹姆斯和他的医生男友都从中协助,于是我伪装突发重病,被送到罗杰斯所在医院抢救……”

巴基:“接着托尔瞅准时机在医院纵火,他的消防员队员们以救火作为掩护……

洛基:“这时詹姆斯和罗杰斯医生打晕看守我的警员,我和托尔趁乱逃脱、亡命天涯。”

巴基立即鼓掌,“精彩!说真的,洛基,你不该当出版人,你该去写剧本写小说。”

洛基撩起眼皮白他一眼:“哪里精彩了?现实主义小说里像这么亡命天涯,东躲西藏,只有互相厌恶、最后心照不宣去警局告发对方这一种结局。”

巴基想了想,“还是说回开头吧……当初你不是觉得每天出生入死的男人最酷最浪漫?”

“在托尔身上找一粒浪漫细胞,就像在哈士奇犬身上找智慧一样难。这段时间我总请他喝啤酒,让他给我讲消防员生活,还录了音。你可以听听。”

巴基忍俊不禁地用拳头堵住嘴巴,“那为什么你还要坚持这啤酒约会?”

洛基叹一口悠长的气,“有了他那样的身材,还用得着要浪漫?”

这次巴基真的笑出声了。

洛基再次叹气,“陪酒陪了那么多次,我连他性取向还没摸清楚。”

巴基安慰道:“他肯答应那么多次约会,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洛基幽幽说道:“你不知道,他每次都把半个消防队的人拉来。我每次都要请五个以上胃口比绿巨人还大的壮汉喝酒吃饭!”

 

不管怎么说,朋友们的恋情进展都还算顺利。后来洛基报告说,托尔最近一次跟他见面身边已经减少至一名队员了,好趋势。

而娜塔莎,巴基已经很难约得出娜塔莎,克林特除了一手好厨艺,还另有一手按摩功夫。他的娜特已经像被整桶小鱼驯得服服帖帖的母海豚,每天只肯在巴顿医生的专属独家海洋馆表演顶球和人鱼之舞。

好容易跟她约到一次早餐,当她走进来时,巴基惊吓得从椅子上弹起来:她至少胖了五磅。

她自己当然也知道,一直目光闪烁,“最近克林特在尝试一种很难做的丹麦式甜点,浪费食物总是不好的,对不对?……哦,come on,没那么糟吧?我已经让他用低糖奶油了。”

世界到处弥漫粉红色泡泡,巴基和史蒂夫一有时间就去找合适的同居公寓。唯一糟糕的事情是:小艾尔莎的病情恶化了。

史蒂夫在火灾中受伤住院之前,艾尔莎其实已经出院,回家休养,但不久又不得不回到医院。癌细胞扩散到内脏,无法手术,医疗所能起的作用只剩下止痛了。

 

一个下午,娜塔莎在她任职的跆拳道馆收到巴基的短信:“知道你快下班了,待会儿到这个地址来找我。”

娜塔莎搜了一下那个地址,在拳馆更衣室里惊呼出声:那是个婚礼礼服店。

 

她连头发都没顾上吹干,就赶到了那个地址。美丽的接待员满面笑容地把她迎进内室。她顾不上仪态,扬声叫道:“詹姆斯?!”

更衣室的门开了,巴基穿着白衬衣和纯黑男士礼服走出来,面色有点奇怪,耸耸肩,“男士礼服真没什么可挑的,太乏味了,可能看你试裙子还能更有意思一些。”

娜塔莎一只手捂住胸口,拼命喘气:“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心脏有点要撑不住,史蒂夫跟你求婚了?是他跟你求婚还是你跟他求婚!他下跪了没有?戒指呢?你手上怎么没有订婚戒指?哦我的天,会场就交给我布置,我知道一个特别棒的婚礼乐队,啊,我必须做你的伴娘、或者伴郎,你听到没?”

巴基等她发泄完才说:“娜特,不好意思,这次你不能做伴娘或是伴郎。”

“为什么?”

“因为我才是伴郎。”

“……等等,要结婚的不是你?不是你跟史蒂夫?”

巴基笑一笑,“结婚的是史蒂夫罗杰斯没错,不过他的结婚对象不是我——是啊,男朋友要结婚了,而我只能做他的伴郎。够像电影了吧?”

娜塔莎接下来的问题是从牙缝里一个词一个词磨出来的,“告诉我,那个混蛋医生要跟谁结婚?”

巴基居然转过身去,好整以暇地冲着镜子整理领结,“哦,他未婚妻你也认识的。”

“谁?!!”

巴基的眼睛从镜面上望着她,叹息一声,“你们在医院的舞会上见过面,你还给她整理过头巾……艾尔莎托顿,记得她吗?史蒂夫要跟小艾尔莎结婚了。”

(TBC)

【巴恩斯先生试穿礼服】


【在更衣室一边换衣服一边跟Nat聊天——


(更衣室图由Tisiphone提供)
-----------------------------------------------------------

【胃溃疡是会在夜里疼的,有时在凌晨,不严重,但是……比较讨厌。我跟巴恩斯先生是病友。

真不好意思,答应了好几次某T和几个妹子、会回去更新雪地的三个昼夜,然而近些天心情实在太复杂,好几次打开雪地的文档写不下去(在轻喜里鱼块地玩久了果然想转回虐好难哪Orz

这么多糖这么开心,容我再轻松几天、就回雪地里去,我保证(也超想把对预告里冬的激情发泄到雪地里……】


26 Nov 2015
 
评论(50)
 
热度(1109)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