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18

18

史蒂夫忽然紧张起来了,就在他分开双腿、跪在巴基面前那一刻。

当然这情绪不是因为HIV(他甚至有一点危险的欲**望,想要无安全措施地进入——那样我也会变成患者,那才更能向巴基证明我的爱,啊,同生共死,多么痛快!……),而是因为他没有经验。

他知道巴基以前有过经验,这猜测也不是因为HIV,而是他相信像巴恩斯这么辣的男孩肯定、必然是抢手货。

一切都一定要完美,不然怎么配得上连脚趾甲形状都完美的巴基?但是他没有经验。他高举餐具,立誓要以完美的餐桌礼仪饕餮一顿,但又怎么才能让被他吃的食物在他刀叉牙齿之间感到幸福和“完美”?

幸福变得极其强烈的时候,会将人其余的能力洗劫一空,兴奋过度时人会变成泥塑木雕。史蒂夫抬手蹭蹭鼻尖下边的汗——挥洒某一种液体之前,另一种液体已经提前冒出来了。

仰躺在他面前的巴基抬手抚摸他的大腿,指头像弹钢琴似的一路跳跃,“在想什么?”

史蒂夫脑子里乱得要命,他脱口而出的想法是:“想吃……”


虽然巴基知道笑场的后果很严重,但还是噗嗤笑了出来,笑得上身往上一挺。

史蒂夫脸色发灰,巴基惊觉他的“餐具”举起的角度也陡然往下低垂了几度,心中大叫糟糕,立即扬手抓住餐具,有点粗暴地往前一拽,“想吃就得快吃,还要等凉了再放进微波炉里叮一下吗?从你最喜欢的地方开始吃就行了。”


于是他知道了史蒂夫最喜欢的地方……是他的下巴。


然后史蒂夫挪了一点,去吻巴基的嘴唇;然后又去咬他的下巴,舌尖在那个凹坑里打转,牙齿有点没轻重。巴基闭着眼睛笑,“喂!咬这么重干嘛?想再咬出一个坑吗?”

不止是坑,史蒂夫的力量很像是要在那儿造出一个洞。

后来巴基觉得自己的脸颊上也要多出一排洞了……耳朵上也要多出一排耳洞了……脖子上也……

他伸手端住史蒂夫的两边脸颊,迫使他把嘴巴抬起来,“嘿,嘿,能不能让我当一会儿冰淇淋,而不是总当坚果?”

令他欣慰的是史蒂夫一下就懂了,“哦!”

于是接下来他就当了好一阵子冰淇淋。冰淇淋上的“樱桃”也几乎要被舔得融掉。他的反应——哼唧和扭动——给吃冰淇淋的舌头以指引,最后他浑身连带脚趾都湿漉漉的了,正像一整支冰淇淋要化成一摊的模样。


接下来:

安全套,就位,

强生润滑剂,就位。


巴基主动翻过身去,主动把一条腿从侧边弯曲上去。他感到男朋友温暖的胸口贴上了后背,一片让人愉悦的重压,床的弹簧轻微咯吱响了一下。他回手抓着史蒂夫的手指,引到入口处点了点。


扩张,就位。


当然,巴基知道即使扩张过,疼痛也难以避免,他深深吸一口气,决定在开始那个疼痛阶段一声不出,免得吓着史蒂夫。

但几秒后他发现,根本没法忍住不出声,因为用眼睛测量出的围度和用某块肌肉感受到的围度……那之间的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文雅点说,就像一根胖手指非要捅进一只戒指里。

戒指……哦不,是巴基,巴基那一声叫得犹如肚子上被捅了一刀:“啊!!!……”

如他所料,史蒂夫立即停下了,而且很有要撤兵的意思,“对不起,是不是我的方法不对?还是方向不对?我要不要重新进来、调整一下角度?”

巴基咬牙说道:“都不是!”他又疼又着急又想笑, “该死,你还打算退出去用狙击镜瞄一瞄?用量角器找个角度?”

“那么是我太快了?”

“好吧,那就慢一点。”


四秒钟之后。

“史蒂夫……你真的有在动吗?”

“有。”

“就算是条蜗牛,现在都该爬到我的十二指肠了!而你还在门口原地踏步。”

“我怕我掌握不好速度,把你弄疼。”

“不疼是不可能的,别想那么多,你就全速行军、给个痛快吧。”


于是下一秒他就尝到了痛快和……很快的剧痛。

这次他张大嘴巴,以音量不大却更惨烈的声音喊了一嗓子,浑身一阵哆嗦。


伏在他脊背上的史蒂夫再次心疼得检讨起来,“……要不然我退出去好了。”

巴基无声地狠狠槌了一下床,“你敢!敢退出去我杀了你!”

他反手在史蒂夫结实的屁股上拧了一把,“Move!Cap,move!”

“如果我动弹,是不是会让你更痛苦?”

“正好相反,亲爱的,相信我,正好相反。”

 

史蒂夫遂缓缓动起来,开始的耸动生涩得像是硬戳硬刺,但很快变得规律,摸索到了正确的角度。

那是一种能止痛的韵律,巴基缓缓松一口气,身体从两人连接的地方徐徐放松下来。他闭上眼睛,以呻吟作为对史蒂夫和对自己的鼓励。姗姗来迟的快感在黑暗中现身,像一团逐渐移近的灯光。

就在一切渐入佳境的时候,史蒂夫忽然又停了下来,“巴基,我忘了放音乐,我是不是该去放音乐?”

他得到的回答是巴基猛然收紧了某块肌肉,令他身子一哆嗦。

巴基咬着牙说:“你要是敢去放音乐就别回来了,去楼下跑圈子吧。”

“完美的sex不是都该有背景乐嘛……”

他听到巴基叹一口气,轻声说:“根本没有完美不完美之分,罗杰斯医生,你难道不知道、你做的一切永远完美得像IMDB Top10爱情电影的镜头?”


巴恩斯先生的甜蜜情话如有奇效,接下来的过程顺畅爽滑,如盐入水,如油入蜜。他们的激情旗鼓相当,他们的渴望一再重生。

而在被满足的同时,不满足感就原地复活,就像饮海水解渴,结果是引发更疯狂的鲸吞。

两人还在中途换了姿势。巴基转过身,让史蒂夫把他的双腿架在肩头。史蒂夫一只手握住他的足踝,一只手握住他硬邦邦的器官,重重地抚弄。

即使到最后一刻,他们仍睁大眼睛凝视对方,体现在脸上的快**感带来更催情的精神愉悦。在刚定情之际,史蒂夫幻想起与巴基的sex,曾担忧自己会有一丝恐惧,因为绝症病毒就如此迫近,然而担忧的事情并未发生,从头至尾只有忘形与狂热。狂热充塞在每个细胞里,每一处隐秘的痛苦都被熨平了。

最后他们释放出来,两具身体以同一频率剧震,迸发出同样发烫的液体。

史蒂夫倒下来,跟巴基紧紧拥抱。

现在他同意巴基的话了:是完美的,只要是两人一起做的事情,没有可能不完美。

 

直到在盥洗室冲净身体回来再躺下,快乐的余韵仍在身体里回荡。巴基枕在史蒂夫的胸口,说:“嘿,玩个游戏好不好?”

史蒂夫显然考虑了一下拒绝会不会太扫兴,但最后还是如实说:“我能把游戏留到明天玩吗?右手还没好全,再来一轮可能会疼得撑不住。”

巴基笑得差点呛住,“我说的不是性游戏!你想哪儿去了?”

“呃,巴恩斯先生,你不会从床底拿出女仆装、黑丝袜和皮鞭吗?还有那种裆部带特殊装置的蕾丝内裤?”

巴基撑起身子瞧着他,“我的天,纯洁的罗杰斯医生,你在这方面的词汇量大得令我刮目相看啊。”

史蒂夫老老实实地承认:“我做了点功课,看了些预习资料。”

“资料?”

“是啊,在hotGV.com上看。他们会教一些增加情趣的游戏,怎么使用道具,还有角色扮演什么的。”

巴基嘻嘻一笑,“用不着扮演,我跟你不是每天都在玩医生病人的游戏?”


这句本是无心戏言,史蒂夫的心脏却微微沉了一下。

他在心中说:巴基,我多希望你是病人这件事,真的只是个游戏。

 

游戏还是玩起来了。拥有丰富想象力的巴恩斯先生的游戏,具有旁人无法企及的情趣:规则是两人互相提问,回答的那个人不说话,要用舌尖把答案画在对方身上,提问的人自己猜测答案。

巴基给这个游戏取名叫“from-tongue-to-tongue”。

他说:“先来简单的。我来问:刚才那次……你给自己什么评价?”

史蒂夫翻翻眼睛,意为“这种问题叫简单吗”。

他低下头,舌头在巴基胸口打转,写了个词,巴基捂嘴忍住酥痒感逗起的笑意,“s……e……y?你想夸自己sexy?”

史蒂夫:“不是y,是v。我写的是seven。打七分的意思。”

“哦,七分,七分太低了。”

“那么,你给多少分?——这是我的问题。”

巴基似笑非笑,“嘿,这让我来回答不太好吧?”

史蒂夫略微赧然,但随即说:“这算是用户体验调查,以便下次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于是巴基揿下头去,头颅摇摆,舌尖晃动。

史蒂夫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拼:“o……n……e。”他怪叫起来:“一分?!”

巴基抬头说道:“我还没写完呢。”

他继续用舔舐的方式写下去。

史蒂夫整个人凝固不动,精神都聚集在那一小块皮肤上,等巴基写完,他读出那个单词:“hun……dred……?”


巴基展开笑容,灰绿眼珠里有一百个春日清晨细雨的柔情,“是的,医生,onehundred,一百分。”

(TBC)


23 Nov 2015
 
评论(59)
 
热度(1106)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