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16


(罗杰斯姐弟定妆照)

16

巴基坐在克莱德豪华餐厅的沙发座里,打量松软嫩黄灯光里的莫莉罗杰斯。

从爱人的姐姐的脸上,他看到了他钟爱的蓝眼睛、颧骨线条,以及说话和微笑时一模一样的嘴角动态,这感觉实在奇妙——与史蒂夫面对巴恩斯夫妇时的感觉又稍有不同。巴基面对的像是一个女性版史蒂夫罗杰斯。

想象中被摁倒盘问的可怕场景并非出现,莫莉对待巴基温和而客气,一点没有追根究底的意思。她好似心事重重,多半时间斜靠在窗边抽烟。又说:“别害怕,我出差顺便过来呆一天,看看我弟弟就走。”

巴基偷偷松一口气。


餐厅是莫莉选的。罗杰斯家的基因宜男宜女,莫莉无疑是个极出挑的美女,他们走过餐厅通道时男食客们的目光可资证明。史蒂夫在姐姐面前似乎陡然小了几岁,莫莉顺手拨乱他头发的时候,他还会露出标准的乖弟弟式微笑。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会有一种固定模式,巴基想,大概自幼姐姐就一直是弟弟的女王。

不过巴基总觉得莫莉看着史蒂夫时,有一种欲言又止的目光。他用桌布遮挡着,给娜塔莎发短信:“等会儿我发911给你,你就赶紧拨个电话过来解救我。”

娜塔莎很快回信:“Copy。”


巴基抬起头来,正好听到莫莉在跟侍应生交涉:“……我要一杯冰水,不,不是普通水杯,拿你们这儿最大的啤酒杯,两品脱的有没有?好,装满,多加冰块……”

侍应生走后,莫莉又点燃一根烟,对她弟弟说:“史蒂夫,叫你的朋友也来一起吃饭吧。”

史蒂夫略显诧异,“叫我的朋友?”

莫莉:“是啊,你的朋友山姆威尔逊、托尼史塔克……上次圣诞节我来的时候不是见过面么?还一起参加你们医院的圣诞派对来着。”她用奶茶色指甲敲敲台面,“给托尼史塔克打个电话,怎么样?”她转向巴基,“我猜詹姆斯也跟他们挺熟的?”

巴基只好说:“见过几面而已。”

史蒂夫拨通了托尼的电话,讲了两句,眼睛瞪圆了,“……你在克莱德餐厅?这么巧,我和詹姆斯也在这儿……就在一楼……好,等你,一会儿见。”

他挂断电话,惊异之色仍留在脸上,“太巧了,托尼现在就在楼上跟他的一个合伙人吃饭,他说再过半小时就下来跟我们会合。”


他们点了菜和饮料。巴基的胃病还没好全,只能喝热果汁,史蒂夫就陪他喝果汁,莫莉只要了那一大杯冰水,略喝一点,又招呼侍应生往里加冰块,像是心中焦渴不已。

用餐气氛尚好。在吃羊排和沙拉的空当里,史蒂夫主动坦白恋爱经过,巴基负责补充细节,莫莉始终微笑点头。

一切如此之和谐,但巴基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是哪儿呢?……


莫莉问她弟弟:“不打算跟爸妈讲吗?”

巴基低头割牛排,割得很慢很仔细,故意不看史蒂夫,以免他把自己的注视错误地当做施压。

他并不把“是否报告父母”当做“是否认真对待感情”的标准,不过听到史蒂夫说“我会讲的”,还是一阵窃喜。

莫莉:“想当成圣诞礼物?直接把詹姆斯带回家过圣诞?”

史蒂夫:“其实我还没决定今年圣诞是不是要回家。”

“别这样,妈也不是每回都能变出一个你小学同学唐娜给你相亲用……”

就在巴基觉得自己应该撤退、让姐弟俩细话家常的时候,他看见餐厅通道里,一身灰紫西装的托尼史塔克以独特的步伐走了过来。

巴基和史蒂夫面向通道,莫莉是背对通道坐着的,托尼走过来的时候只看得见莫莉的背,他笑嘻嘻地打招呼:“史蒂夫,詹姆斯,咦,这位女士是……”


莫莉慢慢回过头来,一条胳膊搭在椅背上。

托尼脸上的笑忽然冻住了。两人四只眼睛直直地对视。莫莉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托尼,你好,又见面了。”


然后,她利落地抄起手边那一巨杯冰水,劈面泼在了托尼脸上。

 

接下来是一阵混乱,史蒂夫呼叫侍应生拿毛巾,托尼一边咬牙哆嗦一边从衬衣领子里往外掏冰块,莫莉站起身,沉着脸狠狠瞪视托尼,吐出一大串指责。

巴基也总算明白那种不对劲的感觉从何而来了。一切都如此凑巧:莫莉选了这家餐厅,莫莉要史蒂夫请托尼一起来吃晚饭,托尼又刚好就在同一家餐厅楼上……

想起莫莉方才如此镇定地不断喊侍应生给水加冰块,巴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他和史蒂夫旁听了一阵莫莉和湿淋淋的托尼的对话,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去年圣诞莫莉来看弟弟,结识了弟弟的天才朋友托尼史塔克,互生好感,一直保持联络,上上上上个月托尼到莫莉工作的城市去,两人发生了一夜情。虽然托尼是那种“不交女朋友”的类型,但所有女人都总会认为自己会是womanizer的终结者。上上个月托尼到旧金山暂住,莫莉知道后就飞了过去,本来两人在要不要做男女朋友问题上有根本无法调和的矛盾,但结局是争吵之中饮酒过多,于是醉意朦胧地又来了一次……

(托尼:“我很明白地告诉过你咱那不叫分手,因为从前咱们也只是愉快的性爱之友的关系。”莫莉:“你亮出你那个型号跟你的身高匹配的玩意儿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过你爱我……”托尼:“那天我肚子里几乎有一整瓶白兰地!”)

莫莉回到自己定居的城市之后,与托尼在电话里继续长距离争执,后来托尼就不接她电话了。气急败坏的莫莉不得不跑到史蒂夫这里,这才终于有了一杯冰水淋头的机会。


史蒂夫听明白之后低吼起来:“托尼!你居然玩弄我姐姐?!”

托尼扬起双手,做出防御的姿势,手掌后面是一脸苦笑,“我知道我不对。我这不是已经修复错误了么?我已经决定跟她断绝这种关系了。”

史蒂夫再次吼起来:“你居然抛弃我姐姐!”

平时冷静温柔的罗杰斯医生维护家人的时候,模样也不再温文尔雅。巴基在一边如坐针毡。被迫目睹这种家人加朋友的说不清的纠纷,他觉得简直要尴尬死了。

他悄悄给娜塔莎发了求救信号。十几秒后娜特的电话适时响起,他立即起身,告罪开溜。

 

他溜得正是时候,因为就在他走后五分钟,那个已经倒空冰水的杯子就朝托尼的脑袋飞了过去。

 

三个人被餐厅大堂经理客气地请出大门,站在门口,托尼看到路灯灯光倒映出莫莉脸上亮晶晶的两道泪痕。他摸了摸自己仍然湿淋淋的衬衣,叹一口气说:“咱们换个地方好好说话,行不行?”

 

三个半小时之后,史蒂夫开车载莫莉回家。莫莉在副驾驶座上一言不发,脸上泪痕已经干了。

史蒂夫没话找话地说:“刚才詹姆斯给我发短信说,他已经回家睡下了。”

莫莉不说话。

“今晚你就睡我那里吧。你这样去住酒店,我不放心。”

莫莉不出声地点了一下头。她的目光落到仪表盘旁边,看到那儿贴着一张图案极奇怪的小贴纸,不由得伸手摸摸,“这是什么?”

史蒂夫微笑:“是我。”

“什么?”

“是詹姆斯给我画的画像,我把它做成了贴纸。”

莫莉盯着那张丑丑的图,虽然心情奇差,还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的天!我拒绝承认那是我弟弟。”

史蒂夫得意洋洋地说:“如果你再仔细点看,就能从脸部的线条里看到爱意。能看得出来吗?”

 【史蒂夫特制、巴恩斯先生灵魂画作之周边:灵魂贴纸

(原作者petie-madame,粗暴的ps作者纳兰)】



他们到家时已近午夜一点。史蒂夫轻轻推开卧室门,看见巴基抱着枕头睡得正酣。他不自觉地微笑,凝视半晌,关门出去。

屋里没有开灯,莫莉把高跟鞋踢掉,光脚直奔厨房,打开冰箱拿了一瓶啤酒出来,踮脚一跳,坐到流理台上,拧掉瓶盖仰头灌下去。

史蒂夫走到她身边,靠在流理台边缘上,伸手轻轻搂着她的腰。


姐弟两人沉默了很久。

莫莉忽然轻声说:“巴恩斯……是HIV阳性,对吧?”


史蒂夫倏地转过头看她,手从她腰间慢慢滑下来。


莫莉像看穿了他的心思,摇摇头,“不是托尼告诉我的,也不是山姆。我自己猜到的。”

史蒂夫仍目光灼灼地瞪着她。她耸耸肩,“很简单,我一直在偷窥托尼的网上日志。他设了密码,不过,我念芝加哥大学时就是学院黑客团队的,记得么?他今天会在那家餐厅请人吃饭,也是我在他日志里看到的。

“他在日志里断断续续会提到他的朋友。前两个月他记下了这么一句:C有了男友,我与F都劝他不要交往那个人,太危险了,但他已经陷得太深,难以自拔了。

“后来他又写道:我实在敬佩C的勇气,他明知男友是HIV阳性,还拿出要共度此生的力气去爱,我自问我做不到,我甚至连承认自己从属于另一个人、为她戴上男朋友这个头衔的勇气都没有……

“当然啦,我当时并不知道他文中的C是谁。隔了几天,托尼又在日记里记录了一次聚会:我见到了他们,跟他男友聊了一阵,也约略明白为什么C豁出命也要跟那人谈恋爱。客观来说,C的男友确实是个超可爱的家伙,下巴上有个性感的小凹坑,说话时很爱笑,一笑起来灰绿眼睛周围一圈细纹……”


史蒂夫的眼睫毛耷拉下去,腮上咬肌膨起。


莫莉喝了一口酒,继续往下说:“我得说,托尼这家伙的外貌描写够精准的。今天下午我第一眼看到詹姆斯巴恩斯,就立即明白了:C就是我的好弟弟史蒂夫罗杰斯,而他那位下巴上有性感小坑的HIV阳性患者男友,就是……”

史蒂夫打断了她的话:“莫,不要,别说了。”

他转过身,双手撑在流理台上,忽然丧失全身力气一样,深深低下头,张大嘴喘气,下巴用力抵住胸口,像要把头颅揿进胸膛里去。

莫莉叹一口气,从台面上跳下来,从背后抱住她弟弟。她把嘴唇贴着史蒂夫的脊背,几乎无声地吹着气说,“亲爱的,詹姆斯是好孩子,我看得出。可是我担心你。我是你姐姐,我没法不担心你。你能原谅我的担心么?……”

史蒂夫点点头,后背颤动。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隔着一个客厅的卧室门开了,有脚步声。洗手间的门开了,又关上。

是巴基睡到半截起身去小便。莫莉和史蒂夫都默默微笑。

洗手间的抽水马桶哗啦啦一阵响。接着,脚步声啪嗒啪嗒地向厨房这边走过来。

巴基惺忪的声音从厨房半掩的门外传入,“……嘿,史蒂夫,你回来了?怎么还不上床睡……”


门被从外面推开,巴基站在门口迷迷糊糊地揉眼睛。

下一秒三个人都愣住了。

 

因为,巴基是全裸的。

身上连一根布丝都没有。

他习惯裸睡,夜里上卫生间也嫌麻烦不穿衣服,但这一晚他没料到莫莉被史蒂夫带回了家中。

 

这一次,轮到巴基从头皮红到了脚趾。他第一反应是弯下腰、右手遮挡自己的私处,同时退出一大步,左手飞快够到门把手,重重带上门,把自己挡在花玻璃门外。

并在门外扬声说:“你们聊吧……我我我接着去睡了。”一连串飞奔的足音远去。


史蒂夫在下一秒追出门去,就在同一时刻,他们都听到卧室门“砰”地一声被重重关上。

史蒂夫敲门的声音,“巴基?……巴基,开门,让我进去……唉,这没什么,咱俩刚好扯平了嘛……巴基?……”

莫莉用手捂住嘴笑,同时不由自主地甩甩头,试图甩掉脑中萦绕不去的、弟弟男友的NC-17级影像。

 

半分钟之后,史蒂夫垂头丧气地回到厨房,低声道:“他说得天亮之后他的自尊心才能恢复到可以见人的程度。”

莫莉又去开了一瓶啤酒给自己压惊,并给史蒂夫也倒了一杯。

她以敬酒的姿势向弟弟高高举杯,悠然道:“祝贺你亲爱的弟弟,那小子的屁股好辣!盆骨和肚脐形状完美,毛量也不多不少正好。至于那个部位——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比托尼史塔克那混蛋强。”

史蒂夫以忿恨与忧伤混合的复杂目光瞧着她,嘴唇绷得铁紧。莫莉:“等等,我刚才听你说‘扯平了’,那是什么意思?”

(TBC)


【鉴于明天很可能会因为心潮澎湃没法写东西,今天多写了一些。想找一张巴基果图的,没找到,大伙就脑补吧……

其实写到姐姐劈头浇了托尼一脑袋冰水,还蛮爽的XD】

18 Nov 2015
 
评论(32)
 
热度(1125)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