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15


【消防员托尔定妆照】

15

洛基才离开五分钟,病房门再次被敲响。巴基从床边跳起来,用手背蹭去嘴唇四周的湿渍,往门走过去时再飞快整理衬衣,把扣子系回去。拉开门后他愣了愣,门外不是护士也不是探病的朋友,是个陌生人。高个子,衣袖挽到手肘,露出壮硕得难以想象的粗臂,金发垂到耳朵下面,一对细长的蓝眼睛。

巴基只觉得这面孔有些熟悉,那人已经先自我介绍:“我是37号消防站副队长,托尔奥丁森,听说罗杰斯医生在这间病房?”

巴基答道:“是的,他在。请进来。”他后退一步把门全拉开,让托尔进来。

此人高壮得像半座山峰,笑声也低沉如从山腹中发出,“罗杰斯医生你好,我的两个兄弟让我来向你致意,幸亏你的手术做得够快够利落,不然那次小型爆炸肯定把大伙都埋在深处,恐怕真要丢命。”史蒂夫说:“那不算什么,你们消防员每天都冒这样的生命危险,才真正是英雄……”

巴基留在几步之外,偏转过身子,偷偷给洛基发短信:“快回来,托尔在我这儿!”

托尔又转头向巴基微笑,双眼眯起,显得下眼睑的睫毛特别黑长,“您的名字是?”

巴基也只好过来握手,“詹姆斯巴恩斯,很荣幸见到您。”托尔眨眨眼,“嘿,你要进现场去的时候被我拦住了,是不是?”

巴基抓紧机会给好友拉印象分,“是,当时陪同我的还有另外一位朋友,您还记得吗?”托尔还没回答,房门忽然被推开,一个跑得微微喘息的洛基探进半个身子,“……詹姆斯?……”

 

试从好友的眼中去重新打量评估这位消防员,旁观的巴基开始明白为什么洛基对他无法忘怀,此刻又因太希望获得而略显局促不安。毫无疑问,托尔是个相当性感的男人,身形宛如一匹高大俊秀的良种马,一举一动,那肌肉线条在紧绷的衣服下面都变化出自然而然的美感,但更动人的是他浑身散发泛着光泽的爽朗。

史蒂夫的金发蓝眸给人明净的清洁感,托尔的瞳仁颜色稍浅,笑的时候双眼弯得厉害,笑意飞溅出来,有一种极具感染力的生动,意志稍薄弱就会为之目眩神迷。

三分钟之后,托尔起身告辞。洛基说:“能不能请你喝杯咖啡?我上来的时候看到医院一楼有咖啡厅。”

巴基和史蒂夫迅速对望一眼,交换眼中微笑,他们决定性的首次约会(后来两人都同意把那次算作约会)就在那儿。

托尔直戳戳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洛基的答话来得很快:“就当是普通市民向守护城市的英雄消防员略致敬意,可以吗?”他的笑容十分真诚可爱。

托尔的回答却不像当初的巴基那么痛快,“感谢你的心意,不过……”他不善于拒绝,一时编不出下半句理由。史蒂夫忽然开口了,“咖啡厅旁边还有一个小酒吧,我们有时也去喝一杯啤酒。”

这句竟有奇效,托尔的态度果然松动了,犹豫着用手把另一边袖子往上扶。

巴基再接再厉补上一句:“洛基一直筹划写一本以消防员为主角的小说,是不是?”

洛基飞快点头,顺着巴基替他搭的梯子往上爬,“是!刚才我不好意思提出要求,不过如果托尔先生能跟我聊一聊,就实在感激不尽了,我希望能写出每个生活细节都真实可感的人物。”

托尔终于点头了,再次展开他那副阳光加甜橙似的笑脸,“那好吧,不过啤酒你请。”

他们向巴基和史蒂夫道别,并肩往外走,只听得托尔说:“告诉你吧,英国老弟,你可别全信《芝加哥烈焰》那种电视剧,消防员的生活嘛……”

洛基关门离去之前,回头向巴基和史蒂夫送回感激的一笑,眼睛就像一个战士要上战场似的兴奋又异特地亮着。


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巴基跌坐在床边的扶手椅上,长长呼出一口气,史蒂夫笑道:“托尔不是那种坐在放着爵士乐的咖啡厅里小口喝咖啡的人,他们消防员只会洗个澡下班、结伴去喝啤酒。”

“是啊,咖啡桌底下的空间只怕都放不下他的长腿。”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巴基忽然非常感慨,“史蒂夫,爱情如果不是对等地在两人心里同时发生,那可实在要命,简直像闭着眼、往火山口里纵身一跳。”

史蒂夫微笑不语。巴基继续发表他的高论,“然而即使爱是同时发生,两边爱意的生长速度也会有差异,由于迥异的性格和生活经验,爱在两人身上激起的反响也不一样……啊,想要像自行车的两个轮子一样顺畅、协调地前进,真难哪。”

他转头看着史蒂夫,面显得色,“然而,我跟你就做到了。”

 

史蒂夫在医院住了三天,等到走路能不打晃就坚持出院了。巴基为照顾他,收拾了一点简单衣物搬进他的公寓。当晚娜塔莎和克林特去探望。虽然已经见过几面,巴基还是忍不住对克林特瞪上一眼,有点像家中小弟痛恨拐走自家美丽大姐的姐夫。

克林特早已发现巴基在娜塔莎心目中地位非凡,一味赔笑,“今晚我做饭,詹姆斯,你们想吃什么?不是我夸口,我上过意大利厨艺班的,结业时分数是班里第一。”

巴基淡淡说道:“是吗?那么先来红酒汁黑蒜牛肉糜沙拉,接下来煎鲣鱼浇玛尔萨拉酱汁加现磨海盐——注意要现磨的哦,再来一盘李子黑醋汁拌芦笋,甜点嘛,大理石轻乳酪布朗尼就可以了。”

克林特出不了声,求救地转动眼珠四处看,娜塔莎忍着笑朝史蒂夫打了个眼色,半躺在沙发上的史蒂夫遂故意说:“詹姆斯,家里没有这么多食材,要不然我去买好了。”他作势要坐起来,巴基吸了口气,按住他肩膀,“当然不用你去买。”

“我是主人啊。”

“……算了,我不吃煎鲣鱼也行。咱们冰箱里有什么?”

“意大利面,培根,花椰菜,冻牛肉倒还有几块。”

巴基转向克林特:“那就吃意面吧。”

 

克林特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娜塔莎取出一张送给他们的Duck Ellington唱碟,巴基道谢后带她到客厅一角的古董留声机。娜塔莎把唱片放在转台上,小心地搁下唱针。在铜管乐器的缠绵调子里,她抬起头来,“喂,对巴顿好一点嘛。”

“娜特,你是这么棒的女人,我总觉得没人配得上你。”

娜塔莎笑道:“那是你的错觉,亲爱的。克林特……足够好了。他喜欢自己用铁皮做饼干模具,然后给我烤各种形状的糖霜奶油饼干,这是他其中一套作品。”她掏出手机给巴基看图。

那是一套……小人形状饼干,小人们正摆出各种性爱姿势,看上去古怪又奇趣。



巴基发出叹为观止的骇笑,终于点头,“好吧,算他会玩。只要他能让你开心,我也没别的意见了。”

娜塔莎收起手机,低声问:“你跟史蒂夫进行到哪一步了?”

巴基从上下两排牙齿中间伸出舌尖,飞快晃一晃就收回去,娜塔莎心领神会地噘圆嘴唇,轻呼一口气,“他没有表现出抗拒或不适应吧?”

巴基微笑摇头。

“没有再进一步?”

“有时是一种神秘的气氛决定该推进到哪里。其实我觉得现在时机大致成熟了,可惜他又受了伤。不过我不着急,即使始终是柏拉图式相处,我也很满足了。”

娜塔莎忽地问道:“跟没有经验的处男谈恋爱,会不会有点累?”

巴基由衷地说:“我没考虑过。有一种生活是无暇去思考的,因为不是我在引领它,是它在引领我。”

 

他确实没有考虑,也不再考虑。天气已经转冷,初冬来到,有的早晨窗户上结起霜花,室内有令人留恋的暖意。上午或下午,巴基照老习惯背着笔记本电脑到图书馆去写小说,工作几个小时。史蒂夫的右手拆掉绷带、可以自己操纵餐具之后,晚上两人就出去吃饭,寻找小巷子里偏僻但美味的小饭馆。剩下时间他们全用来厮混在一起,窝在沙发上看老电影,或者打二战游戏,一起在网上淘古董藏品。

在平静生活中,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狂喜。拥抱的时候连语言都隐退了,衣服的每条皱褶都会说话似的,一平方毫米皮肤的擦蹭都能带来无穷尽的乐趣。

他们完成了巴基的清单上另一些项目。比如:刷牙刷到满嘴泡沫的时候亲吻。当然这种亲吻难免吞掉半口牙膏泡沫,不过舌头在大堆泡沫里互相寻觅,也大有捉迷藏之乐。

又比如:为对方画一张画像。巴基一直不知道史蒂夫竟还精通绘画。他看着史蒂夫的画作,说:“这帅气家伙是你的新情人吗?……我得把它印在我新书的扉页上,代替作者照片。”

至于他给史蒂夫画的画像,史蒂夫研究了一会儿,说:“巴恩斯先生,你从毕加索手中接过了马蒂斯的精神。[注]

(巴恩斯先生的灵魂画作大概如下图。作者petite-madame)



夜间他们在同一张床上睡,但用两床被子。第一晚,巴基在史蒂夫的床头柜里发现了安全套,他笑嘻嘻地举起来,说:“队长,什么时候用这个你来决定。”

史蒂夫的左臂还不方便。他说:“好,中士,你只要随时做好准备就行了。”

 

右手消肿到可以握笔之后,史蒂夫兢兢业业地在笔记本上忙碌了半个下午,才把作家巴恩斯先生绵绵不绝的情话追记下来。

例如:

No.38:你知道和你在一起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我觉得世界上所有的房间都太小了,没有一个房间能装得下我和我的幸福感。

No.40:有时我看着你的时候,感觉到危险,就像一块方糖看着一杯热茶——我知道我将要融化在你里面,变成我自己都认不出的糖浆,并跟你混成热腾腾的甜味和香气。

No.46:我得去修改我所有登记过的住址栏。我的现住址是:史蒂夫罗杰斯的心。

No.49:拜伦说:“爱情中的欢乐和痛苦必然交替出现。”然而我始终没有感觉到痛苦,这是怎么回事?大概要等到我们中哪一个死去、造成无计可施的离别,那时痛苦才会到来吧?啊,糟糕,史蒂夫,一想象这种事,痛苦果然就出现了。所以拜伦的话不完全正确,欢乐和痛苦是钱币的两面,翻过来就看到了。

 

No.49这一句,曾让史蒂夫黯然神伤了一小阵。但绝症的阴霾似乎……毕竟远去了,他有着跟旁人一样健康红润的男朋友。

巴基有一只多格药盒,每天需要吃的胃药分别放在格子里,每格白色的一小粒。药盒搁在洗手间的小柜门里。史蒂夫知道那盒子在那儿,有时睡前他会问“今天记得吃药了吗”,巴基的答案总是:“当然。”

 

第五天,巴基从图书馆回来,脱掉手套正在掏钥匙,门无声开了。开门的是一位女士。

巴基怔了一秒,立即把她的脸跟史蒂夫家庭合影中一张面孔联系了起来,“啊,您是……莫莉?史蒂夫的姐姐,对吧?”

那女人把细长的女士香烟从唇边拿开,淡淡说道:“是我。你就是想跟我弟弟做爱那男人?你好,詹姆斯巴恩斯。”

 (TBC)


 [注]“从毕加索手中接过了马蒂斯的精神”是仿造描述贝多芬的话:一位提供过资助的伯爵在给贝多芬的信中写道:“通过不懈的努力,你将从海顿手中接过莫扎特的精神。”

(你们要的锤基线加戏份了。洛基在这篇故事里是巴基的好闺蜜,是可爱的家伙,所以去掉了原人物邪气的成分,只保留了聪颖和“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追求到”的执著。

以及,姐姐没什么哒,不用担心。姐姐只是罗杰斯爸妈的引线【你要干嘛……)

17 Nov 2015
 
评论(54)
 
热度(1223)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