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13

13

事情发生的时候,巴基正坐在他的出版人兼责编洛基的办公室里。

他跟洛基的交情要追溯到七年前。那时巴基还是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生,腋下夹着第一本小说的打印稿,逐家出版社推销。

出版商们的读后感大致如下:巴恩斯先生,我很欣赏您多线叙事的掌控力/把虚构人物和情感融入历史事件的创造力,然而历史小说并非当红类型,您又是新人,销路问题我们不能不考虑……但是如果您愿意写一本反乌托邦类的青春小说,请一定首先考虑跟我合作……

——那几年刚好是苏珊柯林斯的小说《饥饿游戏》大行其道、大赚其钱的年头。

那个下午,巴基从最后一家出版公司的玻璃转门里走出来,直奔他看到的第一间酒吧。把自己灌了个半醉之后,跟吧台上坐他身边的陌生人嘟嘟囔囔,发泄了半个多小时。

那个面容俊秀的陌生人一直双手绕在胸前,含笑听他的牢骚,并说:“嘿,让我看看你的小说。”那口音是标准的英国口音。

最后巴基长叹一声,“谢谢你听我发牢骚,来,稿子给我,我得拿它回去垫外卖餐盒。”他扬手叫侍应生结酒账,“这位先生的账也算我的。”

英国人从小说稿里抬起头来,“哦,今天这个我请,明天你再请我吧。”

巴基醉意朦胧地问:“明天?”

英国人微微一笑,从口袋掏出一张名片,两根修长手指往前一推,“我的电话和地址。明天到这家出版公司来,我给你的小说想想办法,怎么样?”

巴基瞪大眼睛说不出话。英国人食指敲敲名片,“洛基,我的名字。”

有着剑桥大学新闻学和比较文学双学位的洛基,是个识货的买家。小说上市后果然滞销,但洛基真的想出了办法:那一年电影《朗读者》大热,他不知找了什么门路,联系上电影的导演和制片。片子拿到奥斯卡奖后,主创团队上了一档收视率很高的采访节目,导演和主演在跟主持人聊天时,提到了詹姆斯巴恩斯的作品,称他们读过这位新人作家的二战题材小说,认为其切入历史事件的故事角度堪比《朗读者》。

就在节目播出过程中,搜索引擎上关于那本小说的搜索量一下就翻了十几倍。

当然,这并不能令巴恩斯跻身最畅销作家行列,但作为新人,最艰难的第一步终于顺利跨出去了。

从此巴基的小说出版事务就全由洛基代理。七年间,洛基也从坐格子间的责任编辑,搬进了全公司视野第二好的大办公室。


洛基在各方面都是个典型英国人——包括性取向,然而神奇的是,他和巴基彼此坦诚性取向后迅速达成共识:两人只有做好友的份。

巴基为了给男友一掷千金,预支版税,如无洛基的大力支持,亦势必难以实现。这就是为什么这天早晨两人为新小说题材争执不下时,洛基总能狡黠一笑,“把你预支的版税拿回来,那就听你的。”


两人像两只猫一样互相瞪视、僵持的时候,洛基转过脸去看电脑屏幕,说道:“早晨出了一起特大事故,城东一家化工厂爆炸,三支消防队都赶过去了。”

巴基做了个恐怖的鬼脸。

新闻系出身的洛基点开了某家电视台的直播页面,稍微调大音量,女记者的声音传出来,“……现场场面惨烈,建筑物内部还在持续发生小规模爆炸和坍塌。目前尚有二十名工人被困。被困人员的生命安全堪虞,消防员和急救人员正在争分夺秒地设法救援……”

巴基呼出一口气,“这个时候,我就会庆幸没听你的建议、找个消防员当男友。”

洛基斜眼看他,“不觉得这种每天出生入死的男人更性感吗?”

巴基耸耸肩:“等你认真爱上谁就知道了,爱就是希望他每天一根头发不少地下班回来,一起吃晚饭,看球赛。”

“你说你的罗杰斯医生邀请你同居,现在你们搬到一起没有?”

“还没有。他的公寓差一个月才到期,租金已经交了,不能退还。我父母临走时还催我去找房子……”

洛基忽然坐直了身子,“詹姆斯,你男朋友是哪家医院的?”

“格林希尔纪念医院。怎么了?”

洛基把电脑屏幕转过去给他看,“看现场的救护车,有一辆车上的医院字号是GreenHill。”

巴基怔了一怔,洛基说:“医生男友也不比消防员男友更安全,是不是?”

巴基胸口开始有窒闷的感觉,他勉强笑了笑,“就算他们医院派人去参与急救,也不一定有罗杰斯嘛。”

 

人们认为“不一定”的事,如果是好事就肯定不会发生,如果是坏事,多半跑不脱。史蒂夫的手机没人接。洛基坚持由他开车,用最快速度把巴基送到事故地点。

而就在半路上,坏消息从山姆那儿转给克林特,再传给娜塔莎,最后到达了巴基这里。


该处方圆几里已被封锁,车辆一律不许通过。两个人想要溜进去,被一个浑身泥灰、一条手臂带血的高壮消防员拦住了。

那人有点粗暴地说:“是记者吗?记者请去那边的媒体区。”

洛基:“不,不是记者……”

那壮汉皱起眉毛,“不是就请回吧。我们暂时也不需要志愿者和看热闹的。”

洛基说:“我回去可以,不过您能不能放他(指一指巴基)进去?他有亲属遇险被困。拜托了,”他看了一下那位消防员衣服上印的名字,“托尔先生。”

 

在一半已变成废墟的建筑物外,山姆用一种担忧的眼神盯了他两秒钟,说:“詹姆斯,是这样的……”

是这样的:倒塌的仓库深处有人被压住肢体,无法动弹,里面的消防员传出消息,说需要医生进去支援,必要时可能得做截肢手术。史蒂夫拦住了另一位上个月刚喜得千金的医生,换上防护服,跟随另一位消防员钻进了废墟。

果然需要截肢手术。手术之后,两个消防员负责抬伤员,史蒂夫跟在后面,一行人走到距离出口不远的地方,一次小型爆炸发生了。

巴基听这个过程像在听外语新闻,完全没听懂的样子,他眼珠定定的,面如土色,好像在费力理解山姆的话。

山姆扬起两只手掌在他面前晃,“嘿,詹姆斯,没有那么坏,没有那么坏!只是出口暂时被堵塞了,他们都活着。那帮人正在积极营救,就差动手刨土了,你不要着急……”

巴基不说话,薄嘴唇闭得紧紧的,仿佛嘴里含了一口血。


几辆急救车开了过来,好几人抬着担架站在最近的地方,严阵以待。

巴基站在他们身后,木然望着消防队长指挥人员挖掘通道,只觉得眼前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头皮一阵阵发麻,两只手哆嗦个不停,攥不成拳。

要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对这个人的爱意到了何种程度。

爱的深度,原来是由恐惧来测量的。

他自己胃出血那回,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从剧痛到昏迷之间的几秒,模糊地想着“啊,也许我就要死了”。然而那时的惊惶畏惧,也不如此际之甚。

赶来的一名女急救员路过他身边,停下脚步讶异地望着他,迅速上前握住他的手臂,“喂,您没事吗?哪儿受伤了?”

巴基从她的态度里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跟病人一样难看,他勉强笑了一下,嘴唇干得粘在牙齿上,大概就更难看了。他哑声说:“我没受伤。请放心。”

他全身一半的力气花在双腿上,用来站稳脚跟、不要摔倒,另一半力气按捺住自己,不要扑上去跟消防员一起挖石头。


其实时间只过了十几分钟,在巴基的感觉里却像过了半辈子——他已经在脑子里给史蒂夫的墓碑献过七八次鲜花了,身边跟着一个收养来的金发小男孩,画面犹如悲剧电影的结尾:大提琴的琴声幽幽,天空灰茫,细雨如诉,小男孩史蒂夫仰头问,爸爸,这人的名字为什么跟我一样啊?他轻轻抚摸墓碑照片上的蓝眼睛,说,他便是我毕生挚爱,后来,我再也未曾遇到比他更勇敢更纯良的人……


……一阵喧哗,通道挖通了。

人们冲上去,先抬出被截肢的伤员,然后两个消防员踉跄背出一个软绵绵的罗杰斯医生。早就等在一旁的医护人员立即分别把几人抬上担架,扣上氧气面罩。

巴基的眼睛和腿都试图紧紧跟上去,只是左腿绊右腿,走得有点慢。山姆在其中一辆车后使劲招手。他终于走到了,四肢并用爬进车里,山姆在外面把车门重重带上,拍了两下,车嗡地一声开动了。

 

史蒂夫身上奇迹似的没有严重外伤,没有骨折也没有内脏出血,只是头上被狠狠砸了一下,防护头盔砸裂了。

急救车疾驰,司机响亮地鸣号。其实这个时候,史蒂夫恢复了一点清醒意识,只是怎么也睁不开眼,身子动弹不得。他刚才模糊听到了巴基的声音,知道他在。

女急救员:“听山姆说,你是罗杰斯医生的男朋友?”

巴基点点头,“是的。”

那个字还有点抖,史蒂夫闭着眼睛,心里唯一的愿望是起身抱住他,说“瞧,我没事,你不要怕”。

女急救员:“怪不得刚才你像要晕过去似的。是不是心里预想了好多血腥画面?”

史蒂夫听到巴基说:“是啊。我在想,如果他大量失血,我一定要抢先输血给他,可是又想到,我现在不能输血给别人……”

史蒂夫在朦胧之中很想微笑,他想开口说,不,不用,亲爱的巴基,不用你输血,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呆在我身边,一切就都好了。

意识模糊下去,他再次失去知觉。

因此他没有听到后面的话——女急救员问:“为什么不能输血?”

巴基:“因为半年之前,我刚好给自己纹了个小小的文身……”

(TBC)


双基闺蜜组硬照(图在网上看到的,作者未知,侵删)



双基生活照



剧照:坐在酒吧里的洛基先生不会想到,面前这个嘟嘟囔囔的半醉年轻人,将会变成他的好友兼最好的作者……





【手一滑,洛基就上线了。心想,要不就再滑一下好了,于是托尔也上线了……

谨以今天这梗,纪念在812爆炸事故中牺牲的消防员们。】

09 Nov 2015
 
评论(82)
 
热度(1314)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