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12

12

一片漆黑。

史蒂夫在他耳边悄声说:“现在先不要动……好,抬起左腿。”

巴基的眼睛在一条丝绸领带下面闭着,嘴巴下意识地微微张开,右手被史蒂夫的手握住。黑暗之中,那手掌里的暖意像一盏灯。

他顺从地高高抬起左腿,却感到膝盖上有一只手轻轻按了一下。

他听到史蒂夫带笑的声音:“腿不用抬那么高,这条台阶很矮。好,现在往上走,台阶一共四级。”

巴基用脚尖踢着,一级一级慢慢走上去。手上传来牵引的力量,他跟随着他,继续往前走。


几个小时前,他去接史蒂夫下班,两人在一家越南菜馆吃完饭,史蒂夫看看时间,说:“中士,准备好跟着队长来一次小小的冒险吗?”

这是他们刚认识之际,两人一起玩一款线上二战游戏留下的昵称。每次听到他用这个称呼,巴基就知道严肃正经的罗杰斯医生要做点出格的事了。而他每次的回答都是:“是的,队长,我跟你走。”

于是史蒂夫来开车。车停了之后,他扯下自己的领带,探身到副驾驶座位这边,给巴基系在眼睛上。巴基任他收拾,只在嘴里感叹:“如果艾尔莎看到肯定会说:骗人,你们说过你们才不稀罕五十度灰的玩法……”

眼前黑下来,领带上似乎还带着主人胸口的体温。史蒂夫从驾驶位下车,小跑着绕到这一边,拉开车门,牵起巴基的手,“跟我来。走慢一点。”


他们似乎绕到了一条小路上,然后上台阶。钥匙声,门被推开的声音。史蒂夫打开了一扇门,他一只手拦着门,一只手向前引一下,让巴基先走进去。门在背后关上了,街道上汽车来往的声音和隐隐人声也被关在门外。

钥匙声,门似乎被反锁起来。史蒂夫的手回来了,“走,咱们接着走。”

巴基闭着眼睛笑道:“蓝胡子医生,你是不是要带我去你的密室、那儿收藏着你的七个前男友的标本?”

脚下的地板好像很光滑,跫音清脆,他们像是正走在一个装饰精美的大厅里,史蒂夫忍着笑的说话声有依稀可辨的回音,“没有七个那么多,只有三个,第一个脚太大,穿不上水晶鞋,我把他做成姜饼了;第二个每天夜里溜出去跳舞,我把他变成锡兵了,第三个老是嫌褥子底下有豌豆,我把他煮进豌豆汤里了。”

他一边说一边牵着巴基往前走,巴基一边听一边笑,他们停下来时史蒂夫按了一个键,传来电梯的嗡嗡声,巴基说:“那么我呢?”

“你?我已经猜到你是小人鱼变的,现在要送你回海王宫里去,向你父王求婚。”


电梯“叮”一声打开,史蒂夫拉他走进去。电梯门关上之后,巴基摸索着,攀上他的肩膀吻他,“嘿,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说这么好听的话?”

他感到罗杰斯灼热的舌尖在他嘴唇上打转。“是向你学的。因为我得配得上你呀。”


电梯停了,门打开,巴基被拉着走出去。一段短短的走道,他们再次站住。钥匙声。史蒂夫再次打开了一扇门。

巴基跨了一步走进去。门里更加安静,是那种密封空间的、令人安心的静,连回声都没有了。他一动不动,凝神聆听着包裹着他的一团寂静。

史蒂夫在他身后不远处摆弄什么东西,很快,轻轻地“滴”的一声。那似乎便是一切就绪的表示,因为很快跫音自身后靠近,一双手簌簌地解他脑后领带绑起的结。史蒂夫凑在他耳边说:“睁眼睛的时候慢一点。”

 

巴基没有听从,领带才刚松一点他就睁开了眼睛,丝绸布料上透进来一点点奇怪的光。

忽然,领带脱落下去。巴基站着一动不动,屏住呼吸。他看到了……北极光。

不止是看到,他整个人都置身在极光之中。


他正站在一个山间的湖泊旁边,山峦崔嵬,山影给天空镶了一道底边。天空的颜色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蓝紫色,犹如混合了世上所有种类的蓝和紫,有钴蓝,湖蓝,靛蓝,孔雀蓝,堇色,雪青色,又像是烧熔了世上所有蓝宝石和紫水晶,投进面前的湖水中冷却,铸造成一整片穹顶,色彩在极高处变成了幽深的黑暗。

在这底色之上,有密密麻麻、不可胜数的星辰。

而这些在极光面前也只能沦为背景:从层叠的夜云里,透射出奇异的数根翡翠绿的光柱,直插天际,像宇宙与人间接续的竖琴琴弦,等待神祇的巨手前来弹拨。

巴基缓缓将头转向左边,又转向右边,并不断重复这个动作。要过了好几秒才能从恍惚里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不大的房间。然而一切如此真实,那绿光动荡着,像融化似的弯转,扭曲,于是又不像琴弦了;从翡翠色变成了松石绿,形状也成了一道缺口似的弧。

史蒂夫从后边抱住他,胸口贴着他后背,左手围在他腰间,右手仍然套在他的右手上,轻声说:“这儿是市立天文馆的立体投影室,管理员曾是我的病人。我向他借了钥匙,又让他教我怎么播放全息投影。喜欢吗?第七条。”

“清单”上的第七条:去看北极光,在极光里亲吻。

巴基被一种不真实的狂喜攫住心神,一时顾不上答话。他无意识地捏紧他的手,喃喃说道:“天哪,史蒂夫……”

他在他怀中转过身,稍微撤开一点,看着奇特的微光在他面上跳荡,蓝眼珠和眼白变成了比极光更美的颜色。下面那嘴唇说:“巴基,今天先看这个,以后咱们去雷克雅未克看真正的极光。”

巴基伸手去捉那些映在他额头和脸颊上的极光,“不,我对雷克雅未克的极光已经没有兴趣了。”


极光仍在变幻,湖水里倒映出所有的光和色,那些影子又染上湖水的黛蓝。

史蒂夫从角落里拖出一张毯子,还有一瓶酒和两支杯子。

他们就在房间中央、极光底下坐下来。有一阵,两个人都沉默无声,安静的身躯彼此紧挨,一支手肘半撑起身子,慢慢啜印自己杯里的酒。

极光的边缘现出一层浅浅的玫瑰红,又褪成了绀青,荟聚成或浓或淡的绺条,像一束柔软的丝织带子飘荡,翻卷,闪烁。

后来他们完成了“第七条”内容的后半部分——亲吻。超额完成了,很多很多次。整个房间、整个夜空都在跟着呼吸。两人都始终沉浸在一种奇迹感之中。不是因为极光,而是因为充塞心头的爱意,那爱意绝不平凡。


史蒂夫闭着眼睛的时候,感到巴基的手在下面解他的衣扣,这次他就由他去解了。

本来他们是半坐着亲吻,史蒂夫被按倒下去,巴基的嘴唇蠕行向下,沿着他的嘴角向下,到达腮脚,又到达脖颈、耳朵,锁骨。史蒂夫深深呼吸,他只靠皮肤感觉巴基的行军,没有往下看,只是把脖颈向后仰过去,呻唤出声。

舌面刮擦和牙齿咬啮,像一路点起火炬,点火人有条不紊地前进。还有巴基的手指尖在他两肋,像弹拨琴弦一样滑动。

皮带扣轻响,史蒂夫配合地微微抬起臀部,让巴基把他的牛仔裤拽下去,露出内裤。

这次的内裤是普普通通的灰色,没有图案。

巴基用手指勾起内裤的橡筋圈,松手,橡筋“啪”地弹回去,打在肚脐下边,他笑嘻嘻地做了个鬼脸,发出小黄人那种咯咯咯的笑声。史蒂夫求饶道:“别,别逼我回想那天的事,你就不怕我会……”


他没有变软。一点也没有。而且当巴基的口唇闭合,他硬得像能凿穿岩石的凿子。

那是从未有过的体验,他第一次知道世上竟有这样美好的濡湿、火热和软滑。极光持续闪烁着,群峰把他们包围在中间。

巴基知道这是史蒂夫的第一次,因此用了极度温柔的开端,节奏也非常和缓。在史蒂夫的感觉里,那温柔像是无边无际的天鹅绒,极柔和却又极刺激。

他的左手抚在巴基脑后,右手仍跟巴基的手互握。那两只手上的力道竟能截然不同,右手使力得更放肆一点,左手依然很小心,每根手指都留着分寸,没有揪疼巴基的头皮:在欲望的焚烧里,他仍记得体贴。

巴基为那体贴持久地打动着,也控制着舌头舔舐的频率,他不希望水一下子沸腾,他想要史蒂夫尽量长时间地享受这第一次。


后来他慢慢调高了火焰。节奏狂野起来。奇异的是,他口腔的温度似乎也跟着升高了。

他是个那么棒的情人,即使史蒂夫从未有过经验,也知道他一定是最好的。而爱意令所有技巧臻于完美之境——这是他们两人都知道的。

巴基的手捏了捏史蒂夫的手掌,传达了一个冲刺的讯号。他真的冲刺起来了,完全不知疲倦的全力冲刺。史蒂夫浑身的血液都奔流向那个地方,他大口喘息,气促得像是濒死。

最后,他发出一声抽搐似的叫喊。

 

巴基直起身子,微笑着吞咽,喉结上下耸动一下。极光闪闪烁烁,即使光线黝黯,也能看出他颧骨潮红,那脸和眼睛幽邃,美得不可方物。

史蒂夫的眼里有一层泪膜,是极度快乐和激动造成的。他强迫自己不去想“短暂”这种事,像极光一样短暂,像生命……

他朦胧地看着巴基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笑着说道:这是第五条,“品尝世上最香醇的酒。”

史蒂夫坐起身来,趋身吻了他,说:“是一起品尝。清单上写的是‘一起’。”



07 Nov 2015
 
评论(85)
 
热度(1223)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