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7

1 2 3 4 5 6


这两张可以看做是拍卖台上的罗杰斯医生和巴基。(“哈哈哈哈,大家都散了吧,史蒂夫是我的。”

(不要问为什么昨天的图里罗医生没胡子今天的图里有

----------------------------------------------------------------

7

走上台来,巴基向拍卖师低声说:“请把话筒借我用一用,谢谢。”又转头说道:“乐队指挥先生,请先把音乐停一下。”

音乐暂时止息。巴基对着话筒说:“今晚罗杰斯医生的第一支舞,我将之拍下来是为了当做一件礼物,送给美丽的艾尔莎托顿小姐。”

众皆哗然。

这个情节转折奇突,有人窃窃私语“莫不是有钱的备胎心胸宽广、为了暗恋的姑娘一掷千金”,人们都在东张西望,寻找那位“托顿小姐”。连乐队的几位乐手都从椅子上半站起来,探头探脑。

忽然场中变得安静,灯光师的灯光率先找到了托顿小姐。她已经从观众席里走出来,站在通道上,犹豫不决。人们屏息望着她,一个瘦弱苍白的小姑娘,粉红纱裙挂在身上空荡荡的,眉毛都掉光了,只剩目光还是聪敏明亮的。

她瞪大眼睛看着巴基,小嘴张开。娜塔莎蹲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给她打气,又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巴基微笑看着她,轻声说:“过来,亲爱的。”他又转头看看史蒂夫,“哦,对了,罗杰斯医生,我擅自把你当礼物送出去,你同意么?”

史蒂夫与他对视了短短一秒钟,短暂微笑了一下,那目光犹如说了无数句话:

——巴基,你做得真好,不会有更好的办法了,也不会有人有如你这样金子似的一颗心,我的天使,我爱你。


接下来,罗杰斯医生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巴基的问题。他跳下台来,一步一步走过去,最后在小女孩面前单膝跪下,单掌举起,平伸在她面前,“美丽的托顿小姐,你是否愿意给我这个荣幸、与你跳第一支舞?”

他面容虔诚,犹如对待一位真正的公主。

艾尔莎脸上泛起淡淡红晕,眼里闪动异样的亮光,小声说:“是的,我愿意。”

她把一只雪白小手搭在史蒂夫手里,指尖翘起,矜娇地点着他掌心中央。

史蒂夫遂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臂弯里,小女孩的右手由他握着,另一条细细的胳膊搂紧他的脖子。

高胖而虬髯的乐队指挥看得愣住,两眼泛红。巴基不得不轻咳一声,提醒道:“指挥先生,您可以让乐队奏乐了。”

指挥方才如梦方醒,他扬起指挥棒,对自己的乐队说:“先生们,《花之圆舞曲》。”

乐手们心领神会地点头。那首曲子描述的正是小姑娘玛莎与胡桃夹子王子共舞。序奏像生着翅膀一样飞起来,圆号手以重奏形式奏出圆舞曲主题,随后是单簧管相呼应的独奏。

戳这里听柴大官人《花之圆舞曲》


史蒂夫怀抱艾尔莎旋转,纱裙裙摆从他手臂上飘飞起来,音乐水一般淌动,他的脚步流利轻捷,猛地弯腰,让小女孩的身子倾斜向地面,再迅速把她身子搂回来。艾尔莎快活得眯起眼睛又睁开,张圆了嘴巴,格格大笑。

众人带着复杂的心情旁观,谁都明白巴基的苦心:艾尔莎有可能再也长不到高中毕业典礼上、与心仪的男孩子共舞的一天。

因此今夜这一支舞,对她来说弥足珍贵。

 

乐曲过半,小女孩凑在她的医生王子耳边说了几句话。史蒂夫停了下来,她在史蒂夫怀中转身,向巴基急速招手。

待巴基快步走过来,她探身在他脸颊上吻一下,说:“谢谢你,詹姆斯。接下来他就归你啦,咱们一人半支舞。”

史蒂夫俯身把她放下地,她笑嘻嘻地转身溜掉了。

 

他们一旦开始互相凝视,就没法再错开眼珠,在迅速向对方靠近之后,四只手同时伸出去,在彼此手掌和腰间找到了最舒服的位置,就像已经重复做过无数遍一样谙练。

舞曲持续奏鸣。身边的世界与人群急速黯淡下去,只剩下眼前的面庞鲜明着、那双眼睛闪烁着,犹如夜空寒星。

其余男人和女人们也纷纷牵着手走下场,在他们周围相拥起舞。

 

娜塔莎坐在空荡荡的观众席里,出神地望着巴基和史蒂夫。虽然她从未对这段情感抱有希望,目睹此状,毕竟难免一点苦涩。

这时听到身后有人问:“女士,你身边的位子没人吧?我可以坐下吗?”

娜塔莎连头都没回,冷冷道:“你要是想请我跳舞就省省吧。”

没想到那人“嗤”地笑了一声,“跳舞?我刚在手术室里站了七个小时,现在就是斯嘉丽约翰逊跑来请我跳舞、我也不跳。”

这答话倒让娜塔莎意外了一下,她转过身去,好奇地打量他,那人有张圆而短的脸蛋、圆而大的鼻子,灰蓝色眼睛,面目称不上英俊,却散发奇异的亲和力。

那让娜塔莎又多看了他几眼。那人笑了笑,爽快地伸出一只手,“克林特巴顿。”

“娜塔莎罗曼诺夫。等等,你不要说,我能猜出你是什么科的医生。”

克林特立即把两条眉毛趣怪地上上下下飞快挑动,“请!请猜!”

娜塔莎被他的眉毛逗得噗嗤一笑,“儿科,对不对?你动眉毛这招一定是练来哄小孩子笑的。”

克林特很捧场地轻轻击掌两下,“全中。好,现在换我猜。我猜你也是罗杰斯医生的隐秘倾慕者之一,对不对?”

娜塔莎心知他刚才看到了自己望着那对情侣的失落目光,“隐秘的倾慕者”是没错,但她倾慕的对象是那两人中的另一位。

她摇头,淡淡说道:“你猜错了。我今天才第一次见到罗杰斯医生。”

克林特立即有点夸张地拍胸脯,呼出一口气,“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

“我可不想跟万人迷史蒂夫竞争。”他清清嗓子,“既然如此,罗曼诺夫女士,能不能请你跳一支舞?”

“刚才你不是说、就是斯嘉丽约翰逊来请你也不跳舞?”

克林特那笑吟吟的眼睛在圆脸上闪烁,“她请我我当然不跳。因为,我要请你跳呀。”

 

巴基感觉自己脚下踩的不是地毯,而是云朵,他像变成了一只人形氢气球,不断上升,上升,飘荡在云霄之上,宇宙之巅。

他幸福地呻吟一声,打量一下罗杰斯医生那近在咫尺的胸膛,想起投票页面上某位姑娘的留言“我想让我的乳房在你的大胸脯上挤压、摩擦……”,暗暗吞了下口水,但考虑再三,还是忍住了没有把脑袋倚上去——毕竟满场都是医院同僚,动作太露骨,只怕史蒂夫会尴尬。

史蒂夫却主动把嘴巴凑了过来,挨到他耳边。就在巴基大喜过望,以为他要说什么缠绵情话的时候,听到的是:

“五千美元!巴基!五千!”

巴基吸一口气,以一贯的风格说了句笑话,“别害怕,钱是我自己的,我没有跟犹太人借高利贷,不用割一磅胸口肉。我只是向出版商预支了下一本书的版税……唉哟!”史蒂夫重重地踩了他的脚尖,作为惩罚。

巴基苦下了脸,“嘿,我这么做是为了艾尔莎。”

“这个我知道。但是你可以不用叫那么高的价啊!人家叫四千,你怎么一下子叫到五千去了?”

“我本来想叫四千五的,结果一张嘴就成了五千,好奇怪。”他嬉着脸,耸耸鼻子,“可能我潜意识里觉得你要贵得多吧。”

史蒂夫仍在痛心那笔钱,“你想跟我跳舞,我可以每晚陪你跳到天亮。你……”

巴基终于说了实话,“我只想让他们知道:你值这么多这么多钱,值得人一掷千金。”

史蒂夫瞪他。他咧开嘴笑,“我浪漫吧?”

史蒂夫叹息道:“唉,浪漫。你这个浪漫得没药救的蠢货。”

“蠢得只有你肯要,对不对?”

“哼。把自己男朋友拍下来送给别的女人?是够蠢的。”史蒂夫冷哼一声,但笑意慢慢从皮肤底下泛起来。他的手掌在巴基腰间用力,两人转了一个美妙的圆圈。

“喂,医生,刚才你说可以每晚陪我跳舞到天亮,认真的吗?”

“哼……”


巴基又半真半假地叹一口气,“完蛋,现在我有点后悔了,怎么办?花这么多钱是有点冤……要不,趁我还没给他们划信用卡,咱溜了吧。这地方你熟,知不知道医院里有什么密道?能供人潜逃或者私奔的。”

史蒂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么快就怂了?嗯?一掷千金的、浪漫的巴恩斯先生?”

巴基做痛苦状,“怂了。我这才想起来,一掷千金的后果是:我下个月的房租也要交不上了。”

他跟着罗杰斯医生有力的手臂又转了一个圈,又转了一个圈,在第二个圆圈的尾巴上,他的男友俯下头,轻描淡写地说:“那倒不要紧,房租我来交。”

“得啦,你月薪多少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哪能交得起两份房租?”

史蒂夫轻声说:“只交一份,我还是负担得起的。”

 

素以思维敏捷自傲的巴基巴恩斯,这一次却隔了足足三秒钟才明白史蒂夫的意思。

两人的脚步不知不觉已经停下来,史蒂夫面带微笑,耐心等待,眼看着巴基呆怔怔的脸上,一张嘴巴一毫米一毫米越扩越大。

巴基追索着耳边那句话留下的回音,一瞬间所有智商被洗劫一空。

一阵狂喜的颤栗掠过他全身每根血管,他紧张得声带几乎不会震动了,“医生,你,你是在邀请我跟你同居么?”

 

史蒂夫出神地看着巴基的脸,遍体皮肤像是马上要被汹涌爱意撑得碎裂开。他蓦地抬起双手,捧住巴基的下颏,深深吻了下去。世界迅速坍缩,缩成嘴唇接触的那一平方毫米。巴基听到史蒂夫的舌尖把答案无声地吐在自己口中,“是的。”


乐队里的小提琴手拉错了一个音,被指挥先生狠狠瞪了一眼。

两个男人携手共舞,虽然人们也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但毕竟肢体动作还比较含蓄。当众热吻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场中很多人停下脚步,抬手按在嘴唇上,面露惊诧之色。

但对巴基和史蒂夫来说,整个宇宙早已不复存在了。

 

不远处,克林特巴顿医生情不自禁地停了下来,盯着看了两眼。娜塔莎回过身去,也看到了众人目光中心那对忘情亲吻的人。

她立即转回身,目光灼灼,瞪着克林特,“你觉得那有什么问题吗?”

克林特收回目光,露出真挚的笑容,“当然不。我觉得他们真勇敢,这画面非常……非常美。你说呢?”

这答案满分,娜塔莎咄咄逼人的面容柔和下来,“嗯,跟你想的一样。好了,不说他们了,刚才你说你曾经带着你的波音达猎犬去爬阿尔卑斯山?……”

(TBC)


也给肥啾和寡姐找了张图~【晚宴上相识后第一次合影



【“一磅胸口肉”是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里的梗。

托尼和山姆下章再上。下章巴基和史蒂夫要找房子计划甜蜜同居啦,彼此的朋友都见过,下一步就该见家人了……

明天周末,要陪小薛玩,不更新了。大家周末愉快XD】

23 Oct 2015
 
评论(85)
 
热度(1352)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