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5

浪漫爱情轻喜剧!绝症只是个误会!没有人得绝症!HE!

1 2 3 4

5

“我知道了,妈妈,我没有……我很久没熬过夜了。真的没事……嗯,吃过胃药了,这几天我会好好休息,你放心吧……对,娜塔莎在这儿,有她你就放心了吧?……你和爸爸好好玩……嗯,我也爱你。”

巴基趴在沙发上,挂断手机,向一边端着热蜂蜜茶的娜塔莎做了个心有余悸的怪脸,“我妈从游轮上打来的电话——船刚到直布罗陀海峡——她让我向你问好、感谢你照顾我。”


像大部分写稿为生的人一样,巴基有慢性胃病,是通宵写小说、精神高度集中紧绷、外加不规律饮食作息的恶果。好几年前他犯过一次急性胃出血,弄到呕血昏迷。幸好那时他还在跟娜塔莎合租。娜塔莎目送他被推进急救室,立即通知了住在佛罗里达的巴恩斯夫妇。

巴基永远不会忘记一睁开眼看见父母在床前对坐垂泪的情景。从那之后他就痛改前非,按时睡觉吃饭,不再用最大号的马克杯喝最浓的黑咖啡,不再随手一把阿司匹林当巧克力豆吃。

虽然,胃溃疡偶尔还是会犯一犯。比如今晚。


娜塔莎把蜂蜜茶放到茶几上,哼了一声,“上次没病倒要装感冒,这次真的胃疼,怎么又不叫你的罗杰斯医生过来陪你?”

现在一说到史蒂夫,巴基的表情就变得很甜,但他还是抓紧时机讨好密友,笑嘻嘻地执起娜塔莎的手,在她手背上啧地吻一下,“你陪着我,疗效是一样的。”

好话谁都爱听,娜塔莎想绷住脸,到底禁不住嘴角一歪笑出来,“别用这种话糊弄我。”

“他今晚有一台手术。”巴基翻身坐起来,单手按着胃部轻轻呻吟一声,接过娜塔莎泡的茶喝了一口。“再说,胃疼又不严重。史蒂夫那个人容易过度紧张,也许做医生的看多了死亡就会那样?上次我装成感冒而已,他简直愁得差点哭出来!这次我就不害他担心了。”

“你还没跟你父母说史蒂夫的事?自打那次胃出血,她一直担心你身体,如果知道你有了医生男友,她也能少担心一点。”

“我当然会说,反正早就跟他们出过柜了。不过只怕他们知道了、要赶着见史蒂夫。你懂的,如果史蒂夫觉得我们的关系还没达到见家长那一步……”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娜塔莎眼看着屏幕出现蓝眼睛医生的照片,眼看着比蜂蜜茶还甜的笑从巴基脸上每一寸皮肤里往外冒。


“喂,巴基。”

“史蒂夫。你下了手术了?手术成功吗?”

“很成功,不过站得两腿发抖、脚趾抽筋。你在干什么?”

巴基扯了个谎,“在写新小说的提纲。”

“这周末医院有慈善筹款舞会,今晚又有一个女孩来问我能不能跟我一起去舞会,我该怎么回答?”

“毫不犹豫地告诉她,你是有男朋友的人了,请拿个下辈子的号码排队轮候。”

“那个女孩刚切除脑部肿瘤,还在做复健,也要这么说吗?”

“这样吧,我明天去订做一个徽章,‘此肉体乃巴恩斯先生之私有财产’,你把它别在胸口。再有人问,你就做遗憾状,指指那个徽章。”

“如此说来,巴恩斯先生,你愿意赏脸做我的舞会携伴?”

“我的荣幸,医生。谁跟我抢,我可要掏枪跟他决斗。”

那边传来罗杰斯医生沉厚好听的笑声,“收枪入鞘吧,巴恩斯中士,‘它沾了露水会生锈的’[注]。”

“《奥瑟罗》第一幕第二场。你什么时候开始读莎士比亚的?”

“在有了个作家男友之后。巴基,我有几个朋友早就想见你了,刚好舞会上一起聊聊,怎么样?”

巴基看了娜塔莎一眼,“好,我也带一个朋友过去。”


一边被迫旁听的娜塔莎已经做了无数颤抖、白眼和恶心欲呕的表情。这个电话挂断后,她嘘出一口气,又耐不住好奇,“我好像听见他叫你‘中士’,为什么?”

巴基眨眨眼睛,做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甜蜜表情:“你真的想知道?”

娜塔莎怪叫一声,“喂!你们不是还没上过床吗?”

“又不是一定要上了床才能取昵称。这是生活情趣,情趣!你们这种人不会懂的。”

说完,他向后倒在沙发靠垫上,双手搭上腹部,喃喃道:“奇怪,胃疼像是好多了。原来罗杰斯医生的声音也能治病……”

 

虽说疼痛好转,第二天巴基还是到格林希尔医院去了一趟,让医生开了胃药。在跟史蒂夫交往之后,他从未如此渴望自己身体健康,有尽量长的生命跟心爱的人共享。

取药之后,他转到小艾尔莎的病房那层去,并找到了他的男友。

史蒂夫问:“你来干什么?”

“来开药,顺便看看艾尔莎。”

史蒂夫点点头,当然是抑制艾滋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虽然打定主意信任院里同事的治疗方案、不去过问治疗情况,他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医生怎么说?”


由于史蒂夫就是格林希尔医院的医师,巴基想当然地认为,男友早就在医院系统里看过了自己的病史。

这本是人之常情,情侣们总会去翻阅对方的公开博客、个人网页,以期得到更深的了解,无一例外。而对医生们来说,记录数年间大大小小疾病的病历可不就跟博客差不多嘛。

巴基却没料到罗杰斯医生的道德原则出奇地崇高——史蒂夫始终认为患者病历是隐私,即使身为男朋友也不该私自探查。


他笑一笑,“当然啦,根治是不用奢望的,不过医生说现在维持的情况还好,坚持服药就不要紧了。反正,只要它不犯,我就不去想它。”他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腹部的位置。

史蒂夫看着巴基轻松的笑脸,心里真是爱煞了这种乐观和坚强。他在心里说:瞧,他永远能笑着说出这些话,多了不起。我的巴基,我的天使。

然而这种骄傲的感觉里始终夹杂淡淡忧伤,他不知道自己眉毛中间又打起竖纹来。

巴基伸出两指点在他眉间,“又皱眉!”指尖用力,把那一小块皮肤撑平。现在他已经有资格肆意触碰罗杰斯医生的身体了。

走廊里走过的人好奇地回头看,但史蒂夫没有躲避巴基的手。

 

他们一起到艾尔莎的病房去。

跟史蒂夫确定关系之后,巴基经常来探望艾尔莎,给她带礼物、蛋糕,或是读书。

而第一次两人共同出现在艾尔莎面前,小女孩就极精灵地看破了,“嘿,詹姆斯,你是不是想抢我的男朋友?”

巴基小心翼翼地说:“呃,如果我有一点点想,怎么办?你允许吗?”

艾尔莎抬起手,打个手势示意巴基矮下身子,好让她能拍到他的肩膀,“眼光不错,品味不错。”她很豁达地叹了一口不符合年纪的气,“没关系,咱们可以平分,白天,罗杰斯医生归我,晚上,归你。”

巴基松一口气,扬起手来与艾尔莎击掌,“成交。”

击掌既毕,艾尔莎严肃地说:“可是你要记住:是我先看到他,然后又是我把他介绍给你的。记住哦!”

巴基忙不迭地点头:“记得,我会记得。”

小女孩下面一句话忽然悲伤起来,“据说我可能活不了太久,詹姆斯,如果我死了,你以后得好好照顾罗杰斯医生,他午饭总是站在走廊里吃三明治。”

巴基心里泛起难言的酸楚,俯身抱住小女孩瘦伶伶的身子,柔声道:“不行,说好白天归你的,你也得对他负责到底。”

在史蒂夫眼中,这是个同病相怜的拥抱,两个同样可爱的人,却同样身患绝症。他悄悄转过头去,按了按发酸的鼻梁。

 

后来巴基就成了艾尔莎病房里的常客。一大一小两人的对话,经常让一旁的史蒂夫哭笑不得。

比如:

艾尔莎:“詹姆斯,你知道史蒂夫会偷着抽烟吗?”

“我知道。”

“知道你还不管管?让他戒掉。”

巴基表示抗议:“嘿,晚上他在我面前从来不敢抽烟的。白天他是你男朋友,归你管。”

艾尔莎又打量一下史蒂夫,“他那条领带不好看,那些红黄蓝方格子是什么意思?”

“那是蒙德里安最经典的‘红黄蓝构图’,Hogo Boss限量纪念款,是我给他买的。年轻的小姐,男士时尚你可不懂的,他着装这方面还是我来负责好不好?”

……

这一天两人讨论的是小说。上一次巴基把自己的小说带来给艾尔莎,这次她发表读后感,表示很多地方读不懂,只能跳着看看对话。

又问,“詹姆斯,你为什么不写本爱情小说?”

巴基笑一笑,“会写的,下一本我就写爱情题材。我已经有了男主角的原型了。”说着抬头看看史蒂夫。

艾尔莎却问:“你要写的会是《五十度灰》那样的吗?据说那本卖了很多钱呢。”

史蒂夫和巴基不约而同皱起了眉,史蒂夫说:“谁给你看那本书了?”

“隔壁病房的苏珊阿姨就在看《五十度灰》。”

“她没借给你吧?”

“没有啦。她大致给我讲了讲,好像也没什么意思嘛,用绳子捆起来,抽鞭子什么的……她说那些是游戏,情侣们有时就会玩那些游戏,真的么?”

两个成年男人一时语塞,都觉得难以跟五岁的小姑娘解释所谓“情趣”,艾尔莎认真想了想,问:“哎,詹姆斯,你跟史蒂夫会玩那种游戏吗?……”

(TBC)


【注】“收枪入鞘吧,巴恩斯中士,它沾了露水会生锈的”,改自《奥瑟罗》。

原句:Keep up your bright swords, for the dew will rust them 收起你们明晃晃的剑吧,它们沾了露水会生锈的。


【你们不要问了,下章是舞会,不是史蒂夫和巴基玩五十度灰里的羞羞的游戏。

舞会上肥啾就要上线了!让寡姐也去甜甜地恋爱~】

在埃及开罗的书店里拍到的世界名著五十度灰:



21 Oct 2015
 
评论(46)
 
热度(1330)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