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2

浪漫爱情轻喜剧!绝症只是个误会!只是个误会!只是个误会!没有人得绝症!没有人得绝症!HE!

1

2

巴恩斯搜索出一个网页,然后把电脑屏幕转过去朝向娜塔莎。

娜塔莎两只手肘撑在酒馆吧台上,手托着脸颊,眯起眼念道:“格林希尔纪念医院……医师列表……等等,你先别说,让我猜猜你男朋友是哪一个。”

巴恩斯其辞若有憾地说道:“还没确定关系呢。”

“绝对是这个!”娜塔莎一伸手指住其中一张大头照,“对不对?黑头发黑眼睛这个,一脸阴郁神秘,符合你的口味。”

“不是他!是这个,史蒂夫罗杰斯。”

娜塔莎“切”了一声表示没趣,“金发蓝眼睛,男芭比嘛。”她滑移鼠标,在罗杰斯医生笑出的白牙上点击一下,调出他的资料,“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博士,一等荣誉生。曾志愿加入无国界医生组织在坦桑尼亚服务一年,曾志愿前往阿富汗美军基地服务一年……”她停下来,挑挑眉毛,一副改容相敬的样子,“这么有爱心,还当过军医、上过前线,了不起。”

巴恩斯得意地说:“我的眼光!”

“那还有什么犹豫的?赶紧上啊,一垒二垒三垒,迟者自误。喂,别告诉我你忘了要他的手机号啊。”

“我有那么蠢吗?那天喝咖啡的时候就交换手机号了。实际上这几天我跟他一直在聊天,我跟他有超多共同爱好,每次能聊一个多小时……”

娜塔莎撇撇嘴:“这么有雅兴?做爱之前还是之后?”

“滚你的,我说了还没确定关系,聊是在网上聊!距离上床更是隔着十个太平洋加十个印度洋。而且……”巴恩斯脸上出现格外温柔的神情,声音忽然放轻了,“他从没谈过恋爱,还是个处男。”

娜塔莎的红唇张成了一个规整的O形,然后嘴角慢慢往两边咧开,她乐得使劲打了一下巴恩斯的肩膀,“天啦,真有你的!你赶紧把他送到史密森尼博物馆去,博物馆绝对如获至宝,专给你的小医生盖一间展室,门票每位收一美元,门口打出条幅广告‘重大考古发现!快来参观本世纪最后一个成年处男!’……”

她笑得歪倒在吧台上。巴恩斯脸色铁青,“有那么可笑吗?史蒂夫罗杰斯是个有古典主义精神的人,圆桌骑士、火枪手那种,你们这种人根本不懂。”

“哟,现在就把别人都划分成‘你们’了!你还想不想让我给你出主意?”


两人又叫了一轮酒,细细商议。

巴恩斯用握起的拳头轻轻捶打眉心,“我只想小心一点,慢慢来。可是已经第四天了,他还没有再约我见面,这是不是也太慢了?……他是不是没想往情人方面发展?怎么办!”

娜塔莎笑得有点不怀好意,“真难得见你这么动心,当年你在学院里,颠倒五大洲女生,你连眼角都不给她们一个,现在……”

“别说没用的,有没有主意啊?有就快说,没有我就赶紧去推特发求助信了。”

小酒馆的蛋黄色灯光里,他捧着头,满脸六神无主,娜塔莎不敢再笑他,用形状优美的指甲敲敲台面,“这还不简单。想见他的面,你就装病。”

“装病?”

“对。发短信跟他说:感冒了躺在家里不能动;下次再说肚子疼有点腹泻怎么办啊医生……连远在坦桑尼亚的患者他都能千里迢迢赶过去,还会不过来照顾你吗?”

巴恩斯终于露出笑容,“好办法!啊,娜特,我没有你该怎么办?”

他立即抓起手机发短信,手机的幽幽亮光照着他的脸。娜塔莎喝一口酒,从烟盒里取出一根烟点燃。她面上的笑容消失了。

 

她从未敢让詹姆斯巴恩斯知道,当年她也是被他颠倒的女孩们中的一个。而比她们都幸运的是,她找到了一个最好的方式留在他身边。

 

托尼史塔克进来的时候,山姆已经不客气地吃了半碟子菲力牛排。

托尼是个发明家,上大学三年级时靠一项专利成为“最年轻亿万富翁”之后,就很干脆地从麻省理工辍学了。他跟山姆和史蒂夫认识也因为他的发明——他搞了一套带动力系统的盔甲,想让自己飞上天,结果飞倒是飞上了去,可惜落地的姿势不大妙,是头朝下降落的,摔伤了脖子外加摔断一条胳膊,差点残废。要不是当时的值班医生史蒂夫和山姆急救得当,他下半辈子就只能致力于发明会飞的轮椅了。

他微笑着坐在山姆旁边,看看两人,“说吧,怎么回事?又需要天才来帮忙解决问题?”

史蒂夫朝他很勉强地笑一笑,算是打招呼。

山姆不等打招呼、先扬手把服务员叫来,“你们最贵的虾给我来一客。不,两客。”他青面獠牙地朝托尼一笑,“老规矩,你来了你结账。”

托尼朝史蒂夫努努嘴,“他怎么了?”

山姆说:“年度大新闻,老处男恋爱了。”

“操!果然大新闻。是哪个妞,是不是你们鉴定科的丽莎?要不就是上次圣诞晚会特别能喝的那个犹太姑娘?”

“别猜了,你再天才十倍也猜不到的。是个男人。”

托尼嗖地摘下了紫色镜片的眼镜,瞪着史蒂夫,“普朗克法拉第卡文迪许在上!史蒂夫你!……啊哈哈哈哈!”

史蒂夫面无表情地瞪了他一眼。

山姆则以谴责的目光瞪了史蒂夫一眼,“不仅是个男人,而且是个病人。”

史蒂夫的长睫毛耷拉下去。

山姆继续往下说:“……不仅是个病人,还是个绝症病人。”

 

“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刚刚拿到化验报告、得知了那个坏消息,看样子还刚哭过一场,鼻子通红,脸上还有眼泪没擦干净。”史蒂夫以一种温柔的缅怀轻声说道,“然而当他看到哭泣的小艾尔莎的时候,他就完全把自己的痛苦放到一边,努力去逗她笑。后来我们下楼喝咖啡聊天,他的眼睛仍然一直亮晶晶的,每句话都又诙谐又……又可爱!我从没见过哪个绝症患者在得知自己的病情之后,还能那么乐观,笑得那么由衷、好看,就像、就像那病根本不存在一样!”

他沉浸在回忆之中,山姆和托尼交换了一个绝望的眼神:老房子着火,完蛋啦!

史蒂夫双手交握,放在桌布上,难过得下巴都哆嗦了一下,“说真的,我也在犹豫。你们劝我的话我自己早想过一百遍了。毕竟我做不到像他一样、当那个绝症不存在。被传染上倒在其次,我更怕的是,在感情里越陷得深,到最后就会越难过伤心……这几天我一直跟他聊天,他从没流露出哪怕一丁点颓丧、悲观的情绪,总是那么愉快。我自认为我很勇敢。可是易地以处,我做得到他这样豁达吗?不,我做不到……”

 

托尼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刚才史蒂夫提到了传染?……那家伙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山姆叹一口无可奈何的气,笑一笑,“能传染的绝症只有一种,天才史塔克先生,你还没想到吗?”

托尼再次张大了嘴,用手指在空中慢慢划一个A字。

史蒂夫有点烦躁地皱起眉毛,“不用怕说出来。艾滋病。他得的是艾滋病。”

托尼也面无表情地木然了一阵,扬手叫服务员:“嗨,麻烦给我来瓶白兰地,能压惊的那种。”

 

那两客虾吃完的时候,史蒂夫已经给山姆和托尼看过了巴恩斯的个人主页,“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生于布鲁克林,作家。他是写历史小说的,特别喜欢二战背景和题材……”

山姆用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客观来说,确实长得挺好看,是‘如果我是妞我会倒追他’那种好看。咦,还有一张穿军装的照片?”

史蒂夫终于开始吃东西了,他瞟了一眼,“那是cosplay。军装是网上拍回来的二战美军的古董。巴恩斯喜欢收集二战时期的军装和军用品。”

“这爱好跟你倒挺像啊。你们俩以后可以一起穿上军装玩角色扮演什么的……”

托尼拿起酒杯又放下,拿起叉子又放下,“嘿,罗杰斯,你知道艾滋病是怎么回事吧?”

史蒂夫抬头淡淡看了托尼一眼:“需要医科生的科普?艾滋病三条传染途径:性,血液,母婴。初期症状是如普通流感一样的疲乏无力、发热、盗汗,精神恍惚,继而腹痛腹泻,食欲减退,皮肤黏膜出现白念球菌感染,体重急剧下降……”

他忽然停住不再说下去,眼眶微红。

托尼和山姆罕见地沉默下来。即使是想象一个陌生的大好青年被疾病一步步折磨至死也绝不愉快,何况是刚刚倾心的恋爱对象。

山姆伸手拍拍史蒂夫的手背,“要不然就算了,反正还没真正开始约会,就干脆一次也不要约……”

 

“叮”地一声,手机响起。史蒂夫掏出手机看短信,脸色陡然变了。

山姆问:“怎么啦?医院里出事了?”

史蒂夫把手机屏幕掉转过去给他们看。

发信人:“Bucky”

消息内容:罗杰斯医生,我感冒了,很不舒服,躺了一天也不见好,有什么专业建议吗?

 

数英里之外的小酒馆里,巴恩斯的手机也“叮”了一声。他看一眼短信,霍地站起身来。

娜塔莎:“怎么啦?”

巴恩斯把手机屏幕掉转过去给她看。

发信人:“Cap”

消息内容:呆在家里别出门,我马上赶过去。

(TBC)



【轻喜果然写起来顺畅得飞一样嘛,啊,从未有过的体验(还不是因为你之前一直在苦苦地死抠虐文Orz

此后的趋势是:尝到装病的甜头之后巴基就会总装病……史蒂夫就越来越难过、越来越愁,误会越来越深……

结尾短信“发信人”Bucky和Cap的意思是他们已经互相交换了昵称。

不出意外的话,下午继续写,傍晚还能更一章XD】

19 Oct 2015
 
评论(63)
 
热度(152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