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重逢之后【13】

前篇:重逢的三个昼夜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4

Hodge已经不客气地拿出烟来抽,并把烟灰弹到地板上,不过他发现我一只手没法兼顾手杖和茶盘的时候,还是很快站起身来帮忙。

他在客厅里走动,看看盥洗室和厨房,又透过打开的门瞧瞧两个卧室,“挺好的公寓嘛。James,你不打算回美国了?”

我说:“会回去的,回去看看我父母的墓碑。”

他指一指我的腿,“你的胳膊和腿都……”

“哦不,只有手臂截掉了,腿是前几天摔伤的,还是真腿。”我说到这句自己也笑了。

Hodge笑着点头,“那挺好,挺好,缺条胳膊不算什么,前几天我们那里接待了一个老兵,颅骨被弹片削掉一大块,他一摘帽子,有个女文员直接被吓哭了。打过仗的人嘛,哪有不少点什么的!”他主动指指自己的下腹,“这儿,挨了一枪子儿,切掉了一段小肠。我问大夫跟以前会有什么变化,他说,也没别的,就是你吃进的饭变屎的速度会比别人慢。哈哈哈哈哈。”

他一边大笑,身子往后一仰。我也只好跟着笑笑。想到他也是为打击纳粹献出过健康的人,不由得稍稍增加一些敬意。


他又说:“其实有条伤疤嘛,妞们更喜欢,她们就爱摸着伤疤,睁大眼睛听战场上的事。”

我说:“可惜那些我都不记得了。”

“全部都不记得?”

我坦白地说:“是,连名字都记不起。”

Hodge若有所思地慢慢点头,嘴角往两边压着,“所以,是Steven找到你的?”

“是的,也就在大概一个月之前。”

“我听失踪士兵搜寻组织里的人说,Steven一直在跟他们合作,这几年快翻遍了大半个欧洲。有好几笔资金是靠他向军方申请才能拨下来——美国队长的面子大,上头总还是要买账的。”他的嘴角泛起有点古怪的笑意。

这是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你为找我而费的力气,我心里泛起异样的震荡。还能说什么呢?我只说了一个“哦”,低下头拎起茶壶,给茶杯续水。

Hodge看着杯中红茶,“上帝啊,你还真变得像个外国人了……你们这儿没有啤酒?”

我摇摇头。

眼看要冷场,我说:“如果您不介意,也许能给我讲讲以前军队里的事?”

Hodge笑着在椅子上挪一下身子,“当然不介意!你想让我讲什么?我跟你不在一个排,没见过几次面,也没一起打过仗,我倒是跟Steven同一批入伍,然后一起在新兵营集训。”

“那就讲讲Steve。”

“他当时是破格录入的。95磅,5英尺4英寸!简直他妈的开玩笑嘛。连他的脑袋都不合标准,头盔扣在他头上还要滴溜溜乱晃,就像一口煮锅扣在小孩儿脑袋上。大伙都说他去童子军还差不多。Steve没跟你讲过这个吧?哈哈哈哈。所有体能测试他都是最后一名——越野障碍,武装行军……我们当时曾经打赌,赌他到底能坚持多久,或者上校能容忍他多久。”

(注:95磅=43.09公斤;5英尺4英寸=1.64米)

我淡淡问道:“后来谁赢了?”

“什么?”

“你们打的赌,有人赢吗?”

Hodge愣了一下,省起不该把当年对那个瘦弱Steve的轻蔑带到今天,他收起了脸上的揶揄,摊摊手,“后来?你知道啊,‘超级士兵计划’。就像把一粒玉米搁进微波炉,Boom!玉米成了一颗爆米花,我们的迷你士兵Steven成了万人景仰的Captain America。”

这个比喻并不好笑。但我笑了一下。


Hodge把空茶杯放在手里转动着,看着那个茶杯,又抬头看我,加了一句话:“Steven也肯定没告诉过你,当年Phillips上校本打算选最优秀、最强壮的新兵参与超级士兵计划,那个人选就是我。但最终Dr.Erskine决定换人。”他耸耸肩膀,“嗨,那些读书太多的人,博士啊,教授啊,你永远不明白他们那些秃脑瓜里在想什么。”

这句话里的情绪十分复杂,有显而易见的遗憾,也有点骄傲。我猜,他曾在很多场合把这段“准美国队长”的历史当做炫耀的资本。

我仍然只是微笑,作为一种宽恕的表示(虽然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表达“宽恕”):我在心里宽恕他不自觉流露出的微酸和妒意。

Steve,曾与你一起受训的战友也许很多人会有这种想法吧?他们认为SS计划是一份百万美元大奖:随之而来的名利滚滚,凭什么砸到一个弱不禁风的Steven Rogers身上?我明明是队伍中更好的那个,如果当年接受血清注射的是我,我也可以……

要成为美国队长,重要并不是肌肉和力量,而是大脑、心和灵魂,这种道理,有些人确实是永远不会明白的。我替全美国以及全世界正义阵营的人庆幸,当年Dr.Erskine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


我并不打算遮掩地看了看墙上的钟。Hodge觉出尴尬,有点僵硬地给自己打圆场,“不过,Steven确实干得很棒,你们突击队做任务也都做得漂亮,我听说派拉蒙还打算给咆哮突击队拍部电影呢。”

他自己拿起茶壶倒了杯茶,迅速换了个话题,“James,你这几年一直没结婚?”

与艾莉西亚的假婚姻应当不算数?我说:“没有。”

“Steven也没有?”

“据我所知,没有。”

“嗳,这么说,你跟Steven的传闻是真的?”

“什么传闻?”

Hodge面上的表情换成一种知根知底的笑,嘴角歪向一侧,露出牙齿,“我不知道Steven跟你讲过多少以前的事——你听说过他卖过国债吧?跟着一群漂亮妞全国巡演……”

“我知道。”

“咱们Steven,哈哈,那是军方花大钱打造的大众偶像,妞们见了他就像蜂子见了蜜糖似的。当年舞蹈团里有好几个州的选美皇后,随便哪个都是辣到爆的尤物,啧啧!据说弗吉尼亚小姐和纽约州小姐都公开表示对他有意思。结果呢?结果居然没一个姑娘能扒下他的裤子。”

他越说越粗鄙,我忍不住一皱眉。他注意到了,也并不以为意,“那时伙计们就开玩笑说,Steven不会是喜欢进后门那种人吧?James,我发誓,当时他们说这话的时候我绝对站在他那边儿。我说,滚蛋吧,你们不过是嫉妒Steven有那么多辣妞主动送上门,我作证,他曾经跟美女特工Carter暧昧得眉来眼去的,他绝对不可能是X屁股的基佬。”

我翘一翘嘴角,“谢谢您给我讲这些往事,很有意思。我也听说过一点Carter特工的事迹,那时候,Steve跟那位女特工是确定的情侣关系吗?”

“这我可不清楚了,Peggy Carter是英国女人,全军出名的带刺玫瑰啊,我在新兵营里还挨过她软绵绵的拳头呢。据说她居然主动邀请Steven跳舞……嗨,本来最清楚这些事的应该是你啊,James,你才是跟他形影不离的那个,可惜你都不记得了。”

“是啊,真可惜。”

“哦,对了,还有一个关于Steven的传闻,是管理机密档案的文员漏出的消息,说是Steven的档案里有一笔很严重的秘密处分,好像是关于他那方面的劣迹……‘那方面’,你懂吧?”

他脸上现出那种男人之间谈论猥琐话题时总会出现的、心照不宣式笑容,“他在一间空会议室里跟别人……”他用两只手做了一个穿插的动作,嘴里配合咂出奇怪的声音,“被一个副将撞见了。”

这一次,我连回应的表情都不愿给他了。

Hodge却忽然一探身,把那张宽阔的脸送到离我很近的地方,“又有传言说,那次秘密处分的另一个人是你,James。”

我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右手在裤子上抓紧。

他又猛地把身子缩回去,伸手一拍桌子,手掌顺着桌边抹下去,笑道:“哈哈哈,开玩笑,我是开玩笑的,别介意嘛,James,别那么小气。”

 

就在这时,Steve,你总算回来了。如果再跟这位Gilmore Hodge聊一阵,我说不定会用抡起仅剩的手揍他。

你看到他的表情先是惊讶,随后变成见到故人的真诚微笑,“Gilmore!”

两人抱在一起互相拍打肩膊。接下来就是俗套的寒暄。老伙计,过得还不错吧?挺好挺好,你呢?你好像还胖了几磅……

对我来说,这个场景的有趣之处在于:和我在一起时你始终是个温文绅士模样,但在粗俗的旧战友面前,你也能迅速显示出能与他融合的、军人的豪爽气质。

我有点困难地站起身,说:“你们慢慢聊,我再去烧点水泡茶。”

“王子,啊,James,让我来吧。”

“prince”和“James”两个词发音相去甚远,不可能是口误,Hodge的眼中又闪过奇怪的光。

 

此人又待了一个小时的光景。我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听他讲他现在的工作:又在欧洲境内找到一批美军士兵的遗体,需要逐个辨认身份,收集遗物,备棺入殓,并联系亲属,把遗体运回国内……

只差那么一点,我就会是躺在棺中等待归乡的死难者中的一个。因此,不管怎么说,我都认为命运对我还算是仁慈的。

 

Hodge又拿出烟来吸的时候,被你按住手腕,“James刚得过肺炎,你就忍耐一下吧。”

我暗暗叹了一声,怎么才能偷偷告诉你:老战友们早就在怀疑你和我的关系啦,你这样看在别人眼中,正好是补充证据。

 

幸好他没再待多久,没有给你露出更多破绽的机会。

最后他说:“有一个追捕纳粹战犯的机构很想邀你加入。说实在的,这活儿不赖,我也申请了。你怎么想?”

我在心里说,别,Steve,可别看我。

但你还是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回头向Hodge一笑,“这确实非常有意义,我也真的很想加入,不过近期大概不行,因为James……”

唉。铁证如山。

 

那天晚上,我躺在沙发上,看你把加了巧克力粉的面团一块一块捏出星星形状(是我要求做成星星的,可商店里又买不到星形模具),然后整齐排列在茶几上的铁盘里,待会儿它们就要进入烤箱,变成香喷喷的星星饼干。

我用很随便的语气问:“Steve,以前你和Bucky当然有过性行为吧?”

正如我想象中一样,你僵住了。“……嗯,有过。”

“那为什么你没给我讲过这部分?”

你用鼻子“嘶嘶”往里吸气,喉结滑动了两下,有一个星星在你手里被捏回了团状,“因为,我觉得还不是讲那些事的时候……好吧,你想听什么?”

“一切——第一次,第二次,每一次。”

“那,那有很多很多次。”

我从沙发上坐起一点身子,“所有的都要讲,我知道你都记得,你有四倍的记忆力。听Gilmore Hodge说,你和我还因为这个受过一次秘密处分?……”

(TBC)



【两位青年绅士总算(顺理成章地)聊到了黄黄的话题。擦把汗( ̄▽ ̄)

好喜欢巴基躺在沙发上、看着大盾照自己的指示做星星饼干(写的时候就饿了 ∠( ᐛ 」∠)_】



16 Jan 2015
 
评论(51)
 
热度(477)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