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你眼中的冰雪【番外三3】

他们围坐在会议室里,严肃地盯着显示屏上的地形图。
“这个地方地势明显更开阔。”
“不不不,地势开阔更不容易防御,还不如Position B……”
乍一听,会以为他们在研究打一场仗……其实只是在商量选择婚礼举行地点。

史蒂夫坐在会议桌边,头歪在一只撑起的手心里,另一只手一张一张翻看贾维斯选择的地点图片。他从头到尾翻完一遍,又从末尾再翻回去。

娜塔莎早就注意到他心不在焉,她用指甲叩一叩桌子,“喂,史蒂夫,巴恩斯怎么不来?”
史蒂夫不说话,目光移向托尼,表示答案在那儿。
托尼有点不自在地嗽了嗽嗓子,房间里传来贾维斯的声音:“诸位,从上上周开始,巴恩斯先生已经成为史塔克工业的高级顾问,现在正在跟研发部门同事一起测试、改良新产品。”

人们不约而同地“wow”一声。显然谁都没想到冬兵竟能如此“入世”。
这时贾维斯又补充了一句:“巴恩斯先生跟新同事们相处得很好,而且他提出了很多了不起的创造性意见,研发部这十天的工作效率提升了12%。”
克林特:“托尼,你为什么不请我当顾问?!多挣点钱,我和娜特也能换一个大点的公寓。”
托尼耸耸肩,“如果你有一条机械手臂能精确测算后坐力,又不怕意外炸膛炸掉你那又短又粗的手指头,那你明天就可以上岗。”

史蒂夫头也不抬,手里继续翻动图片,“托尼,这事我还没谢你呢,以后我不用一个人赚钱养家了。说起来,要养着他和富兰克林花销还挺大的。”
谁都听得出那句话里的塑料谢意。
托尼脸上也出现一个相应的塑料笑意。

大家看看队长,又看看铁人。娜塔莎替人们说出心中的疑问:“史蒂夫,巴恩斯能积极参与社会活动,这不是你一直迫切期望的吗?”
史蒂夫抬起头,声音微愠,“他昨晚十一点半才回到家。而且,已经是连续第五次这样了。”
娜塔莎忽然明白了,飞快提起手背掩住嘴,想笑又忍住,“原来是你觉得不习惯——不习惯他不再24小时属于你!哦天哪,美国队长的新烦恼。可你难道没料到这是必然的发展趋势吗?他的世界当然不会永远只有你一个人、只有跟你在一起这一件事。”
“但……不管怎么说,十一点半回家也太离谱了!我烤的葡萄柚杯子蛋糕全凉了。”
托尼眼睛转到眼眶上沿去,“呃,也许巴恩斯过于热爱这个工作,可这又不怪我。”

人们眼前出现这样的画面:史蒂夫趴在厨房桌子前,两眼幽怨地一会儿看看钟,一会儿看看烤盘里逐渐冷下去的杯子蛋糕,脚边趴着一只阿拉斯加小狗……

史蒂夫忽然把手里一叠纸往桌上一丢,“算了,让贾维斯随便选一个地方好了。反正巴恩斯不会在乎的。”
托尼抬手捂住脑门:“要结婚的是你和巴恩斯,又不是我跟贾维斯!”

剩下几人不知该劝谁,想劝也不知怎么下嘴。

贾维斯忽然说:“等一等。我刚收到一条巴恩斯先生的语音信息。”
山姆歪过头:“他为什么发给你,不发给史蒂夫?”
史蒂夫淡淡说道:“我的手机关掉了。”

大家面面相觑,终于意识到:队长先生和他的情人在家中大概是……
吵架了?!
那么现在大概是……
在冷战?!
上帝,他们俩居然也会吵架?会冷战?

如果按照刚才的只言片语(以及普通情侣们吵架时的句式)来还原现场,对话可能是这样——

R:“你看看钟!十一点半。专门给你做的点心全凉了!”
B:“奇怪,当初明明是你鼓励我接受那个职位。”
R:“但你不能让它干扰到正常生活。第五次了,我在家里等了你五个晚上。现在你每天留给我的时间还剩多少?”
B:“你执行任务的时候几天都不回家。我现在只不过回来晚一点,你为什么这么在意?”
R:“好,明天要讨论婚礼地点你也不在意是吧?……”
于是一整夜加一整天,两人互不说话,手机也不开机。

嗯,大致就是这样吧?山姆、鹰眼和娜塔莎互相看着,彼此都看出眼里飘过差不多的猜测。

他们听到托尼说:“Jar,把巴恩斯的语音信息播放出来。”
才几秒钟的一条语音信息,背景里有隐隐的枪声。冬兵的声音没什么起伏地念道:“403730,735710。”
两串数字。那是什么意思?
几双眼睛都转向史蒂夫。史蒂夫摊手,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明白。
贾维斯的声音又响起来:“是经纬度。我查到了一个地点……”
托尼:“地图,把地图放出来。”
屏幕上立即出现一块城区图。山姆当先叫起来:“咦,是纽约。”

史蒂夫按在文件纸笺上的手猛地抓紧。他已经认出了那个地方。
是布鲁克林。那个经纬度的精确地址是:林顿大道51号。

谁都知道美国队长就出生在布鲁克林。娜塔莎问:“这地方你认识吗?”
史蒂夫:“那里原本是一座公园。我小时候经常到公园里写生。”

贾维斯不断把搜索到的新图片放到屏幕上,如今公园已经不在,代替它的是一座公立小学,整洁的操场,草坪,小孩子们走在粗可合抱的橡树树荫下……

史蒂夫低声补充说:“那儿是我跟巴奇第一次遇见的地方。”

他清楚地记得那个下午,一颗球飞过来砸倒了画架,随后一个栗色头发眼睛像绿宝石的小男孩一边高喊着对不起,一边向他跑过来。
屏幕上的校园里,有几棵最粗最高大、足有百龄的树,是当年的见证者。公园不在了,树还在,依稀是当年模样。他记着他和巴奇在每一棵树下坐着聊天、读书、吃巴恩斯夫人做的蜜饯的情景。

他根本没对冬兵提起这些往事……只在半年前对一位撰写二战史的作者讲过——那人来采访他、希望他回忆与老战友们的相识过程。
在他大段的回忆里,他与巴奇在童年的初遇也只不过淡淡一句带过,也根本没提到公园的具体地址。
要费多大力气,才能在“二战英烈传”、“咆哮突击队往事钩沉”等相关书籍里,找到那淡淡的一句?
然后又要费多大力气,才能根据那样一句话,那样一点飘渺的线索,找到建于七十年前、现在已经被拆除的小公园……
那就是冬兵挑选的婚礼地点。
他并非不在意,也并非不用心。他只不过没有说出口。

史蒂夫站起身来:“好,地点就定在那里吧。谢谢大家肯为这件事这么费心!我有点事先走了。”
他转身出门的时候,差点带翻了椅子。
人们呆坐在原地。
山姆搔一搔头皮,“他现在急急忙忙赶去的地方……呃,你们跟我猜的一样吗?”
托尼:“那还用猜,他当然去顶楼了。”
他们正身在史塔克大厦里。顶楼就是研发部。
托尼转一转眼珠:“贾维斯,把研发部靶场的监控录像调出来。”

监控探头的画面不太清晰,但也能看到冬兵和一群人站在一起,面前的长案上放着各种半成品枪支和一些形状奇怪、难以辨认用途的武器。
两分钟之后,门开了。史蒂夫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似乎冬兵说了几句话,研发部的员工们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房间。
在这一头偷看的山姆等人,不由自主慢慢探身,睁大眼睛。

冬兵双手撑着台子,头颅低垂,没有回头。史蒂夫走到他身后,在距离半米的地方停下来,表情十分温柔,嘴巴开合。
克林特忍不住一拍桌子:“为什么没有声音?”
托尼:“打靶场的监控要声音干什么?!”
山姆:“不要紧,我来配音!——史蒂夫这时肯定说的是:啊,宝贝儿,真对不起,昨晚我不该跟你生气。我不知道你竟然这么用心、偷偷做了那么多调查,我好感动,我好爱你……”
众人不约而同皱眉咧嘴,“他哪会说这么肉麻的话!你到底看了多少白烂chick flick?”

托尼忽然叫道:“快看罗杰斯的手!”只见史蒂夫缓缓贴身上去,双手从后面兜过去,抱在冬兵的腰间。
人们集体发出“哇哦”的声音,连贾维斯都小声“哇”了一下。

托尼:“Jar!特写一下队长的手部动作。”
于是镜头拉近,史蒂夫的双手占满画面。幸好那手只是紧搂住腰,没有往下滑去。

山姆继续夸张地配音:“哦,我亲爱的未婚夫,我热辣的寒冬战士,昨天晚上光顾着闹别扭,都没有好好亲热,咱们就在这儿把昨晚的功课补上,好不好?……”
“天哪,山姆你真的好恶心!”

画面里的冬兵在史蒂夫手臂里有点困难地转过身来,两人成了面对面的姿势。虽然画质欠佳,但还是能看到,冬兵嘴角露出甜得让人挪不开眼的笑容。
鹰眼喃喃说道:“这家伙,他对别人从来没一次笑成这样。”
他话还没落音,史蒂夫的手已经转移到冬兵的两颊,端起那张脸,然后俯下头……

大家忽然都同时不自然地转回头,清嗓子,收拾面前的东西。

贾维斯:“Sir,需要我调出队长的嘴部特写吗?”
“……不用了。Jar,关掉屏幕吧。你通知研发部门,明天放假一天,都不用来上班了。哎,诸位,谁想跟我下楼喝一杯?”


【插图by 觉小非(Bucky戴的是射击时用的耳罩)】



24 Sep 2014
 
评论(25)
 
热度(401)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