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同人,读书笔记,散碎小说,日记
 
 

你眼中的冰雪【番外三①】

1


“不要白礼服。”
“什么?……”
“不要白礼服。听清没有?”
“詹姆斯,咱们能不能换个时间讨论……换一个姿势正常的时候?”

他们说这几句话时,冬兵的一条腿高高搭在史蒂夫左肩上,另一条腿勾在对方腰间。
自从冬兵恢复视力,他就一直坚持面对面的做爱姿势。他的柔韧性好得惊人,能轻易做出很多难度很高的动作。
这一次,就在史蒂夫快到了的时候,冬兵忽然闪电般伸出左手,两根手指擒住他的器官末端,钢铁指节很巧妙地压在了某一个关键点上。
史蒂夫一声闷哼窒在喉咙里,身子一哆嗦。

“你怎么知道……白……?”
冬兵好整以暇地眨眨眼,“我看到了你电脑里那个隐藏文件夹,里面有你画的场景图。”
“我明明设了密码。”
“下次不要把密码设成巴奇的军籍号。听着,我不穿那玩意,我也不要戒指。”

史蒂夫脊背上的热汗已经统统变成了冷汗。冬兵饶有兴致地盯着他,满脸是憋着想笑出来的表情。
“你……能不能先松手?”
“你先答应我。”
“那你要穿什么?”
“我的作战服就挺好看。”
“没人会在婚礼上穿那种东西!”

作为对这句话的回应,冬兵忽地收紧了某一块肌肉。史蒂夫浑身一抖,脸都青了。

那感觉就像一根水管的末端被捏住,不让水流出来,而一只手又把水管另一头接着的水龙头拧大了一圈。
史蒂夫的“水管”快要炸开了。

他不得不咬牙,从牙齿缝隙里说,“……好了,婚礼的事全听你的,全听你的!”
冬兵终于松开手,但左手离开之前,手指尖还是恶作剧地在某处按了一下。
史蒂夫忍不住“啊”地低呼一声,无可挽回、无可奈何、无计可施……地,释放了出来。

冬兵自己把高扬着的腿放下,探身在史蒂夫脸颊上吻一下,然后迅速一个翻身,脸埋进羽毛枕头里,身子抖动。
史蒂夫听到枕头里传来闷住的嗤嗤笑声。
他伸开四肢,心里叹息自己在家中地位下滑竟如此之快,恐怕迟早要跌到富兰克林之下。

可是他又多么喜欢这样的冬兵……娴熟使用恶作剧技能,享受生之乐趣的巴恩斯,在这些时候,他变得格外像巴奇。

他挪动靠近那一边的脚,用足趾搔一搔冬兵的小腿,“喂,冷血的家伙,你就不怕下次……的时候,我会有心理障碍甚至机能障碍?”
冬兵的头颅在枕头上摇动,短发发梢在午后阳光里闪闪发亮。
他从枕头里抬起头来,目光对准史蒂夫那件器官,正色说道:“Dude,你在冰里冻了七十年,作战还能如此勇猛,刚才那点挫折根本不算什么,对不对?”
史蒂夫笑了一阵,也一个翻身,翻到冬兵的后背上去,结结实实地压住他,“那天你真要穿作战服?”
冬兵叹一口气,“我想我会很紧张。但如果穿作战服,就会没那么紧张了。”
“戒指也不要?”
“你认为你有必要用那玩意套住我?”
这一点,史蒂夫倒不得不同意,“确实没必要。”
——他只不过喜欢那种“仪式感”。但是……

“哦,队长,你得穿婚纱和高跟鞋给我看,这个我可没忘……”


2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初冬早晨,高级订制礼服店店主乔恩一边喝店员买来的脱脂咖啡,一边看她们拉开礼服店玻璃门上的天鹅绒帘子。阳光很好,他有一种今天会有大生意上门的预感。 

五分钟后一个电话证实了他的预感。

“嗨,亲爱的老乔,你好吗?” 
“非常好。史塔克先生,您今天打算来订衣服?有一批布料刚到……” 
“你的店已经开门了吗?” 
“是的。” 
“再把门关上吧。除了裁缝师傅和你的助手咪咪小姐,其余人给他们放一天假。我们半小时之后到。” 
 
托尼史塔克是乔恩最重要的客户之一,每年那位先生都要在他的店里订制不止二十套各类衣饰,还会有很多俏丽女郎拿着史塔克的名片过来,订做参加宴会的晚礼服。 
他想,这一次史塔克说的“我们”,九成也是封面女郎、超级名模。 
 
半个小时之后,史塔克先生和他的朋友们准时到达。乔恩的助手咪咪去开门,他则左手握住右手手腕,在店中心肃立迎候。 
史塔克先生仍然像平时一样,浑身上下的搭配无懈可击:3 Roll单排扣珠灰色美利奴羊毛西装,折成马蹄莲形的玫红口袋巾,意大利麂皮手工皮鞋。 
让他没想到的是,跟在史塔克走进店来的,是几个男人! 
难道史塔克先生的口味变了,喜欢……男模/男演员? 
可前头这两位怎么看也不像是模特/演员的样子。一个黑皮肤家伙,橄榄绿T恤加工装裤,胡子形状毫无品味,气质像个刚从阿富汗回来的大头兵,另一个则五短身材,多肉的脸部全无线条可言,哪个模特公司会签这种素质的人啊? 
 
然而随后进来的两人让他倒吸了口气。个子高的那位宽肩窄臀、细腰长腿,身材完美得像是从杂志画册上走下来的假人,简直比四大时装周任何一位首席男模还棒。该死,他可从没在现实生活中见过这么火辣的男人! 
而他身边那位戴黑毛线帽的人,个子虽然矮一点,身材比例无可挑剔。 
这时那位高个子先生把口罩和帽子取下来,露出白皙皮肤和金灿灿的短发。乔恩看得连眼睛都挪不开了。 
——咦,那位高个子先生的五官好像有点熟悉,是不是在新闻里见过?…… 
 
容不得他多想,他最重要的客户史塔克先生已经走了过来,在乔恩身边附耳低声道:“我希望你承办我朋友的婚礼礼服订制。但是关于他们的一切你都要保密。” 
“绝对没有问题,史塔克先生。” 
托尼微笑着在乔恩的脸颊上拍了两下:“我相信你。你不许拍照,不过饱一下眼福是可以的。我的朋友R先生有全世界最棒的屁股,他身边那位B先生,哦,他有我见过最漂亮的长腿!” 
乔恩朝那两人瞟了一眼,正色说道:“史塔克先生,您的品位永远是最好的。” 
 
半分钟后,咪咪又把一位红发女郎引到休息区,乔恩正亲自替他的顾客们倒酒,瞥了一眼,立即惊艳得呆了一秒钟。 
红发美人抱怨了几句找不到停车位,目光向迷你吧台扫了一圈,“一杯伏特加,不加冰,谢谢。” 
乔恩低头倒酒,眼前暂时还留着那性感身影,像被强光灯晃花了似的。他暗暗嘀咕,这位才真像是史塔克先生的朋友…… 
 
冬兵照例挑了最远的一个角落坐下。他远远地对史蒂夫说:“30分钟。我开始计时了。” 
人们回过头看看他,又看看史蒂夫,“30分钟是什么意思?” 
史蒂夫:“我答应他只在这里呆30分钟。一个小时后有一场他想看的科幻电影。” 
托尼朝那边喊:“巴恩斯,你不要量尺寸?” 
冬兵这次连话都不说了,只是摇摇头。史蒂夫代他说:“他不喜欢正装礼服。” 
“那他打算穿什么?!” 
史蒂夫耸耸肩,“帽衫,或者,作战服?那要看他那天的心情。” 
那一边,冬兵点点头表示同意,就低下头去玩手机游戏了。 
人们面面相觑,试图消化这个消息。史蒂夫微笑道:“别太苛求他,他愿意出席就已经很给我面子了。”但谁都看得出,他的微笑缓慢退去之后,脸上毕竟有些失望和遗憾。 
 
托尼响亮地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喃喃说道,“穿帽衫走红地毯?佩珀一定会发疯的……” 
第一个接受现实的是克林特,他摊摊手,“其实只要巴恩斯觉得舒服,穿什么都不是问题。不过也许我们的衣服也得配合一下、统一穿作战服或是……否则画面会显得很怪异啊。” 
娜塔莎飞快站起身来,甩一个响指,“得啦,这个交给我。” 
她探身从吧台里抄了一瓶酒,拎在手里,婀娜生姿地向角落里的冬兵走过去。 
 
人们再次向她的背影投去崇敬的眼光。克林特喃喃道:“我现在觉得世界能正常运转,一半要感谢我的娜特。” 
史蒂夫郑重点点头。 
 
那一边,娜塔莎把酒瓶递给冬兵,“借你的铁手用用,把瓶子打开。” 
冬兵接过酒瓶,左手轻轻一拧,瓶盖掉了。 
娜塔莎在他身边坐下,仰头喝一口酒,把瓶子递给他,“为什么不愿意穿正装?” 
冬兵:“不好看。” 
“Bullshit!你穿什么都好看。” 
冬兵:“我不喜欢。” 
接下来娜塔莎只说了一句话:“为了让史蒂夫高兴,你连巴奇的蓝棉袄都穿过,现在还在乎一套西装?” 
冬兵瞪圆眼睛看着她,嘴唇绷紧,足足沉默了两秒钟。 
最后只说了一个词:“好。” 
 
那一边,各种礼服设计图本、布料样品和色卡堆在人们面前,克林特和山姆翻得眼花缭乱,只觉得这比打外星人还复杂。乔恩跟史蒂夫商议:“要衬您的皮肤和头发颜色,我建议穿淡银色马甲,深蓝色领结……” 
托尼却摇头,“No no no,我觉得银色跟我的眼睛颜色不搭配。 
山姆在一边说:“托尼,人家说的是新郎礼服。” 
“但我是伴郎啊!如果新郎穿淡银色马甲,我就要穿铅灰色马甲,那不行不行。” 
他从堆积如山的杂物中抽出一张色卡,在空中甩动两下,眼睛发亮,“喂喂,你们觉得紫色怎么样?我最喜欢紫色!……” 
 
另一边,咪咪正给娜塔莎量尺寸。娜塔莎自我介绍说:“……我是新郎的伴娘。” 
咪咪表示不解:“您是说,‘新娘’的伴娘吧?” 
娜塔莎笑了,“我们没有新娘,只有两个新郎。我是其中一个新郎的伴娘。” 
 
15分钟后,托尼忽然从一堆布料样品中抬起头。“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了,我跟索尔联络过,他表示一定会来参加婚礼。” 
人们表示出犹犹豫豫的愉悦,在热烈期望见到朋友的兴奋中,还有另外一种担心…… 
结果克林特和托尼的两句话叠在了一起: 
“索尔会不会把他弟弟洛基也带来?” 
“索尔说他会把他弟弟洛基也带来。” 
话音一落,两人立即四目相对。剩下几个人叫道:“洛基也会来?!” 
史蒂夫立即大摇其头,“不行不行!托尼,帮我转告索尔,请务必不要再把洛基带到地球上。” 
托尼眨眨眼,“呃,对不起,队长,我已经代表全体成员向他们兄弟表达了欢迎……” 
“为什么?” 
“索尔说他陪伴洛基过了一段软禁生活,那人的状态已经平稳多了。他只不过觉得把他弟弟‘随身携带’比搁在阿斯加德更安全一些。” 
 
史蒂夫垂下头,又抬起头,“托尼,我等七十年才等来这么一次婚礼。” 
 
人皆为之动容。托尼也默然半晌,但他坚持说道,“雷神不是只懂抡锤子和吃吃吃的蠢货,你认为他故意想带着弟弟来搞乱你的婚礼?”他不等史蒂夫反对,继续说道:“我也送了信到尼泊尔,那边说班纳博士到深山中去静修了,不过两三天之内就回来,估计他能赶得上。” 
他向史蒂夫挑挑眉毛:“把班纳的座位安排到洛基旁边,不就都解决了?” 
 

后来……在那场婚礼过去很久之后,托尼才貌似很羞愧地承认:“其实我早猜到洛基会捣蛋,我只不过太好奇想知道他会怎么搞恶作剧……”



[注:负责给大家做衣服的乔恩,借用的是乔恩费儒的名字。大家代入他那张可爱的肉肉脸就行了→]


22 Sep 2014
 
评论(28)
 
热度(460)
© 纳兰妙殊 | Powered by LOFTER